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香粉美人 > 第二章 聞香找yin賊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香粉美人 第二章 聞香找yin賊

作者︰陽光晴子

    約莫半炷香時間,衙門外就有了動靜,兩名騎馬的衙役護送一輛馬車在門口停下,隨即有圍觀百姓喊著,「來了,來了呢。」

    車內,海棠擰眉看著主子,「小姐真的不戴帷帽下車?」

    倪芳菲搖頭,「這場審判,縣令開放讓老百姓旁听,我進入公堂後勢必得要將帷帽拿下,衙役說那名疑似采花賊的金吾校尉相貌出色,想來百姓們都等著看我的相貌足不足以讓他冒險采花。」

    海棠想到衙役轉告說那名嫌犯惡劣的要求對質就氣了,真的太欺負人了,「對,主子不必遮臉下車,又不是長得見不得人。」

    海棠先行掀簾下車,再拿了凳子扶主子下車。

    駕車的是葉鏢師,他原想陪同倪芳菲上公堂,但被她婉拒了,只麻煩他駕車在衙門外等著,他只能照辦。

    粉妝玉琢的倪芳菲一下車,立即引來一聲聲的贊嘆。

    「哇,是個大美人!」

    「是個天仙美人啊,難怪校尉大人也動了心思。」

    「別胡說,都還沒對質,怎麼能亂定罪呢。」

    老百姓交頭接耳的議論聲此起彼落,公堂里的眾人全往門口看去,就見一名衙役示意那對相貌出色的主僕往另一邊長廊走,而在公堂一隅,已經架設一個大型屏風,顯然是要讓她隔著屏風說話,不必直接面對采花賊,但倪芳菲不願意。

    「既然要當面指認,何必多此一舉?」

    清潤嗓音一起,百姓們又是驚呼連連,因為這聲音帶著股無畏的勇氣。

    另一名跟隨的衙役已快步進到公堂,向杜縣令報告,屏風很快的被撤下,而倪芳菲也在海棠的陪同下,不疾不徐的走進公堂。

    她身著一襲月白色繡著百花飛蝶的綢緞衣裙,烏潤黑亮的發上斜插一根珍珠發釵,再無其他飾物,讓她看來出塵脫俗,一出場就晃花了所有人的眼楮,再看看同站公堂的季睿麟,這一對簡直就是觀音前的金童玉女。

    葉閎仁也沒想到苦主是如此絕色,但這一點也沒有動搖他對季睿麟的信心,季睿麟對女人沒興趣是出名的,他對姑娘也算謙和有禮,但男歡女愛?他從不懂那是啥玩意兒。

    季睿麟在京城看多了各色美人,倒沒有太驚艷,只覺得眼下這女子雙眼靈動,膽子不小,但若是跟杜縣令一樣敢污蔑他,他可不會因為她是女子而輕饒她。

    在他打量她時,倪芳菲也直勾勾的看著他,看他目光清正,沒有半點飄移閃躲,心中暗暗有了些想法。

    她的視線隨即移到公堂上方,頭戴官帽,一身藏青色袍服的縣令,他相貌平庸,瞇著眼的樣子給人不那麼正派的感覺,再想想衙役交代她的話,更加深了這樣的想法。

    緊接著她的目光移到坐在下方听審,一位方面大耳,兩鬟斑白的中年男子,一身昂貴的綢緞袍服,眼神精明銳利,又色迷迷的看她,一看也不是多好的人。

    另外,還有一個看來凶巴巴的青衣青年,雙手環胸的瞪著她。

    一一打量後,她向杜縣令行禮,「民女參見大人。」

    杜縣令礙于她身後的大長公主,不敢受她的禮,他還記得她身邊那丫頭拿著大長公主的令牌闖進後衙時還丟了一句,大長公主有令,要以見大長公主的規矩來招待她的主子。

    所以,眼下這位貌美天仙的姑娘姓啥叫啥,他也不敢多問,略微側身避開這個禮後,才笑容滿面的開口,「這位姑娘,請妳看看是不是站在妳身旁的校尉夜闖妳的房間?」

    對著一個被采花賊夜襲的女子笑嘻嘻的問話,這樣對嗎?倪芳菲看杜縣令笑露白牙,她好無言,但她還是依言看向季睿麟。

    季睿麟也直勾勾的看著她,黑眸神色凝重懾人,但她毫無懼色,抬頭看向高坐堂上的杜縣令,「民女想問大人,一旦抓到采花賊後,依大金律例該如何判處?」

    「毀女子貞節與殺人無異,雖然姑娘得天佑,幸運躲過一劫,但yin賊其心可誅,在本官治理的縣城里,斷不容許此等敗類存在!」杜縣令說得慷慨激昂,「本官明白一旦罰太輕,就是縱容,那些yin賊便覺無所謂,所以,要一次就讓人印象深刻,在違法必究下,敬畏律法,不敢再犯。」

