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巧 > 粿女當紅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粿女當紅 第四章

作者︰七巧

    「妳本來就笨,死背的還行,但理解力跟邏輯很差。」羅方競說得直白。

    他不會刻意說好听話,不像鐘威華,對女生很有一套,裝作體貼紳士,異性緣也因此特別好。

    可私底下,鐘威華的個性並不是那樣,一樣在背地里批評一再找他問功課的幾個女生理解力差、腦袋駑鈍,那當中也包括她。

    這些話,他自是不會向她挑明了說,即使他道出真相,她一定認為是他嫉妒鐘威華,故意說對方的壞話。

    羅方競看似嘴巴壞,卻對她不懂的問題,一再反復驗算教導,直到她確實了解為止。

    每天在她回家前,他會給她作業,要求她回去做完,隔天有問題再問。

    她感覺不像過去找他問功課那麼簡單,問完就結束。

    現在她不禁有上補習班的體悟,或者說是上家教更為貼切。

    他替她從高一至高三按時間表做總復習,還替她畫每科的重點,另印桂的講義試卷給她,即使放寒假,她每天帶回家的功課,比上課時還多一倍不止。

    「羅老師。」游家欣笑咪咪提著補習提袋進到他房間,刻意這麼喊他。

    她走到他書桌,往他旁邊屬于她的座位坐下,從提袋拿出幾張試卷,「這是昨天作業,我都認真寫完了。這次都會寫耶!」她不禁很有成就感。

    她轉頭看他,又道︰「我覺得你很適合當家教!以後可以兼差。」

    被他認真教授一周,她腦袋清明許多,對一向害怕的數理,逐漸能心平氣和的面對它、解決它。

    她不得不稱贊他腦袋聰穎且教學有條不紊,對于他的嚴厲要求,也不再覺得負擔。

    他雖然大她一歲,嚴格來說只虛長她幾個月,兩人是同屆,但他不管各方面都比她大上好幾歲似的,尤其上高中後,他高她很多,也變得成熟了。

    她不禁盯著他瞧,彷佛已經很久沒仔細看過他。

    「怎麼?我臉上有東西?」羅方競愣問。

    一被她這雙黑白圓亮的大眼凝視,他竟有些不自在。想想,他已許久不曾跟她正眼相望。

    雖說這幾日她天天來他家,兩人在他房間待上好幾個小時,但他專心教她功課,她是低著頭面對桌上的課本或試卷,兩人幾乎沒有四眼相對的機會。

    尤其像現在這樣,她張大著眼,直直瞅著他的臉容好半晌。

    「呃?沒有。」游家欣眨眨眼,搖搖頭,心口無端一跳。

    她也不知自己為何會忽然盯著他瞧。

    過去兩人曾經很熟悉,後來因故變得疏離,她對現在的他不免有些陌生,應該說是對他的長相有一點陌生感。

    「只是覺得你變很多,不僅變高,喉結好明顯,胡碴也變多了,看起來很成熟,像男人。」算算他已十八歲,快成年了,而她過去從沒覺得原來他長得很好看。

    「倒是妳都沒變,腦袋沒長智慧,身高沒增加,身材也沒變。」羅方競笑笑的調侃,試圖抹除內心的那抹不自在。

    「誰說我都沒長?我有長高兩公分,還有,增加一個Cup!現在是B!」游家欣刻意抬頭挺胸向他強調,她已脫離A Cup行列。

    聞言,羅方競愣了下,視線不覺向下望去,盯著她穿著寬松的T恤領口。

    「完全看不出來。」他別開眼,因她向前挺身,坐在椅子上的他,不由得稍微往後退。

    「厚!沒騙你,我真的有長大!」一被他瞧扁了,游家欣有些不服氣,站起身,兩手刻意將寬松T恤往後捉緊,挺起胸部道。

    小時候他總笑她是「扁平族」,沒當她是女生,如今,她早已是不折不扣的大女孩。雖說只有B Cup不足以驕傲,班上半數女同學都是C、D以上等級,令她真的羨慕。

    但因面對他,她偶爾會有些幼稚舉動,也忘了男女之分,大剌剌想向他證明她有長大了!

