首頁 > 言情小說 > 宛姝 > 如嬌是妻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如嬌是妻 第十二章

作者︰宛姝

    裴易將蘇蔓扛了回去,回去後就將屋里的大門給鎖了,沒收了蘇蔓的鑰匙,還買回了一大堆嬰兒用品與一大堆孕婦用品,蘇蔓看著這些發呆,卻踫都沒踫,既然裴易鎖了大門,那麼她就將臥室的門鎖了。

    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床上,偶爾會摸摸自己的小腹,胎兒還太小,還沒有胎動,但蘇蔓卻覺得寶寶動了。

    被關在臥室門外的裴易一點也不惱,他輕輕松松地用蠻力砸掉了所有能看見的門鎖,連浴室的也不放過。

    蘇蔓怕他的蠻行嚇到肚子里的孩子,就瑟縮著往床的角落里縮。

    裴易將她從角落里拖了出來,將她抱進浴室,飛快地剝掉她的衣服,開啟蓮蓬頭給她沖洗,水珠從她臉上滑落,蘇蔓哭了,哭得特別大聲,幾乎是嚎啕大哭,臉上淌過的液體也不知是溫水多還是眼淚多。

    裴易沉默不語,由著她哭,反正總有哭累的時候,他對蘇蔓有的是耐心。

    哭夠的蘇蔓不停地打嗝。

    打得裴易皺起了眉,他低下頭去就封住她的嘴巴,可蘇蔓不讓他親,她甚至還咬他,不過也不算疼,他依然用力吻下去。

    剛才哭的時候就已經花光力氣的蘇蔓終于沒膽子再咬了,她悶哼著迎承著這個強硬的吻,但裴易放開她時,她暈暈乎乎的,忽然就有力氣罵了。

    「我討厭你……我很討厭你……知不知道?」

    一直不說話的裴易這回倒是有了反應,表情還是挺輕松的,就是眉心突突地跳,他笑了下問道︰「你討厭我什麼,說說看。」

    他一邊說,還把自己的衣服也脫了,兩人坦誠相對。

    蘇蔓沒有退縮,她鼓起了勇氣繼續罵,「我討厭你永遠不講道理,永遠仗勢欺人,永遠不听一听我說的話,永遠是自己想干什麼就干什麼,永遠也不懂得尊重我……」

    裴易一邊听一邊點頭,像是很坦然地接受了,還溫柔地撫摸著蘇蔓的背,將她身上的泡沫沖洗掉,順便也沖洗掉自己身上的泡沫,嘴里哄著,「就這些嗎?還有其他的嗎?都一並說出來吧,免得氣壞了身子,對寶寶也不好。」

    蘇蔓用力咬住自己的嘴唇,用疼痛喚回了自己的理智,她氣得渾身發抖,只能用力捶打著裴易的肩背。她要讓裴易疼,她要讓裴易感受她的疼,她要讓他也感到害怕,就算這害怕不及當初她知道她懷了孩子的半分。

    裴易皮糙肉厚,被這樣捶打,居然還能笑著。

    蘇蔓停了下來,愣愣地看著他。

    裴易勾唇笑了下,輕聲問道︰「不打了?」

    蘇蔓怔怔地想要收回自己的拳頭。

    裴易不讓,他用掌心罩住了她的手,執到嘴邊舔了舔,舔得蘇蔓全身哆嗦。他將她抱到盥洗台上。

    蘇蔓嗚咽著掐著他的肩,小臉紅紅的,她很慌張,卻推不開他,她怕他傷到孩子。

    半晌,裴易才抬起頭來,精銳的目光緊緊地鎖住她。

    「這幾天我會找你爸媽攤牌,我要你嫁給我。」裴易靜靜地說。

    蘇蔓釋然抬起頭,睜大了眼楮。

    裴易拿過毛巾幫她擦拭著身體,抬手抬腳地又幫她套上睡裙,勁臂攔在她柔軟的腰肢上,就將她抱出了浴室,穩妥地放在床上。

    終于消化掉裴易那句話的蘇蔓拼命搖著頭,她抓著裴易的手,不停地說著,「不行……不行……」

    裴易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他以為她是在拒絕他。

    「你不想嫁給我嗎?」他咬牙切齒地問。

    裴易發誓,如果蘇蔓敢點頭,那麼他就敢做盡荒唐事,反正他早就豁出去了,他就是要蘇蔓,他也不要什麼自由不自由,如果結婚能名正言順並且永永遠遠地擁有蘇蔓,那就結婚好了。

