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朝嵐 > 黑暗精靈 > 第二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黑暗精靈 第二十章

作者︰朝嵐

    感覺到了群臣的目光,菲爾格斯的目光也愛憐地凝佇到了黑發女子的身上,于是輕輕開口︰「伊璐,你同意朕的做法嗎?」

    如果是伊璐的話,也不會如那名騎士所提議的,坐困愁城,這只不過是在等待死亡而已。她一定會出戰,不過出戰的目的,卻是為了率軍沖出重圍,擺脫叛軍的追趕,轉戰全國,在這種逃亡中慢慢積聚自己的力量,最終反敗為勝。不過看菲爾格斯的樣子,卻也不像有放棄威爾汀城的打算,否則他一定會對城內的糧草做出適當的安排,如果不得不棄城的話,那麼至少不能讓叛軍從得到的城池中獲益。這就是當初她在曼托時對付暗之國度三十萬大軍的做法,行之有效,雖然她自己被擒,可是她的三萬兵力幾乎沒有受損,而留給菲爾格斯的,也只是一座空城。

    他心中究竟有著怎樣的計劃呢?她凝視著他,現在她已經不再是全軍的統帥,而她又清楚地知道,在軍中,將士們對主帥的絕對信任是何等的重要。所以雖然還不清楚他的想法,她卻堅決地一頷首,「只要是菲爾格斯王的決定,伊璐一定會追隨到底。」

    他微微地笑了,于是重新望向一廳驚呆了的臣子,「朕決定出戰,卿等若相信朕,就請緊緊地跟隨在朕的身後。」昂然地立起,他大步地向門外走去,而伊璐緊緊地跟隨在了他的身後。一瞬之後,廳中的騎士們全都緊隨在了他們所信任的君王的身後。雖然還不知道他的想法,可是他們選擇相信他所做出的決斷。

    在門前,菲爾格斯卻攔住了伊璐,「伊璐,此戰朕不用你陪在身邊,請你留在城中,靜候朕的捷報。」

    怔了一怔,伊璐想要開口,卻被他用溫柔的眼神制止,然後他繼續開口︰「首席醫師對朕說,你的身體虛弱,需要靜養。伊璐,請听朕的話,不要讓朕擔憂。相信朕,朕一定會回來見你。」

    提起首席醫師,她才終于猶豫起來,應該是自己的情況已經比較嚴重了,才會讓他忍不住傅示菲爾格斯的吧?她想要陪在菲爾格斯的身邊,可是她也想要留住腹中與他的骨肉,這麼一猶疑間,他已經在她的唇上輕輕地烙下了一吻,便率領著騎士們走出門去。

    而她停留在了門前,靜靜地凝望著他那高大的身影,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您還不相信我對您所說的話嗎?」看見威爾汀的城門緩慢地開啟,年老的宰相掩蓋不住心中的得意和興奮之情,笑著向身邊的格恩親王開口。

    「您不愧是被稱為暗之國度柱石的老臣,」格恩也同樣帶著幸災樂禍的心情,看著以菲爾格斯為首,約五萬余人的軍隊迅速地從城中沖出,在城門前擺開陣勢,「但是話說回來,朕真沒想到過朕那個一母同胞的兄長,原來是這麼一個愚蠢至極的人啊。」

    「您沒有听說過他的稱號嗎?菲爾格斯陛下可是灼熱英偉的太陽王啊,從來就只有人類去躲避太陽,太陽又怎能反過來去躲避人類?」

    「您說的都是智慧的語言啊……」盡情地嘲笑了自己所嫉妒和憎恨的兄長,那個擁有強烈的光芒而導致自己更顯得黯淡無光的金發男人,格恩冷冷地轉過頭去,向身邊的騎士下令,「傳令,全軍立即發起總攻。」

    而宰相的目光仍然凝注在菲爾格斯的身上。就是這麼一個英雄的帝王,卻也有被自己打倒推翻的這一天嗎?看起來,自己的英明偉大,應該還在這個太陽王之上啊。這樣的想法讓他忍不住飄飄然起來。

    這是大陸歷四一一年的九月二十八日,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面對著王弟格恩十五萬叛軍的挑釁,一向雖然性烈如火、作戰時卻沉穩冷靜的灼熱英偉的太陽王,一反常態地以絕對的劣勢兵力出擊,而就在所有的人都認為一顆璀璨的王者之星即將不可避免地隕落的時候,戰事卻又有了更出人意料的轉變。

    然而這個時候的伊璐,還不能預見到後來的這種轉變,呆立了片刻之後,忽然有種會再也見不到他的預感涌上了她的心扉,令得她無法再坐等下去。她的確很想要留住腹中的胎兒,可是她更不能夠失去他。如果今天的這一戰,真的會讓一切就此結束的話,那麼至少,她也要留在他的身邊,陪伴他度過最後的每一分、每一秒。

    懷著這樣的心情,她疾沖出了議事廳,披上自己的全黑的戰甲,躍上戰馬,緊隨著他的大軍,沖出城去。

    「陛下!」身邊的騎士忽然發出驚叫,令得正在奮勇作戰的菲爾格斯順著他手指的方向轉過頭去,于是驚訝地發現一名黑發黑甲的騎士正奮力地殺過重圍,向自己疾馳而來。

    那一刻他是有些生氣的。他是那麼的擔心她的安危,所以才叫她留在城中,可是她竟然不听自己的話,偷偷地跟在了他的大軍之後。如果她有什麼三長兩短,那他又該怎麼辦?

