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香粉美人 > 第二章 聞香找yin賊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香粉美人 第二章 聞香找yin賊

作者︰陽光晴子

    約莫半炷香時間,衙門外就有了動靜,兩名騎馬的衙役護送一輛馬車在門口停下,隨即有圍觀百姓喊著,「來了,來了呢。」

    車內,海棠擰眉看著主子,「小姐真的不戴帷帽下車?」

    倪芳菲搖頭,「這場審判,縣令開放讓老百姓旁听,我進入公堂後勢必得要將帷帽拿下,衙役說那名疑似采花賊的金吾校尉相貌出色,想來百姓們都等著看我的相貌足不足以讓他冒險采花。」

    海棠想到衙役轉告說那名嫌犯惡劣的要求對質就氣了,真的太欺負人了,「對,主子不必遮臉下車,又不是長得見不得人。」

    海棠先行掀簾下車,再拿了凳子扶主子下車。

    駕車的是葉鏢師,他原想陪同倪芳菲上公堂,但被她婉拒了,只麻煩他駕車在衙門外等著,他只能照辦。

    粉妝玉琢的倪芳菲一下車,立即引來一聲聲的贊嘆。

    「哇,是個大美人!」

    「是個天仙美人啊,難怪校尉大人也動了心思。」

    「別胡說,都還沒對質,怎麼能亂定罪呢。」

    老百姓交頭接耳的議論聲此起彼落,公堂里的眾人全往門口看去,就見一名衙役示意那對相貌出色的主僕往另一邊長廊走,而在公堂一隅,已經架設一個大型屏風,顯然是要讓她隔著屏風說話,不必直接面對采花賊,但倪芳菲不願意。

    「既然要當面指認,何必多此一舉?」

    清潤嗓音一起,百姓們又是驚呼連連,因為這聲音帶著股無畏的勇氣。

    另一名跟隨的衙役已快步進到公堂,向杜縣令報告,屏風很快的被撤下,而倪芳菲也在海棠的陪同下,不疾不徐的走進公堂。

    她身著一襲月白色繡著百花飛蝶的綢緞衣裙,烏潤黑亮的發上斜插一根珍珠發釵,再無其他飾物,讓她看來出塵脫俗,一出場就晃花了所有人的眼楮,再看看同站公堂的季睿麟,這一對簡直就是觀音前的金童玉女。

    葉閎仁也沒想到苦主是如此絕色,但這一點也沒有動搖他對季睿麟的信心,季睿麟對女人沒興趣是出名的,他對姑娘也算謙和有禮,但男歡女愛?他從不懂那是啥玩意兒。

    季睿麟在京城看多了各色美人,倒沒有太驚艷,只覺得眼下這女子雙眼靈動,膽子不小,但若是跟杜縣令一樣敢污蔑他,他可不會因為她是女子而輕饒她。

    在他打量她時,倪芳菲也直勾勾的看著他,看他目光清正,沒有半點飄移閃躲,心中暗暗有了些想法。

    她的視線隨即移到公堂上方,頭戴官帽,一身藏青色袍服的縣令,他相貌平庸,瞇著眼的樣子給人不那麼正派的感覺,再想想衙役交代她的話,更加深了這樣的想法。

    緊接著她的目光移到坐在下方听審,一位方面大耳,兩鬟斑白的中年男子,一身昂貴的綢緞袍服,眼神精明銳利,又色迷迷的看她,一看也不是多好的人。

    另外,還有一個看來凶巴巴的青衣青年,雙手環胸的瞪著她。

    一一打量後,她向杜縣令行禮,「民女參見大人。」

    杜縣令礙于她身後的大長公主,不敢受她的禮,他還記得她身邊那丫頭拿著大長公主的令牌闖進後衙時還丟了一句,大長公主有令,要以見大長公主的規矩來招待她的主子。

    所以,眼下這位貌美天仙的姑娘姓啥叫啥,他也不敢多問,略微側身避開這個禮後,才笑容滿面的開口,「這位姑娘,請妳看看是不是站在妳身旁的校尉夜闖妳的房間?」

    對著一個被采花賊夜襲的女子笑嘻嘻的問話,這樣對嗎?倪芳菲看杜縣令笑露白牙,她好無言,但她還是依言看向季睿麟。

    季睿麟也直勾勾的看著她,黑眸神色凝重懾人,但她毫無懼色,抬頭看向高坐堂上的杜縣令,「民女想問大人,一旦抓到采花賊後,依大金律例該如何判處?」

    「毀女子貞節與殺人無異,雖然姑娘得天佑,幸運躲過一劫,但yin賊其心可誅,在本官治理的縣城里,斷不容許此等敗類存在!」杜縣令說得慷慨激昂,「本官明白一旦罰太輕,就是縱容,那些yin賊便覺無所謂,所以,要一次就讓人印象深刻,在違法必究下,敬畏律法,不敢再犯。」

