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伴夫如伴虎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伴夫如伴虎 第十七章

作者︰金晶

    【第十章】

    「你,離我遠一點!」

    她憤怒地舞動著四肢,卻怎麼也無法從他的懷里逃出來,他身子一動,將她摁在了花廳角落的牆上。

    她嬌小的身影被他困在他和牆之間,小臉貼在冰冷的牆壁上,拱起的背部被身後的男人給壓了下去,男人的手放在她的背後,輕輕地拍著,好似在給她順毛一樣。

    「小醋怡情,我不介意你吃,發脾氣也沒關系,你生氣的模樣很可愛,知道嗎?」他小口小口地舔著她的耳根。

    她被他不要臉的模樣說的渾身發燙,「軒轅易,你!」她氣得失去了理智,直接伸手往後撓,甭管她撓到的是什麼,反正他讓她火得不行。

    能將人撩到這等火氣,軒轅易也是厲害了,他笑著將她毫無章法的撓給攔了下來,反手背在她的身後,一腳跨入她的雙腿之間,膝蓋暖味地輕輕蹭過她雙腿之間。

    「嗯!」她發出低低的呻吟,懊惱地咬住唇,「軒轅易,你不要臉!既然你喜歡那安陽縣主,那你就去找她,你給我滾!」

    「誰跟你說,我喜歡安陽縣主?」他寵潮地凝視她發火的小臉,平凡的小臉因怒火而張揚,一時美得讓人看得移不開眼。

    「你不喜歡她?你不喜歡她,你為什麼下請帖讓她到府里,還跟她下棋喝茶,賞花垂釣!」她一邊說一邊僨很地伸腿去踹他。

    她倏地一顫,半軟了下來,薄唇貼在她的後頸上,溫柔憐惜地說︰「你真是忘性大,不是你讓我這麼做的?」

    她忿然看向他,正要說話卻被他打斷,「跟她下棋喝荼、賞花垂釣,便是喜歡她?那我與你在床榻顛鸞倒鳳,那該是有多喜歡你?」

    她臉頰緋紅一片,「軒轅易,你強詞奪理!」

    「安陽縣主豈能與你比,她算什麼呢。」他輕哼一聲,顯然沒有把安陽縣主當一回事。

    一股詭異浸透她的心,她隱約覺得哪里有問題,卻斷片一般想不起哪里有問題。

    她厭惡極了此刻的自己,兩眼通紅地說︰「你放開我。」分明是討厭他跟別的女子接觸的,可她卻沒有辦法阻止,她不過是一個奴,她沒有辦法去霸佔他,心里卻升起一股霸佔他的念頭。

    這個念頭一旦升起,她便如何都壓不下去了,她想捆有他,讓他完完全全地只屬于她一個人。

    然而,這樣的念頭就跟作夢一樣,她知道不可能,所以看著他跟安陽縣主相視而笑時,她心里難受卻又發作不得。

    「說什麼話來哄我!」她含著眼淚,「你就是貪戀我的身體!」想來想去,似乎也這個理由最符合他們之間的關系,在床榻上,他對她身體的愛戀,光是想一想都令她臉紅。

    除了她的小日子之外,哪一天他不是上來纏她一回!歸根到底,她讓他喜歡的也不過是肉體。

    女子最怕的便是容貌和身材,這兩樣皆隨會著時光而流失,他對她的喜愛又能保持多久呢?

    她這副即將要哭出來的模樣惹得男人心生憐惜,低頭吻走了她眼角的淚珠,「你以為我誰都會喜歡?便是重欲,也只是喜歡你這副身體,你可知道?」

    「怎麼不說話了?」

    「我能說什麼!」她狠狠地說。

    「你可以告訴我,我要不要娶安陽縣主啊?對了,她方才還問了,要不要我娶她,你說,我要不要娶?」

    她的氣息逐漸渾濁,「你要不要娶,關我什麼事情!」

    「自然與你有關,」他將臉埋在她的發絲中,聞到一股清新的茉莉香,他閉了閉眼楮,「怎麼會與你沒有關系,我是你的男人,你不管一管?」

    他是她的男人?他可知道,她的想法很膽大包天,她想獨佔他,想讓他只許疼她寵她,想他永遠只有她一個,再無其它女子。

    若是她可以管,她自然想去管一管,可她管不了,她如何去管他,她何德何能?

