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宋雨桐 > 帝國的新娘(二)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帝國的新娘(二) 第十八章

作者︰宋雨桐

    納月容出現了,一向的優雅。

    「你就是華流蘇?」納月容走近,微笑的打量著她。

    華流蘇甜甜一笑。「是的,霍夫人,想必你的手下們已經不知給過你幾張我的照片了吧?相信你今天不是第一次知道我的長相。」

    而且,她既然可以拿到她的電話,想必也已經讓人查出她的身分,至少是台面上的身分——納月容應該有這樣的能力,她一點都不懷疑。

    納月容挑挑眉,笑得溫婉動人。「我真听不懂你在說什麼。」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霍夫人今天找我來是要干什麼呢?如果是要找霍先生,他中午前就跟我散了,你應該也知道,不是嗎?」

    這麼多年來,納月容一直不定時的會找人跟蹤霍東齊,這一點,她華流蘇身為X組織的監控者又豈會不知情?是的,她都知道,這麼多年來X組織及原火都找不到夜焰的蹤跡,甚至有她在背後出的幾分力呢。

    話都說到這分上了,納月容實在很難再給這個女人好臉色。

    納月容陡地冷哼。「是啊,我是知道。所以我今天當然是特地來找你的!」

    華流蘇又是甜甜一笑。「說吧,不必浪費時間跟我套交情了。」

    「是嗎?」納月容突然大笑了幾聲。「那我就不客氣了,來人——」

    華流蘇警覺地眯起眼,看見幾名大漢從她身後竄了出來。「你想干什麼?」

    她從來沒想過納月容會對她做出任何舉動,畢竟她雖然查不出她真正的身分,可至少應該知道她是X組織的人,如此輕率的動手,不像是她納月容的作風,除非……她知道了些什麼?

    「給我上!稈她抓起來帶走!」納月容不理會她的警告,冷聲下令。

    該死的!她真的要動手抓她?她究竟想干什麼?

    那幾名大漢接收到命令便朝她的方向逼近。

    華流蘇想往後跑,一名大漢卻以極快的速度躍到她身後堵住她的去路,看起來這幾個人的身手很不一般。

    「你到底想干什麼?」華流蘇邊說已邊按下口袋內的手機特殊按鍵,讓自己的聲音可以傳到另一頭。「納月容,你抓我的目的是什麼?你以為這樣霍東齊會放過你?快叫你的手下們退回去!」

    納月容哈哈大笑起來。「就算他不放過我又怎麼樣?到時候什麼都來不及了……是他先對不起我,難道還能把我殺了?就算想殺我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他同歸于盡!」

    「你瘋了!納月容!」華流蘇眼皮不安的跳動著。

    此時,其中兩名大漢已一左一右的朝她逼近,伸手便要抓住她,她一個側身閃過,對方一愕,似乎沒意料到她竟有點身手,另一頭的男人跟著一拳朝她襲來,她也跟著出手一擋,可惜她另一只手臂受了傷使不得力,只能在對方朝她襲來第二拳時壓低下盤躲過的瞬間,朝對方踢去一腳——

    「該死的女人!」納月容低咒一聲。「快抓住她,醫生還在等著呢!給我抓活的、清醒的,我要這個女人親眼看見她的孩子是怎麼被她害死的,听見沒有?」

    華流蘇聞言一窒,不敢相信的瞪著納月容。

    她……竟是要殺了她肚中的孩子?她是怎麼知道的?該死!

    就在這一愣的瞬間,她的腹部被狠狠地踢了一腳——

    她痛得眼冒金星,整個人搗住了肚子,緩緩地坐了下去……

    這是一場在紐約舉辦的大型個人演唱會,主角洛桑正在偌大的舞台上自彈自唱,他深情的眼眸、溫柔的嗓音、動人的凝視、瀟灑不羈的模樣,都令在場的歌迷們沉醉萬分。

    前陣子的八卦新聞周刊還爆料洛桑愛上一個在五星級餐廳當領班的美女,日日到醫院里當痴心郎,親自照顧生病的美人,雖然周刊一張照片都沒拍到,但一篇篇文章寫得煞有介事,也讓歌迷們有點心碎。

    可是,人們總是健忘的,尤其是痴心的粉絲們,當洛桑溫柔的對她們微笑,甚至送了一個飛吻丟給大家時,大家就開始痴狂的尖叫,听著他唱著一首首情歌時,她們也會跟著感同身受的流淚。

    她們愛他!府死他洛桑了!

