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四方宇 > 再臨的魔君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再臨的魔君 尾聲

作者︰四方宇

    「冬之聖使!」

    一看到立于身後雪地上的人,妖魔們皆懼骸!

    此時,小屋內再傳震撼天地的獸吼,無數魔物再次被震飛出,還有許多連滾帶爬出來的,一直白色巨虎,身上有著幾圈的黑色虎斑,威儀的從屋內沉步邁出。

    「聖獸?」

    「冬之聖使的座下聖獸,白虎!」

    隨著冬踏出的步伐,無邊浩氣再次如浪傾撩雪地,俊雅的面容在銀色長發飛舞中是一貫的清冷。

    「妖魔!」劍影揚手劃空時,紫瞳掠凜。

    小屋前的白虎也再次咆哮一吼,眨眼,雪地上只剩冬和白虎,魔物們已嚇得各自奔竄!

    翔一凝目,手中長劍消失,白虎走到助人身邊,舔著主人的手。

    「我沒事,咪唬呢?」他揉揉白虎的頭。

    低嗚的一聲,一只有縮小虎版的小頭顱從白虎頸邊探頭,原來咪唬水的誰的小暖袋掛在白虎頸邊。

    「都沒事就好。」翔拍拍咪唬,抬頭看向遠方,灰蒙的天際,曙光隱隱微透,天快亮了。

    紫瞳看著天色,一時若有所思,這一頁,對他……很漫長。

    轉身要在走向小屋時,翔停下身形,雪地上,微微有股竄動的電流,就在他蹙眉時,四周瞬間轉成一片白茫,小屋、、野林全消失了,連白虎都不見蹤影!

    翔沉目,知道自己中了妖魔的藏招,學霧迷茫中,唯見一道身形朝他走來當冬看清來人時,他怔了一怔。

    明艷秀媚的黑發女子,一雙翦水般的瞳幽凝著他,這是一度曾經讓他動心的東方女子一攻工公主——冀婉麗

    這一瞬的失神,一股異香鑽鼻,讓冬連日疲勞的意思更加昏沉,眉目卻依然淡漠。「你不該化此形貌出現我面前。」他對著走到眼前的女子說。

    「你一直知道我跟著你,以你的能力,可以殺了我,但你沒這麼做」來人靠入他懷中抱緊他。「你讓我在受傷時沒被其他妖魔吞噬,可見你對魔並不是全然無情。」

    「不殺你是因為沒有殺你的理由。」光城聖使要殺的是危害人類的妖魔,東拉開她。「助你只是因你的母親,若再糾纏,別怪我出手。」

    數月前冬到北方出任務,見到一個將死的妖魔為護受傷的女兒,而與其他魔物苦苦奮戰,一時的心弦觸動,他出手解圍。

    「我不相信,大家都說冬之聖使對魔是最冷酷無情的,但你保護了我,可見我是有希望的,無論多久,我都要證明這一點!」她再次抱住他。

    當時佇立月色下的光城聖使,銀發冷顏,一身的獨特燦華,讓她一見傾心,就此關注這位冬之聖使。

    魔的執念與愛欲之心相當強烈……

    沉重與疲憊躍上冬的雙眼,她再次扯開他的臂。

    「為了你好,不要再接近我。」

    魔王大公能用魔思將他拉入意識的世界中,可見他的行蹤一杯掌握。以魔君的佔有欲,不會讓人太親近他。

    冬想離開,眼前妖魔化身的你把被子卻忽然環上他的頸,昂首硬吻上他,冬不悅的要再拉開他,四肢卻沉重的舉不起,是那股入鼻的異香作怪!

