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輕 > 家花怎麼養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家花怎麼養 第十七章

作者︰朱輕

    「冒味的問一句,既然你們已經在交往了,為什麼唐家人之前都不知道?」紀維勻還不甘心放棄,「鄭警官,我們已經不是玩地下情的年紀了,如果您不願意給她一個長久的承諾……」

    「我什麼時候說我不願意了?」鄭英杰冷笑,「紀先生,你真的很喜歡亂揣測別人的想法。」

    紀維勻語塞,其實他也不是亂揣測的,大家都是男人,如果年過三十,談場戀愛還要瞞著家長的話,那肯定就是不打算結婚,只是想玩玩。

    而且眼前的這位鄭警官……

    看起來粗獷且不修邊幅,與高雅美麗的唯一似乎並不合適,只用眼看就曉得他們不合適。

    但沒想到鄭英杰卻說︰「我們馬上就會結婚,紀先生還是知難而退吧。」

    紀維勻沒想到他會這麼直接。

    鄭英杰看穿他的想法,不由得勾唇,「沒想到我會這麼直接?那你覺得,面對未婚妻的追求者,我該怎麼做?其實與其用嘴警告相比,我更喜歡……」說著忽然上前一步,「用拳頭!」

    紀維勻本能地往後退步。

    鄭英杰卻沒再靠近,收了拳頭笑起來,「滾遠一點吧,再讓我看到你圍著我老婆打轉,我保證會把你揍到你媽都不認識!」

    紀維勻滿臉震驚,這人……好粗魯。

    就在他不知該如何應對的時候,唐唯一領著紀維勻的女兒走出學校。

    小女孩立刻朝紀維勻奔來,「爸爸!」

    鄭英杰側讓一步,連帶著覺得小女孩也不可愛了。

    「怎麼在這等我?」唐唯一也走過來,略有些訝異地看了眼不遠處的紀維勻,他們倆個怎麼會站在一起?但轉念一想他們根本沒見過,該是不認識的。

    「餓不餓,老婆?」無視掉她的疑問,兀自過去攬住她的肩膀。

    「老、老婆?」她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你在亂叫……」

    「晚上吃牛肉火鍋好不好老婆?天氣這麼冷,吃點牛肉最暖胃了,你說對不對老婆?」摟著她一個勁地喋喋不休,還故意說得很大聲。

    「你哪根筋搭錯了?」

    「對了,我今天買了玫瑰花,老婆。」只當听不見。

    這時候,身後傳來小女孩述稚嫩的詢問︰「爸爸,為什麼那個叔叔叫唐阿姨老婆?唐阿姨做了叔叔的老婆,是不是就沒法做我的新媽媽了?」

    听到這里,唐唯一心里跳了下。

    然後就覺得肩膀上的力量驟然撤掉,再抬頭就見鄭莢杰已經朝紀維勻那麼走去,她連忙也跟上去,心想他可別闖禍才是。

    但她的動作還是慢了點。

    鄭英杰很快就走到紀維勻父女面前,對著小女孩說︰「每個小朋友只有一個媽媽,唐老師是要給叔叔未來的女兒當媽媽的,所以請你,還有你老爸,都死了這條心吧!」

    五歲的小女孩,還是能听懂大人話的。

    听鄭英杰說完後,當下就紅了眼眶哭出來,紀維勻不可思議地看了眼鄭英杰,接著就忙蹲下去哄女兒。

    唐唯一也走過來拍了下鄭莢杰,「你在亂講什麼?」說完再看向紀維勻,「實在不好意思……」 結果話沒說完,整個人就被拽走了。

    「喂!」她不滿意地掙扎。

    「喂什麼喂?我現在很火大,你最好不要惹我。」

    「你火大什麼?」他剛剛才嚇哭一個小女孩,他還有理了?