    洛桑其實也很愛她們,因為她們愛他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

    此刻,他可以感覺到腰間手機的震動,他不能接,可是這通電話卻非接不可,因為這是他的私人專用手機,听那震動的頻率,他已經知道對方是何人——那個幾百年來從不會打這個號碼的女人,那個就算有事也只會Line他或是撥一般手機號碼的女人。

    該死的!她發生什麼事了嗎?

    洛桑獨唱的這首歌才到中場,他便突然走下台,一旁的經紀人曹子範大驚,趕忙趨前詢問——

    「怎麼了?哪里不舒服嗎?」天啊,不要這時跟他說他要拉肚子什麼的,這也太荒唐了!

    「我得馬上去一趟廁所!你……上台講講話,不然就去後台叫那幾位來站台的貴賓們上去即興演出幾場!就這樣,我先走了!」說著,洛桑竟丟下吉他大步離開,很大方的閃人去了。

    「喂!洛桑!」曹子範低吼低叫也沒人理。

    他摸著鼻子趕緊去後台找幫手去,說什麼都不能因為洛桑拉肚子而砸了這場耗資上億的演唱會!

    她不在在線。

    可是她一按下那個他特地為她設計的按鍵,開啟話機的同時,就會把當時現場的所有聲音都錄進來分段傳給他——

    「納月容,你抓我的目的是什麼?你以為這樣霍東齊會放過你?快叫你的手下們退回去!」

    「就算他不放過我又怎麼樣?到時候什麼都來不及了……是他先對不起我,難道還能把我殺了?就算想殺我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他同歸于盡!」

    接下來是打斗聲……

    「該死的女人!……快抓住她,醫生還在等著呢!給我抓活的、清醒的,我要這個女人親眼看見她的孩子是怎麼被她害死的,听見沒有?」

    然後,他听到華流蘇的尖叫聲——

    洛桑的額頭冒出了冷汗,開始用手機搜尋她手機的位置,約莫十幾秒的時間,他找出位置並把地址傳到霍東齊的手機里,然後撥出一通電話給霍東齊——

    「如果你不想後悔一輩子的話,現在、馬上,到我剛剛給你的訊息里的那個位置去找流蘇!她有危險!快!」

    說完,他掛掉手機,飛也似的沖出演唱會會場的廁所,往停車場辜去——

    該死的!如果她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會馬上斃了納月容那個蠢女人!他保證自己會親手殺了她……

    紐約華人區的一角,暗巷里飄著陣陣腐味。

    一間小小破破舊舊髒髒的診所里,四處都是消毒藥水的味道,華流蘇被人拖了進來,這味道讓她頻頻作嘔,可是沒人理會她。

    她是極度害怕的,可是為了避免讓人再有機會踢她肚子,她一路上算是乖巧的配合著他們的舉動,沒做太多無謂的掙扎,但她並沒閑著,沿路不時留下她的痕跡——她隨身攜帶的特制香水,一股淡淡的花香味。

    雖然她相信如果是他,他會知道她在哪里的,可是她不能空等干等而什麼都不做!

    她抱持著希望,希望那個男人接收到訊號時會馬上前來救她,但她又不確定他是否能及時接收到她的訊息,如果她真的保不住她的孩子……

    她會死吧?

    殺了納月容然後自盡……

    她不住地想,雖絕望卻因此讓她變得較為堅強些。

    「你們終于來了!都耗了我多久的時間,快點!稈人給我架上去!」老醫生等得很不耐煩,一看見人來就叫人做事。

    兩名大漢粗手粗腳地要把她抱上手術台,她卻開始死命抵抗,拼命搖頭,卻說不出話,因為她的嘴被一塊破布給塞住了,她求助的眼神直勾勾地看向老醫生,老醫生布滿血絲的眼楮卻冷冷地瞪著她。

    「乖一點,反正都要拿掉了,至少不要傷到自己的身體,要生孩子,以後也還有機會,你若亂動,傷了子宮,就一輩子沒法生孩子……自己想想。」

    想?要她想什麼?這輩子她渴望的也就是她跟夜焰的孩子罷了,失去了他,她還渴望生誰的孩子?