    一席話教人熱血沸騰,圍觀百姓中有幾個激奮地拍手大喊,「就是個青天大老爺啊!」

    就連坐在旁座的曾裕達也大聲附和,「好啊,真是青天大老爺,有杜大人如此的父母官,是我合知縣百姓之福啊!」

    倪芳菲蹙眉,好奇曾裕達到底是什麼身分?顯然她的眼神讓杜縣令回了神,連忙介紹他是合知縣第一大富商,她所居民宅也是他的。

    她明白的點點頭,視線不經意的一掃,竟見在公堂內看熱鬧的老百姓中,有一名年輕男子臉上正帶著不甘的怒火看著她,但見她看過來時,他又連忙低下頭。

    而杜縣令被稱贊到一臉的得意自滿,閃動著精光的眼眸定視著季睿麟,話卻是對著倪芳菲說的,「所以,本官會判—— 斬立決!」

    嘖嘖嘖,俊朗的校尉跟縣令結的梁子還真大,倪芳菲心想。

    斬立決!圍觀百姓們議論紛紛。

    「可惜了,那麼俊帥的校尉啊。」

    「但那女子的確有傾城之貌,難怪校尉會起壞心思,只能說是紅顏禍水。」

    「人家姑娘長得美也不成?分明該怪那校尉人面獸心!」

    葉閎仁的表情變得難看,若到這個時候,他還听不出里面的問題,他就是白痴了!

    管他什麼公堂,葉閎仁急急走到季睿麟身邊,用只有對方听得見的聲音說︰「這兩個家伙分明是要公報私仇,可里里外外這麼多張口,你哪說得清?我看我們要做好隨時殺出重圍的打算。」說完,他又瞪向倪芳菲,惡狠狠的說︰「這位姑娘,妳一定要張大眼楮看清楚,妳若敢亂指證,老子直接砍了妳。」

    倪芳菲看著眼前態度不善的青衣男子,心中了然,剛到公堂就見他凶巴巴的看著自己,配上那高大的身形、粗獷的面容,倒是頗駭人,看來是這位校尉的朋友,他眼中的關懷很明顯,看向她的眼神也夾帶怒火。

    「你再敢這樣跟我家姑娘說話,我先拔你的舌頭!」

    葉閎仁才一眨眼,一個清秀丫頭擋在倪芳菲跟前,冷冷的看著他。

    葉閎仁這輩子還沒被人這麼叫囂過,而且還是個小丫頭,一下子竟呆住了。

    杜縣令煩躁的要非相關人等退到一旁,但葉閎仁不動,海棠也不退,還是倪芳菲向海棠示意,她才退下去,季睿麟也向葉閎仁使個眼色,他才忿忿的站到一旁。

    倪芳菲也注意到季睿麟看過來的眼神,但她沒理會,徑自仰頭直視縣令,「大人,民女確定罪犯不是這位大人。」

    聞言,季睿麟跟葉閎仁都大大的松了口氣,圍觀的老百姓也有不少跟著吐了口長氣,不得不說人長得俊也是有好處的,容易取信于人。

    但這不是杜縣令要听的答案,他蹙著眉,「姑娘莫要忌憚這兩人的官階身分,妳只要說真話。」

    「民女說的就是真話。」她強調。

    杜縣令眼楮閃過一絲不滿,脫口質問道︰「妳家丫頭過來報案時不是說蒙面黑衣人嗎?妳又沒看見臉,怎麼就確定不是他?」

    「既然大人知道當夜闖進我房里的是蒙面黑衣人,我並未見到歹徒的臉,又為何要民女認人?您既是青天大老爺,就更不能冤枉人,還有這些人一個個看起來心虛又害怕,是有人逼他們誣陷校尉大人嗎?」她機智反問。

    杜縣令話一說出口就後悔了,再看著那幾個跪在堂前臉色慘白的死老百姓,他臉都要黑了,他怒看另一邊他先前叫來交代一些話的衙役,該名衙役卻是一臉無奈。

    他已經轉述大人的話給那位姑娘,說人證物證俱在,但犯人狡獪硬要她出面指認,所以請她務必配合大人讓yin賊伏法,怎麼知道她不照著做?

