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鐵匠鋪里的美嬌兒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鐵匠鋪里的美嬌兒 第一章

作者︰零葉

    【楔子】

    大梁十五年秋,先帝駕崩。年僅十六歲的太子登基為帝,年號元啟。

    新帝登基,總要做一些有利于天下蒼生利國利民為自己掙好名聲的事情。比如,減免戰亂區兩年稅務;比如,讓一些老弱病殘的將士們回家養老;比如,讓宮里年滿二十歲的宮女們除了奴籍改成良民出宮。

    這個消息一出,最高興的莫過于百姓了,紛紛稱贊新帝英明神武,大梁朝必是千秋萬代。元啟帝很是開心,揚言誓要將大梁的輝煌延綿下去。

    【第一章】

    趙媛媛手里拎著一個包袱,背後是巍峨聳立的宮牆和一批巡邏的御林軍整齊劃一地走過。她冷眼看著那些跟她差不多裝束的宮女們相互告別,然後奔向早站在宮門後翹首期盼的家人們。

    趙媛媛垂眸,她家早就沒親人了。當年饑荒,只有她跟弟弟逃出來,後來弟弟也不見了,走頭無路下,她听到宮里在招雜役宮女的消息。這種雜役,都是做最髒最累的活,一般稍微有點家底的人,都不肯讓女兒去。只有他們這些孤苦無依的流浪兒才願意去。

    于是一狠心就賣身進宮去了,當時就是為了求一條活路,如今,活路是有了,親人卻早就不見了。

    「秋霜姐……」一個跟她年紀差不多的宮女走過來行了一個禮。

    趙媛媛回禮。

    從十歲入宮,到二十歲出宮,這十年間,趙媛媛在宮里被叫成秋霜,也從一個雜役變成了皇後承干宮里的二等宮女。

    不是她不想上進,而是她沒有那個野心,一個二等宮女,在宮里也能過的不錯了。她不想在宮里終老,自是不必去掙那露臉的機會,她還要留著性命出宮找弟弟。

    「秋霜姐,我爹娘來接我了,我先走了。」說著那宮女又福了福身子,不舍地看了趙媛媛一眼,在趙媛媛的微笑注目下,率先朝宮門外等著的人群奔去。

    真好,還有親人在等著。

    不過一會,這些告別完了的人離開了,最後只剩下三五個人,她們相視一眼後,各自一一福身行禮告別。她們都是一群沒了親人的。

    趙媛媛出了宮門,漫步在京城繁華的大街上,呼吸著自由的空氣,心里面沒來由的輕松。

    以後不用看主子們的臉色,也不用戰戰兢兢怕擋了誰的路,更不用扮丑裝傻,就怕被人暗害了去。

    宮里的繁華和陰暗是成比對的,人人都說御花園里的群花開的鮮艷,可誰也不知那土下,埋了多少白骨。

    「哎呀……」愣神的間隙,趙媛媛感覺自己撞到人了,腳下不穩,眼看著就要摔倒,驀地一雙溫熱的大手及時攬住她的腰身,她感覺身子一輕,被人一拉一拽間,一個低沉帶著嘶啞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妳沒事吧?」那人說完,就放開了她。

    趙媛媛回神,抬眼望去,是一個身材壯碩的漢子,一臉的絡腮胡,讓他看起來有點粗獷和……嚇人。

    趙媛媛小臉一紅,剛想說些什麼,又听那人道︰「情急之間,冒犯姑娘了,還望海涵。」說著抱拳行禮,動作之間不見扭捏,反倒有一種豁達的直爽。

    趙媛媛垂眸,道了個萬福,「謝公子搭救,是小女子走神了。」

    單煜看著眼前這位身段優雅,舉手投足間帶著禮度,眉眼之間還有點眼熟的小娘子,沒有世家千金小姐的傲慢、跋扈,但那一身氣度一點也不輸給那些閨秀們。正疑惑是誰家小姐的時候,眼神在她穿的衣服掃過後,瞬間了然,原來如此。

    單煜沒再說話,僅點點頭,帶著身後兩人走了,往不遠處的一家鐵匠鋪子里走去。

    余光看到眼前那一雙黑色的靴子從視線里消失後,趙媛媛才抬頭,也沒回頭,徑直往前走。

    之前得到準確的消息,確認出宮名單中有自己的名字後,趙媛媛拿出自己部份的私房錢,托經常出宮給皇後辦差且跟她關系還不錯的李公公,幫她在京郊買了一處二進的小院子。

    李公公的人很不錯,是她難得的朋友之一,很快就幫她辦好了這件事,第二次出宮回來,就將房契還有五十畝良田的地契給了她。

    此刻,趙媛媛就是要去那間郊區的小院子,她沿途采買了不少的生活必需品,最後又買了兩匹粗布。

    她帶出宮的衣服都是綾羅綢緞,在鄉下哪怕是京郊,穿綾羅綢緞,總歸是不好的。何況她又是孤身一人,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還是不要太張揚的好。

    等這些都采買好了,趙媛媛又花了二十個銅錢,找了輛牛車,讓人拉著她跟這些東西,緩緩地往那個小鎮去。

    那處宅子離京城不遠,坐牛車也就半日功夫。

    等到了地方,趙媛媛打開院門,讓趕車的幫她把這些東西放進去,又多付了五個銅板後,關上了院門,插上了門栓這才返身回了廂房。

    累了一天的趙媛媛坐在凳子上,看著清冷冷的廂房,嘆口氣起身,將買好的床單被套棉絮一一鋪在床上,又將柴米油鹽歸位好,看著嶄新的灶台,卻提不起做飯的興趣。

    罷了,睡一覺再說吧。

    她勉強生火燒了一鍋熱水,將新買的浴桶洗刷干淨後,又將浴桶注滿水,這才褪去衣裳,將整個人都泡了進去,只覺得渾身舒爽,終于重新活過來了似的。

    看著微暗的天色,買的油燈也不知道放在哪,趙媛媛決定明天再說,今天就這麼湊合下吧。

    潔白的雙臂垂在桶沿上,微閉眼楮,那長長的睫毛猶如蝴蝶的翅膀,輕輕的顫動著,一頭烏黑的青絲垂在外面,襯托出修長的頸部線條和胸前如若凝脂的挺立,霧氣裊裊之間桶里的人兒恍若誤闖了人間的仙子,美得不可方物。

    至少,在屋頂的梁上君子眼里,是如此的。

    單煜一張黑臉此刻泛著潮紅,奶奶的,他就是心情不好想找個屋頂坐著賞月喝酒而已,誰曾想這個一直無人居住的小院子今晚居然有人了。

    起初听到聲響,還以為這無人居住的小屋子遭到了小偷的窺竊。他本著順手抓賊的想法,掀開瓦片想看看是何方宵小,哪知居然看到了一幅美人沐浴圖。

    單煜小心的將瓦片重新蓋上後,躡手躡腳地從屋頂飛身而下,幾個跳轉騰挪後,回到了對面的一處比較舊但很寬大的院子里。

    「單哥,回來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的听到動靜喊了一聲。

    單煜嗯了一聲,一言不發地回了自己的屋子,將門一關,手中的酒壺一放,掀開被子就躺在炕上了。

    此刻他的腦子里還是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場景,他命令自己不要去想,但思緒根本不受控制。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