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甜嫩嫩的稚妻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甜嫩嫩的稚妻 第二章

作者︰金晶

    她有一種被人看透的尷尬,她伸手攏了發絲到耳後,「你、你好。」

    秘書室里的同事都說總裁這幾個月都在北美,近期會回來,所以她進林氏三個月了還沒見過總裁長什麼樣,現在終于見到了,但她又闖禍了!

    她欲哭無淚,心中期望林政能大人不記小人過,別因為這件事情而對她印象糟糕,由此有了想辭退她的念頭,千萬不要啊。

    「看你的樣子,你在這里工作?」他眯著眼楮。

    官菲娜額上微微冒薄汗,他該不會真的是想辭退她吧?她的心猛然一縮,拜托,找工作不容易,進林氏更是很難,她可不想被辭退。

    「是。」她緊張地雙手交握,隱約覺得手心開始冒汗,怎麼辦、怎麼辦!她要怎麼做才好!

    「嗯,你看起來毛毛躁躁的,很不細心,」他非常直白地說︰「你在哪一個部門?」

    第一次正式見面就給他留下這樣的印象,她臉色發白地開口,「秘書室。」又立即補充道︰「是助理。」

    她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助理,所以真的不要要求她會太多的東西,他不要想著辭退她啊。

    她歷經辛苦才找到了這份工作,轉正職才多久居然就被辭退,那她以後別想找工作了……

    「別啃手指了。」他涼薄地來了一句。

    她猛然地注意到自己正在啃手指,這是她的習慣,只要她一緊張,她就會不由自主地做出啃手指的舉動。

    「剛一見面,就將綠茶倒在我身上,你的工作能力……」他的語氣充滿了懷疑。

    「是你。」她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勇氣,「是你進來太急匆匆了,我才會撞上你,我也有責任,畢竟弄髒了你的衣服,但你也不該沖進來……」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在他黑得發亮的眼神下,她忽然覺得心虛,他性感的薄唇緩緩地開口,「確實,你說的也有道理。」

    「你的衣服,我會弄干淨的。」她肉疼地說,她手洗說不定會更糟,還是送到專門的店里處理一下。

    他的手,直接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往她的身上一扔,她慌亂地接住,對著穿著藏藍色襯衫的他,她緊張到不能呼吸了。

    他吩咐道︰「弄干淨,下班之前交過來。」

    官菲娜听到他的吩咐立即道︰「是。」只要別辭退她,她就萬分地感激了。

    他瞟了她一眼,轉過身離開了,官菲娜深吸一口氣,剛才她緊張到全程屏住呼吸,不敢多吸一口氣。

    她抱著西裝外套,想著他的話,將他的西裝外套抖了抖,對折掛在手臂上,唉,她得快點去弄好這外套才行,否則被他質疑自己的工作能力,那就得不償失了。

    官菲娜知道,這種污漬去哪里處理最好,不過費用也會很高,又要在下班之前拿回來,唉,銀行帳戶里的金額又要下降了,她好心疼啊!

    林政看了看時間,將手里的文件闔上,雙手交叉,下顎抵在手指上,默默地看向門口。

    咚咚!

    「進來。」

    官菲娜紅著臉,穩著氣息走了進來,看向林政,「總裁你好,衣服已經處理好了。」

    「嗯,放在沙發上。」

    官菲娜簡直是他一個口令,她一個動作。她像機器人一樣將紙袋放在沙發上,一臉木訥地看著他,他沉默不語。

    氣氛太過沉悶,她吞了吞口水,「總裁,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

    「嗯。」他低低地應了一聲。

    她心中松了一口氣,跟見了鬼一樣,逃命離開了總裁辦公室,林政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神色更得冷。

    他長得很丑嗎?她跑這麼快干什麼!

    最重要的是她干嘛怕他,他又沒對她怎麼樣!她逃什麼呢。

    這個世界上有一樣東西叫氣場,官菲娜以前覺得氣場是很飄渺的東西,直到她遇到了林政,她終于知道了,原來真的有人可以不說話,光是站在那里就能讓人正襟危坐。

    他也沒做什麼,也沒說什麼話,反正她就是莫名地怵他,之前見到他時,她並未有這種感覺,可現在怎麼會有呢?

    啊,一定是因為他是她的大boss,發錢的人最大。

    怎麼辦呢?所以她,能不出現在他的面前,她絕對不會出現在他的面前,能不看他的眼楮,她絕對不會看他的眼楮……

    但是,他知道她啊!