    一席話教人熱血沸騰,圍觀百姓中有幾個激奮地拍手大喊,「就是個青天大老爺啊!」

    就連坐在旁座的曾裕達也大聲附和,「好啊,真是青天大老爺,有杜大人如此的父母官,是我合知縣百姓之福啊!」

    倪芳菲蹙眉,好奇曾裕達到底是什麼身分?顯然她的眼神讓杜縣令回了神,連忙介紹他是合知縣第一大富商,她所居民宅也是他的。

    她明白的點點頭,視線不經意的一掃,竟見在公堂內看熱鬧的老百姓中,有一名年輕男子臉上正帶著不甘的怒火看著她,但見她看過來時,他又連忙低下頭。

    而杜縣令被稱贊到一臉的得意自滿,閃動著精光的眼眸定視著季睿麟,話卻是對著倪芳菲說的,「所以,本官會判—— 斬立決!」

    嘖嘖嘖,俊朗的校尉跟縣令結的梁子還真大,倪芳菲心想。

    斬立決!圍觀百姓們議論紛紛。

    「可惜了,那麼俊帥的校尉啊。」

    「但那女子的確有傾城之貌,難怪校尉會起壞心思,只能說是紅顏禍水。」

    「人家姑娘長得美也不成?分明該怪那校尉人面獸心!」

    葉閎仁的表情變得難看,若到這個時候,他還听不出里面的問題,他就是白痴了!

    管他什麼公堂,葉閎仁急急走到季睿麟身邊,用只有對方听得見的聲音說︰「這兩個家伙分明是要公報私仇,可里里外外這麼多張口,你哪說得清?我看我們要做好隨時殺出重圍的打算。」說完,他又瞪向倪芳菲,惡狠狠的說︰「這位姑娘,妳一定要張大眼楮看清楚,妳若敢亂指證,老子直接砍了妳。」

    倪芳菲看著眼前態度不善的青衣男子,心中了然,剛到公堂就見他凶巴巴的看著自己,配上那高大的身形、粗獷的面容,倒是頗駭人,看來是這位校尉的朋友,他眼中的關懷很明顯,看向她的眼神也夾帶怒火。

    「你再敢這樣跟我家姑娘說話,我先拔你的舌頭!」

    葉閎仁才一眨眼,一個清秀丫頭擋在倪芳菲跟前,冷冷的看著他。

    葉閎仁這輩子還沒被人這麼叫囂過,而且還是個小丫頭,一下子竟呆住了。

    杜縣令煩躁的要非相關人等退到一旁,但葉閎仁不動,海棠也不退,還是倪芳菲向海棠示意,她才退下去,季睿麟也向葉閎仁使個眼色,他才忿忿的站到一旁。

    倪芳菲也注意到季睿麟看過來的眼神,但她沒理會,徑自仰頭直視縣令,「大人,民女確定罪犯不是這位大人。」

    聞言,季睿麟跟葉閎仁都大大的松了口氣,圍觀的老百姓也有不少跟著吐了口長氣,不得不說人長得俊也是有好處的,容易取信于人。

    但這不是杜縣令要听的答案,他蹙著眉,「姑娘莫要忌憚這兩人的官階身分,妳只要說真話。」

    「民女說的就是真話。」她強調。

    杜縣令眼楮閃過一絲不滿,脫口質問道︰「妳家丫頭過來報案時不是說蒙面黑衣人嗎?妳又沒看見臉,怎麼就確定不是他?」

    「既然大人知道當夜闖進我房里的是蒙面黑衣人,我並未見到歹徒的臉,又為何要民女認人?您既是青天大老爺,就更不能冤枉人,還有這些人一個個看起來心虛又害怕,是有人逼他們誣陷校尉大人嗎?」她機智反問。

    杜縣令話一說出口就後悔了,再看著那幾個跪在堂前臉色慘白的死老百姓,他臉都要黑了,他怒看另一邊他先前叫來交代一些話的衙役,該名衙役卻是一臉無奈。

    他已經轉述大人的話給那位姑娘,說人證物證俱在,但犯人狡獪硬要她出面指認,所以請她務必配合大人讓yin賊伏法,怎麼知道她不照著做?

    杜縣令這下騎虎難下,恨恨的看著堂下的倪芳菲,她背後有大長公主,就一定是什麼大家閨秀,此等名門女子不該是為了閨譽著想,想盡快將事情平息,而會選擇配合他的嗎?