    蘇蔓的眼眶淚珠在打轉,她快被裴易折騰死了,她嗚咽著說︰「你怎麼那麼笨?要是你現在去說,我爸我哥一定會打死你的。」

    蘇蔓又氣又怕,氣裴易一點也不計後果,怕他真的那麼去做了。

    裴易怔了怔,他抓住蘇蔓的手,開心得尾巴快要搖到天上去,「那你的意思是願意嫁給我了?」

    他倒是很會抓重點,被打是無關緊要的,只要蘇蔓願意嫁給他就可以了。

    被男人滿不在乎的態度差點氣暈過去,蘇蔓惱得用力指了一下他的胸口,罵道︰「你怎麼到現在了還說這些話……」

    裴易樂呵呵的,他抱著蘇蔓躺在床上,將她抱得緊緊的,依然還是那樣的態度,「我不管,誰要打就打好了,只要你是我的就好。」

    蘇蔓不吭聲了,她將腦袋埋在裴易懷里,露出來的耳朵紅得厲害。

    裴易只當她是害羞,很是受用地摸了摸她的腦袋,可奇怪的是懷里的人兒卻在發抖,裴易一慌,趕緊捧起埋在他胸口的小臉,一看不得了。

    蘇蔓這個愛哭的女人又成了淚人,小臉上淅淅瀝瀝的,眸子水汪汪,她咬著唇哭,「我不準你去,你都答應娶我了,就應該听我的。」

    裴易本來還心疼呢,一听蘇蔓這話就樂了,他惡劣並且壞心眼的心思又出來搗亂了,也不憐惜她的眼淚,甚至還裝腔作勢地說︰「不能听你的,畢竟我是讓人討厭的人,我是仗勢欺人的人,我是不懂得尊重人的人,我……」

    他沒來得及說完,因為蘇蔓已經環著他的脖子要咬他了。這小女人說不過他就愛咬人,裴易也算大人有大量的,當然要原諒老婆,可也沒讓她得逞,他一把翻過身去,就封住了那張甜蜜的小嘴。

    這世間所謂一物降一物,還是有點道理的,蘇蔓還得慢慢學著認命,其實從被裴易盯上的那一刻起,她就逃不掉了。

    不過她也沒想逃,她是想著認命的,卻發生了意外,在裴易向她父母攤牌之前,她就被她哥蘇衍抓了回去。

    蘇衍這個男人沒比裴易好多少,也是混風月場所的,沒有老婆,只有情人,情人自然是風塵中人,風塵中人有小姐妹,小姐妹中有叫卓楊的,此人愛記仇,沒有職業道德,拿了裴易的錢還反咬一口,添油加醋亂說一氣。

    蘇衍一查就查到了,他這個沒什麼良心的男人還知道要心疼妹妹,說什麼要把蘇蔓給接回來,他是早就知道裴易的名聲,還以為他這段時日改了本性,不想玩得更歡騰,連他妹都玩,他能不氣的半死嗎?雖說蘇衍也愛跟女人玩,跟裴易也算有同理心,但他還是護短的。

    可就是太遲了,他千辛萬苦從裴易眼皮子底下將蘇蔓偷了出來後,卻發現他妹已經懷孕五個月了,懷的還是裴易的種。

    蘇衍怒火滔天,跟隨著知情的蘇父蘇母也同樣怒火沖天,到底是瞞不住了,裴父與裴母也知道了,事態如火燒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裴易長到這麼大,很久沒被裴父揍了,倒不是裴父不想摸他,而是以往他逃得太快,但這一次他卻不躲,跪在地上任憑打罵。

