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一夜成妻 > 楔子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夜成妻 楔子

作者︰石秀

    「什麼世道?還讓不讓人活了……」

    傍晚從公司出來,一場瓢潑大雨不期而至,王安安拎著包包躲回騎樓底下,一邊撢去落在身上的雨水,一邊看著半空忿忿不平地吐槽了一句。

    長發利落地披在腦後,發尾微卷帶幾分知性的味道,上身穿著一條簡單的白色襯衫,下身一條深色很貼身的黑長褲,腳上一雙低調舒服的低跟鞋。

    她本是一個膚色白淨,身材勻稱的女生,但因為中性的衣著,屬于她的女性優勢都被掩蓋了。

    雨越下越大,她感覺饑腸漉漉,摸著肚子,她還在為白天的事情忿忿不平。

    上午因為她一直在罩著的單冰清被財務經理刁難,她挺身而出,卻被她一直欣賞的總裁不分青紅皂白炒了魷魚。如今她在做交接工作,做完她就得跟這家公司說掰掰了。

    這是她撞個頭破血流好不容易才擠進來的公司,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會計師,但起碼薪水還夠她生活開銷跟給母親家用,她不知道這次失業以後,她會死得有多難看。

    就在她在旁人怪異的目光底下扶著牆壁做著頭撞牆的動作,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時,她包包里的手機適時響起,打斷了她這個眾目睽睽下的奇葩動作。

    王安安有氣無力地從包包里摸出手機瞄了一眼,然後放到耳邊,「媽,找我有事嗎?」

    「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王母的大嗓門從電話那頭傳來。

    「媽,我不是那個意思……」王安安很頭大,母親找她,不是安排相親就是介紹男人,搞得她好像再不嫁就嫁不出去了的樣子,拜托,她才二十五好不好?

    「今天晚上七點,福圓飯店,你別跟我說你忘了。」隔著電話,王安安都能感受到母親的殺氣騰騰。

    「啊?」王安安有如五雷轟頂,她真的忘了。

    「就算你是用滾的,也要馬上給我滾過去。」王母在電話那頭咆哮。

    「呃,我知道了。」王安安掛斷電話,半空灰蒙蒙一片雨簾,可是一看看表,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她把包包舉到頭頂,向公車站奔去。

    公車上,王安安撢去身上的雨水,拿出面紙擦干臉上的雨水,車窗外街燈亮起,往後退去的風景就像流動的油畫。

    可是,再美的風景她也無心欣賞,做完交接工作,她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另一份工作,因為她要負責母親的家用,還要支撐自己的生活。

    工作了幾年,她雖然做著體面的工作,領著相較別人高一點的薪水,但因為先前幫母親還養家負的債,她幾乎沒有任何積蓄。

    現在因為替同事打抱不平而讓自己丟了工作這件事情上,她問心無愧。平生她最看不慣就是那種公報私仇,倚勢凌人的事情。

    可是畢竟是砸了飯碗,她很頭疼,她頹喪地想著,既然躲不掉相親,那就干脆找一個金龜婿嫁掉好了,這樣便可以不愁吃穿。雖然這樣逃避現實會讓自己成為自己一貫很鄙視的那種人,但迫于現實,別無他法。

    飯店里面富麗堂皇,清淡花香暖融融的,跟室外滂沱大雨的冰冷世界不同,一身狼狽的王安安在服務生奇怪的打量目光下,被接引到了她要相親的那一個位置。

    對方已經到了,打著發蠟,穿著西裝,戴著名表,一副上流社會成功人士的打扮。

    「對不起,對不起,我遲到了。」王安安拉開椅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臉的歉意。

    「王小姐,你遲到了,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對方十指交握,臉上有些不悅。

    「外面下雨,還有點塞車……」王安安找個理由,要是說實話,場面恐怕會更加尷尬。

    「下班就過來了?」對方的眼神在王安安身上打量著,最後落在她胸部。

    「呃,對,我時間有點趕,所以沒來得及準備。」王安安循著對方的視線低下頭,看到胸前不知什麼時候被雨水濕了一片,白襯衫有點透,肉眼能看到她的粉色內衣。她才突然想起上車後她把之前用來遮雨的包包抱在懷里,把衣服弄濕了。

