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芯琪 > 醉後,躲貓貓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醉後,躲貓貓 第六章

作者︰芯琪

    好不容易飯局散了,小彤扶著方芳出了門,被涼涼的夜風一吹,方芳這才清醒了一點。

    世態炎涼,她總算是看清了。

    試用期的業績不過關,小彤就不能在公司待下去。

    據說她原本在面試那關就被刷掉了,怎知回頭又出現在公關部,眾人紛紛私下討論小彤是不是給那個經理潛規則了。

    方芳當初只是一笑置之,覺得沒根據的事不好討論,何況小彤在公司里總是叫她「方姊」,她是獨生女,早就想要這樣一個可愛的妹妹,于是一時豪氣沖天想罩著這個小新人,現在看來,她就是個大傻瓜。

    小彤雖然年紀不大,不過處世為人成熟得多,更懂得運用自身的優勢謀利,哪需要她來操心。

    打發小彤走了後,方芳在飯店洗手間吐了一會,撫著有點刺疼的胃,她搖搖晃晃地走出洗手間。

    想到林總可能也在飯店門前等著自己,方芳累得蹲在走廊上稍微醒醒酒,免得待會連防狼器都拿不穩。

    突然間,一對擦亮的皮鞋出現在她的眼前,方芳抬起頭,赫然看見前兩天那個倒霉鬼—— 杜志遠。

    方芳渾身發軟,沒力氣跟這人理論,依舊蹲著,小聲嘀咕道︰「你怎麼來了……嗝,那晚的教訓還不夠?」說完,她勉強伸出拳頭在杜志遠眼前晃了晃。

    不提還好,一提起來杜志遠就一肚子的火。真是好心沒好報,這女人不是野貓,壓根就是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看方芳醉得很,杜志遠也不跟她計較,抓著她手臂把人扶起來,「行了,我以德報怨,送妳回去。」

    方芳甩開他的手,可惜全身軟綿綿的沒力氣,踉蹌了一下反倒跌入杜志遠的懷里。她仰起頭皺眉道︰「都說了跟你沒關系,怎麼就糾纏個沒完?」

    杜志遠挑挑眉,瞪著懷里沒心沒肺的女人怒喝道︰「還不是妳打我手機,怕妳被人佔便宜,我才趕過來的!算了,跟一個醉鬼說什麼道理。」他恨恨地摟著方芳的肩膀,不太憐香惜玉地把人往外推。

    「我、我什麼時候打電話給你,嗝……」方芳甩甩腦袋,雙腳像踩在棉花上似的搖搖晃晃。

    她這樣,看得杜志遠心里又是一股惱怒。「不會喝就別喝那麼多,不是讓妳別干這工作了。做我的秘書有什麼不好,薪資、福利哪個不比妳現在好。三餐正常,晚上加班有加班費,飯局陪酒絕對輪不上妳!」

    方芳被他這一吼,耳朵里嗡嗡響,她頭暈暈地靠在杜志遠的肩膀上,忽然笑開了,「唔,看不出,你這人心腸不錯……不會真的是食髓知味,這才跑來跟著我吧?以你的條件,什麼樣的美女沒見過,我這樣的青菜蘿卜哪里入得了眼。」拍拍他的肩膀,方芳一副哥倆好的態度笑道︰「咱公關部還有不少一流的未婚美女,看在你這麼有義氣的分上,我就犧牲一點,給你一個個,嗝,介紹……」

    杜志遠直接把人往車後座一塞,完全當她在發酒瘋,一個字也沒听進去。

    他也不明白,公司里美女如雲,不管是相貌,還是身材,哪個不比這小野貓要好?可他就是覺得駿騰里的女職員一個比一個做作,還是小野貓的真性情對胃口。

    而且方芳身上沒有刺鼻的香水味,只有淡淡的肥皂香,很清淡卻相當舒服。

    宜家宜室,杜志遠忽然想到這個詞。

    幻想著下班後,家里的小野貓開門對著他笑,滿屋明亮的燈光,香噴噴的飯菜香味,暖和又舒心……

    他一愣,用力搖搖頭,難道自己也醉了?居然有著把小野貓弄回家藏著的念頭。

    回頭看見在後座翻來覆去的方芳,張著嘴,嘴角疑似一條銀絲閃爍,頭發在翻滾中亂七八糟,杜志遠慢吞吞地把腦袋轉回來,臉色有點黑。

    他剛才一定是中邪了,竟然把這小野貓想得這麼好……

    某人昨晚一夜沒睡,如今趁著一點醉意,已睡得昏迷不醒。

    杜志遠詢問幾次未果,沒辦法只好又把人帶回家。

    抱著睡得跟死豬一樣的方芳,他用腳把車門關上,嘆了口氣,自己不知道上輩子造孽,還是得罪這小野貓了,天天跟僕人一樣在她面前來回轉。

    好不容易回到屋里,杜志遠已經氣喘吁吁了,就算方芳不重,可是一路抱回來還是挺累的。

    把她輕輕放在沙發上,杜志遠把茶幾上的半杯紅酒一口氣灌下。

    原本今晚難得不用加班,他正在家里看著DVD,一面拿出珍藏的紅酒小酌,沒想到會接到方芳的電話,他還激動了一會,以為小野貓終于想起他了,誰知電話一接通就听到那頭吵吵鬧鬧的,不時夾雜著倒酒跟踫杯的聲音。