    一直護著小兒子的裴母頭一回沒有插手,她哭著,沒想到這壞小子已經捅了天了。

    被打了一頓的裴易還是要去蘇家將蘇蔓接回來,畢竟她是要嫁給他的,雖然這句話也沒從蘇蔓嘴里說出來過,但她沒頭就應該是同意了。

    就這麼送上門的裴易自然還要被蘇父蘇母一頓罵,蘇父也想動家伙,但被蘇母攔下了,只說道蘇蔓不會再見他了,讓他死了這條心,孩子他們蘇家會養的,只要他別出現在蘇蔓面前就可以了。

    裴易恍恍惚惚,他不信,就那麼地在蘇家賴了一天,雖然還是被趕了出去,接下來的幾天依然還是踫壁,可他越挫越勇。

    這個壞小子,從小都是鬼主意,既然光明正大的方式行不通,那麼就只好來陰的,反正為了蘇蔓他什麼都敢做,他也很厲害,就直接從一樓爬到了二樓,扒著窗戶翻進蘇蔓的臥室。

    一直被關在臥室的蘇蔓听到了敲玻璃窗的聲音嚇了一大跳,再看到是裴易後,她的心髒都要從胸口跳出來了。她登時紅了眼眶,小跑著過去開窗。

    裴易跳了進來,張開手臂用力地抱住她,兩人傾听著彼此的心跳聲,良久裴易才舍得放開她,可手臂還是環著她的腰不撒手,他生怕他一松,她就又逃走了。

    蘇蔓的眼楮紅得像只兔子,她用胳膊肘抵著裴易的胸膛,很是傷心地問他,「我哥說你一直是在欺騙我,你還找人一起欺騙我,是不是真的?」

    裴易臉色蒼白,但也沒辦法否認。

    蘇蔓擦拭著眼角的淚,心痛不已,「你怎麼那麼壞,怎麼可以那麼壞,我一定上輩子造了孽,這輩子才遇到你……」

    裴易的心被狠狠地揪著,嘴里泛苦,但他一句話都不敢說,這都是他欠蘇蔓的,他也是第一次如此厭惡自己這個徹頭徹尾的大混蛋,蘇蔓以前罵他的話言猶在耳,這樣看來他確實是如蘇蔓所說的,他讓她傷心了。

