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鄭淑瑾 > 蝶戀花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蝶戀花 第十八章

作者︰鄭淑瑾

    【第十章】

    天已經轉冷,今年的冬天似乎來得特別早,早上,天開始飄起大片大片的雪花,是初雪,它是如此的美麗。

    李蒹怔怔然坐在窗邊往外看,伸出手接到一片晶瑩的雪花,又馬上融化.她的愛也會如此嗎?

    「小姐,御花園的梅花開了,不如我們去賞梅吧。」

    「我不想去。」

    李蒹興趣快快,無精打采地回答。

    「就當是散散心吧。」

    「我看,是你想出去看看吧。」

    「小姐,就算是為我,你不是也最喜歡雪的嗎?」

    「好吧。」

    秋葉為她穿上白色的貂裘,再戴上純白的風雪帽,披上金繡披風,才與完兒一起出去,十二名侍女跟著她們。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向前行去。在湖邊,她們停了下來,對面也有幾個人走了過來,越走越近,為首著紅色披風的女子,正是麗莎。

    「喲,這不是我們的皇後嗎?」

    麗莎掩嘴輕笑,這麼一個青澀丫頭,一定比不上她對皇上的吸引力大。

    「放肆,見了皇後還不行禮。」

    秋葉出聲喝道。

    「麗莎參見皇後。」

    麗莎這才行禮,眼中卻是濃濃的看不起。

    「起來吧。」

    蒹兒不想看見她那張得意的臉,便對秋葉說。

    「我們走吧。」

    麗莎不動聲色地站到一邊,卻在兩人交錯而過時,佯作不小心地把李蒹撞了個踉蹌,差點摔了一跤。

    「你太過分了。」

    秋葉向麗莎伸出手,想把她推開,手還沒踫到她,麗莎已急急後退,下雪路滑,她一不小心就落進湖中,拼命撲騰著手腳。

    「救命,救命。」

    李蒹也被這突發狀況驚住了,才想派人把她救上來,幾個人影已出現在她們面前,龍漠把全身濕淋淋的麗莎拉上湖岸,她馬上可憐兮兮地倚在龍漠懷里。

    「皇上,她們要殺我,皇上救命。」

    龍漠的臉冷若冰霜,任著麗莎在他懷中哭泣。

    「皇上,皇後要殺我。」

    「蒹兒你……」

    「你以為我派人把她推下去。」

    蒹兒不敢置信地問,臉上的血色盡數褪去,心寒啊。

    「這是我親眼所見,還會有假嗎,來人,把秋葉押下去。」

    「我沒有呀。」

    不容秋葉分辨,兩名傳衛把她拖下去,蒹兒眼冒怒火。

    「不,你不能這麼做。」

    看著蒹兒蒼白的臉,龍漠不由一陣心疼,但這麼多的人看著,他的面子往哪放。

    「你敢不服從我的話。」

    「但你不能不分青紅皂白地把秋葉關起來。」

    「你說我做錯了。」

    「不錯。為了這個女人,你居然這樣做,太傷我的心了。」

    「你。」

    「皇上,我——」

    麗莎突然暈倒,龍漠面色一沉︰「回房里等我。」

    夫妻間的事還是在房里解決較好,龍漠二話不說他抱著麗莎回去。

    「龍漠,你給我站住。」

    「遺北,送皇後回寢宮。」

    龍漠頭也不回地命令。

    安頓好麗莎後,龍漠才查問侍女事情的經過,知道秋葉沒錯,才下令放了她。只是,這已是第二天的事了。

    「秋葉,對不起。」

    李蒹愧疚地看著躺在床上的秋葉,在陰濕的牢房中凍了一夜,讓她發起了高燒。

    「我沒事,小姐,你不用擔心。」

    「太醫,你一定要治好她。」

    「臣遵命。」

    李蒹拉住她的手,強顏歡笑地說︰「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我很想念你的嘮叨呢。」

    秋葉無力地應了一聲,又沉沉睡著,李蒹就一直陪著她。

    龍漠一直在等,二更過了,李蒹才回到寢宮,暖爐使房內溫暖如春,蒹兒身上卻籠罩著一層寒氣。

    「你怎麼在這兒?」

    龍漠等了半天,原來的愧疚已化為怒氣,天性的高傲又佔了上風。

    「這是我的寢宮,我為何來不得?」

    「你不是應該在麗莎身邊噓寒問暖的嗎,又何必來看我這個心腸歹毒的女人。現在秋葉病了,你該滿意了吧。」

    李蒹失控地大叫,淚霧弄濕了她的視線。龍漠走過來欲抱她,她退避三舍。