    他撩開她的發絲,將她衣襟往下一扯,肩膀處露出大片香滑的肌膚,他低頭啜了一口,留下一個粉紅的痕跡,他滿意地親了親,極為喜愛她雪肌上殘留著他印下的痕跡。

    「當真不管?」他邪肆地一邊吻著一邊說︰「我娶了那安陽縣主,你也沒有意見?」

    豈能沒有意見!對他的佔有欲就如發酵的酒,在她的胸口徘徊著,酒氣沖天,她幾乎微醺地幾乎要浸在其中了。

    「如果你當真不在意,那我就娶了她,日後看著我與她卿卿我我,你就是看不順眼也不能怨我,是你自己不要管我的呀!」

    他的語氣無辜又可憐,听得她兩眼瞬間發紅,她怎麼可能不在乎,怎麼可能想他娶別的女子!

    「就是日後你夜里空虛寂寞了,我也不能陪著你,你便瞧著我如何疼愛別的女子,與別的女子成親生子,你可別後悔……」

    「啊!」她頭痛欲裂,光是想著那副場景,她便恨不得撕了他,他這個王八蛋!

    是他先來勾搭她的,硬是要將她的生活攪得亂七八糟,是他讓她喜歡上了他的,卻轉頭扮起了無辜,好似那個誘惑她的人不是他一樣。

    她嗚咽地哭了出來,「嗚嗚……軒轅易,我、我不許!」她搖著頭,她不想看他寵著別的女子,不想看他跟別的女子生孩子,不想他以後再也不瞅她一眼,她想他眼里心里只有她一個人!

    「不許什麼?」他貼著她的耳朵,濕潤地問道。

    「不許你娶安陽縣主!」她大喊,「不許你娶她,不,不是,你不能娶任何女子,任何女子都不可以!」若是她注定一生要沒名沒分地跟著他,他就一輩子都不要娶妻納妾。

    「軒轅易,你听到了沒有,不許,誰都不許娶!」她感覺到抓著自己的手松了松,她立馬轉過身,反正話都說開了,她也不想藏著掖著了。

    她扯著他的手臂,「誰都不能娶!」

    「那我娶你,好不好?」

    「不許,不……」她戛然而止,含淚的眼靜靜地看著他,被水浸過的眼格外的亮,更格外的潤,她眨了眨眼,一臉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麼的模樣。

    他輕輕地抬手撫摸著她的臉,「我娶你,好不好?」

    她張了張唇,聲音好像被吞掉了一樣,她簡直無法相信她听到了什麼,到了嘴邊的話卻是,「軒轅易,你瘋了?」

    如果他沒有瘋,他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怎麼可能娶她!

    「我娶你,如何是瘋了呢?」他笑著看她。

    「你怎麼可能娶我?」她拼命地搖頭。

    他伸手溫柔地點在她的唇上,「你告訴我,你想不想與我成親,與我白頭偕老?」

    淚,從她的眼角滑落,她想啊,她當然想啊,作夢也在想,可是她怎麼可能能與他成親呢!