    倪芳菲勇敢直視,她可不是養在深閨的女子,她以夕顏娘子的身分在外經商,把沐芳軒經營得天下聞名,膽色並不遜于男子。

    然而,她這話一出,老百姓們簡直炸開鍋了,人家受害者沒看見臉,縣令硬要她指認,這不是活生生的栽贓嗎?

    季睿麟看著眼露狡黠的她,也忍俊不住的笑了。

    「肅靜,肅靜!」

    杜縣令火冒三丈,一下下驚棠木拍下,但根本制止不了議論聲,還是倪芳菲突然轉身面對觀看的百姓,嗓音清脆的說「我有辦法找到采花賊,讓他伏法」,頓時讓眾人安靜下來。

    倪芳菲語調清晰的道來她隨身帶有一種特殊的香粉,那種香粉一旦沾上,身體發熱就會散發出香味,即使沐浴更衣後,那股香味仍然會因為皮膚溫熱隱隱散發而出,且七天不散,而那一晚,她就在采花賊身上撒了一把這種香粉。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甭說杜縣令不信,老百姓們也覺得不可思議。

    季睿麟、葉閎仁倒是半信半疑,他們在外辦事也見過不少奇人異事。

    「大人若不信,民女就抓真凶給大人看,實不相瞞,剛剛民女從外頭走進公堂時,就聞到那個味道,也就是說當日的采花賊就在現場,所以,為了慎重起見,也請公堂外圍觀的百姓們看看前後左右,別讓任何人離開。」倪芳菲侃侃說著。

    此言一出,四周嘩然,眾人也真的前後左右的看人。

    杜縣令瞧她信心十足的樣子,突然有點不安,目光先是迅速的落在老百姓中的一張熟悉臉孔上,再掠過坐在堂下的曾裕達,就見他迅速眨了下眼,杜縣令明白的輕咳一聲,看著倪芳菲道︰「這等奇妙的香粉本官前所未聞,不可相信,與其讓姑娘胡亂指認,不如依照本官手中有的證據判案,姑娘就請回吧,這公堂之上,豈能容許不公不義……」

    她臉色一變,「大人此言差矣,公堂就是求真相的地方,一旦胡亂嫁禍誣陷,好人受罪,壞人逃了,日後合知縣極可能還有女子與我遭受同罪,清白一失,一生盡毀,縣令大人不求真相,莫非要這縣城百姓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這一席話帶著威脅,公堂內外個個听得臉色丕變,杜縣令更是被說得臉色發黑。

    季睿麟看著她,倒是愈看愈順眼,黑眸浮現笑意,再看向杜縣令時,也忍不住語帶挑釁,「大人這是畏懼了?不敢追查下去?」

    杜縣令听著老百姓們亦在朝堂外嚷叫,他後悔了,根本不該放任這些人觀看,但如今若硬關門內審,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他咬咬牙,勉強壓住胸臆間的怒火,看著倪芳菲道︰「好吧,妳要怎麼做就做吧。」

    她優雅行禮,再看向季睿麟,「請校尉大人站著別動。」

    季睿麟點頭,看著她走近自己,兩人距離一步時,她輕輕的嗅了一口他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青草味,隨即搖搖頭,往一旁的葉閎仁走去,卻不知她身上那抹淡淡的幽蘭香氣反讓季睿麟被吸引,目光不由自主的隨她而動。

