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宋雨桐 > 帝國的新娘(三) > 第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帝國的新娘(三) 第十九章

作者︰宋雨桐

    一切的安排都在計劃之中。

    關于霍東齊這個在美國紐約發跡的企業巨子竟是聞名國際的X帝國組織皇甫丹之子夜焰一事,美國政府高層在一場極機密的會議之中,與會者紛紛表示震驚及決定予以最嚴厲的譴責——暗殺。

    日亞國際投資企業在國際間名聞遐邇,所投資的資本額更具有撼動各國經濟的力量,不能明著動這個人,那就只能暗著來。

    這種見不得光的政治迫害是永遠不能擺在台面上的,但深知政治運作的人都知道,在必要的時候它便是一種非常手段,就算它不能被宣告在國際媒體及民眾之間,但在既定的黑白游戲規則之中,它卻極具有壓迫性的力量。

    這樣的決定,對X組織及夜焰本人當然都不是秘密,夜軍一派決定全力護主,集體跟隨主子離開紐約,另起爐灶,原火那派的X干員則接收到首領的命令,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以保全夜焰性命為第一優先。

    明著的命令是如此。

    暗著的,進行的是另一場關要的詐死計劃——順著美國官方的節奏走,在一場由美國政府安排,與阿拉伯王子在游艇上進行國際商業的私人會晤之後,在某個時機將快艇引爆,讓夜焰在眾人面前燒成一具焦尸,目的是讓美國政府高層深信,夜焰已死于這場宮炸當中。

    一切的部署是極機密、極專業的過程,而這樣的過程越少人參與越好,夜焰本人甚至必須接受專業的爆破逃生技術訓練,以確保在爆炸之中得以毫發無傷脫逃,而不會危及性命。

    可就算是如此,參與這場部署的人,這幾日依然無法睡得安寧。

    幾十雙眼楮在看著,他們甚至要把這場宮炸案嫁禍給美國政府,讓夜軍和X成員借由這整個事件從此齊力一心,不再分黨分派……但,無論如何這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任務,尤其,還關系著夜焰的性命。

    孰料,就在這緊要關頭的前一天,令眾人驚愕不已的大事卻發生了——

    一班從紐約飛往澳門的班機,竟在即將抵達澳門時在空中瞬間爆炸,機上數百名旅客全部都在這場意外中罹難。

    據媒體報導,這場意外的空難原因還在查明中,澳門警方及紐約警方都將介入調查,徹底清查飛機突然爆炸的原因。

    已從日本飛到紐約數日,為這場生死戰做準備的原火,還是在新聞報導中看見這場意外事件的,不知怎地,紐約和澳門這兩個地方連結起來的這班飛機失事,莫名的讓他眼皮直跳。

    直到夜焰的手下麥克跌跌撞撞的沖進他在紐約近郊的X組織暫時住所,近乎結巴的說出一串他根本听不懂的話——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原火伸手一把拎起麥克的衣領,不想把剛剛听到那些零零碎碎的話連結在一起。

    「那班飛機……紐約飛澳門的那班飛機……失事了!宮炸了!它突然在半空中爆炸,根本不可能有人生還……」麥克哭了出來。「是、是這樣的嗎?還是可能有人活著呢?」

    「是不可能有人活著!可這跟你到我這兒來發瘋有什麼關系?」原火咬牙切齒的瞪著他。「你給我清醒一點!到底要說什麼,全都給我說清楚!」

    「少爺他在那班飛機上……」麥克說著又哭了出來。

    「什麼?」原火愣住了,抓著他衣領的手更是一緊。「你見鬼的在說什麼鬼話?夜焰他為什麼會在那班飛機上?」

    都這個時候了,他沒事搭飛機去澳門干什麼?

    「少爺昨天晚上接到一通電話,說……」

    「說什麼?快給我說!」

    「說流蘇小姐在對方手上。如果少爺想要流蘇小姐和她肚子里小孩的性命,就要馬上親自飛到澳門去……」

    「什麼?你這該死的……」原火一听,腦袋瞬間變得空白。「發生這種事情為什麼沒在第一時間告訴我?還有,你為什麼沒跟去?」

    這世上知道流蘇肚子里有孩子的人,除了他和夜焰,也只有納月容知道,可納月容已經死了,難道是……納偉恩?

    該死的!該死的!這個夜焰是笨蛋嗎?明知道美國政府要對付他,他還一接到電話就不知死活的沖過去,就算流蘇是他的救命恩人,也不是這樣搞的,他至少要通知他一聲,不是嗎?

