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杜若 > 執行長,這算告白嗎?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執行長,這算告白嗎? 第四章

作者︰杜若

    這是雲霓第一次和陌臨川一起吃飯,她本以為會緊張到食不下咽,不過當她看到一盤紅通通、熱騰騰的韓式炸雞擺在自己面前時,什麼害怕、矜持馬上就被拋諸腦後。

    陌臨川選了一間韓式料理店,正值中午用餐時段,店內座無虛席,不過他們很幸運,才剛踏進店里,就有一組客人用餐完畢準備離開。

    雲霓很喜歡吃韓式料理,尤其裹了特制醬汁的韓式炸雞是她的最愛,而且還要辣的口味。

    陌臨川只淺嘗了一口便沒再踫了。他吃不慣太辣的食物,也很少吃韓式料理,不過他知道她喜歡吃,想讓她吃得開心,反正他也能點一些不辣的料理。

    會知道她喜歡韓式料理是因為某次公司員工聚餐恰巧選了一間韓式料理店,而當時她顯得格外興奮,也一樣一個人就解決了好幾塊炸雞,和一些為了形象而吃得小心翼翼的女人形成鮮明對比。

    「執行長不吃辣?」雲霓吃得滿嘴、滿手都紅通通的,不過她也注意到陌臨川盤子里的炸雞只咬了一口就沒再踫過。

    「我不吃不是正好可以讓妳多吃點?」他夾了一片煎餅到她碗里,接著也替自己夾了一片。

    「那你剛剛怎麼不告訴我?這樣我就點不辣的口味了。」雲霓並沒有因此感到高興,反而很內疚。

    「妳吃得高興就好,當做假日還叫妳加班的補償。」

    「兩個人一起吃飯,怎麼可以只有我吃得高興?當然要兩個人都吃得盡興,沒有人會喜歡和朋友一起吃飯時,自己吃得開心,對方卻吃得痛苦,而且不一定要點全辣或全都不辣的,像炸雞其實可以請店家做辣的和不辣的各半。」菜單上的炸雞有辣和不辣各半的選項,不過她剛才問陌臨川時,他說都可以,由她決定。

    「照妳這麼說,我也算是妳的朋友嘍?」陌臨川的心里因她的話而流淌過一股暖意。

    「呃,當、當然……」他在意的點太奇怪,害雲霓一時反應不過來。

    「下次我會注意的,喜歡吃的和不喜歡吃的都會先告訴妳,妳也一樣。」他的語氣輕快不少,對她的回答很滿意。

    「嗯。」她呆愣地眨了眨眼,過了一會兒才察覺不對勁,等等,他說下次?還有下次?!

    「既然我們是朋友,私底下就不用喊我執行長了,叫名字就可以,我也不會叫妳雲秘書,畢竟不是在公司,不必那麼拘謹。」陌臨川逮到機會就拐著她接受朋友之間的相處方式。

    「嗯?」進展得太快,雲霓的腦回路來不及跟上。

    執行長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和藹可親?有點難以消化,所以私底下要直接喊他陌臨川?感覺會折壽啊……

    若是其他的同事知道他私底下有這麼親切的一面,肯定會高興地再為公司賣命個十年。

    他該不會是因為怕她被嚇跑才這樣吧?想想好像很有可能,畢竟之前的幾任秘書都做不久,她已經是待最久的一個,可是直到現在,同事們還是很擔心她會承受不了壓力辭職。

    其實他也不用刻意表現得很體恤下屬,他突然變得親切,反而更讓她害怕。她保證不會隨便辭職,這樣可以嗎?

    「別發呆了,快吃吧,我們待會兒還要去別的地方。」陌臨川見她露出一臉糾結的模樣,不免有些哭笑不得,他只是要她喊自己的名字,她有必要露出一副遇到世紀難題的模樣嗎?

    「嗯,趕緊吃飯比較重要。」雲霓沒有糾結太久,因為她突然想到,其實她也沒什麼機會和陌臨川私下相處,又何必自尋煩惱?再怎麼樣也不能跟炸雞過不去,冷了就不好吃了。

    吃完午餐,雲霓坐上陌臨川的車,基于對他人格的信任,她相信他不會把自己拐騙到荒郊野外去,所以即使不知道目的地,她也不覺得擔心,並未多問。

    她原本猜想可能是要去其他公司和合作伙伴會面,但她怎麼也沒想到他指的工作是逛市集。

    也許在陌臨川早上說睡覺也算工作範疇時,她就應該想到加班的工作內容跟她平常認知的不一樣。

    難怪他會說要穿得輕便休閑一點,如果他們一個穿得西裝筆挺、一個穿著OL套裝,把逛市集搞得像在工作一樣,怎麼想都很惹眼,更遑論陌臨川出眾的外表就像從電視里走出來的明星,至于她嘛……大概就是經紀人或是助理吧。

    「前任二手物拍賣市集。」雲霓站在市集的廣告牌前,念出了上頭的活動名字。

    她以前也听過這個市集,性質和Former很像,不過久久才舉辦一次,而公司的網絡平台則是隨時都可以販賣和購買。

    「市場調查。」陌臨川看了她一眼,回道。

    其實Former的創立就是起源于這個市集,他覺得販賣的商品很特殊,但若是只能在一年舉辦一次的市集上販賣有些可惜,便決定創立提供商品販賣的網絡平台,也認為新興產業會是個商機。

