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丘琳 > 冷情銀狼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冷情銀狼 第十二章

作者︰丘琳

    【第八章】

    谷戀霞一直以為自己不會那麼快就見到父親,但顯然地,命運自然有它不同的安排。

    她是答應過銀狼要在他住的地方等他,但是,當克里凡上校找到她時,她就決定要來這里做個結束,等到所有的事情結束後,她會回到他的身邊等著他。

    克里凡一開始就將找谷戀霞的下落鎖定在銀狼的身上,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沒有人能做到讓人質平空消失,因為銀狼所執行的任務絕不會有任何一絲瑕疵,更何況是一個人質。

    所以他早就把目標鎖定在銀狼的身上,之後的一切就只能靜待良機。

    因為他明白,沾惹到銀狼這件事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他不知道銀狼要谷戀霞做什麼,卻明白自己從他的手上帶走人是一件多麼嚴重的事。

    但他身為美國政府所委以重任的特殊任務高級軍官,有他必須做的事,不能因為貪生怕死而不去做。

    幸運的是,他能順利帶走谷戀霞,而她也願意和他走,雖然這件事讓他的心底浮現一絲的不安,但現在他可管不了那麼多了。

    眼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是高層最注重的,當務之急要先把這件事解決才是正途。

    「谷博士,我們把你女兒帶來了,你也親眼見到她安然無恙了,現在你可以好好的把生物武器與生化元素的最後階段給完成了吧?」克里凡忍不住開口催促著他。

    谷正川卻十分高傲的睨了克里凡一眼,隨即以命令的語氣道︰「去!去!我現在想先和我的女兒好好的享受一下天倫之樂,那兩樣東西我會交出來的,你可以滾出去了!」他不耐的朝他揮了揮手,好像在趕著討人厭的蒼蠅一般。

    克里凡本來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在看到谷戀霞時,閃過一抹遲疑之色,然後閉上嘴巴,靜靜的走出去,將空間留給他們。

    谷正川看到克里凡出去後,臉上那抹厭惡的表情在看向谷戀霞時,馬上轉為一抹可疑的親切微笑。

    「我的乖女兒,你把我要的程序帶來了沒?」

    谷戀霞用著極其冰冷又疏離的表情看著父親谷正川,眼神里的鄙夷讓他的微笑凝結在臉上。

    她早該知道這個男人的,不論時間與空間的距離,都不能改變這男人骨子里的冰血與冷情。

    她不是早該看透、早該死心的?

    為何她的心竟然還會有刺痛的感覺呢?

    「我只是來看看我的父親還在不在人世。」她的語氣變得更加的冰冷與絕望,「但顯然地,他在十年前就已經死了,我不知道我到底來這里做什麼?」

    她的話讓谷正川的表情變得猙獰,「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我要你把東西給我交出來,你是聾了不成?」

    她的眼神里有著堅決與不屑,「我只是來看看‘我的父親’到底是不是還活著,既然他都死了,也沒什麼好說的。」她神情冷淡的說完後,連看都不願看他一眼,隨即轉身慢慢的想要走出去。

    突然,她的手臂被一股殘暴的力量用力的往後拉扯。當她感到一陣劇痛時,身子已經被人用力的拉倒在地,她心底的驚嚇並沒有表現在外,只是用著一雙冷然的眼光死命的瞪著眼前之人。

    「該死的,我要的東西呢?我命令你最好現在就給我乖乖的交出來。」谷正川邊惡狠狠的說著,邊將自己那張丑惡的臉貼近女兒的臉龐。

    谷正川那令人厭惡的氣息近得吹拂在她的臉頰上,讓她嫌惡的偏過臉,眼神卻依然倔強的死瞪著他。

    「你那是什麼眼神啊?搞清楚,不論是在這里或是台灣,全都是由我來發號施令,你只有乖乖听話的份,否則老子就讓你好看!」

    他威脅的話回蕩在她的耳邊,卻反而激起她體內反抗、叛逆的因子,用著那倔強不服胔的目光死瞪著他。

    「讓我好看?憑你?啐!」她不屑的在他的臉上啐了一口,然後用著恨恨的語氣道︰「你早在八百年前就沒資格管我了,更何況是現在,要不是為了媽媽,你以為我會願意來這里見你這個人渣嗎?」