    杜縣令這下騎虎難下,恨恨的看著堂下的倪芳菲,她背後有大長公主,就一定是什麼大家閨秀,此等名門女子不該是為了閨譽著想,想盡快將事情平息,而會選擇配合他的嗎?

    倪芳菲勇敢直視,她可不是養在深閨的女子,她以夕顏娘子的身分在外經商,把沐芳軒經營得天下聞名,膽色並不遜于男子。

    然而,她這話一出,老百姓們簡直炸開鍋了,人家受害者沒看見臉,縣令硬要她指認,這不是活生生的栽贓嗎?

    季睿麟看著眼露狡黠的她,也忍俊不住的笑了。

    「肅靜,肅靜!」

    杜縣令火冒三丈,一下下驚棠木拍下,但根本制止不了議論聲,還是倪芳菲突然轉身面對觀看的百姓,嗓音清脆的說「我有辦法找到采花賊,讓他伏法」,頓時讓眾人安靜下來。

    倪芳菲語調清晰的道來她隨身帶有一種特殊的香粉,那種香粉一旦沾上,身體發熱就會散發出香味,即使沐浴更衣後,那股香味仍然會因為皮膚溫熱隱隱散發而出,且七天不散,而那一晚,她就在采花賊身上撒了一把這種香粉。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甭說杜縣令不信,老百姓們也覺得不可思議。

    季睿麟、葉閎仁倒是半信半疑,他們在外辦事也見過不少奇人異事。

    「大人若不信,民女就抓真凶給大人看,實不相瞞,剛剛民女從外頭走進公堂時,就聞到那個味道,也就是說當日的采花賊就在現場,所以,為了慎重起見,也請公堂外圍觀的百姓們看看前後左右,別讓任何人離開。」倪芳菲侃侃說著。

    此言一出,四周嘩然,眾人也真的前後左右的看人。

    杜縣令瞧她信心十足的樣子,突然有點不安,目光先是迅速的落在老百姓中的一張熟悉臉孔上,再掠過坐在堂下的曾裕達,就見他迅速眨了下眼,杜縣令明白的輕咳一聲,看著倪芳菲道︰「這等奇妙的香粉本官前所未聞,不可相信,與其讓姑娘胡亂指認,不如依照本官手中有的證據判案,姑娘就請回吧,這公堂之上,豈能容許不公不義……」

    她臉色一變,「大人此言差矣,公堂就是求真相的地方,一旦胡亂嫁禍誣陷,好人受罪,壞人逃了,日後合知縣極可能還有女子與我遭受同罪,清白一失,一生盡毀,縣令大人不求真相,莫非要這縣城百姓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這一席話帶著威脅,公堂內外個個听得臉色丕變,杜縣令更是被說得臉色發黑。

    季睿麟看著她,倒是愈看愈順眼,黑眸浮現笑意,再看向杜縣令時,也忍不住語帶挑釁,「大人這是畏懼了?不敢追查下去?」

    杜縣令听著老百姓們亦在朝堂外嚷叫,他後悔了,根本不該放任這些人觀看,但如今若硬關門內審,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他咬咬牙,勉強壓住胸臆間的怒火,看著倪芳菲道︰「好吧,妳要怎麼做就做吧。」

    她優雅行禮,再看向季睿麟,「請校尉大人站著別動。」

    季睿麟點頭,看著她走近自己,兩人距離一步時,她輕輕的嗅了一口他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青草味,隨即搖搖頭,往一旁的葉閎仁走去,卻不知她身上那抹淡淡的幽蘭香氣反讓季睿麟被吸引,目光不由自主的隨她而動。

