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宛姝 > 恕難從婚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恕難從婚 第十三章

作者︰宛姝

    沈琰無奈地倒抽一口氣,拉著裴佩,大步往前走,把她推到一個無人的角落里。

    「你干什麼,發那麼大的脾氣,我們不可以好好說話嗎?」沈琰低聲斥道,他的脾氣一向很好,但他現在已經被眼前這個女人不合作的態度給惹火了。

    裴佩拍打著沈琰擠過來的胸膛,可對方的肉硬得和石頭一樣,她就被輕輕松松地推到牆上,完全籠罩在他的陰影下。

    她咬著唇,差點又要哭出來,一想到她都懷了他的孩子,他居然還凶她,她就氣到火冒三丈。

    她用帶著鼻音的聲音咬牙切齒地說︰「不想和你說話,你走開!」

    沈琰強壓著火氣,他知道現在不能和失去理智的女人一般見識,于是他用盡量平靜的語氣問︰「你是認真的嗎?還是一時賭氣?」

    裴佩一下子怔住了,連鼻子的酸意都倏地堵住了,她呆呆地望著沈琰,一時忘了回答。

    沈琰皺了皺眉,眉宇間有深深的疲憊,若是裴佩看得仔細得話,就能發現眼前這個男人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好好休息過了,此刻,更是疲憊萬分。

    他深深地望著她,頹然道︰「要是賭氣,就先乖乖听我的話,要是真的……那,我尊重你的決定……」

    就像冰刃刺到心尖上,裴佩覺得全身都冷,冷到連思維都凍住了,只有眼淚一直往下掉,她努力睜大眼楮看著他,很勇敢似的,然後從嘴巴里擠出一個字︰「哦。」

    她只能說出一個字,眼淚就跟斷線了一樣,無論用手怎麼揉眼淚就是止不住,一張小臉哭得稀里嘩啦。

    沈琰眯起眼楮,就想摟她入懷,這樣的裴佩令他手足無措。

    他剛有動作,就牽動了裴佩身上的開關,她就和炸毛的貓一樣,拼命扭動全身,抗拒著他的觸踫。

    但男人的力氣比她大,無論怎麼掙扎,就是無法脫離他的桎梏。

    她只能一直哭,不停用攥起的拳頭去捶打男人的肩背,到最後幾乎喪失了所有的力氣,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伏在他的懷里一動不動,對方依然緊緊地抱著她。

    被淚水淹沒的小臉很狼狽,但眼神分明還是倔強,她沙啞著嗓音問︰「你不是說尊重我嗎?尊重我的話就放開我。」

    沈琰就和木頭一樣,現在又開始裝傻,他收緊手臂,用蠻勁回荅了她。

    裴佩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繼續說︰「反正,我就當沒有認識你這個大混蛋,孩子是我的……」

    箍著她的手臂松了松,男人終于開口,「佩佩,嫁給我吧,做我的老婆好不好?」

    在他懷里的人頃刻間全身緊繃。

    沈琰無聲地笑了笑,親吻著懷里人兒的頭發,繼續道:「讓我成為孩子的爸爸,我們一起生活,然後撫養他長大。」

    裴佩在長久的腦袋空白中找回了一些理智,她滿不在乎地嘲諷,「你在作夢嗎?」

    「我是認真的。」

    「作你的青天白日夢,出門都不知道照鏡子嗎,我才不要和你結婚!」

    沈琰無奈了,他摸了摸裴佩的頭發,看著她閃躲的眼楮,感到無奈,他壓低聲音,「那你就讓我作個夢不好嗎?」說著,他就想吻她。

    裴佩是不會讓他得逞的,她的腦袋一下子移到沈琰的頸窩處,又咬到他硬邦邦的肉上,她咬得很重,重到連她的心都開始疼了。

    但是沈琰一聲不吭。

    她顛抖地放開他,無聲地笑了笑,「我才不要,孩子是我的……」

    矛盾依然沒有解決,但裴佩真的沒有一絲力氣了。

    兩人後來又糾纏在一起,雖然沈琰沒有說服裴佩嫁給他,但是將她成功地拐到自己的窩里來,兩人順其自然地住在一起了。

    時間過得很快,兩個月就又晃過去了,裴佩的肚子再也藏不住了,公司里的人都發現,她則沒什麼表示,依然正常地上下班。

    沈琰當然憂心忡忡,便當起了盡責的司機,在堵住了一些人的悠悠之口後,有機會時就勸裴佩請產假。

    裴佩很鄙夷他,每次都冷冷地說︰「還不到時候,我是懷孕,又不是生病。」

    每次都把沈琰堵得啞口無言。

    可裴佩能讓沈琰閉嘴,卻不能同時讓雙方父母也閉上嘴巴,她顯懷的樣子怎麼能瞞得過去,兩方父母得到銷息後既開心又震驚,他們都沒想到,這兩個人居然真的就走到一起了,連孩子都有了。