    「你雖撐著多日不入眠,我進不到你深層的意識,但從你的潛意識中探到這個女子的模樣。」她抱緊著道︰「除了親人之外,這個女子是你心中唯一有過不一樣想法的人,只要你喜歡,我可以為你成為這個女人。」

    冬沉閉上眸。眠魔有獨特的能力,她多口來的測探力量,讓他被自己深層的魂識不停的干擾,才會更加陷入魔王大公的魔思中。

    「群魔圍伺小屋時,你暗中幫了我,為此,今日不殺你,滾,」一股浩氣從翔身上迫離他。

    對轉身要從這片學霧結界離川的翔,妖魔女子面容,轉怒道:「你……我不信我得不到你!」

    霎時,數道濃烈的雪柱騰空而起,從四面八方圍逼而來,翔冷哼一聲,就要出手,卻因中了異香,沉重的四肢慢了一步。

    關鍵一刻,獸吼破空,隨即一道烈焰沖破一妖魔封界,同時蘭花香氣隨著勁風回蕩!

    下一刻,陽光輕落面上,還有許多蘭花瓣影與焰光相伴,四周景色以再次回到野林內的小屋,不同得是,晨曦遍照大地,雪地上,除了白虎外,還有了兩道冬熟悉的昂挺的身影。

    「此女為眠魔,在魔界中算得上貴族,能力不差。」溫和的聲,出自一身淡雅衣物的修長男子,黑緞似的長發,面容清逸,正是秋之聖使,文若雁。「白虎,我瞧她對你家主人沒太大的惡意。不用再嚇她。」

    秋的封印是蘭花,此刻千蘭紛影,正化成一張綿密的網,罩住一個青發發抖的艷麗妖魔,白虎一只虎爪踩著妖魔,張著大虎嘴正做勢要咬掉她的頭。

    「只怪他的主子太沒用了,光城聖使還能著妖魔的道,不能巨門的犀虎貓怎麼會在這兒?難道翔弟這一路遇上了巨門,還捉走人家的貓?犀虎貓,星宮神將中的巨們才有,他對那一窩額犀虎貓,護得跟命」一樣,不太可能給人。」

    火焰紅發,氣勢狂野軒昂的夏之聖使繁濉星,拍著伏在秋肩上的咪唬,回頭看向佇立雪地上的人。

    「嘖嘖,我說天資絕色的翔弟,你今天著臉色和德性,就是一個悲慘。」繁濉星來到冬面前,故意伸手試探的握住她的下顎,左右端詳。「你全身上下就這張臉,勉強讓滌星哥哥我還能看著你說話,現在連這唯一看點都沒了,不用這麼考驗同伴之情吧!」

    夏和冬向來不和,從言語和行動,從來沒給對方好過。

    「我說你這眼神也來點感激吧,我和若雁等你等到骨頭都散了只好來找你。」光城聖使,能以四季司獨有的‘枷鎖卷咒-活動訊息,共同約在一座山麓下的神殿見面,卻遲遲唯見冬的到來。

    平時,翔在他伸手時就會打掉,但今日的冬,只是一臉陰沉。

    「喲,平時的冷聲銳言去哪了??不會是被北方的妖魔嚇到了吧?!」

    翔依然沉肅的看著他,沒說話,

    「你希望我怎麼做。想用什麼條件交換本聖使的幫忙?」濉星輕拍他的臉,改問道︰「如果你決定以身相許答謝,記得解開封印。」他夏之聖使只愛美女。

    「鑰之印,放過、」

    「行」繁濉星不嗦。

    「大海之主。」

    「大海之主已經要你你以身相許,舞天飛琉搞什麼把戲?還有什麼?」

    「手臂、胸膛……」

    翔一說完,身軀已倒入繁濉星及時伸出臂膀,癱入他懷中。

    「翔」秋急忙過來探看。

    「他是睡著了,被眠魔纏上,幾天幾夜沒真正入睡,如果不是身心憔悴,眠魔根本動不了他。」

    「他剛才說什麼?」

    「他逮住的眠魔領有玥之印,別殺她。我要的以身相許,已經被大海之主捷足先登了。」再听到大海之主,還跟東有這種互動,繁濉星內心有著奇異的悶嚷。舞天飛琉是最難攻陷又不賞他面子的女人!

