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湛 > 養債秘書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養債秘書 第一章

作者︰喬湛

    【第一章】

    七年後,台灣。

    熙熙攘攘的機場,擠滿了大大小小的頭顱,他們手中高高舉起的牌子上寫著他們要接的人的名字。

    這時,兩個高大俊挺的男人從出境處走出來,很快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尤其是身穿深藍色休閑西裝的那個男子,將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在人群里顯得出類拔萃,再加上他深邃的出色五官,讓他看起來就像從國際伸展台走下來的超模明星一樣,引人注目。

    「韓總,你的名牌在那邊。」站在深藍色西服男子身旁的石建飛往人群看去一眼,很快找到寫著韓諾英文名字的牌子。

    「嗯。」韓諾輕點了下頭,旋即朝不遠處舉著牌子的方向走去。

    石建飛邁腿跟上,直到在身穿黑色通勤裝的女人面前站定,他率先開口詢問,禮貌又溫和,「妳好,請問妳是創維電子的工作人員嗎?」

    韋天雅剛才因為被擁擠的人群撞了一下,因此沒有看到韓諾和石建飛走出來,現在听見有人叫出公司的名稱,連忙放下名牌,正想響應,抬頭對上韓諾那張似曾相識的俊臉時,情不自禁地倒抽了一口涼氣,整個人如遭雷擊,無法動彈。

    韓諾,怎麼會是他?

    他就是那個國外知名汽車公司亞太區的營銷部總監嗎?

    難怪當初看到他的英文名字時,她會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沒想到真的是他,看來這七年,他在國外發展得很不錯,儼然已經成為了一位成功者。

    而且老天實在是偏愛他,他真的是一如七年前第一次見到他時那麼令人驚艷,只是褪去了那時的青澀稚氣,變得成熟且充滿男人味,更加讓人移不開目光。

    她曾想過他們分手後,可能一生再也不會相見,也曾私心偷偷想象過,或許他們還會再見面。會相遇在下一個街角,在一個異國的街頭,又或者在一個熙熙攘攘的人潮里,他們可能正牽著另一個人的手,可能會彼此尷尬,會相視而笑,會當作沒看到,但她怎麼也沒想到,最後他們竟會是因為工作上的聯系而重逢。

    韋天雅幾乎要哭出來了,可她深呼吸了一口,臉上揚起一抹大方得體的笑,聲音中規中矩,「你們好,我是創維電子的營銷主任韋天雅,今天負責給你們接機。」

    「韋天雅?」听見她的介紹,石建飛詫異地挑了挑眉,旋即像是想起了什麼,有些難以置信地低呼道︰「妳真的是韋天雅?」

    「石學長?」這時韋天雅也認出了說話的人是誰,石建飛和韓諾自大學時期就是好朋友,她和韓諾交往的時候就認識他了,只是沒想到出了社會後兩個人又在一起工作。

    「真沒想到妳在這間公司上班。」說這句話時,石建飛的目光有意無意的落到韓諾身上,試圖想探究些什麼。

    而韓諾只是不動聲色的站在那里,神色莫測,別人根本無法猜到他此刻心里在想什麼,其實相較于他表面的風平浪靜,他此刻的內心早已掀起了萬丈波瀾。

    雖然他早就知道韋天雅在這家公司上班,甚至還因此拋出誘餌,讓兩家公司有了合作的機會,然而他卻沒料到自己會這麼快就見到她,而且她剛剛說她現在的職務是營銷主任,這代表以後兩人在工作上會有很多接觸的機會,不知為何,光是想到這里,他心里就浮現上了一絲莫名的躁動,這是怎麼回事?