    葉閎仁臉兒微紅,這位姑娘長得太吸引人,這動作可真讓人想入非非,不過,一對上她身旁那名丫頭冷峻的眼神,他馬上就老實了。

    海棠狠狠的瞪他一眼,還得忍住要將主子拉回來的沖動,只能繃著臉,目光仔細的看著四周,誰要敢露出半點輕蔑或輕佻的神情,她就狠狠的瞪回去。

    倪芳菲慢慢的走,慢慢的輕嗅公堂上男子的味道,慢慢的深入人群,當先前曾與她目光對視又急著避開的年輕男子要轉身快走時,她立即向海棠使個眼色。

    海棠立即掠上前,迅速點住該人的穴道,讓他頓時動彈不得也不能說話,但那張俊秀的臉上已充滿驚慌。

    「我家姑娘找到犯人了,就是他!」海棠將男子推向公堂中央,抬頭看向杜縣令。

    「那是曾家大少爺!」

    「不可能,曾大少爺妻妾通房丫頭可多了,怎麼需要當采花賊?」

    「……妻妾通房多就表示他好色啊,搞不好真的會見色起意呢,別忘了他爹也想強納別人家的女兒當妾。」

    老百姓激動的議論起來,曾家是合知縣大富豪,曾裕達是江湖中人,認識三教九流,武功極高,曾大少是嫡長子,相貌俊逸,功夫也不弱,要當采花賊也不是不可能的。

    杜縣令跟曾裕達的心皆一涼,一時之間,竟怔住了。

    季睿麟跟葉閎仁迅速交換目光,葉閎仁不屑的撇撇嘴,「看來是曾老爺把自家兒子夜闖民宅采花的劣跡栽贓到季校尉身上啊,上梁不正,下梁就歪!」

    曾裕達被點了名,臉色一沉,立即起身上前,飛快的解了兒子身上的穴道,再怒不可遏的指著倪芳菲控訴,「姑娘莫非是看上季校尉的外貌,想令其脫罪,才刻意指證犬子。」

    海棠想也沒想的就怒道︰「我家姑娘才不是膚淺之人!」

    倪芳菲握著她的手,示意她退下,海棠忿忿不平的退下,倪芳菲才看著曾裕達說︰「曾老爺說笑了,小女子不認識你,又怎麼識得你的兒子,還來個刻意指證?」

    曾大少大聲喊冤,「妳就是刻意指證,要不,公堂里外人數如此多,我根本連自己身上衣服的燻香味都聞不到,妳卻硬指我身上有yin賊的味?」語畢,他還刻意拉了站在一旁的衙役,要他們上前聞聞他身上有什麼香味,接著,又拉來幾個老百姓要他們聞聞。

    而曾家在合知縣財大勢大,眾人不管有沒有聞到什麼味兒,全都搖頭。

    杜縣令跟曾裕達飛快交換一個含笑的目光,刻意不制止。

    公堂上一片吵嚷聲,倪芳菲跟海棠卻是氣定神閑。

    「姑娘肯定是早就聞到香味了吧?而前面刻意問杜縣令如何判決,是怕節外生枝,先說出來,會讓采花賊逃了。」海棠跟著主子四處經商,兩人極有默契,她更清楚主子的思維,低聲說著。

    倪芳菲微笑,「對,一進來就聞到了,剛剛一個一個聞,也只是裝裝樣子。」她也悄聲說著。

    季睿麟的耳力好,兩人的悄悄話全落入他耳中,他一雙深邃黑眸含笑,有十足把握,今日這場鬧劇,杜縣令無法得逞,只是,這位姑娘的鼻子也太厲害,這麼多人混雜在一起,她竟然能分辨各人身上的氣味?

    不過……她與他僅有一步距離時,他聞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蘭香,恍若清晨時分走在林間嗅到的清新花香,讓他印象深刻。

    曾裕達見兒子拉到身邊聞香的每個人都搖頭後,他站在公堂,一拱手,「眾人皆知這位姑娘指犬子是采花賊,然而,論相貌家世,我兒有必要做這偷雞摸狗之事?再說了,大金皇室愛香,百姓跟風,只要不是貧乏之民,男女老少身上多有配戴香包,更甚者衣服都有燻香,犬子身上的味道是家中慣用的香料,一日進出,香味稀埂到無人能聞出,姑娘卻指證歷歷,恕咕人不服。」他理直氣壯的大聲辯解。

    「這話也沒錯。」藏在老百姓中的暗樁又紛紛出聲附和。

    令眾人意外的,倪芳菲竟然也點頭,「曾老爺說得有道理。」曾裕達一听可得意了,不過,他還沒說話,她又說了,「但民女的這款香粉很特別,它可以引蝶。」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倪芳菲則出言解釋那款香只要遇熱,就會散發出香氣,就可以如花蜜引蝶,為了證明這一點,還請縣令準備些道具。

    她說得神奇,好奇心人皆有之,在眾百姓的催促下,杜縣令只得僵著一張臉派人去辦了,曾裕達父子卻突然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片刻之後,衙役已捕來一竹籠共三十多只蝴蝶,並拿了一只燒熱的炭爐進來。

    倪芳菲先請季睿麟到炭爐邊,再撩起袍服一角烘烤,等了好一會兒,裝著蝴蝶的長方形竹籠的開口已拉開,但蝴蝶大多仍停在竹籠內,僅只有幾只出去,在空中飛舞,並未停在季睿麟的衣擺上。

    接著,就是曾大少上場了。

    他忐忑不安的走上前,外人看不出來他已全身冒汗,也不知是否心虛?他竟聞到身上散發一股甜膩的香氣……只是眾目睽睽,他也只能咽口口水,同樣拉起衣擺一角放到炭爐上方烘烤。