    「少爺說事情很緊急,要我留下聯絡在澳門的夜軍,再搭下幾班飛機飛過去……你也知道,現在大部分的夜軍都集結在紐約,那班機只剩一個後補空位,連我都跟不了……」麥克說著又流淚。「誰能想到他們會在那班飛機上動手腳?上頭有幾百名乘客,怎麼也沒想到那些人會這樣喪盡天良……」

    為了暗殺一個人,竟毀掉一整班飛機的乘客……

    只有這樣的意外才可以合情合理掩蓋住所有晦暗的罪行……

    原火惱怒地松開麥克的領子,一拳打在厚厚的牆上——

    「是我的錯!我該二十四小時把他綁在我身邊的!」這世上能阻止夜焰去做任何危險事情的,怕也只有他了,但他卻怎麼都沒料想到,這個人竟然會為了一通電話就不顧自己的生命危險馬上飛到澳門去……

    不,不對,蘇兒她……真的被抓到澳門去了嗎?

    如果是,現在的她豈不危險?該死的!納偉恩!他該早早把他給斃了才對!

    如果美國政府知道了她在X組織內的真正身分……不會的!應該不會的!這件事知道的人屈指可數……

    原火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需要專用密碼才能打出的電話,電話只響了兩聲便被接起——

    「原火?」接起電話的人率先開了口。

    本來預期中該听到的,應該是流蘇的聲音,現在卻變成一個男人的嗓音,甚至這嗓音還有點耳熟……

    「你是誰?」原火皺了眉,不敢想象,如果流蘇真的出了意外……

    「落雪。」

    什麼?落……雪?

    原火的心一震,沒想到這個全世界都找不到的人會突然現聲在電話里,而且是華流蘇的手機。

    「你為什麼會接這支電話?蘇兒在哪兒?」

    「流蘇不在澳門。」

    他回答流蘇不在澳門,而不是回答他流蘇在哪里。

    這個回答很深奧,似乎明白的表示落雪對夜焰被威脅的事了如指掌……

    或許,夜焰可以逃過一劫?

    原火正想問,卻听到落雪又說——

    「她沒事,你不必擔心。還有,從現在開始,所有的夜軍回歸X帝國,包括我,落雪……這是夜焰最後的命令。」

    最後的命令?全員回歸X?

    該死的……

    原火眼一閉,眼角終是悄悄滲出了滴淚。

    這樁飛機爆炸意外,美國官方將它定義為自殺式恐怖攻擊行動,因為在飛機旅客名單及通關畫面中發現了多年來參與各國之間恐怖攻擊計劃的首腦人物,意外發生之後,美國官方據悉也再度接收到這個組織的威脅,並加強國防作戰防備計劃,同時提高飛安標準及旅客出入關的安全檢查。

    這場飛安意外不斷的在各大國際媒體之間播放已有半個多月,死者名單及死者個人詳細資料也陸續被披露,只有一個人是例外的,每當媒體畫面上應該出現「霍東齊」三個字或是主播要說起這個名字時,畫面總是突然變成一片空白,就連他的照片也找不到一張,刊載在各大報的死者名單之中,亦不曾出現「霍東齊」三個字。

    這樣詭譎的事件,開始在各大媒體之間傳開,像是一種死者的詛咒及怨念般,引來人心惶惶。

    而始作俑者,便是網絡高手華流蘇。

    「我不承認你死了,夜焰……」華流蘇坐在陽台的躺椅上,看著每日的夕陽落淚。

    她的腿上躺著一本銀行存折,在霍東齊搭飛機意外死亡的前幾日,匯進來一筆查不出來源的天文數字存款——她是前兩天才知道的。

    那日從紐約離開後,她一直是這麼不知不覺地過日子。

    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會連夜焰死了都後知後覺……

    他甚至是因為她才死的……

    如果他當時聯絡得到她,就會知道她根本沒有被綁架,如果他知道她平安無事的在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好好的活著,那他就不會搭上那班飛往澳門的班機,也就不會一腳踩進陷阱里……

    不,她不會承認他已經死了。

    只是她離開了他,而他,一定還好好的活在這世界上的某一個角落……

    華流蘇輕撫著小腹,不想自己的悲傷牽動了孩子——她和夜焰的孩子。

    這個孩子繼承了X帝國原本一脈相傳的血緣……

    而這將是永遠的秘密。

    就像她深愛著他——

    除了落雪知道,這也將是永遠的秘密。

    將夜未夜,海與天的交際呈現一天最美麗的橘與灰,就如她霍大哥的名字︰夜焰,是她心里最美的顏色。

    慕悠晚手里抱著一個花籃,里頭盛滿紅色的玫瑰花,她將花瓣一片片撒在深藍的大海里,讓它們隨著波浪蕩漾,讓所有人的思念跟著它們飄向他。

    如果他曾經愛過她,那麼,他一定會知道要到這里來看看她,這是她和她的霍大哥來過好幾次的海邊,她常常在這里想他。

    他說,他不想再看她為他流一滴淚,所以這麼多天來她忍住不哭,就算胸口常常痛得她無法呼吸,她還是忍住不哭,因為他說他不喜歡。

    「你看見了嗎?霍大哥,我今天穿著美麗的新娘禮服來看你呢,我要和原火結婚了,我要當新娘子了,你一定很為我高興吧!你說,我會幸福的,我也一定會幸福給你看的,我知道你會一直看著我……不管你在哪里,對吧?」