    分手七年,他早該忘了韋天雅這個狠心拋棄自己的女人,但可恨的是,他忘不了她,也忘不掉她曾帶給他的傷痛,當年她向自己提出分手後,他因為不死心曾多次聯絡她,她都沒有接听電話,之後更是直接換了號碼,就連他到她宿舍找人,也遍尋不著她的身影,他知道她有心躲著自己,只是沒想法竟會躲得那般澈底。

    回憶過往,韓諾深幽如泓的黑眸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痛楚,緊繃的面容倏地又冷了一些,看向韋天雅的雙眸也充滿了顯而易見的疏離感,語帶嘲諷道︰「如果我是韋小姐的話,我不會浪費時間在這無聊的敘舊上,畢竟一小時後,我們還有個會議要舉行。」

    經他一提醒,韋天雅也想起自己真的在這里浪費太多時間了,只是听他態度冷漠的叫著自己韋小姐,她發覺自己心里竟十分不是滋味,活像她在他心里只是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一樣。    

    不過想想也是,七年的時候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他們早已各自經歷了不一樣的人生,就算他不認得她,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可不知為何,只要一想到這些年他將自己忘掉了,她的心里就沒來由地浮現上一股又酸又澀的感覺,她這是怎麼了,早在當年向他提出分手時,她就該料到這個結果了,為什麼到了真正面對的時候,她的內心還是會感覺這麼痛呢?

    那些軟弱,自己偷偷知道就好,韋天雅不著痕跡的深吸一口氣,打起精神來,恭敬又不失禮節地應道︰「對不起,是我的工作疏忽了,我這就帶您們回公司。」

    您?韓諾扯了扯唇,唇角抿起如刀錢,「有勞韋小姐了。」語畢,不再給韋天雅一絲講話的機會,邁步朝機場門口的方向走去。

    看著男人賭氣意味十足的背影,身後的石建飛微乎其微的輕嘆口氣,直覺韓諾突然回國這件事並沒有表面那般簡單,至于真相是什麼,他一定會找機會問清楚的。

    韋天雅一行三人回到公司的時候,公司高層們已經等待在門口,一見韓諾和石建飛兩人下車,創維的負責人就率先迎了過去,客套地寒暄道︰「韓總,石秘書,歡迎大駕光臨,這一路上辛苦了。」

    「不辛苦,很高興見到何總。」

    寒喧過後,一行數人移步會議室,韋天雅作為這次企劃案的負責人之一,她代表公司向韓諾講解這次的合作細節。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在講台上講解,但只要一想到韓諾就坐在下面看著自己,韋天雅就沒來由地有些緊張起來,尤其是他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自始至終都是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灼熱的視線幾乎令她不敢往他那個方向看去。

    與此同時,韓諾內心的感覺也非常復雜,記憶中的她是一副純情的學生模樣,可如今她一襲黑色套裝,長發挽成髻,像個專業的職業女性,直到這一刻,他才真實的感受到他們彼此措過了太多。

    這些年,他不是沒有恨過她,可也想過她,在最隱蔽的夢里,他曾無數次想象過兩人再度重逢的場景,而現在,他們真的相遇了,可見到她之後,他卻依然很迷茫,他甚至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夢里還是在現實中。

    開完會,已經是兩個多小時之後的事情,韋天雅收拾東西準備回辦公室,營銷部肖經理卻過來叫住她。

    「天雅,我們到公司附近的餐廳用餐吧。」

    「可是我手頭上還有資料要整理。」

    「那些資料明天再整理,你現在可是這次企劃案的主要負責人之一,公司已經下達命令了,你要做好招待工作,全程陪在韓總身邊。」

    「什麼?」

    「走吧。」不理會她臉色又青又白,肖經理半勉強半哀求的把她拉了出去。

    除了他們兩人之外,還有一位秘書和公司的負責人何總,再加上韓諾和石建飛,一行六人往樓下走。

    吃飯的餐廳不遠,就在公司大樓的轉角處,根據座位的排列,她坐在韓諾對面那一排,雖不是直接面對面,但這樣的角度不用抬頭她都能感覺到韓諾的視線總是若有似無的停留在自己身上,灼熱得令她想逃。