    「不要用你踫過其他女人的髒手來踫我。」

    龍漠與麗莎親密的景象在她腦海浮起,讓她心痛萬分。

    「你在耍什麼脾氣?」

    「你以為我是瞎子,什麼也看不見嗎?你和麗莎,實在令我太失望了,我永遠也不會忘了你說過那麼傷人的話。」

    「蒹兒,算我錯了,好嗎?」

    「什麼算你錯,明明一切都是你的錯。」

    「好,我錯。」

    龍摸實在不想讓這個話題再繼續下去,女人的醋勁真是難纏,她不知道他只愛她一人嗎。

    「我不原諒你,決不。你走啊。」

    蒹兒打開門,讓冷風直灌進來,她單手指著門外,見龍漠一步也不動,她的臉色亦變得難看。

    「好,你不走,我走。」

    她抬腳就要往外走,龍漠拉住她,外面天寒地凍,怕冷著了她。

    「好,我走。」

    原以為這一次爭吵會如前幾次的小爭執一樣,過一兩天氣消了也就好了,而是一天一天地僵持下去了。

    龍漠在書房中已經睡了好幾天了,脾氣越來越暴跌,讓每一個服侍他的下人都小心翼翼,不敢有失。文武百官戰戰兢兢、膽戰心驚。以前花漠對一些小過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現在是加嚴要求,隨時懲戒,並且毫不容清。

    早前上奏者,有些官員素來嗦,大話三千,重點還沒講到。在龍漠愈來愈冷的「眼光」關愛下,不由冷汗潸潸而下。

    不過因為如此,也大大提高了朝廷的辦事效率,實為一大幸事。

    也有的官員想通過皇後來勸戒他們年輕噴火的皇上,但後宮有旨,不見任何人。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只有自求多福了,但願皇上與皇後早日和好,救他們出苦海。

    麗莎並不放棄勾引皇上,在幾次計劃失敗後,反而被龍漠賜給了一個中年好色的官員,也許他們正相配吧。

    天天睡書房,孤枕難眠,龍漠想著蒹兒的甜蜜,她最怕冷,一向睡覺時緊緊抱著他取暖,那是他心愛的人啊。

    龍漠每天夜間會去看蒹兒,見到她抱著棉被發抖,小手也冰冷冰冷的。但她就是不願與他同房。這幾天來,她又消瘦了不少,龍漠決定召太醫來問問她的狀況。

    龍漠大步地走進寢宮,屏退所有的宮女,走到蒹兒面前,她正借著燈光看書,甚至看也不看他一眼。

    「蒹兒,你還生氣嗎?」

    李蒹看著書,不禁皺眉。笨,她現在不是生氣,難道會是高興?

    「蒹兒,看著我。」

    龍漠再也受不了她對自己視而不見了,提張椅子在她對面坐下,單手托起她的下巴與自己平視。

    蒹兒不悅地別開眼,不敢看他,怕自己會心軟。龍漠不滿地看著她的逃避行為,奇怪,蒹兒有些地方不一樣了。

    「惡……」還沒等他想到是什麼地方不一樣了,蒹兒猛地推開他跑到一邊拼命地干嘔。

    「怎麼了?」

    龍漠小心地拍著她的背,看著她蒼白的臉擔憂不已。

    「這幾天常常覺得惡心,想吐,大概吃壞了肚子。」

    蒹兒不由自主地回答他的話,才記起自己還在與他生氣。

    「不用你管。」

    「該死。」

    她就這麼討厭他嗎,龍漠一拳砸向梳妝鏡,鏡面應聲而裂,千片萬片,發出巨大的響聲,龍漠的手也血流如注。

    「漠,你在做什麼?」

    蒹兒驚叫起來,拉過他的手,不是說不再為他傷心了嗎,但為什麼心還會好痛。

    「我去叫太醫。」

    龍漠卻用未受傷的手拉住她,語氣中是濃濃的不在乎。

    「沒關系,讓血流光好了,反正你也不會在乎。」

    「不,我在乎,我在乎啊。」

    蒹兒拼命地搖著頭,晶瑩的淚珠從她臉上落到龍漠手上,他的眸光開始有了一線欣喜,卻被故意掩蓋。

    「這麼多天來,你一直不理我,也不和我說話。」

    「哦再也不了,這些天我也一樣好想你,好想……讓我去找太醫好不好……」

    龍漠這才滿意地放手,也許有些卑鄙,但能使小嬌妻回心,這又算什麼呢。

    待叫來大醫為龍漠包扎好傷口,蒹兒緊繃著的情緒才松懈下來,站著的身子失去依靠,沉入了重重黑暗中。

    「蒹兒。」

    是誰在如此溫柔地呼喚她,蒹兒艱澀地張開眼皮,映入的是龍漠俊美而狂喜的臉,不錯,是狂喜。

    「蒹兒,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龍漠側躺在她身邊,壯實的臂膀擁住她,形成十分親密的姿態。

