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章庭 > 敢愛就來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敢愛就來 尾聲

作者︰章庭

    幸好及時送醫,醫生成功地為珍珠穩住九周大胎兒的生命跡象,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讓珍珠住院觀察幾天。

    威廉肩負起照顧她的重責大任,尤如當初珍珠照顧他。

    「來,喝點湯。」用一只馬克杯裝滿香濃可口的濃湯,威廉先吹涼了些,確定不燙口才敢遞給珍珠。

    「謝謝。」嗯∼∼珍珠只覺得她一雙小手接過來的,不僅僅是一杯湯,還有丈夫滿滿的關心。

    「你慢慢喝。」威廉牢牢地盯著她喝湯的動作。

    被他盯得好不自在,珍珠只得放下馬克杯。「哎呀!你不要這樣一直盯著人家看嘛!」她半是撒嬌、半是安撫的口吻。「我就在你的眼前呀!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還俏皮地往丈夫肩上拍了拍。

    只可惜威廉此刻臉色死板板的,根本輕松不起來。

    「我怎麼能放心?我無法再忍受你出事。」他斬釘截鐵的宣告,是那麼的深情萬千。

    哎呀!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頑固了?珍珠張口欲言,卻在看見他有些憔悴緊繃的神情時,什麼責備的話都說不出口了。是呀!她怎能責備一個為她操心,甚至一度瀕臨失控的男人呢?

    唉!沒想到她原本打算在首賣會圓滿落幕後,送給威廉一個大驚喜,如今卻變成了「驚嚇」。

    珍珠很喜歡被威廉照顧、疼寵著的感覺,但還真有點受不了他緊迫盯人的態瞳。

    「你這樣整天待在醫院里可以嗎?首賣會那麼成功,接下來應該會更忙才對吧?」他難道不必去處理那些源源不絕的訂單嗎?

    「誰管它!」威廉粗魯地打斷她的問話,臉色閃過一抹戾氣!「反正戴爾蒙絕不可能再跟比豪斯家合作!」

    「耶?」珍珠嚇了一跳,「首賣會不是很成功嗎?怎麼會——啊!」不必再看他的臉色,她明白了。「是因為我的關系?」

    像是要印證她的猜測,敲門聲響起——威廉在開門看清楚來者後,就立刻想把門甩上。

    「等等!」幸好湯米斯反應夠快,搶先一步用身體卡位,成功阻擋門扉關上,並探頭以哀求的表情面對他倆。

    「珍珠——」緊接著另一張臉孔隨後探出,赫然是潘多拉!

    「滾!」威廉現在一看見那張天使般美麗的臉孔就渾身一繃,只想把人趕走——不,黑眼危險的瞇起——必要時,他甚至不惜采取非常手段來確保珍珠的安全……這麼一想,威廉還真的作勢欲行動。

    「威廉,不要!」珍珠急忙下床,搶著插身擋在威廉與比豪斯兄妹之前。「不要……」

    「你做什麼?!」威廉原本想揮出去的拳頭急忙收勢,就差那麼一點點!「可惡,我差點就打到你了,你沒事吧?」

    「沒事。」珍珠余悸猶存地點點頭,又搖搖頭。

    「你為何要袒護她?」威廉沒好氣地道︰「那女人對你心懷不軌耶!」

    「可是她沒有成功啊……呃,我是說,那就不算數了嘛!」珍珠也不是對他氣炸的模樣沒有忌憚,但她仍堅持自己的看法。「這好肚子里的小功寶也沒事,更何況戴爾蒙與比豪斯兩家的合作哪能這樣子就結束呢?首賣會十分成功,兩家不是才有一個好的開始嗎?」

    「謝謝你,珍珠……」比豪斯兄妹感激地看向珍珠。

    沒錯,這也是他們前來找威廉的主要原因,他們希望能說服威廉收回取消合作的決定。

    「那女人差點就傷害到你!」威廉直直盯著棕發美女的雙手,想到他們曾在珍珠身上輕薄……真想砍掉!