    他原就汗如雨下,再靠近炭爐,他全身更是熱燙,只覺得那股甜如花蜜的香味愈來愈濃,就在他想倉皇退開時,數十只蝴蝶竟像說好似的全部往他身上飛來。

    他臉色瞬間煞白,急急的揮手驅趕,然而,蝴蝶雖然飛走了,卻又立即停到他胸前,甚至他的臉上,不管他怎麼轉圈想甩掉那些蝴蝶就是甩不開。

    公堂所有人目瞪口呆,但有人的臉上已無血色。

    倪芳菲一雙清亮靈動的眸子看著這景象,她神情從容含笑,站立的姿態優雅,彷佛她不是身在公堂,而是置身在某處花海中,一旁的季睿麟發現他的視線幾乎無法從她身上移開。

    曾裕達在萬般驚懼之下,再也忍不住的上前揮趕蝶兒,在數次揮趕不走後,他索性將蝶兒全數抓入手中捏死,再忿怒甩地,不一會兒,地上都是蝴蝶殘尸。

    公堂上,一片靜悄悄。

    曾大少爺害怕的看著父親,無聲的要他救他。

    曾裕達繃緊一張老臉,他畢竟是看了太多風浪的老江湖,很快的收斂怒火,直勾勾的看向季睿麟跟葉閎仁,再看向倪芳菲,明知她身後有薄雲大長公主,但為了兒子,他也不得不跟她對上。

    「老夫有疑問,姑娘是情急之下,將香粉抹在我兒身上?即使沐浴更衣,仍香味持續七天不散,也就是說姑娘是涂在他的身體,而非衣服上?不然,衣服早已換了幾套,又怎麼能在五日後,仍有香味?請姑娘回答。」他是想作垂死掙扎,這話也確實惡毒。

    此話一出,眾人面面相覷,這回話也太狠了,若是抹在身體上,這女子踫到男人身體,也是失節,日後談親事總是不好,但若說抹在衣服上,這衣服五天前肯定換了,這一身衣服又怎麼有香味?這就變成她在騙人了。

    季睿麟也難掩擔心的看著她,這問題怎麼答都不對,事關女子閨譽。

    海棠更怒也更自責,她雙手緊緊握拳,就是她沒保護好主子,才引來今天的禍事,「姑娘……」

    倪芳菲直視著曾裕達惡劣的目光,哼,她才不在平那些世俗的想法,閨譽損了又如何?

    她得當姑子長伴孤燈?還是以死明志?做錯事的又不是她,她干麼懲罰自己。

    她擲地有聲的開了口,「沒錯,曾大少當時全身赤|luo,我的確是將香粉撒在他身上跟臉上的。

    曾裕達目光就像利刃一樣的在她身上,「那麼姑娘也是赤luo的了?」

    而四周早已響起一片嘩然聲。

    「找死!」

    海棠大為光火,揚起的拳頭就要往他身上招呼,但倪芳菲立即制止,再笑看著他,「讓曾老爺失望了,你養出來的色胚兒子在傷了我的丫鬟後,要我乖,要我自己把衣服脫了,他就不傷害我,沒想到,我尚未有動作,他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脫光,還要我看看連他自己低下頭都找不著的子孫根。」

    此言一出,公掌內外皆是靜悄悄,不過一瞬間,就有人忍不住「噗哧」地笑了出來,接著是更多的憋笑聲,也有人開始悄聲議論,目光直往曾大少的胯下瞧,沒想到他長得人高馬大,那話兒尺寸那麼小?

    曾大少是個驕傲的人,從小養尊處優,讓父母長輩捧在手里,再加上家境、相貌在合知縣都稱得上是數一數二,何曾讓人如此嘲笑輕視?

    再者,任何一名男子都無法忍受被當念嫌棄自己那話兒的太小,于是,曾大少想也沒想的就狂吼而出,「她胡說!當時燈都滅了,少爺怎麼可能叫她看我的子孫根。」

    「孽障!」曾裕達狂吼而出,他這兒子怎麼如此愚蠢,這不是直接把自己定罪了!

    曾大少臉色丕變,在意識到自己說出什麼時全身虛軟的跌坐在地。

    四周一陣靜悄悄,曾裕達屏息瞪向倪芳菲,臉色陰沉近黑,也是這種眼神,讓四周沒人敢輕妄動,也不敢出聲,只在心里譏笑曾大少原來是個傻子,竟然當堂承認自己就是貨真價實的采花賊!

    季睿麟看倪芳菲的神情就更為欽佩,多麼慧黠的女子,冷靜的找出了真相,而且像她敢這麼當眾大膽的談論男子子孫根的女子恐也只有她一個。

    氣氖緊繃,倪芳菲卻緩緩的開口,「當時,我謊稱香粉為毒粉撒向曾大少爺,他嚇得喊人進屋,我則趁勢逃出尾外躲了起來,逃過一劫,事情便是如此。」她簡略的將所有的事交代完,除了自己以輕功逃脫一事。

    杜縣令對上她那雙好似在問「你要怎麼判」的沉靜明眸,猛吞咽口水,他稍早前說的話……真該死,公堂上的話,他能不認帳嗎?若是因犯案人不同判決就不同,這不是明晃晃的說他就是跟季睿麟有仇,存心坑他來著?還有,曾大少的罪若輕判,這不是說明他跟曾家有交情?