    她不要!她絕不能失去她的孩子!她愛他!就算夜焰完全不知道這孩子是他的,雖然她沒想過那一夜就讓她有了他的孩子,可他畢竟來了,她就要用一輩子去愛他,她對自己發過誓的!

    求你……

    她再次對老醫生發出求救的眼神,一次又一次。

    那雙眼楮,布滿了哀傷和祈求,是雙屬于母親的眼楮,看著多令人動容呵。

    可惜,那些悲天憫人的情懷,老醫生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丟棄了。

    「動作快點!桂浪費我的時間!」老醫生冷聲催促著,別開臉,再也不看她一眼。「還有,把她的下半身給我脫光再綁住!」

    華流蘇的一顆心沉了下去,開始用腳踢身旁的漢子,用手想撞開他們,可她畢竟已被縛住,手臂又受了傷,根本就掙脫不了他們,甚至被他們其中一人給扛上了那恐怖的手術台。

    「脫她褲子!快!」扛她的人把她放在台上後對另一個人說道,自己則把她的兩只手先給綁住。

    另一個人走過來伸手便要脫她褲子,卻被她的腳給狠狠踢開——

    「該死的娘兒們!」

    那人低咒一聲,索性兩只手扣住她的腳踝,然後其中一人動手開始脫她的褲子,她的褲子被脫下後,兩只長腿被高高架起綁在座椅的末端兩旁,兩名大漢露出邪笑,不懷好意的盯著她……那感覺,簡直比死還難受。

    她好想死……

    真的好想死……

    「滾開!桂妨礙我做事!」老醫生罵人了,把那兩名賊兮兮的漢子給叫走,正對著她的胯下坐了下來。「我先幫你打麻醉針,一會兒動刀時你就不痛了。」

    她不住地搖頭,淚水和汗水不住地滑落。

    老醫生把麻醉藥灌進針筒,手輕輕一壓,針頭噴出了一點液體,像水一樣,卻十分刺鼻。

    那一針下去,她就當真不必活了……她想。

    淚水不住地流,她恨不得自己此刻就死去,驀地,腰椎上一陣強烈的刺痛傳了過來……

    門外,傳來汽車的緊急煞車聲,這聲異響讓兩名大漢彼此看了一眼,正要沖去門外察看時,診所的門「砰」一聲被撞開——

    霍東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所看到的……

    他的心一震,身子也一震,幾乎在短短幾秒之間,體內的怒火已如驟發的火山,噴得滿坑滿谷……

    「搞什麼?他是誰?」老醫生在吼叫,抽起下了半劑的麻醉針。

    針頭才一抽,他整個人便被拎起,再狠狠給甩落到地上,痛得他鬼吼鬼叫。

    兩名大漢上前要拼斗,卻未料此人一身優雅斯文,一出手卻狠戾非常,每一拳都快狠準,三兩下便直扣他們的咽喉,讓他們幾乎要斷氣。

    「別……別殺我們!我們也是奉命辦事!」

    「奉誰的命?」

    「是霍夫人!是她要我們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啊!」

    一人傳出尖叫之後是另一人,他們紛紛在轉眼之間被折斷了一只手臂,痛得在地上打滾哀號——

    霍東齊這才緩緩地回頭,走向滿臉淚水看著他的華流蘇。

    她好狼狽……

    他脫下身上的衣服罩住她赤luo的下半身,拿掉她嘴里的破布,卸去綁住她手腳的繩子,一把將她從手術台上抱了下來——

    「對不起,我來晚了。」他輕輕地看著她說。

    華流蘇緊緊、緊緊地抱住他,終于「哇」一聲大哭出來,幾近是絕望的悲淒狂鳴。

    「我差一點就失去了我們的孩子!差一點……嗚……」

    霍東齊的身子大大一震。

    是他听錯了嗎?

    還是她悲傷過度在胡言亂語?

    她剛剛說……他們的孩子?

    不,這根本不可能,他何時跟她……

    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帝國的新娘 (一)》作者︰宋雨桐

    2、《帝國的新娘 (二)》作者︰宋雨桐

    3、《帝國的新娘 (三)》作者︰宋雨桐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