    「是的,這點我由衷感到抱歉。」敢作敢當,潘多拉白著一張臉站出來,眼里寫滿訴不盡的歉意。「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她手中抱著一束鮮花,學日本人行九十度鞠躬。

    「這種事說聲對不起就有用嗎?」想到珍珠肚里的孩子差點丟了,威廉實在難以釋懷。

    「好了啦!」珍珠索性投入他的懷里,摟住他的腰。

    「你……」威廉只能干瞪眼,用眼神來殺人。

    「好了啦!過去就過去了,大家以後都還要見面、一起做生意的,依然是朋友呀!一珍珠努力勸說著。

    「但是……」

    「好了啦……」

    威廉終究拗不過珍珠的軟言勸哄,悻悻然地閉嘴,算是默許地退讓了,老婆最大嘛!

    「……算了。」他其實也知道自己先前是氣昏了頭,才會差點使用暴力。

    湯米斯頓時松了口氣,他等了好久,就是在等這一刻。如果戴爾蒙真的從合作案中抽腿,那些有形無形的損失是難以估計的。

    而且,幸好妹妹沒有真正傷害到珍珠,否則連他這個做兄長的也無法原諒她。

    「謝謝你,威廉。」湯米斯頻頻致謝著,「也謝謝你,珍珠。」

    「呵!不客氣。」一看局面總算緩和下來,珍珠開心地笑了,依然吱吱喳喳地跟比豪斯兄妹說話,不過每每看向潘多拉時,卻有了閃躲及緊張的情緒——不過這又能怪誰呢?潘多拉在心中苦笑著。

    怕打擾珍珠的休養,比豪斯兄妹很快地告辭。

    珍珠突地開口喚人,「潘多拉,你……等一下!」

    潘多拉一怔,轉身看見珍珠從威廉懷中掙開,往自己走了過來。

    「那個……我們還可不可以做好朋友?」珍珠希冀的問道。

    盡管她現在對潘多拉還是有點怕怕的,但是她又不想就此失去這個好朋友。

    潘多拉怔了怔,有些靦腆的反問︰「我還以為……我已經沒有那個資格當你的朋友?真的可以嗎?」

    「嗯,」珍珠用力點點頭,「等再過一陣子……我是說,不管我肚子里的娃娃是男生還是女生,都要請你來當他或她的教母喔!」她往潘多拉伸出小手。

    「啊?這是我的榮幸。」潘多拉遲疑了一下,這才伸出手與她互握。

    盡管兩家有了不愉快,不可能立即盡釋前嫌,不過沒關系,慢慢來,就將一切交給時間,相信這一切終將會被撫平。

    若干年後——

    年復一年,香甜的果實氣味四處飄散著,普羅旺斯依然是一座人間天堂。

    年復一年,成熟的葡萄圖孕育出一串串美麗的結晶,在陽光與露水的**中成長。

    年復一年,新酒開瓶宴的規模愈來愈盛大,尤其是戴爾蒙及比豪斯家合並之後,普羅旺斯像是多了一個慶典似地,全民共襄盛舉。

    年復一年——

    此刻,大人們熱鬧他們的,小孩們玩耍他們的,而戴爾蒙家的小男孩拉著比豪斯家的小女孩,躲到葡萄園里的一角。

    「哇!哈維∼∼你可不可以把娃娃借我玩?」當小男孩亮出媽媽精心縫制的「哈姆太郎」時,小女孩雙眼一亮,急呼呼地要求著。

    珍珠的手工布偶如今已經成為普羅旺斯的珍品,大人小孩都很喜歡呢!

    「可以呀!」賊賊一笑,「我甚至可以送你喔!」小男孩開出條件,「只要你親我一下。」

    真的嗎?「啵!」為了可愛的布偶,小女孩迫不及待地送上一吻。

    「還有,」看小女孩伸手要來搶布偶,小男孩連忙換手不讓她踫到。「親安東尼一下。」

    「啵!」

    「再親丹尼斯一下。」

    「啵!」

    「還有親親約翰一下。」

    「啵啵啵啵……」

    小男孩被親得可樂了,這才心甘情願地將布偶雙手奉上。

    人小鬼大的他,怎麼樣也沒想過,其實這招「偷吻」的招數,他老爸小時候已對老媽施展過啦!不過,可喜可賀的是,他這個做兒子的可是青出于藍、更勝于藍!

    因為,「來,再親哈維•安東尼•丹尼斯•約翰•戴爾蒙一下……」

    哇哈哈!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會感覺到自己這串落落長的名字取得真好!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