    這事要傳出去,肯定弄得滿城風雨,若是還遠遠的傳到京城去,他這頂烏紗帽也不用戴了!

    思緒百轉,他只能顫抖著聲音,拍了一下驚堂木,要公堂上的幾人後退,僅留倪芳菲跟季睿麟,還有坐在地上的曾大少後,看也不敢看曾裕達一眼,「既然犯人認罪了,當然要判——斬斬……斬……立決,以儆效尤!」

    空氣凝滯,四周仍是靜悄悄,沒人敢多說一句話,曾大少癱軟在地,而曾裕達冰刀似的惡毒眼神射向倪芳菲,恨不得將她碎尸萬段。

    就在眾人屏氣凝神中,怒火萬丈的曾裕達也真的這麼做了,他一掌推出,朝倪芳菲擊去,「我要將你碎尸萬段!」

    旁听的老百姓嚇得驚呼出聲,他可是武林中人,現在又是在盛怒下劈出這一掌,那位姑娘不死也要去了半條命了。

    感覺氣勢磅礡的掌風撲而來,倪芳菲心一驚,她雖然有不弱的輕功,可是她這一閃,後方還一堆看熱鬧的百姓,那些人避無可避,又該怎麼辦?瞬間遲疑,掌風已撲面而來,她猛地閉上眼。

    「姑娘!」海棠驚慌的急著閃身過來,但她知道,來不及了。

    然而眨眼間一條有力臂膀突然扣住倪芳菲的縴腰往後一攬,一聲悶哼陡起,她倏地張開眼楮,錯愕的看著曾裕達踉蹌倒退,噗地一聲,口中吐一道血後,跌坐在地。

    她眨了眨眼,低頭看著她腰間多出的一只厚實的大手,身後靠著個溫熱堅實的懷抱,他身上的味道,她稍早才聞過,是一種好聞的瀲青草味,她吐了口氣,回頭看他。

    「冒犯姑娘了。」季睿麟放開她,再退後一步。

    海棠已急急過來,上下打量她,「姑娘有沒有事?」

    倪芳菲心有悸猶存的搖搖頭,海棠松了口氣,臉色一正,立即恭恭敬敬的向季睿麟行禮,「多謝大人,若非大人施援手,曾老爺那一掌肯定會傷及小姐的五髒六腑。」

    倪芳菲也蒼白著臉致謝,捱了那一掌她是不死也會去了半條命。

    「該道謝的人是季某,若非姑娘,季某今日也許就交代在這里了。」季睿麟向她點個頭,隨即看向倒地不起的曾裕達,再聲道,「曾老爺是想殺人滅口?只是,公堂外有多少老百姓都听到你的兒子親口承認他做了yin賊,你殺得光他們?」

    曾裕達蒼白的臉陰鷙得可怕。

    「杜縣令,此事我會上呈給太子,畢竟他最得意的左臂右膀差點就折在你的公堂上,連告官的人都要被殺,下手的還是杜縣令準許坐在下首的第一富商。」葉閎仁一肚子火。

    杜縣令臉色也忽白忽紅,雖然恨自己的算盤都被破壞了,但也只能告訴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求饒的眼神轉向季睿麟。

    「有些人就是本官想饒上一命,但自己還是找死,我又何必枉作小人?」

    杜縣令一整個灰頭土臉啊,他清楚葉閎仁在明白的告訴他,他明知季睿麟的身分,卻心懷不軌、有意為之的要陷害他,這就是明晃晃的在打太子的臉,這梁子,大家是結了。

    但此時又能如何?他總不能再失民心,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處理,先將幾個做偽證的老百姓各打十大板子,再將臉色猙獰扭曲的曾裕達關入牢里,等候發落。

