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唐梨 > 金主的私密契約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金主的私密契約 第一章

作者︰唐梨

    【第一章】

    「Shit……」厲傲陽吐出一句髒話,低頭便把額頭抵在了汽車的方向盤上,「死魏禹騫,有異性沒人性!」

    現在的時間才早上五點半不到。

    早上五點半都不到!街上的行人也才那麼兩三個,商店全數大門深鎖,而他的人在這個時間就已經跟他的車一塊出現在街上了!

    為了跟重要的客戶合作,今天他凌晨四點半就起床,搶在客戶前去機場搭飛機出國辦事之前就開車趕往對方的住處,讓對方簽下那一紙合約。

    此刻,他因劇烈的頭痛,不得不將車停下,並試圖想辦法解決這該死的嗡嗡頭疼。

    「混蛋!」

    魏禹騫那家伙,身為兄弟,分明知道他早上只要一早起腦子就會不住地疼痛,偏偏還要將今天這個客戶推給他,只因他要送準老婆去上課,每天都不能缺席。

    「靠,頭快痛死了……」這樣下去不行。

    再一會,極有可能會因為頭痛在回公司的路上不小心釀成車禍,導致一連串的麻煩和先解決掉這該死的頭痛之間,他決定選擇後者。

    他下了車,沿路走著,希望能夠看到一間咖啡廳或是便利店。

    然而希望落空,這個路段根本沒有他期盼的店鋪,就連賣早點的路邊小攤子都沒看到一個。

    正當他萬分絕望,企圖找面牆倚著,閉上眼楮就這樣昏睡過去之時,他突然聞道了咖啡的味道!

    「在哪里?在哪里?」他循著微弱的香氣再次邁步急急往前走,在經過某間大門敞開的店鋪時,不經意地瞧見店內被無數花花綠綠的花朵圍繞之中,其中擺放著一張十分古典的歐式桌椅,「是這里了!」

    那張椅子有坐墊又有靠背,用的是碎花拼布做成的,看起來舒適又可愛,彷佛在對他喊,「坐我、坐我。」,再加上咖啡香味的誘惑,他忍耐不住,想也不想便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

    瞧見有人走進來,佟茉莉習慣性地停下手上的工作跟客人打招呼。

    但是男人卻無視她,直接走向店內用來擺飾的歐式桌椅,默不作聲地一**坐到椅子上。

    「這位……先生?」佟茉莉禁不住重重一怔。

    她想不明白為何男人一踏入花店,不是直奔櫃台向她請教該買哪種花送給什麼人,或是他本來心有所想,有想要買的花要求她為他包裝服務,而是對她店里的擺設表現得興致高昂,害她不得不離開櫃台,萬般疑惑地走向他。

    「先生?」

    「給我一杯咖啡。」

    「啊?」她愣住了,她懷疑他根本沒搞清楚她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這位先生,很抱歉,我這里並非咖啡廳,而是花店。」

    「給我一杯咖啡。」厲傲陽又重復了一遍,這一次,因困擾著他令他無比惱火的頭痛,所以他的語氣有明顯的加重。

    「你……那請你稍等一會。」佟茉莉咬著唇想了想仍是作罷。

    他的堅持讓她變得不太堅持,更何況她有瞧見在他重申著要杯咖啡之時,他低下了頭,用五指攏在額頭,從她這個角度看去能看到他俊美的側顏,更能看見他無意識凶狠瞠大的幽黑眼瞳。

    她不敢怠慢,不知道他想要干什麼,干脆快步跑回櫃台,將剛才那杯打算自己享用的咖啡,送來他面前的桌上。

    「你請用,但是我這里真的不是咖啡廳,只有速溶咖啡。」面對面前這個突然闖入她花店的男人,她除了好奇依舊只有好奇。

    他穿著一身西裝革履,衣服用料看起來很高級,雖然他的態度看著有點強硬,又有點野蠻,不過剛瞧見他的第一眼,他便留給她英挺斯文的印象,一看便知道他若不是哪間企業的老板或高層,便是上流社會的人,她實在搞不懂他拿花店當咖啡廳是有何企圖。

    「無所謂。」他管它是速溶還是水乳交融,他一心只想著讓疼痛和不住嗡嗡聲作響的腦袋清醒過來。將沒加糖和奶精的苦澀咖啡一整杯灌下腹,他感覺頭腦的痛苦有所減輕,邊將空了的杯子放回桌上,邊開口說道︰「麻煩續杯。」

    「你稍等一會。」她不敢趕他。

    現在這麼早,路上也沒有幾個行人,隔壁左右的店鋪都仍未開門營業,若他真有心對她做些什麼,她的呼救根本毫無意義,還不如按照他所說的去做,等他滿意了,說不定他就會離開了呢?