    葉閎仁臉兒微紅,這位姑娘長得太吸引人,這動作可真讓人想入非非,不過,一對上她身旁那名丫頭冷峻的眼神,他馬上就老實了。

    海棠狠狠的瞪他一眼,還得忍住要將主子拉回來的沖動,只能繃著臉,目光仔細的看著四周,誰要敢露出半點輕蔑或輕佻的神情,她就狠狠的瞪回去。

    倪芳菲慢慢的走,慢慢的輕嗅公堂上男子的味道,慢慢的深入人群,當先前曾與她目光對視又急著避開的年輕男子要轉身快走時,她立即向海棠使個眼色。

    海棠立即掠上前,迅速點住該人的穴道,讓他頓時動彈不得也不能說話,但那張俊秀的臉上已充滿驚慌。

    「我家姑娘找到犯人了,就是他!」海棠將男子推向公堂中央,抬頭看向杜縣令。

    「那是曾家大少爺!」

    「不可能,曾大少爺妻妾通房丫頭可多了,怎麼需要當采花賊?」

    「……妻妾通房多就表示他好色啊,搞不好真的會見色起意呢,別忘了他爹也想強納別人家的女兒當妾。」

    老百姓激動的議論起來,曾家是合知縣大富豪,曾裕達是江湖中人,認識三教九流,武功極高,曾大少是嫡長子,相貌俊逸,功夫也不弱,要當采花賊也不是不可能的。

    杜縣令跟曾裕達的心皆一涼,一時之間,竟怔住了。

    季睿麟跟葉閎仁迅速交換目光,葉閎仁不屑的撇撇嘴,「看來是曾老爺把自家兒子夜闖民宅采花的劣跡栽贓到季校尉身上啊,上梁不正,下梁就歪!」

    曾裕達被點了名,臉色一沉,立即起身上前,飛快的解了兒子身上的穴道,再怒不可遏的指著倪芳菲控訴,「姑娘莫非是看上季校尉的外貌,想令其脫罪,才刻意指證犬子。」

    海棠想也沒想的就怒道︰「我家姑娘才不是膚淺之人!」

    倪芳菲握著她的手,示意她退下,海棠忿忿不平的退下,倪芳菲才看著曾裕達說︰「曾老爺說笑了,小女子不認識你,又怎麼識得你的兒子,還來個刻意指證?」

    曾大少大聲喊冤,「妳就是刻意指證,要不,公堂里外人數如此多,我根本連自己身上衣服的燻香味都聞不到,妳卻硬指我身上有yin賊的味?」語畢,他還刻意拉了站在一旁的衙役,要他們上前聞聞他身上有什麼香味,接著,又拉來幾個老百姓要他們聞聞。

    而曾家在合知縣財大勢大,眾人不管有沒有聞到什麼味兒,全都搖頭。

    杜縣令跟曾裕達飛快交換一個含笑的目光,刻意不制止。

    公堂上一片吵嚷聲,倪芳菲跟海棠卻是氣定神閑。

    「姑娘肯定是早就聞到香味了吧?而前面刻意問杜縣令如何判決,是怕節外生枝,先說出來,會讓采花賊逃了。」海棠跟著主子四處經商,兩人極有默契,她更清楚主子的思維,低聲說著。

    倪芳菲微笑,「對,一進來就聞到了,剛剛一個一個聞,也只是裝裝樣子。」她也悄聲說著。

    季睿麟的耳力好,兩人的悄悄話全落入他耳中,他一雙深邃黑眸含笑,有十足把握,今日這場鬧劇,杜縣令無法得逞,只是,這位姑娘的鼻子也太厲害,這麼多人混雜在一起,她竟然能分辨各人身上的氣味?

    不過……她與他僅有一步距離時,他聞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蘭香,恍若清晨時分走在林間嗅到的清新花香,讓他印象深刻。

    曾裕達見兒子拉到身邊聞香的每個人都搖頭後,他站在公堂,一拱手,「眾人皆知這位姑娘指犬子是采花賊,然而,論相貌家世,我兒有必要做這偷雞摸狗之事?再說了,大金皇室愛香,百姓跟風,只要不是貧乏之民,男女老少身上多有配戴香包,更甚者衣服都有燻香,犬子身上的味道是家中慣用的香料,一日進出,香味稀埂到無人能聞出,姑娘卻指證歷歷,恕咕人不服。」他理直氣壯的大聲辯解。

    「這話也沒錯。」藏在老百姓中的暗樁又紛紛出聲附和。

    令眾人意外的,倪芳菲竟然也點頭,「曾老爺說得有道理。」曾裕達一听可得意了,不過,他還沒說話,她又說了,「但民女的這款香粉很特別,它可以引蝶。」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倪芳菲則出言解釋那款香只要遇熱,就會散發出香氣,就可以如花蜜引蝶,為了證明這一點,還請縣令準備些道具。

    她說得神奇,好奇心人皆有之,在眾百姓的催促下,杜縣令只得僵著一張臉派人去辦了,曾裕達父子卻突然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