    「什麼好消息?」

    蒹兒有點好奇,龍漠卻故意賣關子。

    「你先親我一下,我才說。」

    「那就不用說了。」

    蒹兒故意裝成不感興趣,龍漠明白她的心思還是順了她的意,反正要補償待會兒有的是。

    「我們有孩子了。」

    蒹兒不敢相信地用手撫著自己的小腹,這里有他們的孩子,然後臉色慢慢地變為難看。

    「怎麼會這麼快?」

    算起來應是他們第一次的時候有的吧,她還真「幸運」。

    「蒹兒,父皇母後一定會很高興的,我要當爹了,哈哈……

    「你笑什麼,人家正欲哭無淚,你倒幸災樂禍。」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有本事你生呀。」

    「蒹兒——」

    「生孩子會很痛的……」

    他們接下來的話都成了支支吾吾的聲音,看來,龍漠打算用身體來好好地勸他的小妻子。

    成功了嗎,等著瞧吧!

    一年後

    蒹兒抱著四個月的兒子在逗著,從嬰兒粉嫩的臉上可以看出他父皇俊美的影子,將來一定是捕獲眾少女芳心的美少年。

    父皇和母後已經回宮,對這個小孫子也是疼若至寶,只是龍漠跟這孩子好像犯沖,龍漠一抱琰兒就哇哇大哭。

    正想著,龍漠走了進來,第一個動作就抱住她。換兒好像感覺到他的氣息,哇哇大哭起來,蒹兒急忙安撫著他。

    龍漠不滿地瞪了兒子一眼,他卻咧開嘴笑起來,小腦袋使勁地在蒹兒的胸部拱著。

    「臭小子,敢吃我老婆的豆腐。」

    龍漠火冒三丈,干脆把他抱離蒹兒身邊,省得他作出過分的動作。

    「哇,哇。」嬰兒的哭聲驚天動地,令蒹兒好生不舍。

    「琰兒,娘來抱你。」

    未等蒹兒走過去,龍漠大踏步地走出去,把琰兒交給秋葉,再關緊房門回來。

    「漠。」

    蒹兒不自覺地舔了一下發干的紅唇,夫妻一載,她還不明白龍漠的眼光是什麼意思嗎。

    「我要你。」

    龍漠利落地抱起蒹兒往床上走去,他想她快瘋了。

    「可琰兒在哭。」

    蒹兒困難地開口,龍漠一件一件地解她的衣服,露出雪白的肌膚。

    「我叫秋葉抱去給母後。」

    那小鬼真是討厭,老是妨礙他與蒹兒親熱的機會,現在還不是被他趕開了,想跟我搶女人,沒門,龍漠揚起眉梢,絲毫不顧那是他的兒子。

    「可是……」

    「蒹兒,我們好久不親熱了,那小鬼連晚上也霸著你。」

    生過孩子使蒹兒的身材略略豐滿,尤其是腫脹的ru 房,似乎等待著他的擷取,龍漠迫不及待地拉開她水藍色的肚兜,俯身吮吸那雪丘上的蓓蕾。

    「琰兒是你兒子,你……不能……漠……叫他小鬼。」蒹兒困難地說完。

    「我好想你。」

    龍漠封住她的唇,表達自己最真切的想念,好懷念她的甜美。他緊緊抱著蒹兒,似乎要把她揉入體內一般。

    「唔,我……也好想你。」

    當歡愉之後,蒹兒依偎在龍漠懷里,聆听著兩人的心跳聲。

    「還記得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讓我掉入了水里。」

    久遠的記憶一一浮現,龍漠愛見地點了點她的小骨子。

    「因為當時的你看起來好可愛,所以想戲弄你。」

    「漠,你愛我嗎?」

    「是的,我愛你。」

    「那我不準你喜歡別的女人,連多看一眼也不行。」

    「我的愛人原來是個大醋壇。」

    「你不接受?」

    「好好,我龍漠今生今世只有一個女人,不管她長得滿臉皺紋,還是滿面雀斑,我都會愛她一輩子。」

    「好哇,你拐彎罵我……」

    「娘子饒命。」

    接下來的聲音又變成含糊不清的「唔唔」聲,房內愛潮洶涌,溫度節節升高。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