    慕悠晚凝望著天邊的那抹橘,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暖暖的金色陽光薄埂的拂上她的臉龐,然後慢慢地落下,像是告別。

    再見了,我的霍大哥……

    再見了,我曾經的愛……

    雖然今生我無緣嫁給你,可我注定是X帝國的新娘……

    那個與你牽絆一生一世的X帝國的新娘。

    我將愛它和愛你一樣,把它當成我慕悠晚的家,用我的一生來守護它……

    這,是我給你的承諾。

    那橘紅的美麗終是落幕,天空換上一片黑色星光。

    起風了,風吹動著她美麗的新娘嫁衣,像是要催促她離去。

    一直在旁邊看著她的原火,終是上前把外套披在她單薄的雙肩上,伸出自己的臂膀摟住她——

    「大家都在飯店里等我們呢。」話雖這麼說,原火卻依然陪著她一起望向遠方。

    彷佛,那頭真的有人在看著他們,然後對著他們說——

    祝你們幸福。

    過盡千帆,終有歸處。

    慕悠晚轉頭望著原火,露出她美麗的笑容。「我們去結婚吧。」

    原火也笑望著她,伸手拉住她的手。「嗯,我們去結婚吧。」

    這話,說得輕松又自在,但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可以這樣拉著彼此的手走在一塊兒是多麼的不容易,得歷經幾次生死關頭及愛情的關卡,才能求來此刻這份看似平凡的幸福。

    這是一場海邊的夜間婚禮,整間靠海的飯店都被新郎包下,數百間飯店套房供給來自世界各地的賓客入住歇息,就像是一場最熱鬧的嘉年華會,從夜晚的婚禮揭開序幕,連續三天三夜,縱酒狂歡。

    這三天,沒有人提起夜焰的死,就像他不曾死去般,就像過去九年他總是在X帝國的場合中缺席般,大家寧可把他當成是離開,而不是死去。

    而在這三天中的每一個晚上,都會有國際巨星洛桑上場即興演奏,以吉他自彈自唱幾首歌,那嗓音清越迷人,像月光流入每個人的心,每當他的吉他聲響起,在場的眾人都會自動安靜下來,听他唱一首像是在憂傷中思念著某人的歌,再听他唱一首關于最深的祝福的歌,最後,他還要再自彈自唱一首〈結婚進行曲〉,讓每一夜以歡快收場。

    「洛桑是你請來的?」慕悠晚輕輕地問著身邊的男人。洛桑可是國際巨星呢,卻在這里待了三天唱小曲、小調,不知要付多少價碼才能請得動他,何況還得央求他每天自彈自唱的?

    原火睨了她一眼。「你不喜歡他唱歌嗎?我以為他是你的朋友。」

    「他自然算是我的朋友,可是……」這樣會不會太委屈人家?

    「其實是他硬要來的。」

    嗄?慕悠晚愣愣地望著他。「硬要來?」

    原火又笑著睨她一眼,狀似得意貌。「是啊,他非得要在這里白吃白住三天不可,說要替某人見證你的幸福,那些歌也是他自己要唱的……我可沒逼他唱歌來補交房錢喔。」

    她莫名所以。「他要替誰來見證我的幸福?」

    原火一愕,摸了摸鼻子。「听說……是一個暗戀你很久的男人。」

    嗄?「那是誰?」

    「那是誰重要嗎?」原火眯起一雙迷人電眼望住他的新娘子。「你已經是我的女人、我的新娘子了,還想跑?」

    她好笑的瞅著他。

    「妒夫!」叨叨的念了他一句。

    「對,我是妒夫。」他抬起她笑得很美的臉,柔柔的吻住她的唇。「這世上最愛你最愛你慕悠晚的妒夫……你可要永遠記得……我愛你,很愛你。」

    天際邊放起煙火,像花一樣美麗。

    這場全球矚目的世紀婚禮,是X帝國數十年來難得的一場盛事,也是X帝國重新凝聚起一股新力量的開始。

    自此,X帝國興盛數十載,帝國首領和帝國夫人的愛情傳說,也傳頌流傳數十載——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帝國的新娘 (一)》作者︰宋雨桐

    2、《帝國的新娘 (二)》作者︰宋雨桐

    3、《帝國的新娘 (三)》作者︰宋雨桐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