    看著繁濉星橫抱起沉睡的翔,文若雁笑著搖頭。「你們倆向來不合,默契卻又好到勝過任何人。」

    只有夏,才有辦法對冬那簡單的言行一听即可。

    「知彼知己,才能璀殘必勝!」這是他繁濉星堅持不二法則,擊倒他看不順眼的人,就靠著法則。

    「你說春能脫身嗎?」

    繁濉星聳聳肩。「依他的個性,想盡胳法都會出現,眼下要看他怎麼拿回能力。太久沒來北方,真是群魔盤踞。」

    「刺激吧,可以每天殺盡無數妖魔,好好把北方殺個清淨,本聖使連血都沸騰。」秋對夏額話苦笑,卻為大家終于在聚首而欣慰。

    夏的洪亮,秋的溫雅,同伴說話的聲,伴隨著徹底安然沉睡的冬,他知道,有這兩人在,比結界更安全。

    鋪著殘血的山林野徑,一道青發妖嬈的身形,難過的落淚奔跑

    眠魔雖被放過,卻可能從此再也接近不了冬,因為紅發聖使對他下了最狠的警告,還下了火焰咒印在她身上,只要她靠近冬,馬上被聖浩的火焰焚身!

    「難道身為魔,就沒有喜歡光城聖使的資格……我不甘心……不甘心」哽咽的走著,當她聞到一股怪異的腥臭味,這才發現自己走進了一處詭異的地方。

    原該是聳天的原始古林,此刻盡是被燒黑殘斷的林木,陰沉的天色,更籠罩下迷離的幽暗氣氛,耳中不停充斥著淒厲妖音,當濃濃的煙焦撲面後,眼前一幕,骸住了她……

    一望無際的尖削短木,無數的妖魔被穿刺在尖木上,滿地盡是屬于妖魔的青黑血流成河迷離陰暗山,四處都傳著詭異怪音,像蟬聲又像蛙聲鼓鳴。

    眠魔驚見只像人一樣大的黑妖獸,盤著林木,張著鋸齒的大嘴,啃食魔尸!這是一座妖魔煉獄!

    這是……都是在小屋外對冬之聖使覬覦,伺機染指的妖魔們,竟然全死了,眠魔駭的要退身時,卻發現自己所站的地方,有一圈深黑的暗影,讓她動彈不得,她駭的拼命掙扎身軀,卻在其中一只發現她的妖獸嘰聲長叫後,,無數妖獸回頭,一瞬間,眠魔雙眼只看到鋪天蓋地朝她撲來……

    來不及發出叫聲,便是活生生被利齒、銳爪,撕扯,抓碎的殘破血肉,濺灑四周,青亮的長發被勾飛起,飄蕩著主人的支離破碎……

    妖魔界倒懸的黑色冰山內,金色神性的魔王大公立著單膝盤坐在晶鏡湖面上,湖面倒映出的是同樣單膝盤主湖面,一身冰藍服飾,漆黑長發的艷麗女子,眉目有幾許男性的俊魁,背景正式深北極地的一處湖面!

    為著與廣城聖院的協議,魔王大公的黑色魔性,一魔主梨邏的化體,用女子身份入人界。在極寒中,湖面本該霜凍,但此湖像座深黑的靜水,沉默的運籌一切。

    梨邏支著顱側,雙目沉凝。「向來對妖魔冷酷無視的你,如今竟放魔一條生路。」魔主攤開的掌心是眠魔的一絡青亮的發絲,她緩緩閉起了眼。「本君該高興你對魔終于有了不一樣的態度嗎?」

    隨即,霍然睜開的眼,一黑,一金的眼瞳,同時迸出妒怒烈火。

    「不,本君絕不準你的心放進其他的人!無論前世的聖殤,今生的翔,你的靈魂烙著魔王印記,你是我魔王大公的人!」

    一道黑色火焰焚進掌心的青色發絲,塵屑落進黑湖中。

    「你若對人界如此流連,本君就為你奪下人界吧!」魔王厲色斂去,緩緩再閉上眼,一切仿佛歸于平靜。

    如今的北方,正如這座湖,內藏無數的暗潮洶涌,魔王大公化體入人界,更為多變的北方,添下不確定變數!!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