    事實證明他的想法是對的,Former成立半年,規模和收入都已經成長數倍,而今天特意來逛市集,除了市場調查之外,還要看看這個市集值不值得合作。

    前陣子這個市集的主辦單位向Former提出合作邀約,認為對雙方都有益處,但他仍保持觀望態度,畢竟對方提出的合作方案太過簡略,若是合作後的成效不彰,不如一開始就回絕對方,省得浪費人力、物力、時間和金錢。

    雲霓顯得很興奮,她平常就很喜歡逛市集,尤其是二手市集或原創市集之類的,就像在挖寶一樣,總是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獲。

    她像只放飛的小鳥一樣想趕緊到處逛逛,可是又突然想起身旁的男人是自己的上司,搶著走在自己老板面前似乎不太對。

    「執行長……我是說,陌……陌臨川,你先走。」雲霓在他冷峻的視線下連忙改口,可是直接喊他的名字讓她真的好不習慣。

    「這里沒有執行長,妳不用顧慮我,雖然是為了工作,但我們是私下來的,不適合太過張揚,要表現得像一般人在逛市集一點。」于公是如此,于私……他希望她不要老是把他當成上司,一直恭恭敬敬地對待。

    「好。」她一面回應,一面想著她平常逛市集都是什麼模樣來著?

    這個市集的人潮和攤位都比預想的還多,因此顯得有些擁擠,有些地方甚至是被人潮推著走的。

    陌臨川微蹙著眉,動線和攤位的間距規劃得太糟糕了。

    他不著痕跡地將手繞過身旁矮自己一截的雲霓,輕放在她的肩上,將她護著,避免兩人被人潮沖散,也避免她一直被人踫撞。

    「謝謝。」雲霓覺得自己快被擠成肉餅了,剛才身後突然有人推了她,害她差點就往前撲跌,幸好陌臨川及時穩住她。

    這種時候就很羨慕像他這樣超出平均值的身高,不用和其他人一起爭搶著呼吸下方的空氣。

    此刻她整個人都貼在陌臨川身上了,雖然減少了和陌生人的踫撞,卻增加了兩人的身體接觸,她可以清楚聞到從他身上傳來的清雅淡香,不由得面頰一熱。

    她記得他很討厭和別人有過多的肢體接觸,雖然他並沒有這麼說過,是她自己觀察出來的,每次只要電梯里的人稍微多一些,他便寧願等下一班或是走樓梯,也不願人擠人。

    由此可見,陌臨川還是挺體恤下屬的,看出了她的難處,忍受自己不喜歡的事,如此幫她。

    看不出來一向冷冰冰的陌臨川還會有這麼暖男的行為,不錯不錯。

    在他的保護下,兩人一連逛了好幾個攤位,只要看到感興趣的東西,雲霓都會停下腳步看看,但也還沒看到真正想買的商品,而她逛得起勁,就忘了自己和他貼得近的這件事。

    「等等。」走著走著,雲霓的目光又被一旁的攤位給吸引,她目不轉楮地看著一條造型別致的銀制手煉。

    「小姐,喜歡這條手煉嗎?喜歡可以試戴看看。」攤主是個畫著精致妝容的年輕女子,她親切地招呼道︰「你們是情侶嗎?看起來好登對。」攤主看陌臨川將手搭在雲霓肩上,舉止親昵,兩人又穿著風格和色系相似的服裝,自然這麼以為。

    「欸?不……」雲霓倒抽了口氣,這個誤會有點驚悚啊!

    攤主沒有給雲霓解釋的機會,徑自開始介紹商品,「這條手煉是知名銀飾品牌的商品,品牌證明和附贈的拭銀布都在。這是我前男友送的,樣式好看,但不太適合我,所以沒戴過幾次,我和前男友已經分手了,留著也沒用,如果妳喜歡的話,一千元賣妳就好。」

    若是到專櫃買,這條手煉將近萬元,但攤主只想趕緊出清前任情人送的東西,也不在意是否賠本,反正本來就不是自己花錢買的。

    「真的嗎?」雲霓喜出望外,這條手煉她之前就在專櫃看過,覺得很喜歡,但礙于價格太過高昂,衡量過後認為沒必要花太多錢買奢侈品,就放棄了。

    一張小藍就能買到自己喜歡的名牌飾品,雖然是二手物,但保存得很好,跟新品沒兩樣,這讓雲霓很心動。

    「不好意思,我們待會兒還有事。」陌臨川的眼神暗了幾分,說完後拉著雲霓離開了攤位,留下一臉錯愕的攤主。

    「我想買那個……」雲霓本來都想掏錢買下手煉了,結果硬生生被他帶開,眼看手煉離自己越來越遠,她忍不住出聲抗議。

    「不買。」男人聲音低沉,不理會她的抗議。

    「為什麼?」她是花自己的錢,又不是讓他買單,憑什麼不能買自己想要的東西?

    「那種東西是賣牌子的,質量根本不值那個價。」

    「人家還有賣設計好嗎?」雲霓不服氣。

    「妳現在看著覺得好看,但後續保養起來麻煩,妳之後還要拿回原公司保養又是另一筆開銷。」陌臨川說得頭頭是道,看似不含任何私人情緒,好像完全是為了她著想,才幫她理性分析利弊。

    「好像有道理……」她被他三言兩語就說服,也開始覺得沒那麼想買了。

    執行長竟然這麼為她著想,太令人感動了。

    他見她不再堅持,暗自松了口氣,他其實很擔心被她發現自己居心不良。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