    蘇蔓啜泣著,她拍著男人的手臂要他放開她。

    但裴易不放,說什麼都不放。

    蘇蔓的眼神瞅著他,嘆了一口氣,「是不是之前你說自己的身體也是騙我的……」

    裴易漲紅了臉。

    蘇蔓看著他苦笑出聲,「也對,你那麼能折騰我怎麼可能有問題,也只有我一個大傻瓜才能信你的話。」

    裴易沉痛地閉上了眼,眉心緊蹙,這樣的蘇蔓他根本不敢再多看一眼。

    柔軟的小手卻慢慢在他眉心間的褶皺來回撫摸。

    裴易顫抖著睜開眼。

    蘇蔓的眼底平靜若水,她柔聲道︰「我听他們說伯父打你了,我想看你的背……」

    裴易一驚,下意識地揪住襯衫的領口。

    蘇蔓權當沒看見,她認認真真地一顆一顆地解著他的衣扣,沒人能阻擋她,她很順利地就褪下他的襯衫,然後看到他背上斑駁的淤痕。

    晶瑩的淚珠不受控制地從眼眶滑落,她甚至不敢用手去觸踫他的背,只能嗚嗚地哭。

    裴易心慌不已,手忙腳亂你哄著,笨手笨腳地幫她擦眼淚。

    蘇蔓將臉貼在他的胸膛上,手臂牢牢環住他的腰,神情悵然,喃喃道︰「你是不是想嘲笑我,都這樣了,我還是擺脫不了你……」

    裴易默默地抱住她,低下頭去親了親她光潔得額角。

    「你以後不許帶其他女人到我面前,那天卓小姐來的時候,我一夜都沒睡,真的是太難熬了……」蘇蔓眨著眼,想起了不太愉快的事情。

    裴易身子一僵,他這才知道原來懷里的小女人隱藏的那麼深,他氣急敗壞的時候,其實她也不是好過。

    他感到又痛又甜,保證著,「沒有其他女人,我只有你一個……」

    蘇蔓輕哼著掐了一把他的腰。

    裴易這壞小子,大概是忘了自己的風流帳,他這麼個死乞白賴的男人,得虧蘇蔓還要他,他這輩子該知足了。

    裴易能不知足嘛,他是有老婆有孩子萬事足,也就不在意腰側被貓抓了一樣的痛感,反正他的小貓永遠舍不得真正撓他。

    正想再親親她的小嘴的時候,蘇蔓卻蹙了柳眉悶哼了一聲,裴易緊張不已,忙撫著她的背問怎麼了。

    蘇蔓臉紅紅的,她慢慢撫上小腹,柔腸百結,「寶寶踢我了……」

    裴易吃驚地睜大眼楮,臉上的表情很好笑。

    蘇蔓被他逗樂了,忍不住揶揄,「你這個樣子好好笑哦……」

    裴易將臉耷拉下來,他也伸手摸了摸蘇蔓的小腹,動作小心翼翼的,就是語氣不太好,「等他出生了,看我怎麼揍這個臭小子,居然那麼壞,還欺負媽媽。」

    蘇蔓听著,又好笑,又是無奈,她忍不住數落他,「你怎麼好意思啊,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他爸爸更壞的人了。」

    裴易被數落得低下頭,只能緊緊攬住老婆撒嬌了。

    「但我還是很喜歡……」這句話蘇蔓只敢在心底偷偷地說。

    一家三口團圓了,那麼外人再阻攔也是沒有辦法,來年蘇蔓就生了一個小男孩,基因還是很強大的,裴家人說簡直和裴易小時候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了,當了爸爸的裴易听著表示非常受用,大筆一揮,就給孩子起名叫裴任。

    這個孩子後來果真任性得厲害,比起他爹有過之而無不及。

    再後來又生了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單名挑了一個佩字,琳瑯環佩,以玉為質,自然是格外珍惜了。這姑娘後來也果然超脫于她父母,又是聰明又是讓人省心,裴易與蘇蔓最欣慰的就是生了裴佩了。

    不過家里最受寵的還是裴蘇,家里的麼兒,傻乎乎的,也不驕縱,倒是填補了裴易整天看著裴任這個臭小子的不滿,雖然傻吧,但還算听話的。就是有一點讓他很郁悶,裴蘇居然是個同性戀,而且在他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就被婁家的臭小子婁鈺給拐走了,可把他氣得半死。

    蘇蔓看得比他開,總是柔聲安慰他,就是有點不敢告訴他,該怎麼說起裴蘇找她商量如何哄回婁鈺的事情,最近他們鬧別扭了,她這個做娘的可心疼了,給他支了一招,買玫瑰花就好了,要知道,年輕的時候裴易也是這麼被她哄回來的。

    裴易哪里知道老婆早就和兒子站成一線了,後來他也是自己想通了,他這麼一個傻兒子還是別去禍害人家姑娘了,找個男人能收拾他還是不錯的選擇。

    蘇蔓很欣慰裴易想通了,其實她也根本就不擔心,這個男人雖然幾十年如一日的強硬霸道,不讓她做這個,不讓她做那個,可她也知道,他的心腸其實是很軟很軟的。

    不然當年在機場的時候,他就不會紅著眼一副快要哭鼻子的樣子,這個傻瓜,從那一刻她就明白這漫長的一生如果要淡如水地消耗過去,那麼她只懇求裴易能永遠陪伴著她。

    他們一起,消耗著歲月,這是愛情。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