    「呵呵,我們還是先點餐吧。」王安安不以為意,她肚子真的太餓了,如果再不吃點東西,她怕肚子抗議,那時候會更加尷尬。

    「嗯。」對方點點頭,視線從王安安胸部移開,好像有點不甘願。

    上了餐點,王安安端起酒杯,將紅酒一飲而盡,她實在太渴了,之後拿起刀叉將牛排往嘴里送。

    「不知道王小姐從事的是哪方面的工作?」對方看王安安狼吞虎咽的樣子,蹙蹙了眉頭。

    「我是一名會計師,在晨仕金融……」集團,王安安想著,雖然快要被炒魷魚了,可是還是不能失了底氣,可她話還沒講完,就被打斷了。

    「女人再怎麼打拼也不過是消耗青春,再能干也比不上男人強,還不如趁年輕找個男人嫁了。」對方的語氣透出對女性的不尊重。

    「你的觀點我不認同。」王安安放下刀叉反駁道︰「女人在職場打拼,在當今社會很常見,消耗青春嗎?自己憑自己的能力賺錢吃飯,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我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當然,遇到愛情,結婚嫁人,就更好了,可是不能否定女性在社會的價值。」

    「啪啪啪。」很響亮的幾聲掌聲,帶著諷刺的意味。

    「女人當然有價值,就是生兒育女,你知道嗎,你是我今年相親遇到的女生當中,大概是年齡最大的一位,別的都比你年輕,妝化得也精致,你嘛……嘖嘖。」對方搖了搖頭,「你真的比那些二十出頭的女生還要天真,哦,不對,是幼稚。」

    王安安知道,自己來的路上淋了雨,有些狼狽,還有自己從來就不會刻意打扮,不會掩蓋自己的年齡,可是她很自信,不會化妝也不會打扮的自己從來就不差。

    「那你應該去找一個花瓶,干嘛還同意跟我相親?」王安安反唇相譏。

    「還不是媒婆把你包裝得太好了,還小美眉呢,我勸你,青春苦短,趁自己沒變歐巴桑之前趕緊找個男人嫁了吧,當然,小鮮肉就別指望了。」相親男不屑道。

    「歐巴桑?」王安安猛抓關鍵字眼,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怎麼,我有說錯嗎?」相親男看著王安安,一臉嫌棄。

    「那你呢,你也年輕不到哪里去吧。」王安安感覺快要被氣到吐血。

    「難道你都不知道,男人是越有年紀越值錢,而女人恰恰相反嗎?」相親男說完,看著王安安搖了搖頭,「也對,你現在這年紀,青黃不接的,不知道你自己擔不擔憂,反正我替你擔憂。」

    「呵呵,替我擔憂就算了,你以為我就沒有男人嗎?」王安安說出這麼一句,明明是想打擊對方,但心里卻很心虛,如果對方讓她找個男人出來充場面,她恐怕一個都叫不出來。

    「你有,那我給你時間,給我叫一個出來看看。」對方雙手環胸,等著看她笑話。

    王安安握緊拳頭,與其繼續在這里丟臉,她還不如走了算了,抓起包包轉身就要走,卻重重地撞到一個結實的懷抱里,猛抬頭,一個帥氣到不行的男人映入她眼簾,烏黑的頭發,立體的五官,身上是剪裁合體的休閑西裝,與他眼神對上的那一瞬間,她心髒輕輕一顫。

    不好,這個男人實在太帥,她不想禍害他,可是,她從來沒有被人那樣羞辱過,她想要扳回一局,大概是胃里的酒精發揮了作用,她決定豁出去了。

    「親愛的,你怎麼來了?」她一把挽著他手臂,一臉得意地回過頭看著相親男,「看到沒,我的男人。」

    她能夠感覺到,男子的手臂在她懷里掙扎了一下,臉上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錯愕。

    「我看你這人是想釣金龜婿想瘋了,有男人了還來招搖撞騙。」相親男拂袖而去。

    「金龜婿,你可別忘了買單哦。」王安安靠著那男子的肩膀,有些得意忘形,終于扳回了一局,那種目空一切不尊重女性的男人,送她都不要。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