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青微 > 夫人有點嬌 > 楔子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夫人有點嬌 楔子

作者︰青微

    天寶二年,天下太平。

    剛登基兩年的肅文帝雷厲風行,是個比先皇冷酷,卻能澈底整肅弊政的明君,剛結束先帝的大喪就開始著手肅清官場貪墨不正歪風,雖然不能立竿見影,幾次懲處殺伐卻已經讓心懷不軌的官吏們戰戰兢兢,再也不敢像先帝掌政末年時候那樣恣意妄為。

    在這樣的統治下,老百姓的日子越過越好,對皇帝口碑自然很高,早就忘了當初他登基時的一場供亂,也忘了那一場鍋變。

    肅文帝的皇帝位是奪來的,從他的太子親二哥手里,太子是很好的太子,有著幾年的儲君威嚴,為人寬容,可他性子溫和,心慈手軟,卻不適合再統治已經千瘡百孔的大晏,先皇也曾猶豫過要不要改變遺詔,可最終還是心慈沒有繼續。

    就在先皇去世那日,五皇子寧王發起了兵變,囚禁了太子登基為帝。

    如今兩年過去,民間早已忘記那些腥風血雨,可在深宮里,這一切還在繼續。

    最近宮里不太平,暗潮洶涌,無論是主子還是下人,個個都風聲鶴唳如坐針氈,就連朝堂上的大人們也不例外。

    倦勤齋外,等候皇帝召見的一眾大臣都有些戰戰兢兢,因為等候的太久都臉色蒼白搖搖欲墜,如果不是怕失態污了皇上的地盤,有幾個老邁的幾乎要暈倒。

    就在他們面前,幾道大門隔絕了所有的聲音,就在這道門後的殿里坐著天下之主當今聖上。朱紅門外,沉著臉冰冷眼神的大宦官帶著徒弟守著,他半垂著眸佇立在門口,花白的頭發梳得一絲不苟,臉上深沉的紋路如同刀刻,透著點無情,是個讓人看不透心思的人。

    就連天氣也陰沉沉的,不像是個好日子。

    似乎一切的壞事都從前幾天早朝皇上罷免了萬太傅開始,那一日跟平時並無什麼不同,除了萬太傅提起被囚禁在深宮的太子,說兩年時間過去,天下大定,請皇帝看在戰友手足的分上,放太子出來另立府邸。

    萬太傅說出這話的時候,整個殿堂里安靜的沒有一點聲音,針掉下來都能听清楚。可最終,太子沒有出來,第二日,萬太傅因錯被罷官。

    從那日開始,宮里的氣氛就開始變得古怪,每個人都像是被掐住脖子似的,就連大氣都不敢出,生怕被牽連。

    大臣們聚在一起,看看彼此的眼神,都沒敢開口。

    最後還是站在最後的年輕官員悄聲開口,問身邊的同僚,「張大人,咱們還要等多久,太傅這事……」

    「噓。」張大人上了年紀,搖搖頭,「不可說,不可說。」

    雖說是不可說,所有人的眼神卻昭示,大家都知道他被罷免的原因並不那個無關緊要的錯誤,而是那個不能說,不能提的原因。

    所有人都清楚,從五皇子登基為帝那一刻,這些站錯位置的大家族都會面臨滅頂之災,可這一年里效忠太子的人被罷免的罷免,抄家的抄家,人人自危,只有萬太傅沒事,眼看朝堂變得風平浪靜,大家松懈下來,他卻又突然被罷免。

    在這樣的情況下,眾人怎麼能不緊張,要知道同朝為官多年,要論關系沒有幾個人能拍著胸脯說和當初那場奪嫡兵變無關。

    眾人面面相覷,那兩人聲音很小,可已經都听到,強忍著。

    大太監眸子微抬,冷冷地掃一眼下面,四周立刻寂靜無聲,就連呼吸都恨不得忍住。

    在這里等候召見已經是這般難受,真不知道此刻進去見皇上該是多受罪,想到這,大家都有些同情待在里面的那個人。

    這位戶部尚書魏大人……可真是倒霉啊,要獨自面對皇上。

    雖然能管住大家的嘴,卻管不住所思所想,幾個大臣腦海里已經開始想象里面該是多麼腥風血雨,皇上會和這位當朝大紅人說什麼,是不是討論拿誰開刀,猜疑著下一個倒霉的人會是誰。

