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湛 > 養債秘書 > 番外篇︰懷孕篇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養債秘書 番外篇︰懷孕篇

作者︰喬湛

    婚後一個多月的時候,韋天雅發現自己的月事遲到了,于是就上婦科去檢查,結果檢查一出來,賓果,她中獎了。

    其實她和韓諾婚前就沒有刻意的避孕,早就決定了一切順其自然,可是發現自己真的懷孕了,她發現自己的心情變得矛盾起來,既開心,又好像有點不開心。

    韋母知道後,很是驚訝,問她︰「你不想為韓諾生孩子嗎?」

    「當然不是。」韋天雅很快的反駁,只是,她就是很矛盾,「大肚子很丑……」

    「怎麼會,懷孕的女人最美麗了。」

    「可是……」她就是很矛盾很糾結,似乎從得知自己懷孕開始,她的心情就變得怪異又敏感,這真是莫名其妙的轉變。

    「是不是韓諾那小子嫌棄你?」

    「怎麼可能。」他可是高興得不得了呢,而且,還緊張得不得了。

    「不是的話,那你到底在糾結什麼?」韋母就真的不懂了,她不敢說自己女兒有多精明,但也不至于為這種事情糾結才對呀,畢竟懷孕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其實韋母不知道的是,韋天雅之所以會產生這種自我糾結的念頭,是源自于幾天前她和韓諾一起逛夜市時,發生的一段小插曲。

    韓諾長得很帥,也很受女人,尤其是年輕小女生的青睞,這點韋天雅從認識他第一天開始就知道了,因此當他們兩個人一同出現在熱鬧的夜市,幾個小女生如同看見國際明星般拿著手機朝著韓諾猛拍,韋天雅雖有些不高興,但也沒有去阻止什麼。

    然而,那些小女生拍了照後,卻不知死活的背後議論紛紛。

    「那個男生好帥哦,好像我在電視上見過他。」

    「他是明星嗎?還是模特兒?」

    「應該是模特兒吧,看到沒有,好喜歡他的大長腿……」

    「嗯嗯……」

    女生們發著花痴,韋天雅心里是自豪也是得意的,畢竟自家老公又帥又出色,哪個女人不驕傲,然而,女生下一句話卻將她嘴角的笑徹底凍結。

    「他身邊的是他女朋友嗎?還是他的姐姐?」

    「應該是姐姐吧,看起來好像年紀比他還大。」

    砰的一聲,是餐具被重重放上餐桌的聲音,經過的人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不小心踫著了她,一個勁的說著對不起。

    反倒是韓諾不好意思了,客氣的說了句沒事後將注意力轉移到小妻子身上。

    「天雅,你怎麼了?」

    「我不想吃了。」

    韓諾無奈的放下餐具,拿起餐中溫柔的為她擦拭著嘴角,卻被她任性的一把推開,「我不要吃了,听到沒有。」

    「好好好,不吃了。」沒有不耐,只是略略的無奈,寵溺到無可奈何,「我們回家,好不好?」

    他說,我們回家,回家。

    嘶的一聲,韋天雅清楚地感覺到怒火被冰水給生生澆熄,他在撒嬌,這家伙居然在撒嬌,最最難得、最最少見地跟她撒嬌。

    心軟了,真的是太不爭氣了。

    「就是這張臉!」伸手,捏住男人俊逸魅惑的臉,「都是因為長成這樣,難怪到處惹桃花。」

    听了她的話,他總算明白她在氣什麼了,難怪,她本就不是那種任性的女人,更不會無端發脾氣,原來是……吃醋了。

    韓諾愉悅一笑,反握住她的手,在掌心落下一吻,其實,她長成這樣,他又何嘗不擔心?

    別以為他不知道,兩人剛到這里的時候,就有不少男人虎視眈眈的盯著他的老婆看,若不是他佔有性的攬著她,估計那些男人早迫不及待上來找她要電話號碼了。

    如果他們真的敢,他想自己會毫不客氣的動手打人。

    唉……到底是誰的獨佔欲比較強?驀地,他心里有了一個主意……

    晚上,兩個人正在客廳里看電視,他忽然將韋天雅抱上自己的大腿,溫柔地撫摸著她尚未隆起的小腹,打著商量,「老婆,我們生個兒子好不好?」

    聞言,韋天雅微微地感到驚訝,畢竟他不像是那種會重男輕女的男人,「你不喜歡女兒嗎?」

    「不是。」他否認,「只是我更想要個兒子。」

    「為什麼?」她不解,「而且生男生女又不是我可以決定的。」

    「嗯。」

    這個他當然明白,「如果這胎是女兒,我們就繼續努力,生個兒子,好不好?」

    「才不要,我又不是生產機器。」

    「好嘛,答應我嘛!」

    天,他又跟她撒嬌了,似乎從他知道她吃這一套之後,每次都用這一招逼她降服,真的是……太卑鄙了。

    「我再考慮好了。」

    其實,韋天雅只當韓諾是喜歡男孩子,卻不知道他的小私心,他想要個兒子,無非是想要多個小英雄和自己一起保護守候自己心愛的女人,如此而已。

    韋天雅在懷孕六個月後的某一個清晨,她對韓諾說︰「老公,昨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夢……」

    也不知是不是在家閑得無聊的原因,韋天雅近來時常作夢,而且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夢,今天,不知道她又會跟他說,她昨晚作了什麼夢?

    「這次我夢到的是咱們兒子的名字。」

    「嗎?」

    「嗯,女孩子叫韓流,男孩子叫韓範。」

    「……」

    「怎麼樣,很有意思吧?」

    「有意思是有意思。」韓諾斟酌著說辭,「但會不會太俗氣了點?」

    「哪里俗氣了?」她不高興的瞟著他。

    「……好吧。」懷孕的女人最大,他不敢惹她。

    再幾個月後,韋天雅臨產,順利產下一名男嬰,身為父親的韓詫要在孩子的出生證上寫下孩子的名字,只見男人大手一揮,龍飛鳳舞的寫下兩個字,韓範。

    韋天雅得知後,差點暈倒。

    「韓諾,你瘋了嗎,怎麼能給兒子取這樣的名字?」

    「你不是喜歡嗎?」他很冤枉。

    「那只是個夢而已,你怎麼能當真。」她快暈了。

    「我……」好吧,是他的錯,誰叫他將老婆的話當聖旨了呢。

    而且,多年後,兒子也不止一次質疑父母,「老爸,老媽,你們為什麼要給我取一個這樣的名字?」

    聞言,韋天雅汗噠噠的,很窩囊的將責任推給老公,「都怪你爸啦……」

    某個愛妻如命的男人倒是二話不說的攬下責任,「確實是爸爸疏忽了。」

    老公真MAN!韋天雅一臉感動,含情脈脈的凝視著自家老公。

    接收到老婆充滿愛意又崇拜的眼神,韓諾笑得一臉痴傻!

    幸福,有時就是這麼簡單!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