    「韓總,你等會兒嘗嘗這里的招牌菜,要是沒預定還吃不到。」耳邊傳來肖經理殷勤的聲音。

    「謝謝,你們太客氣了。」韓諾應道。

    「哪里的話,這可是我們的榮幸。」肖經理拍著馬屁。

    「接下來這段時間我都會留在這里,大家隨意點就可以了。」

    乍一听見他這麼說,韋天雅握著筷子的手顫了下,因為她以為他只是過來考察一下公司的情況,卻不知道他有留下來的打算。

    「真是太好了,有韓總的親自指導,相信我們的合作能夠更加順利的進行。」這是何總歡悅的聲音,「肖經理,接下來你們營銷部要多配合韓總的工作,明白嗎?」

    「那是當然。」肖經理很快的應道,接著轉頭看向韋天雅,說道︰「天雅,何總的意思,你都听明白了嗎?」

    「天雅……」韓諾念著這名字,在齒間輾轉,最後忽然轉頭看向韋天雅,笑容無懈可擊,「這是韋小姐的名字嗎?」

    听到他低喃似的熟悉聲音,韋天雅的身體無法克制地輕顫著,她勉強鎮定住,「是的,韓總。」

    「那這些日子,就麻煩天雅了。」

    說完,韓諾就轉過頭去,和在座的幾人隨意的隨著,說的多半和工作相關,韋天雅表面附和著,心緒卻很紊亂,尤其是當韓諾總是有意無意的以那種難以捉摸的目光看著她時,她更是沒來由的心慌。

    他會來到她公司只是個意外嗎?他初見她時並沒有如她一樣震驚,難道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嗎?他早就知道她在這家公司上班?可事隔那麼多年,為什麼他又要出現在她面前?帶著一個又一個的疑問,韋天雅這頓飯食不知味。

    幸好晚餐很快就結束,她正因為終于可以解脫而暗自松了口氣時,肖經理卻又安排她送韓諾二人回酒店休息。

    這是工作,韋天雅不好拒絕,只好答應了,只是拿到車,石建飛卻突然說道︰「你先送我老板回去,好久沒回台灣了,我要出去逛逛。」

    于是,三人行最後變成了兩人行,韋天雅坐在駕駛座上,兩眼緊盯著眼前的路況,極力忽視此時正坐在後車座上的男人,即便韓諾從一上車就閉起眼楮休憩了,可他渾身散發出來的那股強大的氣息,仍是令人難以忽略,而且她發現,現在的韓諾變得難以捉摸,眉宇間少了年少時的爽朗,多了幾許深沉與肅然,這讓她不由地想知道他這些年都經歷了什麼?

    想到這,韋天雅情不自禁地轉了轉眸子,望向後視鏡,卻在剎那間差點驚呼出聲,因為原本閉著眼楮小憩的韓諾不知何時已經睜開雙眼,此時正透過後視鏡一瞬不瞬地看著她,深湛的眼瞳比黑夜還黑,幽幽地閃著光,讓人辯不清他此刻正在想些什麼。

    她一驚,有種做錯事被當場逮到的宭迫,慌忙轉移視線,沒有勇氣直視他幽深莫測的黑眸。

    「有話要問我?」他悠然開口,低沉的噪音打破車廂內既沉悶又怪異的氣氛。

    「沒有。」韋天雅輕輕地應了聲。

    韓諾靜靜地看著她好一會兒才又忽然開口問︰「你在這家公司工作多少年了?」

    沒想到他會問這個,韋天雅愣了下,最後還是老實回答了,「五年。」

    「那就是剛畢業就來這里了?」

    「嗯。」

    「你怎麼……」話到一半,他忽然止住了,沉默的別過頭,窗外的霓虹閃爍,映照在他英俊的側臉,垂下的眼睫掩去他的真實情緒,讓人猜不透他此時在想什麼。

    韋天雅咬了咬唇,眼角偷瞄著他,不確定他要問什麼,不敢輕易開口,害怕自己一出聲就挑破那個禁忌的話題。

    車廂內頓時又開始彌漫著那股死寂的沉默,甚至比最初的時候還要安靜,莫名的令人心慌。

    直到車子緩緩開到一棟建築物前面,韋天雅整個人有種解脫的松懈,她停下車子,微側首看向後車座,輕聲提醒道︰「韓總,到了。」

    「嗯。」韓諾若有似無的應了聲,卻遲遲沒有動作,過一會兒,他側過頭,黝黑發亮的雙眸定定地看著她,緩緩開口叫著她的名字,「韋天雅。」

    韋天雅心頭猛地一顫,握住方向盤的雙手不自覺的加重了力道,從一見面到現在,他始終保持著一種我們不熟的態度跟她周旋,她甚至一度以為他是真的忘記自己了,可現在看來,他不是不記得了,只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的關系而已。