    前不久,她看到了江夫人,她以為江夫人在她娘家過得很好,卻料不到江夫人像個奴婢一樣跟在一位夫人身邊,那位夫人便是江夫人的嫂嫂。

    再後來,她听說,江大小姐自盡了,因為江夫人娘家的佷子欺辱了江大小姐,心高氣傲的江大小姐尋了短見。

    她斷斷續續地听說了江家人的下場,最後才發現,她的下場竟是最好的。她不能太貪心,可是她的心又控制不住。

    「我,能嫁給你嗎?」眼淚如斷線的珍珠從她粉嫩的臉頰滑落,她嗓音顫抖地問道。

    軒轅易的笑微僵,今生今世,他最想寵最想疼的女子便是她,當他想娶她的時候,她流露出的不是驚喜,而是患得患失的糾結。

    她在擔心他隨口說說的嗎?他心口糾結成一團,低頭吻住她的唇,輾轉地含著她的唇好一會兒,他才松開她的小嘴。

    「你若是不想嫁,我也非你不娶。」他說著誓言,眼底盡是認真。

    「軒轅易。」她哭著笑了,「你這樣,我會當真的!」

    「本來就是真的。」

    「可你說你要娶安陽縣主啊?」她啞啞地開口。

    「傻瓜,是你要我娶,我才會娶,我自己想娶的,只有你一個人。」他溫柔地將她擁在懷里。

    她嬌弱地顫著羽睫,伸手捧住他的俊臉,送上了自己的吻。就算他是哄她開心的,她也開心了。

    可他跟她不可能的呀!

    她脆弱又充滿初性地抱住他,粉嫩的小嘴熱情地吻著他的唇,閉著眼楮的她沒有看到他眼中滿滿的深情。

    ……

    花廳的角落里,男女激烈地糾纏著。偶有經過的下人,腳步一頓,立馬加快了步伐遠去。

    隱約間,彷佛听見女子的聲音,「軒轅,我愛你。」

    一陣春風襲來,吹散了男人的嗓音,但仔細听,還能听得清晰,「素心,我亦心悅你很久了……」

    京城里的風言風語又轉了一個風向,之前大熱的攝政王妃人選覆陽縣主被太後賜婚了,與宰相之子締結金玉良緣。

    此消息一出,令不少人大吃一驚,可隨後,又是一片附和聲,宰相之子學富五車,與安陽縣主是才子佳人。

    但沒多久,又發生了一件事情,被流放的江郎中之女江素心救了攝政王一命,攝政王知恩圖報,以身相許,向皇上求了賜婚的聖旨,迎娶江素心為攝政王妃。

    皇上認為江素心救了國家棟梁攝政王,實在是功不可沒,便下旨赦免了江素心官婢之身,並賜婚與攝政王軒轅易與江素心,擇日完婚。

    今年的京城,可真是熱鬧,桃花朵朵開。

    頒旨的公公走了,江素心還未反應過來,軒轅易揮揮手,讓下人們退了下去。他走到她身邊,輕輕地圈住她的腰身,「在想什麼?」

    她眨了眨眼楮,疑惑地看向他,「我不記得什麼時候救了你。」

    他笑了,「怎麼沒有呢!」他靠近她,輕聲說道︰「昨晚還讓我小死一回呢。」

    她倏然紅了臉,狠狠地瞪他,「你胡說什麼!」

    「哈哈哈。」他葷素不忌地調戲她,「說錯了?」

    真是不要臉啊!江素心別過了臉,見她隱隱有發怒的跡象,伸手抱住她,轉而嚴肅認真地說︰「皇上長大了,心思重了,可我的勢力又哪是能一舉拔掉的。」

    「怎麼回事?」听他牽扯到朝中之事,她的神色微微凝重。

    「無礙,不過是毛還沒長齊,便急著要奪我的權勢。」他語氣不在意地說︰「可惜,比起我來,讓他最無法容忍的是後宮插手朝政。」

    「後宮?誰有這個膽子?」她吃驚。

    「太後。」

    她蹙眉地不說話,「太後之前還想著要殺你……」

    「太後想讓促成我與安陽縣主的好事,後來改變了主意,賜婚與他人。」他輕撫著她的小臉,「安陽縣主身後可不簡單,交織著幾股世家的力量,若是我娶了她,這不就讓我得意了嘛。」

    「所以才有了我們的婚事?」她呼吸極輕地問。

    「沒錯,皇上是絕對不願看我勢力漲大,也是給太後一個教訓,不要插手朝政之事。」

    「原來如此。」江素心如釋重負,她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原來她不需要痴心妄想,她是可以嫁給他的。