    「你說什麼」他忍不住紅了眼楮、暴怒的嘶吼著。簡直不敢相信當年那個畏縮、膽小的女孩會變成今天這個大膽反抗他的女人。

    這簡直是嚴重的威脅到他大男人的尊嚴,也是他萬萬不能忍受的,惱羞成怒的他動手用力的摑了她一巴掌,致使她的臉頰偏向另一邊,「你這混蛋,把東西給我交出來。」

    谷正川開始動手想要扯谷戀霞身上的衣物,突地,一道銀色閃光像雷電般劈至他們之間。

    谷正川感覺到自己的身子好像觸電般的僵立在原處,完全不能動彈,接著身子就被人用力的往後推了一把,同時臉頰上被打了一巴掌,在他的臉上留下了五指紅印。

    這一巴掌他挨得臉頰又紅又腫又痛,讓他愕然又無法反應的坐在地上,完全說不出一句話來。接著,他圓瞪著雙眼,看著一身閃亮銀色打扮的奇異男子正呵護憐愛的扶起坐在地上的谷戀霞,那眼神里有著不容他錯看的柔情。

    「戀戀,你沒事吧?」銀狼心疼的撫著她被打得紅腫的臉頰。

    在谷正川還來不及適應銀狼突然的出現,銀狼即轉頭以著令谷正川膽寒的詭譎銀色眸子陰森森的死盯著他看。

    那凌厲的眼神似乎能將他碎尸萬段般,那寒意打從心底冷到外頭,令谷正川不由自主的牙齒輕顫,並以著從沒有過的結巴語氣問道︰

    「你……你是誰?」

    銀狼只是表情冰冷的盯著谷正川看,讓他嚇出一身冷汗後,才以著極鄙夷的語氣冰冷的吐出話,似乎連和他多說話都顯得不屑,「你不配知道!而且我警告你,你最好連她的一根寒毛都別給我踫到,要不然,我會讓你連想死都求不得!」他陰狠的撂下狠話。

    谷戀霞簡直驚愕到了極點,沒想到銀狼竟然會出現在她的面前。她知道自己沒有听他的話,乖乖的待在他家等著他,這令她忐忑不安;但她卻更開心他能出現在她的面前,這種想要有人保護、疼寵的強烈感受,是她以前從沒有過的經歷。

    自從遇上他之後,她突然覺得自己累了,而且也想要擁有這種溫暖的疼寵。

    「銀狼,你……」

    「這個帳等我們回去以後再算,現在,我們先離開這里。」

    這一次,她並沒有反對,因為現在的她身心俱疲,已經沒有多余的力量可以去和他爭辯些什麼。

    雖然她很想告訴他,她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女人,自有其主張和保護自己的能力。但明顯地,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她還是先閉上嘴巴吧!

    銀狼滿意的點點頭,看出她眼底的抗拒不滿,卻識相的不說出口,因為他現在只想要先好好的對付這個擋在他們眼前的可恨男人。

    「讓開!」銀狼對著谷正川說道。

    谷正川實在也很想移動自己發抖的雙腿,但是,他想起這些年來用心計較、精心謀略,才能達到現在這個局面,這一切可不能因為現在的怯懦而讓它化為無形。

    「我會走開,不過,這個小賤人最好先把我的東西給交出來!」谷正川依然不知悔改而理直氣壯的要求著。

    在谷戀霞欲開口之前,銀狼卻先她一步問道︰「你的東西?」那語氣里有著輕蔑,「是嗎?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

    銀狼的表情與語氣令谷正川忍不住倒退一步,依然想要力持鎮定,卻不十分成功,「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想要理直氣壯又大聲的反駁銀狼,但在他凌厲的眼神之下卻顯得有氣無力。

    「你心底很清楚我在說什麼的,不是嗎?」他那雙洞悉人心的銀眸似乎望進了谷正川那顆丑陋的心靈深處,「想要擁有根本就不屬于自己的東西,你想,你能辦到嗎?」

    「你……」他臉色驟然大變,然後用著極憎恨的眼光瞪著女兒,「是你,對不對?是你把事情告訴他的,對不對?」

    谷戀霞只是搖搖頭,她早該知道的,什麼事情都瞞不了銀狼。

    「她什麼都沒告訴我。」銀狼對他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只是,你自以為聰明,認為自己做的事都不會有人知道,但你不過只是頂著一個虛名度日罷了,實際上的你,根本就什麼都不是!」他毫不留情的指出事實。

    「你胡說!」他漲紅著臉極力否認,似乎這樣就能將銀狼的話全都否決掉。

    銀狼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反應,只是繼續以著冷冷的語氣道︰「這十年來,你所做的每一項研究與成品全都是戀戀所做出來的。」