    不過想想也是,當初畢竟是她先放棄他的,換作任何人,都不會給那個人好臉色的,想到這,韋天雅的內心就沒來由一陣愴然。

    「韓總,您有什麼吩咐嗎?」略微調整好自己的心緒後,韋天雅故作冷靜地問。

    韓總?韓諾抿了抿唇,唇角浮起淡淡不悅,其實從一開始,他確實不想和她相認,也樂于見到她面對自己時慌亂的表情,只是私下沒人的時候,他卻忍不住先打破自己訂下的規則,然而她倒好,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能這般淡然。

    「難道這麼多年不見,你都沒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沒想到他又會丟出這麼一個令人措手不及的問題,韋天雅聞言揮身一震,反應過來之後又有種沖動,想要問問他這些年過得好不好,可話到嘴邊,她終是吞了回去。

    因為她突然想到,不管這些年他的日子過得如何,她都沒有立場去問,自七年前向他提出分手,她就已經失去了任何關心他的資格,所以哪怕她真的很想知道他這些年的狀況,她也沒有勇氣問出口。

    韓諾定定的看著她,彷佛在等著她的答案,可她只是沉默,而她的沉默沒來由的讓人生氣,他冷冷地嘲諷道︰「呵,抱歉,我忘記了,你現在是大小姐,身分尊貴,怎麼還會記得我這個人生污點呢。」

    其實她當年根本就沒有回白家,當初會那麼說只是隨口扯的一個謊罷了,現在听見他用這種嘲諷的語氣喊自己大小姐,韋天雅只覺得內心一片倀然。

    她還來不及回應他的話,耳邊就又傳來了韓諾的聲音,極致的嘲諷,「不過我倒是很好奇,好好的千金小姐怎麼就淪落到外面拋頭露面的下場?看來你回到白家的日子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好。」

    他直覺她是在白家待不下去才出來工作的。

    明知他在挖苦自己,韋天雅卻無意為自己解釋什麼,語帶淡然地轉移話題道︰「韓總,如果沒什麼事的話,你還是早點上去休息吧,明天還有會議要開。」

    「怎麼,難道我連問一下的資格也沒有,就算分手了,好歹我們也有過一段舊情吧。」她回避的態度令韓諾不悅。

    「韓諾,夠了!」再也受不了他的冷嘲熱諷,韋天雅忍不住出聲道︰「不管這些年我過得怎麼樣,那都與你無關。」

    然而話一說完,她就後悔自己不該逞一時口舌之快,因為韓諾的表情變得越來越難看了,「呵,好一句與我無關。」

    沒錯,誠如她而言,不管這些年她過得好與壞,確實都和他一點關系也沒有了,是他自己犯賤,才會拿熱臉來貼人家的冷屁|股,想到這,韓諾一張俊臉幾乎冷得足以凍傷人,他扯了扯唇,下一秒就恢復了一貫的冷靜淡然,好像剛才那一瞬間的壞情緒只是她的錯覺而已,他揮揮手,邊開門下車,邊說道︰「回去吧!夜深了,早點休息!」

    留下這句話,韓諾就頭也不回地朝著酒店大門的方向走去了。

    「韓諾……」韋天雅下了車,有種追上去的沖動,可追上去之後呢,她要跟他說什麼,她又能跟他說什麼,最後她只能怔怔地呆立原地,看著他孤傲卻透著寂寥的背影,不知怎的她的內心又浮現上了那股又酸又澀的感覺,令人難受。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