    羅方競見狀,更愕然。

    他的眼楮不禁又盯著她的胸部,即使隔著衣料,但因她緊扯T恤,明顯看出她凸顯的胸部,令他心跳微亂,呼吸有些不順。

    她朝他又靠近些,腳尖不慎踢到他的椅子腳,一個重心不穩,直接向他撲去,而他被她一撞往後仰倒,倒向床鋪。

    她趴跌在他身上,倏地一驚。「那個,我……」她慌忙撐起雙手欲離開他的身上,她手心直接貼上他灼熱的胸口,教她驚慌,彷佛燙到手似的倉皇離開床鋪,用力甩手,將手背到背後,尷尬得臉紅耳熱。

    還仰躺在床鋪的羅方競,心跳更是異常。

    方才她趴跌進他胸膛,縱然隔著衣料,僅是短暫的接觸,他仍明顯感覺到她胸脯的柔軟,身體不由得繃緊,心口鼓噪不休,他也才意識到自己對她其實仍藏有一抹情愫。

    「要證明妳有B Cup,不用直接貼上來讓我檢查。」他從床上坐起身,以開玩笑的口吻說道,意圖消除空氣中那抹尷尬的曖昧氛圍。

    她繃著臉嘟起嘴,不滿的道︰「剛才是意外,意外!誰要倒貼讓你檢查!」

    她沒好氣的坐回書桌前屬于她的位置,拿出課本低頭翻看,心下其實很想轉身逃開。

    羅方競見她氣呼呼的模樣,莞爾一笑。

    雖然跟她因故疏離了兩、三年,但他對她還存在著一抹對異性的好感,而他早將她當女孩看待,卻又難以向她告知他的心情。

    接下來因為逢農歷過年前夕,每年這時節是游家生意最熱絡的時刻,一家人從早到晚忙著做粿,游家欣自是要參與,暫停幾日上羅家補習。

    直到農歷初四,她才又來羅家。

    原本母親要她慢幾日再來打擾,因得知羅方競感冒在家,沒跟父母出門向親戚拜年,她不放心過來探看。

    「哈,新年快樂!」她按了電鈴,庭院的鐵門一開啟,她便自行入內。

    他家與她家雖僅隔兩條街,但他家這區的房子是附前院和車庫的三樓別墅住宅,在他小一時新屋落成,羅家也才搬進這里。

    而她家那邊是一整排相鄰的二樓透天厝,是爺爺買下的房子,屋齡比他家至少多上三十年,坪數不大的一樓當店面使用。

    兩家母親因為談得來,交情很好,但她家和他家在經濟條件上其實相差一大截。

    「听說你感冒,還好嗎?有沒有看醫生?吃藥了沒?中午有吃嗎?」游家欣一進客廳,見他從二樓樓梯走下來,感覺沒什麼精神。

    「還好。要開始補習了?」羅方競在沙發上落坐問道。

    因父母不在家,若她直接上樓到他房間不太妥,他便先下樓來。

    就算雙方父母對他們很信任,他還是想避免上回的意外發生,否則難保他會對她做出不禮貌的行為。

    畢竟他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是身心正常的大男孩,而他對她很有感覺。

    「還沒。我是來探病的,不過若你不嚴重,要恢復補習也可以。」游家欣笑咪咪的回道,將拎著食物的提袋放在茶幾上。

    她先拿出一只保溫壺,「這是鼠曲草泡的茶,我有加點蜂蜜,不難喝。」

    「鼠曲草茶?」他微愣。

    他知道那是她家做草仔粿用的,台語俗稱「刺殼草」,過去為野生雜草,因用量大,她家田里種了很多,但他從未听過她拿來泡茶。

    「我阿嬤說鼠曲草可以治感冒、止咳、化痰,它在中藥里其實有很多功效,我拿一把曬干的來泡茶,特地給你加些蜂蜜,你不喜歡這味道就當中藥喝。」

    羅方競拿起保溫壺,轉開蓋子,立即漫上一股熱氣,伴著濃濃的鼠曲草香還有一股蜂蜜味,很舒服。

    他倒了一杯啜飲。「我不討厭這味道。」相反的,他一直很喜歡,尤其喜歡她身上常會染上這股草香味。

    「那就好。你今天喝完這壺,我明天再泡一壺給你。」見他願意飲用,游家欣感到寬慰。

    「妳還帶什麼?」羅方競望了一眼茶幾上的紙提袋,希望她帶來她家的草仔粿,他很想吃。