    銀狼刻意擁了谷戀霞一下,不去管谷家父女同時訝然的表情。

    「二十歲時戀戀就已經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奇才,她平日都是看著你放在書房里的書,而且還對這類實驗與程序有興趣,尤其是有關于高等級的生化類別,全都是如此。像現在這個以你為名的最先進生物武器也是戀戀所設計、研發的;像生化元素也是,它是個很重要的程序,尤其是最後一道更是要花費心神與時間,你為了怕寄丟,硬是要戀戀親自送來給你,這也是她會在這里的原因。」

    谷正川的臉忍不住抽搐,「你……你到底還知道些什麼?」這個神秘男子太可怕了,只是這樣和他共處一室,他就能深刻的感受到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與渾然天成的威嚴風範,好像和他在一起,自己就是必須矮他一截似的。

    銀狼那雙銀色的眸子不客氣的凌遲著他,「生化元素是一種可以致命的毒藥,也可以是一種救人性命的解藥,端看使用者怎麼去使用,戀戀原先的用意只是為了要救那些被生化所毒害的人們,給予他們生機,並不是要用它去害人,但是你想這麼做,對不對?」

    他突然迫近他,連他是如何移動的,谷正川看都沒看到,而且自己的眼楮連眨都沒有眨,他竟然就這樣迫近了他,簡直令人駭然。「你……」

    「我還可以告訴你,你心里是怎麼想的。你想要利用這個機會好好的大撈一筆,把這個生化元素交給美國政府,卻不告訴他們,將程序給倒寫過來,便是它的解藥,這就是你的目的吧?」

    「你……」

    谷正川才一開口,手隨即握住藏在衣服內袋里的手槍,但在他的手還未伸出時,卻被銀狼的手給制住,手槍放在他的衣服內根本就拔不出來,而且銀狼的動作也讓他冒出冷汗與出現驚慌的神色。

    因為槍管正抵著谷正川的心髒部位,只要輕輕的一按,他就得和世界說再見。

    「如何?想要嘗嘗這死亡的滋味嗎?」銀狼邪佞的說。

    「女……女兒啊,難道你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父親死在這個男人的手里嗎?」他求救的目光看向谷戀霞。

    谷戀霞的反應卻是出乎人意料之外,「沒錯!我很期待這一天呢!」

    「你……」

    他才說出第一個字,就被銀狠給厭惡的推開。銀狼拉著谷戀霞離開,來到門口時,他對著外面說道︰「克里凡上校,這樣的證據足夠讓你們捉人了嗎?」

    克里凡馬上冷著一張臉對著他後面的士兵命令︰「把谷正川捉起來!」

    其實他們早就懷疑谷正川的身份、資歷和本領了,要不是這一次銀狼的刻意配合,他們也不可能把這件事查得水落石出。

    突地,谷正川大喊一聲︰「我要讓你們統統死!」他掏出手槍,用力的扣著扳機,卻發現沒有射出任何一顆子彈。

    銀狼以著極其詭異的冷笑瞅著他看,伸出手掌,慢慢的張開,讓子彈一顆顆的掉落在地上。

    接著,谷正川隨即被扣押了起來。

    克里凡遺憾的看著眼前這位神秘又頗具王者風範的男子,沒錯!他私心里一直很敬佩這種充滿力量的男人,但實際上,他卻必須服從上級的命令。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銀狼冷冷的看著將他和谷戀霞圍在圈圈里的一群突擊部隊。

    他看得出來,這些全都是訓練有素的精良部隊,每個成員都是最優秀的,也是用來對付最難對付層級的恐怖份子,沒想到,今天卻是來對付他。

    克里凡力持鎮定,「銀狼,其實我們也不想這麼做,但是,我們希望你能把谷小姐留下來,她對我們而言很重要。」

    「是嗎?」銀狼以著懷疑、危險的目光盯著他看,「若真是如此,你們擺這個陣仗是用來對付我的嗎?」

    「不,當然不是,這只是以防萬一,我們為的是要保護兩位的安全。」

    「太天真!」銀狼的話才一落下,他的身形宛如閃電般的疾行,將谷戀霞留在圈內的時間不過短短數秒,他的攻擊已將所有圍繞著他們的成員全都撂倒。

    當克里凡回過神來時,銀狼早已帶著谷戀霞來到研究室的大門口。

    而銀狼所警告的話語則在他的耳邊回響--

    「等著收我將回報給你們對我今天的‘招待’!」

    這話冷颼颼的刮過他的耳邊,竄入他的耳里,令他忍不住顫然的發著抖,看到他剛才那極其詭異的身手,他突然後悔自己剛才愚蠢的想要對抗他的行徑,那無疑是自找死路。

    看來,他應該申請提早退休了。

    谷戀霞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她小心翼翼的緊盯著銀狼臉上的每個細微表情,似乎想要揣測他現在心里的想法與接下來的舉動。