    「你說我火大什麼?」說到這忽然語氣一變,「對,我不該火大,我的女人有這麼多人追,我該高興是不是?」

    唐唯一看出他肯定是知道紀維勻的身分了。

    但真奇怪,他們兩個又互相不認識,怎麼會搭上話的呃?可她並不心虛,因為自己什麼都沒做,所以上車以後也沒服軟。

    「上次在校門口看到時,我就想和你說他就是那個相親對象的,可是你打斷了我,我才沒說完。」

    「所以我打斷你那一次之後,就把你的嘴沒收了?沒辦法再說話了?」

    「之後我就忘記了,又不是什麼大事。」

    「那什麼才算是大事?而且你這個女人怎麼連一點點警覺性都沒有,還去幫他顧孩子?」

    「大家都是朋友,幫個忙又怎麼了?」

    「他是朋友嗎?他是別有居心!你會傻得看不出來?還是你就想讓他追你?怎麼,現在就開始找備胎,準備離開我了嗎?」

    唐唯一被他說得很委屈。

    她放棄了很多東西留在他身邊,可他卻還在懷疑她的忠誠?鄭英杰應該知道,她最厭惡劈腿這種事的,于是忍不住激動地回嗆。

    「對,沒錯,但你在乎嗎?你不是很瀟灑嗎?干嘛要吃醋,看不過去,分手不就好了?我們又沒結婚,誰都不用對誰負責!」

    「誰說不用負責的?」說完又補充,「誰說我吃醋的?」

    「好好好,你不吃醋,你根本不在乎,也不打算負責,既然如此,你剛剛是在做什麼?為什麼要

    在紀維勻面前宣告對我的所有權?」

    「我……」鄭英杰語塞。

    「所以現在是你不肯娶我,也不肯別人娶我嗎?」

    唐唯一忍不住哭起來。

    交往這麼久,他們從未這樣激烈的爭吵過,尤其是她,這個平時連音量都很少拔高的女人,此刻卻在歇斯底里地指控著他,連帶著將懷里的玫瑰花都甩到後面的座位上去,搞得車廂里是花瓣滿天飛,「買花有什麼用?有什麼用,再浪漫又有什麼用!」還不是不肯娶她!

    鄭英杰忍無可忍地打開置物箱,拿出一個本子丟到她身上,「都沒用,那這個有沒有用!」

    氣頭上的女人凶巴巴地抄起了本子,「什麼啊?」說完抹了抹眼淚定楮一看,才有些回神,「戶口名簿?你拿戶口名簿干嘛?跟我炫耀,要我認清你不想結婚?」

    鄭英杰簡直要被她氣笑,她這漲嘴,算是跟自己學壞了。

    「我拿戶口名薄還能干什麼?你能不能動動腦?」

    「你要干嘛?」她想不出來。

    「猜不出是吧?沒關系,一會你就知道了。」

    她隱隱地覺出來點什麼,但又不敢相信。

    怎麼可能呢?不可能的。

    可當車子停在戶政事務所外,她才知道真是一切皆有可能。

    她有些傻眼,「你來這干什麼?」

    鄭英杰解開安全帶,沒好氣地說︰「幫你入戶籍。」

    她沒心情再開玩笑,「你……要結婚嗎?」見鄭英杰著急地伸手過來幫她解安全帶,唐唯一連忙按住他的手,「為、為什麼啊?為什麼要結婚?你不是不肯結婚嗎?」

    「我改變主意了行不行?」

    「可是……可是……」她說出實話,「我還沒作好準備啊。」

    她其實要的只是一個會有未來的可能性,只要知道他是肯結婚的就會滿足。

    但如果說現在就立刻去登記……她真是有點慌。

    而鄭英杰其實也是打算先說出自己想肯結婚,然後再交往一段時間看看的,今天帶戶口名簿出來也就是想表明忠心的。

    但因為紀維勻的出現讓他改變了主意,不能再準備了,要是再準備老婆都要去給別人當媽了!

    于是鄭英杰很是利落地開門下車,再繞到副駕駛外打開門,不由分說地就把她也拽了下來,匆匆忙忙地就往戶政事務所大門走去,好像晚一分鐘登記地球就會爆炸一樣。

    台階上到一半,唐唯一忽然用力拉他站定,「等等!」

    「干嘛?」

    「你真的要結婚嗎?」

    「當然。」

    「為什麼?」驚訝退去後,她看起來已經冷靜了不少,「如果是因為我,那你不必勉強自己。」

    「誰說是因為你?」鄭英杰轉過身,扣住她的肩膀很認真地說︰「我就是想結婚,想和自己喜歡的女人天天都在一起,想在哪睡,就在哪睡,想睡幾次,就睡幾次,無論怎麼睡都可以,無論睡出幾個孩子都合法。」

    「你……你……」這種告白方式真的很低俗,但也很符合他的特質,「你真是jing蟲上腦!」

    「是啊,我的jing蟲只認你,能有什麼辦法? 」唐唯一忍不住笑出來。

    如果他真說出什麼我愛你,我離不開你這種話,她肯定覺得不可信。

    但他說只是為了睡她……

    唐唯一倒覺得這理由很符合他的個性,鄭英杰不就是這樣一個人嗎?他肯放棄天下這麼多女人不睡,只跟她一個在一起,這就已經勝過千萬情話的告白了。

    所以,她想了想後,下定決心般反握住他的手。

    鄭英杰看她一眼,「怎樣,結婚嗎?」

    她回望他,嚴肅半刻後倏地笑開,「好啊,結婚吧!」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然後重新拉著手,開始急急忙忙地向戶政事務所大門跑。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兩相錯之一《有花不見葉》;

    2、兩相錯之二《葉生不見花》;

    3、兩相錯之三《名花還無主》;

    4、兩相錯之四《嬌花誰不愛》;

    5、兩相錯之五《家花不好養》;

    6、兩相錯之六《家花怎麼養》。    (快捷鍵 ←)588374.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