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香粉美人 > 尾聲 今生情終圓滿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香粉美人 尾聲 今生情終圓滿

作者︰陽光晴子

    年節甫過,但這一日校尉府可比過年還要忙碌熱鬧,因為季睿麟與倪芳菲兩人總算要成親了,眾人為了這場婚禮已經忙碌許久。

    初春天涼,但天氣楮朗,陽光灑落,街道兩旁擠滿了百姓們,搶著看季睿麟的迎親隊伍在鑼鼓喜樂聲中往毓秀坊去,新郎官一身大紅喜袍,襯得他俊美不凡,神采飛楊的高坐馬背上,讓人贊美不已。

    因倪家狀況特別,減了不少習俗,但倪芳菲將梁嬤嬤奉為表舅母,程燁被她視為哥哥,由他們當長輩送她出閣。

    新娘上轎後,整個迎親隊伍拉得更長,後方還有讓人眼花撩亂的嫁妝。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听說這些是倪芳菲親娘早早準備的,不然,倪家早就敗了,哪來的財力準備這些,且她的嫁妝不僅是金銀珠寶,還有京城內十多家鋪子的房地契,全是會生蛋的金雞母,令人羨慕。

    外人不知,但皇上、倪芳菲跟季睿麟知道,這些都是先皇給薄雲大長公主的嫁妝,她全數轉給她了。

    一對天造地設的璧人進到布置得喜氣洋洋的廳堂,在眾多賓客的祝賀聲中,拜堂進入洞房,而以葉閎仁為首的一票友人都想大鬧洞房,但都被人給攔下了,新房里,一些禮俗還沒走完呢。

    季睿麟拿了喜秤挑了喜帕,只覺戴著鳳冠,身著嫁衣的她美得如初綻桃花,美眸盈盈似水,明媚動人;而她眼中的他,一身大紅喜袍,風流倜儻。

    明知還得出去宴客,但他一點也不想走,可外頭調侃的叫聲不斷,他只好勉強出去應酬一會兒,就趕回新房。

    大紅喜燭燃著,添了曖昧氣息,兩人喝了交杯酒,季睿麟就要多余的喜娘丫鬟全都退出去,她們從善如流,不過季睿麟那急不可耐的樣子,讓她們都忍不住低頭偷笑。

    倪芳菲的臉頰似火燒,嬌嗔的瞪他一眼,但再想到前一晚,薄雲大長公主硬塞給她的春宮圖冊,莫名緊張起來。

    他靠近她,陽剛氣息迎面而來,她頓時氣息紊亂,身子軟綿,不知怎麼開始的,他們躺到床上,他動手解開她的衣襟,她羞澀的閉上眼楮。

    接著一室旖旎,直到她美眸浮著氤氳水氣,輕喊一聲痛,他才放慢節奏,溫柔**,盡是銷魂。

    夜已深,兩人相擁而眠。

    未久,天亮了,倪菲先醒了,她听著耳畔均勻的呼吸聲,靜靜凝睇著自己的丈夫,不敢亂動,就怕驚醒了他。

    季睿麟長得太好看,有幾縷發絲落在頰上,添了點稚氣,但仍好看得讓人挪不開眼,他長面密的睫毛掩著平日明亮的雙眸,形狀姣好的雙唇亦不輸女子,粉嫩光潤……

    她的心陡地上通卜通狂跳起來,好引人心動的一張唇,她突然明白采花賊的心境。

    季睿麟突然醒過來了,一雙彷佛灑了星光的深邃黑眸就定視著她,她的心跳又重重的漏跳一拍。

    「怎麼了?臉怎麼那麼紅?哪里不舒服?」他急問。

    差點扮了yin賊,哪有不舒服?「沒事,真沒事。」

    然而,他厚實的手心已溫柔的貼上她的前額。

    「真沒事,只是差點想輕薄你而已……呃……」她怎麼那麼誠實。

    他垂眼看她,眼底染著醉人的笑意。

    她粉臉嫣紅,心跳如擂鼓,氣息紊亂到無法開口。

    如此嬌態太吸引人,他心湖里激蕩,情難自禁的將她擁入懷里,唇舌糾纏。

    「起床了,睿麟,你答應我了,你成親後,就輪到我跟海棠,對了,還有庭羽跟書凱你也答應要幫忙的,皇上拗不過庭羽公主,他們的事黃了啊。」

    「葉大人,我家姑娘跟校尉昨天才成親,季家老爺跟夫人都要他們睡晚點兒,不必急著奉茶,你倒好,竟一早就過來吵他們。」海棠壓低的嗓音帶著火氣。

    「那我不吵他們,我吵你吧,我跟你走。」葉閎仁笑咪咪的黏了上去。

    屋內的兩人對看一眼,頓時笑了出來,兩人起床,為彼此穿上衣裳,洗漱梳發後,步出新房。

    春陽暖洋洋的,他們忍不住抬頭仰望,卻又因太刺眼了忍不住拐上眼眸,好一會兒,似是心有靈犀,兩人同時睜開眼楮,看向彼此,微微一笑。

    園林里,百花盛開,蝶飛蜂舞,一陣春風襲來,送來幾多花香,但季睿麟最喜歡的還是他身邊可人兒那一身雅的幽蘭香氣。

    他深情凝望,將妻子輕擁在懷,這時的幸福如夢似幻,他謝天謝地,也謝謝那一位曾經下了血咒又費盡數世解了血咒的情敵。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