    她這樣說服自己,又幫他泡了杯咖啡,回頭還取了些她打算用來當早餐和午餐的手作三明治拿來給他。

    「這是什麼?」接連喝下兩杯咖啡,厲傲陽感覺頭腦已經變得清醒過來了。

    他還未弄清楚自己身在何處,驀然就看到一只白皙的女性的手,將放在盤子上幾塊三明治放到面前,順著好看縴細的手往上看去,只見一個穿著圍裙,面容淨麗的年輕女孩站在身旁。

    「這是……因為你一進來就跟我要咖啡喝,還一連要了兩杯,我以為你說不定也會需要早餐,剛好我這里有些三明治,就一起拿給你了。」

    「妳是?」對不起,原諒他剛清醒,只不過剛恢復就發現身旁站著個美人,這可真是比作春夢還要教他感到驚奇興奮,「這是哪里?妳是哪位?」

    「你不記得了?」佟茉莉有些不敢置信。

    「我……」該死!都怪這該死的頭痛,他抬頭稍微環顧四周一圈,將視線重新鎖定在她臉上之時,帶些自嘲地問︰「我現在是在花店,還跟一位看似花店員工而非咖啡廳服務生的美麗女孩要了兩杯咖啡?」

    「這是我的店,你進來的時候我剛好在泡咖啡,那時你看起來模樣有點不舒服,也許你只是剛好聞到了咖啡的味道,將我這里跟咖啡廳搞錯了。」

    「就是這樣沒錯。」天知道他剛才都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他也不為自己辯解,直接表以歉意,「我很抱歉,我想我應該是嚇到妳了,但是請妳相信,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起得太早就會有頭痛的毛病,之前我的頭太痛,根本無法思考,一心想找一個有賣咖啡的地方,才會迷迷糊糊走到妳這里來。」

    「沒事的,我確實有一點點被嚇到,只有一點點,不過現在听你這麼說,我覺得還好。」剛才她只不過是覺得他很奇怪罷了,此時看來,他也沒有她想的那般古怪可怕。

    「一個陌生男人走進妳的花店,不買花,卻跟妳要咖啡,妳卻不趕他,也不曾試圖大聲呼救讓人來幫忙趕走這個行為古怪的男人?」

    「現在太早了,外面行人不多,這條街上多數都是一些很晚才開門的店鋪,就算大聲呼喊也不見得會有人來幫忙,我本來是想先看看情況再自己想辦法的。」

    「小姐,妳膽子好大,我怎麼看著好像跟妳的臉不太相配?」

    「這是貶義?」

    「不是,這是贊美,我是說妳看起來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樣,沒想到遇到事卻這麼冷靜,讓我感到很驚訝,也十分感興趣就是了。」厲傲陽扯出了一個溫柔的笑,藉以告訴她他所言不假。

    「那……謝謝你。」她向來習慣了處事冷靜,至于他說的外貌柔弱,表里不一,或許真是這樣吧?

    「不過我很好奇,妳的花店這麼早開門,平時這個時間人又那麼少,若我真是壞人,妳會怎麼做?」

    「你看起來不像是壞人。」這句話,她是思考了片刻才說口的,不過他看起來真的不像壞人。

    「我的確不是,我只是個唐突了妳的男人。」他看著她,感覺視線莫名變得專注灼熱,一察覺到自己的變化,他立刻將視線移開,移到桌上的三明治之上,「雖然如此,但是我仍想嘗嘗看妳做的早餐,可以嗎?」

    「可以,你請慢用,我先去忙了……」

    「等等,早餐我該付妳多少錢?」

    「不用了,就當作是我請你的。」就算他的出現令她感到意外,就算他唐突了她,她也沒想過跟他要一頓早餐和咖啡的錢。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他笑了,又是那種溫和謙煦的笑容,朝她眨動的眼眸蘊含著些許她看不懂的意味深長。

    不知是不是他視線的關系,她竟然突然感到雙頰微燙,若沒猜錯,她一定是為了這個男人而偷偷紅了臉。

    為了掩飾窘態,她匆匆丟下一句話便重新回到櫃台,為了將稍嫌雜亂的思緒變回清晰,為了讓古怪的心跳快些平復,她為自己也泡了杯咖啡,在余熱未散之時一口氣將之飲盡。

    跟著她開始忙著修剪面前一堆花葉花枝,把它們每一朵都修剪妥當。

    等她做完手邊工作,抬起頭想要搜尋那個男人的身影,卻見他已經起身走向她。

    「先生,請問你有什麼事嗎?如果你是想買一束花送人,我有不少好推薦。」她只能這樣問他,否則她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向他搭話。

    「告訴我妳的名字。」

    「誒?」她很想問為什麼,他們只是萍水相逢,她對他沒有太多思考,他真的是一個很偶然路過的人,她以為他們的關系從今天開始,到今天也就結束了,「對不起,我想我無法向你透露我的名字……」對她而言他是個陌生人,她根本沒有讓他知道她名字的必要,不是嗎?

    「請告訴我妳的名字。」他很堅持,「我只是希望以後有機會能給妳回禮,不然妳請我吃了一頓早餐與咖啡,及時解救了我的糟糕狀況,而我卻什麼都不做,那未免太不禮貌,請妳務必把妳的名字告訴我,我真的很想知道。」

    「佟茉莉,我叫佟茉莉。」他真的太堅持了,不管是剛才抑或是現在,而她幾乎很少有所堅持。

    「佟茉莉嗎?好可愛的名字,就跟那邊那一朵朵的茉莉花一樣,干淨可人,很適合妳。」他毫不吝嗇地給出了贊美,同時也將一張名片塞到那雙小手手中。

    「我叫厲傲陽,有什麼事的話妳可以打電話找我,需要幫助的話也可以找我,當然,就算沒事,我也歡迎妳找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