    而方芳的聲音模模糊糊的,似乎又喝多了,同時有一道男聲時不時跟她調笑,那笑聲說有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杜志遠听得惱火,正要掛掉又听到那頭方芳大著舌頭顛三倒四地問著飯店跟包廂的名稱。

    他听出了方芳的用意,嘆了口氣,決定好人做到底,小野貓大概也沒辦法了才偷偷打電話讓人救命。

    不過,這女人第一個就想起他,杜志遠心底還是悄悄竊喜的。

    誰知踫面的時候,見她一副嫌棄的神情,他就知道她壓根是無意中按到自己的號碼,可能是按到昨晚的通話紀錄,這才打過來的。

    杜志遠咬牙切齒,恨不得把方芳好好教訓一頓!

    這女人毫無危機意識,隨便撥通一個電話找人來救她,如果是不熟的人,又或者是在外地辦事的周毅,那誰幫她?

    他對方芳真是又愛又恨,不過一見到她蹲在飯店的角落,抱著膝蓋委屈又柔弱的樣子,還是讓他心軟了。

    身為公關,應酬是必要的工作,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不管如何,一定要讓她趁早離開那公司,別再做公關了,這樣喝酒,以後身子可有得受了。

    聞到她身上濃郁的酒味,杜志遠皺皺眉,認命地進了廚房忙了起來。

    方芳醒的時候,有點疑惑自己身在何處,陌生的沙發,陌生的客廳,陌生的地方……

    她坐起來,就見杜志遠程著杯子走過來,往自己嘴邊一送——

    「喝一點,會比較好受。」

    方芳往後一仰,躲開一點,嘟囔道︰「這是什麼,味道好難聞。」

    「解酒湯,我媽教我煮的。平常有飯局,我回來就自己煮來喝。」在昏暗的燈光下,杜志遠的五官顯露出一點柔和。

    方芳一怔,想著這人沒趁自己睡著的時候把她辦了,自然不會在這時候使絆子,也就乖乖地一口氣喝光了。

    杜志遠又給她倒了一杯水,方芳喝了幾口把嘴里味道消去,然後含糊道︰「這是哪里?」

    「我家,」杜志遠收回杯子,睨了她一眼道︰「太晚了,妳是自己走下去叫車,還是在客廳將就一晚?」

    方芳摸摸身下的沙發,又軟又舒服,而她此時累得要命,一個指頭都不想動,可是……她咬咬唇,有點郁悶道︰「你這房子看起來挺大的,就沒備用的客房?」

    「我這里是私人地方,不會讓其他人進來。客房是有,可是很久沒收拾。」杜志遠上下瞧了她幾眼,冷哼道︰「而且妳一身酒氣,臭得要命,睡客房回頭我還得全洗一遍,還是別了。」

    「小氣鬼……」方芳現在就想有個床倒頭就睡。不過沙發就沙發吧,反正也沒差,她這會無論哪里都能睡了。

    杜志遠沒料到這小野貓也沒跟他撒撒嬌、求求情什麼的,直接一躺,認命地睡沙發了。

    他伸出腳踩踩她,方芳躲開一點,往里面縮了縮。

    杜志遠又踩了兩腳,她忍無可忍,瞇著眼坐起來,瞪了一眼過去,「又怎麼了,還讓不讓人睡?」

    「起來,去洗澡。別說客房,連客廳都一股味道。」他捏著鼻子,走回房間塞了兩件衣服在方芳手里,「浴室在右手邊,趕緊去。」

    方芳低頭聞了聞,確實挺臭的,可是要她在一個單身男人家里洗澡,總覺得不安全。

    她的猶豫,杜志遠用腳趾都能看出來,哼哼道︰「臭燻燻的,豬都不願靠近妳,別說是人了。」

    方芳瞪了他一眼,又想到兩人都曾經袒誠以待了,她也沒什麼好扭捏的,索性抓起衣服進了浴室,舒舒服服地泡了個熱水澡。

    洗完澡後,換上杜志遠給的衣服—— 一件寬大的T-shirt和一條黑色緊身短褲,大概是他運動時穿的。

    方芳頂著被熱水燻得紅紅的臉走出來,就見杜志遠坐在沙發上盯著手里的玻璃杯發呆。

    「你還沒睡?」經過這一晚,方芳對他的印象好了不少,也就沒怎麼拘束,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邊。

    「嗯,妳睡我的房間,我在客廳湊合一晚就行。」杜志遠頭也不抬,淡淡說道。

    方芳愣了愣,連忙擺手,「不用,我在沙發睡一會就行……」

    「在我受的教育里面,沒有讓女性睡沙發而自己睡床這種事。」他眉頭一皺,見方芳遲疑不決,忽然笑道︰「當然,我不介意兩人同睡一張床,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方芳哼一聲,轉身進了臥室。

    同床共寢,他想都別想!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