    「喔,這個是二阿姨送來我家的臘肉禮盒,我拿一條來送你,當做是『束修』。」游家欣掏出一條真空包裝的臘肉條笑咪咪強調,送給他這個家教老師,可是非常貼切應景。

    羅方競見她遞上的臘肉條,愣了下,神情有點窘。

    一徑開心送禮向他大方分享的游家欣,見他神情微恙,不禁斂去笑容。

    「我是不是送錯禮?」她小心翼翼探問。似乎她的想法太傳統老派,跟不上同年紀的人。

    「沒,謝謝,我很高興。」羅方競扯唇一笑,伸手接過,放在一旁沙發上。

    他不好意思向她坦承,他母親不愛臘肉,家里餐桌也不會出現這種東西,她送給他,他又無法料理,這種被她視為高級品的東西,送他反倒是浪費。

    可對于她大方與他分享的行為,他是開心的。

    「那個……還有這些我家拜拜的餅干,但你應該不會喜歡,你家都吃進口餅干。」游家欣一臉困窘。

    她把自認為好的東西拿來要跟他分享,也當是感謝他教她功課,可她卻忘了,羅父的公司就是做食品貿易,他家常有吃不完的各式進口餅干零食,她來他家念書時,羅母還常拿來請她吃。

    「我還是帶回去好了。」她尷尬一笑。

    「留著,我想吃。」羅方競伸手拿過她欲提起的紙提袋。

    他除了喜歡她家做的粿品,也喜好她家會出現的傳統零嘴,喜歡她家的飲食習慣。

    小學時曾有幾次因母親陪父親應酬會晚歸,讓他下課後去她家停留,他在她家吃過幾次飯,一直很難忘。

    雖然他嘴上說想吃,游家欣卻誤解他的表情,認為他是勉為其難才收下的。

    很快地,寒假將結束,為感謝他認真教導,讓她對數理的理解力大大進步,她笑咪咪問︰「你有沒有想要的東西?我可以用紅包買來送你喔!」

    雖說他家經濟寬裕,他要什麼有什麼,但她單純想好好回饋他,又怕花錢買的禮物不是他喜歡的,那就浪費了,索性先問清楚。

    羅方競看她一眼,思忖了下,道︰「不用花紅包錢,妳親手做就可以。」

    「喔,什麼?但我沒做過什麼。」游家欣歪著腦袋想著能做什麼送他致謝?

    「我生日時送我壽桃草仔粿。」他一臉認真向她索討。

    他一直介意她送鐘威華親手做的壽桃草仔粿當生日禮物,因為那桃子外型倒過來看便是愛心,儼然是暗示她對鐘威華的心意,令他不禁也想得到。

    聞言,游家欣臉色一變,因他的話,心口刺痛了下。「羅方競,你很過分!」

    「我很過分?」見她眼神含怒瞠視著他,令他不解。「只是跟妳要兩個手作壽桃草仔粿當做生日禮物很過分?等到我生日太久了,下禮拜三就送我。」

    他索性向她說得更直接,那一天是西洋情人節。

    他打算藉由那日,借著她送的禮,向她告白。

    未料她完全誤解他的意思,以為他幼稚的又提起當年的糗事取笑她。

    「喂,我是認真的,不是開玩笑,更沒取笑的意圖。我喜歡草仔粿!」他強調。母親所以常去她家買草仔粿來拜拜,不只是因爺爺愛吃,他也愛吃。

    「胡說!你根本不愛吃草仔粿!」游家欣氣他刻意說假話。

    他若坦承不喜歡她家的草仔粿,並不影響兩人的友情,可他一再借故取笑她,令她難以忍受。

    國三那件事,她對他弄掉她做的草仔粿非常介意,之後才有意疏遠他,即使巧遇也刻意回避,是直到高三,因母親要求他替她補習,兩人隨著每天見面相處,逐漸恢復往日情誼,她也放下曾有的心結。

    不料他依然對她存有一抹輕視之意,她感覺比國三時更難受、更不堪。

    「我再也不要跟你說話了!」她忿忿的轉身離開羅家。

    之後只要他在家,她就不再踏進羅家客廳。

    羅方競見她生氣離去,對她激動的反應很不解,也因她拒絕送他親手做的壽桃草仔粿而耿耿于懷。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