    接著,將委頓呆愣的曾大少判個斬立決,但考慮曾裕達對合知縣的諸多貢獻,什麼建廟造橋、施粥窮人等善舉,多留三日再行刑,讓父子在牢里相聚,這是法外情。

    老百姓們滿意他的判決,倪芳菲主僕對此也無異議,先行離開。

    季睿麟無罪,也要跟著倪芳菲主僕離去,但杜縣令卻急急上上前額冒冷汪的頻頻向他抱拳作揖,再三致歉,等他跟葉閎仁步出公堂時,早已不見那對主僕。

    季睿麟跟葉閎仁甫回到小院,留守在院里的暗衛即上前拱手稟報,另一批暗衛已將重要證人押送過來。

    兩人在廳堂坐下,帶隊的暗衛何進來,拱手行禮,「季大人、葉大人。」

    「何平,這里沒別人,輕松說話就好,我跟睿麟剛剛才經歷一場……」

    葉閎仁興致高昂的要說在公堂上的驚心動魄,但季睿麟馬上伸手打住他的話,看著同在太子手下做事的何平,「這一路過來沒出什麼事吧?」

    何平雖然也很好奇葉閎仁口中的事,但事有輕重,他正色道,「啟稟大人,沒什麼事,只是鐵若謙知道在劫難逃,多次逮著機會要自盡,為免出事,一路命人喂了蒙汗藥。」

    「沒人發現他是被你們帶走的?」他又問。

    「手下們按著大人交代,留人在鐵府盯著,尚無人發現三殿下在江南的這個大掌櫃已經被我們秘密帶走了。」何平可驕傲了。

    季睿麟點頭,鐵若謙這好魚之徒,外室太多,藏嬌的金星太多,等到鐵府發覺不對時,可能都得幾個月後,屆時,鐵若謙已經被送到京城,嚴刑拷打問出他牽線販賣鹽引的名單。

    「好,你們這一路過來也罷了,通知其它人,今天就好吃好睡,明日一早出發。」

    「是。」何平拱手點頭,先行退出去。

    季睿麟起身,就見葉閎仁蹙眉看著他,「有事?」」

    「明天就走?你不等個三天?」

    「沒必要等。」季睿麟明白好友在想什麼,杜縣令跟曾裕達本想害他,沒想到反折了曾家父子,而杜縣令又突然來個法外情,這分明是要給曾裕達時間想方設法的搶救兒子,極可能會找人入獄頂斬刑,或是在獄內搞個自盡做做樣子,不過無論如何,曾大少爺是無法在合知縣生活了。

    「你就這樣放過杜縣令跟曾家父子?」葉閎仁不贊同,今天是有那位腦袋及嗅覺都出色的姑娘相助,不然,他搞不好要替他收尸呢。

    「曾裕達跟杜縣令原本就得看太子要如何處置,我認為也極有可能按兵不動,太子深知吃幾個要棋不見得就能贏整盤棋。至于曾大少爺,若是懂得反省,饒他一命又如何?若是不知改過,老天爺仍會收了他。」

    他話聲突然頓了一下,拍拍好友的肩膀,「我要出去一下。」

    「去哪兒?」

    「我還沒鄭重的向那位姑娘致謝。」他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葉閎仁眼楮一亮,「等等,我也要去。」

    兩人策馬前去倪芳菲等人所租賃的宅院,只是一陣奔馳來到院子前,大門已是大開,一名花白頭發的老丈正彎著腰在門口掃地。

    兩人同時翻身下了馬背,季睿麟先走上前,「老丈,我想見見住在里面的一位姑娘……」

    「啊,你是校尉大人嘛,我有去衙門旁听,那位姑娘聰慧至極,還有那嗅覺,那引蝶的香粉,我啊住在合知縣一輩子,沒看過那麼神奇的事,這可比說書的還要精采。」

    老丈興奮的拉著季睿麟的手說個沒完,季睿麟能耐著性子听,走過來的葉閎仁可沒有這份耐心,「老丈,你說的我們都知道,你先幫我們去通知那位姑娘,我們要見見她。」

    他搖搖頭,「見不到了,走了,不走也不行,官司一結束,這里擠滿想見她的人,回她那種引蝶的香粉哪兒買的?還有幾家衣料行的掌櫃也都過來,吵吵鬧鬧,折騰好一會兒,差點還走不了呢。」

    「走去哪兒?」季睿麟追問。

    「沒說,哪能說啊,萬一有人追去怎麼辦?可是馬車就有六、七輛,還有穿著黑色勁裝的八名護衛,走了大概有一個時辰了。」老丈如實說著,四下看了看,見沒其它人,又低聲的說了句,「我好像有听到那些護衛說了要到京城幾個字。」