    當然為人父母總是高興的,只是他們不滿也情有可原按照老一輩的想法,懷孕了自然就結婚,怎麼這兩個孩子說都不說,就只是住到了一起,根本不提結婚的事情。

    兩家越想越著急,而且又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家庭,有些是事情是不能馬虎的,于是沈家作主,就把雙方都召集起來,開了個家庭會議。

    原本長輩們都以為會很順利,但沈琰和裴佩卻說等孩子生完後再選個好日子,這其實是一個謊言,裴佩根本還沒有答應嫁給沈琰,所以裴佩就想了托詞,當然壞人是由沈琰來當。

    沈琰說出這話,自然要挨沈父、沈母的罵。

    裴佩听著,小臉就皺到一起,她是喜歡欺負沈琰,但沈琰是只有她一個人能欺負的,所以就說這完全是她的意思。

    沈父沈母立即住嘴,兩人面面相覷。

    然後就輪到裴母開口,裴母年輕的時候也未婚先孕,所以她用過來人的姿態,憑借著自己不怎麼出色的語言組織能力勸誡了一番裴佩。

    裴佩比裴母有志氣得多,還是那句話,這是她的決定,所有事情都等到她生完孩子再說。

    于是誰都不說話了。

    從頭至尾就是一個挨罵角色的沈琰深深地看著她,然後淡淡一笑。

    雙方很有禮貌地告別長輩,一前一後離開了。

    裴母看著他們的背影,也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生氣,她想到自己年輕時候的事情,便情不自禁地笑了笑,「時代果然不一樣了,女兒比我強……」

    一直沉默不語的裴父在一旁開口,「什麼比你強,你無論有沒有懷孕都要嫁給我的。」

    裴母被他滿是醋意的語氣逗樂了,她又安撫地拍了拍胸口,「好好好,我只嫁給你,又亂想什麼呀……」

    兩人說完,才發現沈父、沈母還站在一旁,正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

    裴母的臉在瞬間紅了,恨不得把臉埋到地下去,裴父臉皮厚,樂呵呵的,還很得意的看了一眼沈父沈母。

    沈父沈母差點跌倒。

    沈琰在出門之後,就牽住了裴佩的手,平日里,裴佩是不讓他在大街上牽她的,但這一回,卻沒有甩開他

    兩人靜靜地在路上走,直走到街角的長椅旁才停下來,裴佩挺著一個大肚子有些累了,便由沈琰扶著坐到了椅子上。

    沈琰也坐了下來,他沒有放手,還是將他喜愛的一雙小手攏在手心里。

    明明是很溫馨的氛圍,裴佩卻又開始掉眼淚,自從懷孕後,她就很容易哭了,但是除了上次在醫院外是當著沈琰的面其余都是偷偷哭的,所以她掉下眼淚的時候,著實把沈琰嚇了一跳。

    他著急得不得了,急忙著用手為她擦掉眼淚,心疼地哄著,「倔佩,怎麼了?別哭、別哭……」

    可這眼淚越擦越洶涌,沈琰心想他不是都乖乖听她的話了嗎,到底是哪里又惹到她了,他問她,可裴佩就是不說,就是在那瑞安靜地哭。

    沈琰覺得,這世界上就沒有比裴佩更讓他擔驚受怕的女人了。

    他只能無奈地將她摟到懷里,將那些甜言蜜語一個勁地往外拋,倒是有些效果的,裴佩終于安靜了下來,她靜默了片刻,才遲疑地用帶著鼻音的聲音問︰「真的嗎?」

    不明所以的沈琰嚼了一聲。

    裴佩羞怯了,聲音壓低了些,她又問了一遍,這次她問得清楚了些,「你真的要娶我當老婆嗎?」

    空氣中有淡淡的香氣,它們呼喚著幸福。

    再後來,沈琰才知道原來裴佩誤會了一件事,原來她誤以為他和向淳淳交往過,之前的別扭完全是因為吃醋。

    當然等他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裴佩已經是他的老婆了,對著老婆,沈琰當然是把能招供的都招供了。可惜他嘴巴笨,不知到怎麼解釋當初他是幫朋友去等向淳淳,這其中還有一段復雜的往事。

    裴佩大概了解後,就冰釋前嫌了,更進一步說,其實更早之前都釋懷了。

    那天,她坐在長椅上,窩在沈琰的懷里,她低聲對他說︰「我不管,反正那天你是在等我。」

    那時沈琰沒有听清楚,他只說了句,「好,都听你的。」

    于是裴佩就滿足了,比起如煙的往事,這段日子里來的瑣碎與充實在此刻顯得無比真實與圓滿。

    他是她的圓滿。

    【全書完】

    《相關書籍介紹》——

    ◎想看冰山美人江子望如何迷倒陸然程?請不要錯過《奉紙成婚》;

    ◎欲知杜嘉若如何強霸前妻舒念初?請不要錯過《賣婚契約》;

    ◎看裴若如何對舒瑾瑜從愛到不要愛,請不要錯過《放妻夜行》。    (快捷鍵 ←)588246.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