    她想避開他,卻發現整個林氏都是他的,她避到哪里都是他的地盤。唯一慶幸的是,她是秘書室的一枚小助理,實在很不得重任,一天都不一定能被傳召見到他。

    但,她能說,在公司里,她總是能偶遇他!偶遇,她在茶水間吃飯,被飯粒噎住的時候被瞧見;坐電梯時差點摔倒時遇見;送錯文件時踫到……

    偶遇並沒有錯,畢竟他們在一個公司,最大的問題是每一次她出糗出錯的時候都被他看到了,她真的很無語啊。

    官菲娜一邊吃飯,一邊感嘆,一雙水眸小心地盯著茶水間的門口,她真的很擔心林政突然出現,她不小心又丟臉了。

    雖然林政表現得很鎮定,也沒有任何不屑,可是她總覺得他在笑,他一定在笑她!

    官菲娜想著自己也不是這麼迷糊的性格,做事也算穩定,起碼能將一堆雜事做好,她覺得跟之前的自己相比,她已經很了不起了。

    她不能跟能干的秘書長比,也比不過資歷經驗很深的秘書們,她只能跟她自己比,她覺得自己比以前有進步,她已經很感動了。

    這份工作對她而言是累了一些,可是工資不錯,每個月除了租金和生活費,剩下的錢她都寄給爸媽,讓他們還債,杯水車薪,不過起碼她有很認真地工作和還債。

    她早已不是原來的富家女,也不是別人眼中的大小姐,她現在土到要命,真的好丑,她的套裝是從二手店里買的,只買了兩套,每天換下來就洗,還有她的鞋子……每天她的腳都穿紅了,可仍舊穿著。

    官菲娜仔細想想,覺得自己真是堅韌不拔,遇到這麼大的事情,沒有變頹廢,也沒有墮落,也沒有壞心地想要找一份舒服多金的工作,例如交際花,她仍舊腳踏實地地好好工作。

    這很重要的一點源于那個她家欠債的人沒有催錢,也不知道是她爸什麼朋友,這麼大方,這麼友好,讓她家慢慢還,想到那些小說中的黑道催債,女主角被逼賣身給男主之類的狗血劇情……

    嗯,她果然是幸運,幸福的。

    「你嘴邊沾了一粒米飯。」一道男聲涼涼地響起。

    官菲娜傻乎乎地抬頭,看著手里拿著馬克杯,彷佛要過來倒水喝的林政,呆愣了三秒,她立即回過神,倏地站起來,「總裁好!」

    林政的唇角抽了抽,「你,放松一些。」

    官菲娜的臉一下子紅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哪一根筋抽到了,居然做出這麼雷人的事情,真的好丟臉,她捧著飯盒,紅著臉坐回去,低下頭,拿著紙巾靜悄悄地擦掉那顆跑到唇邊的飯粒。

    他走到旁邊,倒了一杯熱水,慢慢地喝了一口,「我看起來很可怕?」

    官菲娜的臉更加紅了,「沒、沒有。」她真的是條件性反射,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沒有?那麼是我做了什麼事情讓你害怕?」他又問。

    「沒有。」她繼續搖頭。

    「既然都沒有的話,那麼拜托你下次看到我的時候,不要露出一副我會吃了你的表情,OK嗎?」他笑著說。

    她臉漲紅往脖子處蔓延,沒有辦法開口說話,只好拼命點頭。

    「你可以放心,我沒有吃人的習慣。」

    他的語氣略帶嘲弄,官菲娜恨不得在地上挖個洞,將自己給埋進去,心里嘟嚷著,好丟人啊、好丟人啊。

    「還有,每次看到你,你的形象都不是特別的端莊,作為林氏秘書室的助理,你要注意你的形象。」

    形象?她在他的面前還有形象嗎?沒有,全部都拿去喂狗了,她絞了絞手,「是,我會注意的。」

    「我知道你家破產了,家境很差,但你現在的樣子跟原來我見過的你還差蠻大的。」他像是在跟老朋友聊天。

    可惜老朋友不想跟他聊,官菲娜最怕別人提起她原來的事情,她現在可不是大小姐了。

    「總裁,我吃完了。」她打斷他的敘舊。

    他頷首,又看了一眼她飯盒里還殘留的食物,「是蛋炒飯?」

    她又尷尬地不知道說什麼了,硬著頭皮應了一聲是,耳邊傳來他一陣輕飄飄的話,「蛋炒飯,只有蛋跟飯?」

    她快接不下去話了,天哪,她跟他又不熟,他關心她吃什麼干什麼呀!最重要的是,蛋炒飯當然可以放很多食材,只是她窮,她只放蛋跟飯有又礙著他了?

    「看起來過得是很慘。」他下了定論,轉身端著他的熱水走了。

    總裁大人到底是想表示什麼?是蛋炒飯的食材又刷新了他的認知?還是她的貧窮嚇壞他了?

    啊,這個人怎麼這麼討人厭,要他管啊!她就是窮,窮到無藥可救了,關他什麼事。

    她過得很慘,他不需要告訴她,她自己很清楚,她現在跟以前比,一個慘字都不夠!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