    銀狼只是高傲的睨了一眼她忐忑不安的臉龐,在心里滿意的想著,至少她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現在的他心情不是很好。

    站在郊外荒涼的路旁,他向四周迅速的掃視一遍後,慢慢的蹲下身子,依然帶著一副冷酷的表情,並以著冰冷的聲音道︰「上來!」

    「什麼?」她一時怔愣住,看著他背轉過去蹲下身子,那頭銀色的長發還隨風輕輕的飄揚著,令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拂它。

    「我背你。」

    「你……你要背我?」他忍不住瞪大驚訝的雙眼,愣愣的重復他的話。

    銀狼的眼神閃過一抹笑意,臉上的表情依然淡漠,語氣卻佯裝不耐,「唆!到底要不要上來?」

    谷戀霞突然領悟,她的臉上漾開幸福的笑容,一個傾身向前,她用力的跳上他的背,將雙手緊緊的纏繞在他的脖子上,「當然要!」

    當她伏在他的背上時,銀狼馬上優雅流暢地起身,慢慢的向前走。

    她從沒想到他會對自己主動的做出這種事,令她的心里感到暖烘烘的,嘴角忍不住揚起幸福的笑意,將臉頰輕擱在他的肩膀上,閉上眼楮享受著從心底漾開的滿意與幸福。

    瞬間,她感到秀發在涼風之中輕揚,臉頰也感受到微風的吹拂,風聲在她的耳邊呼嘯而過,自己磨蹭著的厚實肩膀變成了柔軟的毛發。

    下意識地,她猝然睜開眼楮,發現四周的景物以極快的速度在向後飛逝,她抬起頭來,發現自己竟然騎在他的身上……

    他極優雅又敏捷的奔跑著,猶如一道銀色的閃電,迅速的掠過。

    雙手緊抓住他,她忍不住將身子輕伏在他的身上,「你要帶我去哪里?」

    回家!

    「回家?」她從沒想過這個答案,她一直以為,他應該還有血海深仇未報,一直在等待機會要親自手刃仇人呢!

    是的,回家。我在外飄泊、流浪多年,在我找到你之後,我決定要回家了。

    你……你願意陪我一起回去嗎?

    「但……你的仇不報了嗎?」

    我的仇也算報了,那個魔鬼被我逼到走投無路又接近瘋癲的邊緣,不必有我,他自會受到應有的報應。

    感到她身子的顫動,他緊接著說明。

    當我感應到你所處的環境時,在當時,我有兩個選擇,一是結束那個我布局多年、也要手刃的魔鬼,另一個就是趕去找你。原本我的心里充滿了嗜血的仇恨、腦海里只想著我那些被他血洗而亡的家族親人,眼里只有滿滿要解決他性命的沖動,就在那時候,我的腦海與心里竟然竄出你被你父親打了一巴掌的畫面……

    接著,我的身子本能的就做出了反應,隨即轉換空間,出現在你的面前護衛著你,這已經變成了一種自然反應,你在我心底的份量已經超出這世上所有的一切,就連我計劃了多年的血海深仇都比不上你。

    我一開始原本想要在解決他之後,用我自身的力量和命運對抗,為的就是要解除我們彼此相屬的事實。但是,發生了這件事後,我才深刻的領悟到,就算要我死,我都不願意這麼做。今天若是命運不讓我們相屬,但我們如此的相愛,我反而要用我自身的所有力量和命運對抗,也要擁有你、得到你。

    因為只有你的愛,才是我心所屬的地方。

    「銀狼……」她簡直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她從沒想到,他竟然會對她說出如此美麗動人的言詞,她心底的愛意熱血沸騰,反而無法如他這樣將所有的心意全都說出。

    她只是一直重復又激動的道︰「我愛你……我愛你……此生不悔……」

    那你願意陪我回去嗎?

    「嗯。」她用力的點點頭。

    銀狼終于露出生平第一個幸福開心的笑容,並且帶著谷戀霞回到他多年未曾回去的埃斯米色島。

    他要讓她知道他們狼群是多麼優秀又高貴的族群,也要讓她明白,他們是多麼忠實的深愛著自己的終生伴侶。

    到最後,他會陪著她在人類的世界里生活下去,與她相愛相守一輩子,並與她共同延續他們狼族的血脈,永遠的生存下去。

    這全都是因為在他們之間流動的是愛、是兩人之間的真愛。

    只見一匹高貴、美麗的銀色大狼載著他心愛的伴侶,往前奔馳到遙遠的天際,去追求屬于他們的未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