    可事實上,倦勤齋里很平和。

    恢弘大氣的寶座上坐著大晏朝第四位皇帝,曾經的五皇子,下面的矮凳上坐著另一個年輕男人。

    兩人正在交談,面色平和,甚至都帶著點笑意。

    他們年紀都不大,面白無須,若仔細看還是皇帝更年長幾歲,比起皇帝滿身的浩然正氣,下首的年輕男子俊朗之外還有些有些陰柔,眼神深邃。

    談完了正事,都用了茶,皇帝放下手里的折子,「那就這麼做吧,江南連年水患,治不如防,你派些穩妥的人去查看,要是情況屬實就要早做防範。」

    「是。」下首男人答應了。

    看他繃著臉面無表情,皇帝突然挑眉,笑吟吟開口,「懷誠怎麼越來越嚴肅,正事談完了,咱們君臣聊點閑話。」

    听到這話那人微怔,嘴角勾動出點笑容又消失,十分的鎮定,「微臣洗耳恭听,有什麼閑事能讓皇上上心。」

    「懷誠今年二十有五了吧。」皇帝沒給他回答的機會,徑直問出口,掐指算了算,「朕如果沒記錯,是有二十五了,這麼一算,咱們君臣相處也快六年了。」

    「是。」魏懷誠應諾,他半垂著眸沒有直視君顏,即便皇帝讓他放松也沒有顯得過分的親昵。

    「時間過得真快。」搖搖頭,皇上笑了,「第一次見懷誠那年,朕的二阿哥才六歲,現在都快和朕一樣高,懷誠怎麼還不成親,你這個年紀也該成家了。」

    眸光微閃,魏懷誠有點吃驚听到這句話,臉上表情卻沒露出什麼異樣,「事務繁忙,雖有意卻無能為力。」

    「巧了,咱們君臣竟然想到一起,如果懷誠有心,不如朕幫你保個大媒,放心,那姑娘不只是姿容出色,性子也溫柔動人,算是我看著長大的,要不是她比朕的二阿哥大了幾歲,我都想讓二阿哥把她娶了。」

    皇帝越說越高興,笑起來。

    魏懷誠也微笑,卻並沒有把這話當真,為人臣子最重要的是要懂得什麼該說,什麼該信,如果連皇帝嘴里的玩笑和真話都分不出來,那不如離開朝廷。顯然,剛才的話就是純粹的玩笑,至于保媒這件事。

    他半垂著眸,很上地道追問︰「既然皇上都覺得好,那自然是不會差,只是不知道是哪家小姐?」

    皇帝笑容變得復雜,深邃的眸子若有所思盯著魏懷誠,「萬靈,萬瑞安的親孫女。」

    听到這個名字的瞬間,即便是鎮定如魏懷誠也掩飾不去他的吃驚,平靜無波的眸子里寫滿了對這個建議的詫異,可等到對上皇帝的眼楮,他明白過來,這不只是一個建議。

    萬瑞安就是被罷黜的萬太傅。

    「靜之。」皇上突然喚出他的字,口氣軟和下來,透著親昵,彷佛不再是君臣,回到了當初的朋友,這是兩人相識的第一年皇上送給魏懷誠的字,就連自稱都變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這樁親事的確有點突然,可這也是我細細思量後最好的決定。不瞞你說,自從那日貶斥了萬太傅,我心里十分不安,他雖然有些迂腐,可對大晏朝十分忠心,輔助了三代帝王,是大晏的肱骨棟梁。可那日的情形你也親眼見到了,他雖忠心卻已老邁,心太軟,看得想得都是人情世故,早忘了大晏的江山社稷,我那日也有些氣急,就沒給他留情面,可這也是為了朝廷為了百姓。」

    「皇上太過擔憂了,萬太傅一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

    「若是這樣朕心里還舒坦點。」皇上笑笑,話鋒一轉,「可事情做錯了就是錯了,萬太傅年逾古稀,再回朝廷未免有些朝令夕改,可朕心里著實過不去,所以這才想到保這一樁親事安慰老臣之心。」

    「你的為人朕是最相信的,光明磊落翩翩君子,萬靈那丫頭,我也是這些年看著長大,年方十八出落得出水芙蓉一般,與你是最般配的,郎才女貌端的是一段佳話,你看如何。」

    魏懷誠沒有立刻回答,沉默片刻後緩緩開口,「微臣不知道老大人意下如何?」

    「萬瑞安自然欣喜。」皇帝回答得很肯定。

    自從被貶官,萬瑞安再沒進宮,皇上卻說對方很欣喜,如果不是兩人早就提到這件事,就是另外一種可能。

    雷霆雨露,皆是皇恩。

    這樁婚事皇帝說萬太傅欣喜,那就必須是欣喜,自己也是。他沒有去揣測皇帝的心思,因為這樁婚事的用意很明顯,皇帝並沒有掩飾,君臣相識六年,他能夠看明白。

    如果沒有猜錯,這樁婚事皇帝造在心里決定好了,貶斥萬瑞安是真,心軟是真,保媒是真。這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唯一沒說出來的兩件事就是即便萬瑞安沒犯錯,也沒辦法再立在朝堂,這樣一個忠心前太子的人永遠是個禍患。

    可皇帝也沒打算毀了萬家,萬太傅幾十年為官,門人學生遍天下,又是出了名的忠義,在民間名聲頗高,所以皇上打算用一種雖然突兀卻還算和緩的姿態貶斥了萬瑞安,再用自己的身分抬他們一下。

    從此萬家雖然遠離了朝廷,卻有個孫女在京城,既是恩寵,也是人質,至于自己……在朝廷和皇上面前一人獨大,是件很危險的事情,他走得太順,該慢下來步子,娶了罪臣之女,身分自然不同,皇上可以寵他信他,也可以當作借口毀他。

    皇帝面前的大紅人魏大人要娶萬瑞安的孫女,這事傳出去又要引起多少人的猜疑不安,有多少人要睡不著覺。

    帝王之心,永遠比常人更詭譎莫測,只有讓臣子忐忑不安戰戰兢兢,他的皇位才做得更安穩。

    魏懷誠微笑,「既然如此,臣沒有拒絕的理由。」

    皇帝微笑起來,「你急什麼,這是大事,怎麼能隨口答應,你且回去想個清楚,朕不急。」

    「多謝皇上。」魏懷誠謝恩,再無別話。

    幾日後,魏懷誠要去萬家求娶的消息開始甚囂塵上,沒有人清楚是從誰嘴里傳出來,魏懷誠也沒再把自己考慮的回答告訴皇上,只是不動聲色地尋來了最有名的官媒。

    流言出自哪里,不言而喻,他的作法,就是皇上想要的回答。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