    季睿麟眼前一亮,從懷里掏出一只錢袋給老丈,「多謝。」再回身走向馬匹,翻身又上了馬背。

    葉閎仁愣了會兒,快步跑上前,一把拉住他的韁繩,瞪大眼問,「你干什麼?真去追啊。」

    季睿麟勾起嘴角一笑,「我是要投桃報李,她要回京,我們也要回京,我打算護送她。」

    葉閎仁呆住,突地又想到那名嗆辣的丫頭,那颯爽姿態,在京城中可不多見,他立即爽快點頭,「好,就這麼說定,回去收拾。」

    葉閎仁松開韁繩,走到自己的馬匹旁,翻身上了馬背。

    兩人策馬再回到小院子,葉閎仁腳步未歇就要去自己的屋子收抬行囊,沒想到,季睿麟竟喊住他。

    「鐵若謙跟罪證的押送就交由你負責,在接近京城時,我們再會合,還有,你們抵達的時間可能比我早,屆時,你派暗衛立即捎消息給我,我快馬加鞭的追上你們。」

    葉閎仁傻眼,指著自己,「我也想去護送,而且,大群人一起走不更好?」

    「怎麼會好?若是有心人想中間攔劫鐵若謙,豈不波及那位姑娘了?我這就不叫報恩,叫恩將仇報了。」季睿麟說得振振有詞。

    葉閎仁被這話繞得頭都暈了,但他很清楚這家伙純粹想報恩,要說他看上人家姑娘,他是打死也不會相信,鐵樹開花可是很難的。

    季睿麟隨即又交代何平等暗衛一些事後,便回到房內簡單收拾行囊,另外又挑了古天、司馬寬這兩名原本就與他更為熟悉的侍衛隨行。

    季睿麟與古天騎馬,司馬寬則駕車載行囊物資一起離開合知縣,三人速度極快,一個多時後,就看到官道上老丈所提到的長長車隊。

    葉鏢師在听到雜沓的馬蹄聲漸行漸近時,與幾名護衛周摶馬頭戒備,示意車隊繼續前行,只是,出乎葉鏢師意外的,如風一般策馬而至的竟然是一名高大俊美的青年,他身後還有另一名騎士,再後方還有一輛急駛而來的馬車。

    季睿麟已拉了韁繩停下馬兒,看著幾名穿著黑色勁裝的男子,再看著繼續前行的七輛馬車,確定就是該名老丈所說的車隊。

    「這位公子有事?」葉鏢師一手抓著韁繩,另一手則握著腰間的長劍,目光看過季睿麟,再看著他身後另一名騎士及駕著馬車的車夫。

    季睿麟拱手,「在下季睿麟,為金吾校尉,貿然打擾,是想請問你家姑娘……」他目視前方,就見一彎道的坡地上有一座可眺遠方的四魚涼亭,「可願意在那涼亨小敘,季某想就公堂之事親自向姑娘致謝。」

    季睿麟?不就是大金皇朝的武狀元?葉鏢師眼楮瞪大,立即面色恭敬的拱手,「校尉大人請稍待,葉元立即去問。」

    他飛快的調轉馬頭,策馬追上車隊,示意車隊停下,再策馬靠近中間一輛馬車,對著車窗說了些話,即回身,策馬奔向季睿麟。

    一會兒後,季睿麟跟倪芳菲坐在涼亭內,涼亭外約五步遠之處,海棠跟小蓮好奇的看著兩人,但這個距離听不到兩人說話的內容。

    涼亭內,季睿麟脫上掛著溫文的笑容,「季某冒昧,打擾了姑娘的路程,只是在下尚未好好跟姑娘道謝。」

    「校尉大人太客氣了,因為民女,差點就讓您蒙受不白之冤,民女已感內疚,而且,大人也救了民女一命,認真說來,我們該是互不相欠。」她笑說。

    季睿麟唇角一揚,「听來似乎有理,只是若無姑娘的聰慧,季某也沒有救姑娘的機會,說來姑娘于我的恩情要大一些,還有,姑娘叫我校尉就好,但就不知該怎麼稱呼姑娘?」

    「小女子姓倪,名芳菲。」她淺淺一笑,進一步認識,才覺得他實在直接耿介。

    「倪姑娘,我也要回京,我身邊只有兩個人,武功都高,既是順路,不如結伴而行,有我們在也可以保護你,算是我對姑娘的謝禮。」

    倪芳菲遲疑一下即點頭答應,她不敢再賭自己的運氣,何況,多了三個免費又有本事的護衛一路相送,何樂而不為?

    她請海棠將葉鏢師請過來,向他介紹季睿麟及兩位侍衛,分別是面容俊秀的古天及膚色較黑五官粗獷的司馬寬,他們將跟著車隊一起返京。

    雖然倪芳菲沒有明說,但季睿麟等三人皆是武功高手,葉鏢師再想到在合知縣出的意外,若不是倪芳菲機智,他們江南第一鏢局的招牌也許就被他們弄臭了,所以,他也不敢有意見,笑容滿面的歡迎三人加入。

    于是,原本就長長的車隊,再加入一輛馬車,兩名騎士。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