    她不由地將手里的聖旨用力地捏著,「救命之恩也是胡謅的?皇上明知道也會答應,對不對?」

    「聰明如你。」他夸獎地親了親她的額頭,看著她粉嫩的小臉,眼里的笑意更濃。

    「不對!」江素心眉頭一皺,神色凶狠地看向他,「你之前說會娶我,那時還沒有聖旨,但你信誓旦旦。」

    他神色微微不自在,她抓著他的手,惡狠狠地說︰「你一開始就盤算好了一切,是不是?」

    他無奈地說︰「素心真是聰明。」

    「什麼我聰明!」她氣惱地將聖旨扔到他身上,「你故意……」

    「是,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喜愛你吃醋,酸得不行的樣子。」他大大方方地承認。

    她一時無語,竟不知道說什麼了。

    「無論做什麼,我最後要做的便是讓你待在我身邊一輩子。」

    她驚訝地瞅著他,「你……」

    「便是罵我小人,我也不悔。」他坦然地笑著。

    她突然罵不出口,將腦袋往他的懷里一窩,嬌嗔一聲,「過分。」

    他笑了,「無妨無妨,以後王妃可對我過分些,特別是榻上……」

    她懶得理他,側著頭,將臉埋在他的懷里,悶悶地說︰「你要記住你說的話……」

    「是,為夫會一輩子待王妃好的。」他朝她一笑,高潔如水中月的俊俏模樣,看得女子心花怒放。

    「哼!」暫且繞過他,誰讓他長得好看,說的好听。

    下一次再騙她,她定然要他好看!

    江素心自從與軒轅易大婚之後,她常常夫唱婦隨,軒轅易若是進宮,她也會陪在其左右。

    今天皇上急急地召了軒轅易進宮,江素心也跟著進宮,似乎是為了蘇州那兒洪水決堤之事,江素心沒有進御書房,宮女請她在偏殿里休息。

    喝了茶水,她想去如廁,便由著宮女領著去了淨房,等回來的路上,見御花園風景好,她決定駐足一會兒,宮女怕她悶,下去準備茶點。

    她在御花園里走著走著,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她試著原路返回,卻不小心迷路了,她輕輕嘆了一口氣,正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突然听到可疑的聲音。

    她走過去,看到了一對男女緊緊相擁,女子絕美的容顏令她側目不已,而男子……她眼楮睜大,吃驚不已。

    那人的眼,是鳳眼,與某人很像。可惜再像,也不是同一個人。她收回了目光,打算安靜地走人,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不一會兒,她听到女子嬌吟的聲音。

    她的臉一紅,加快地腳步,突然撞到了一堵肉牆,抬頭一看,她松了一口氣,「軒轅。」

    「走這麼急做什麼?有什麼猛獸追著嗎?」他懶懶地開口。

    她重重搖頭,「沒有,只是……」

    「只是什麼?」他的目光越過她,從疏松的樹影里看到了一對男女,他眯起了眼楮,「是他們啊。」

    「你知道?」

    「太後與她的男寵。」他不在意地說,伸手擁住她往外走。

    她微微吃驚,可想到太後孤家寡人這麼多年,有個男寵也不算什麼,突然,她的腳步一頓,她側過頭,看著那雙攝人心魂的鳳眼,「你……」

    「嗯?」

    「太後當初為何要殺你?」

    「哦,大概是因愛生恨吧。」他事不關己地說。

    她瞬間變臉,「不是怕你功高震主?」

    「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她抿著唇,神色嚴肅地看他,「以後,你不準一個人進宮。」太後都想搶她的男人,她能不防著嗎?

    他笑了,望著她,「你可是我的王妃,自然是我去哪兒你去哪兒了。」

    她露出一抹甜甜的笑,任憑別人如何想,他卻是真心待她好,待她一輩子的好。

    「走吧,回家。」他牽著她的手,一步一步地往宮外走去。

    回家,一個只屬于他們兩人的家。

    【全書完】    (快捷鍵 ←)588430.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