    「伊璐!」他拔馬而去,迎上了她,首先就用責備的目光盯住她,「為什麼不听朕的話?」

    「菲爾格斯,請原諒我,我不能離開你。」這是她第一次像他那樣坦率地說出自己心中深藏的感情吧?所以他的眸中現出喜悅的神色,心中的那一點點不快立即煙消雲散,而她更緊接著說下去,「我害怕會失去你。菲爾格斯,即使是死,也請讓我陪在你的身邊。」

    「伊璐啊……」他恨不得把她擁在自己的懷中,可是他和她身上的盔甲都妨礙了他這樣的意圖,于是他只能帶著笑意,輕輕地開口,「此戰,朕不是來死的,所以不需要你陪在朕的身邊。若朕真到了最後的時刻,你以為朕會舍得丟下你,不去見你最後的一面嗎?」

    她驚訝地望著他,而就在此時,他們身邊的騎士再度伸手指向遠方,「陛下,又有大批的軍隊向這里來了。」

    那一定就是軍務大臣所率的那二十萬大軍了,到了這樣的地步,他還要逞強嗎?伊璐有些哀傷地望著他,然而剎那之間,卻因為敵陣後方傳來的震耳欲聾的聲音而更為吃驚,「太陽王萬歲!菲爾格斯王萬歲!」

    聲音越來越響,連叛軍中的格恩和宰相也臉色大變地回頭望去,而就在此時,他們後方的那支軍隊,竟然打出了象征著菲爾格斯王的暗黑王旗。

    「宰相大人,這……這是怎麼一回事?」轉眼反而是自己的軍隊,陷入了菲爾格斯和這支新來的軍隊的前後合擊之中,狼狽的格恩驚慌失措地開口。

    「軍務大臣!那個內奸!」難看的老臉上的血色迅速地消退,宰相終于這樣地破口大罵,「難怪菲爾格斯王能夠提前得到政變的消息而沖出王宮,難怪他僅以六萬的兵力就敢與我們決戰,他就是在等著軍務大臣那個畜生!」

    「大人,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怎麼辦?」宰相狠狠地瞪了格恩一眼,「各自逃命去吧,您也應該清楚太陽王的性格,被他抓到的下場會有多淒慘也用不著我來提醒,自求多福吧。」匆匆說完,不理這已經走上末路的王弟,他慌張地策馬,已經穿過叛軍的隊伍,尋找可以逃脫的縫隙去了。

    格恩驚慌而又絕望地再望望四周,現在他的四面八方,似乎都已經充斥了「太陽王萬歲」、「菲爾格斯王萬歲」這樣的呼聲,憤恨地向敵陣中的菲爾格斯投去嫉妒而又狠毒的一瞥,他拉滿手上的長弓,瞄準了那個從一出生就一直把自己牢牢地壓在腳下的光芒耀眼的兄長。

    「菲爾格斯,您竟然不告訴我?!」終于放松了心情,伊璐假裝不快地朝著他背過身去。

    「原諒朕,伊璐。朕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也想要看看群臣的忠貞……」他拍馬湊過來,正想從馬上伸出手去,抓住她的肩讓她轉過身來,卻發現她的身軀猛然一震,「伊璐……」

    「小心!」只來得及叫出一句,看見格恩所射出的銀箭疾飛而來的伊璐,猛地策馬擋在了他的身前。銀箭穿胸而過,黑甲的騎士再也沒有發出聲息,落下馬去。

    「伊璐!」不敢相信自己眼楮的菲爾格斯王,從馬上直撲而下,緊抱住了她的身體,「伊璐!不要死!請看著朕!伊璐……」

    秋風吹起了她的黑發,而悲痛欲絕的金發男子,這一瞬心碎成了片片。

    大陸歷四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菲爾格斯王大敗格恩的叛軍,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完全掃蕩了叛軍的殘存勢力。直至十月十一日,菲爾格斯王終于返回王城突斯坦。

    雖然毫不留情地對叛亂的首要分子王弟格恩、宰相布多判處了死刑,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他仁慈地赦免了其他的從犯和叛軍中的普通將士。個性剛烈的太陽王的仁慈,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逐步向他的臣民展現出來,讓他贏得了更多臣民的熱愛和擁護。

    若要追究太陽王個性如此轉變的原因,可能要歸功于他那美麗的王後。

    大陸歷四一二年一月一日,一直因為俊美無比而深受國內女子愛慕的菲爾格斯王,終于舉行了盛大的婚禮,在婚禮之上,他那脈脈含情的目光,自始至終不離那個黑發黑眼的王後。而王後此時,小腹已經微微隆起,約懷有四個多月的身孕。「菲爾格斯王萬歲!王後陛下萬歲!」

    听著城內民眾一浪高于一浪的歡呼聲,伊璐微笑著凝視正頻頻向人民舉手示意的菲爾格斯。

    奇跡般地從死亡邊緣被救回以後,得知連腹中胎兒也無恙的消息,那一刻她簡直要感謝上天。再也不會有比自己更為幸福的女子了。她在心中默默地想,她不再是一名將軍,也不是一個騎士,而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子,想要永遠這樣地愛著他、陪伴在他的身邊的幸福女子。

    往事如雲煙,讓她似在夢中。這時的他回過頭來,溫柔地牽起了她的手,蒼冰色的眼眸中,是一如既往的深情。

    「伊璐,答應朕,永遠不會離開朕,永遠都這樣地深愛朕。」

    「菲爾格斯,我永遠永遠,會像你愛我那樣深愛著你。」

    他們的纏綿熱吻,令得民眾的歡呼聲再次高漲起來,而他們已無暇顧及。

    唯願,地老天荒,此情也永不到結束的那一天。

    唯願。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