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宋雨桐 > 那年花開燦爛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那年花開燦爛 第二章

作者︰宋雨桐

    風晉北正想不著痕跡的把那兩人的話題帶過時,眼角卻瞄見那個老男人的手竟然在桌子底下偷偷摸向女人的腿。

    只見那女人的腳往後縮了些,身子也往後挪了一點,老男人的咸豬手卻變本加厲地往前再摸過去——

    「該死!」他低咒一句,才想起身,卻看見桌子底下那只穿高跟鞋的腳,直接往前踢向老男人的胯下……

    老男人像是早有準備似的,竟一把抓住她的腳,低聲問道︰「妳不想要這份工作了?」

    夏葉沒想到她的耳朵會听到這句台詞。真是見鬼了!現在是在演什麼求職苦情記嗎?

    「是,不想了,而且我還想讓你也丟了這份工作!」說著,另一只腳就朝他踢過去——

    「啊!」老男人大叫一聲,手卻依然扣住她之前那只腳不放。「妳這個該死的女人!」

    夏葉索性把鞋子給甩掉,連鞋也不要了,這才把他那只賊手給掙開——

    她倏地起身,把腳上另一只高跟鞋脫掉,往他身上一丟,這才大踏步轉身走人。

    飯店的咖啡廳里,那老人再一次尖叫出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服務生和飯店經理也紛紛上前關心。

    「你還好吧?高校長。」說起來,高校長算是咖啡廳里的常客,也是飯店老板的多年友人,沒人敢輕易怠慢他。

    「我要告她!我要告她傷害!稈監視器調給我!」

    做賊的喊抓賊,在這世道還真是層出不窮。

    風晉北冷哼一聲,把咖啡一飲而盡。「這是什麼鬼地方,竟出這樣的敗類!」

    唐泯挑了挑眉。「你是在怪我嗎?還是怪這間飯店?」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呵!難得請風老板下山來喝杯咖啡,怎麼也能惹來一身腥?

    風晉北根本不理他,起身便往那老男人的方向走了過去。高大的身影,美麗的臉龐,還有他一身天生的高傲風華,一出場廣引來眾人低呼。

    「喂。」唐泯上前拉住他。「你不會想打人吧?」

    「不行嗎?」現在的他是真的很火大。

    「也不是不行,只是……這也太不適合你風老板的風格了。」風老板合該是不食人間煙火、高高在上的存在啊。

    風晉北冷笑。「打人也要風格嗎?」

    唐泯失笑。「真要打嗎?」

    以他們兩個的身分地位,要打人也應該找人打吧,還親自動手?

    「當然……不。打他我還嫌手髒呢。」說著,高大的身子再次往前跨了幾步,面色不善地站在老男人面前。

    就在老男人以為他要出手揍人,膽戰心驚的想躲到經理背後時,卻見他彎下身子撿起地上的兩只高跟鞋後,很優雅地站起身——

    「這里交給你了,唐泯。」

    嗄?「交給我?」

    為什麼?這關他啥事?

    「看是要把人抓到警察局還是怎麼樣。」

    「那你呢?」

    「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說完,風晉北大跨步離開。

    真的快被氣死了!

    就算她從小到大,常常被身邊的不良桃花事件弄得精疲力竭又啼笑皆非,但卻不代表真的遇見討厭的事時,就擁有鋼鐵般的意志與身軀,可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絲毫無動于衷。

    夏葉氣急敗壞的從飯店咖啡廳沖出來,也不知究竟走了多久,直到沒穿鞋子的腳走痛了才停下來,隨意坐在馬路邊的椅子上,然後眼淚便突然掉個不停,怎麼都控制不住。

    眼前的車水馬龍,模糊成一片,腳益發地疼著。她把腳伸得長長的,視線往下瞧,看見自己光luo的腳趾頭上髒兮兮又丑兮兮,再想到方才那個臭老頭竟然偷摸她的腿又抓住她的腳,委屈的淚又淅瀝嘩啦地落下。

    真是……

    完全有被惡心到的感覺……

    她該鎮定地坐在那里打電話報警,而不是氣呼呼的光顧著跑出來,讓那臭老頭逍遙法外,再去惡心另一個受害者。

    夏葉咬咬唇,懊悔地伸手敲自己的頭,邊敲邊罵︰「真是經一事也沒長一智!箍死了!」

    「知道自己笨,就不要再打自己的頭,越打只會越笨,不會變聰明。」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替她擋住刺目的陽光。

    她抬眸,模模糊糊中看見一個比花還要美麗迷人的男人,他的唇角掛著淡淡的笑意,明明很淡很淡,卻比花還耀眼。

    淚還掛在臉頰上,她一臉迷惑地瞪著他。雖然這男人長得很養眼,但她現在心情極差,實在沒空欣賞美男。

    「你是誰?」

    「快遞。」他盯著她的淚顏,朝她晃了晃手里的高跟鞋。

    快遞?她莫名所以地看著他手里晃著的鞋。

    那鞋,好眼熟呵,不就是剛剛她丟在那老頭子身上的……

    瞧她一臉震驚加錯愕,風晉北驀地一笑,蹲下身,二話不說便伸手執起她的腳——

    「你……你干麼?」夏葉慌亂失措地看著他,下意識便要將腳縮回。

    「乖點,一會就好。」他輕扣住她,沒將她弄疼,也不讓她亂動,見她腳上髒髒的,還掏出手帕替她把腳擦干淨,這才幫她把鞋穿上。

    全程只花不到一分鐘,可她卻感覺像是過了一個世紀,臉始終燙著。

    打從這男人拿出手帕溫柔地擦拭她髒髒的腳的那一秒鐘開始,直到他親自替她套上那雙高跟鞋為止,她心跳如擂鼓,怦怦怦的,聲音大到快要把自己的耳膜給震破。

    她不知道這男人是打哪來的?又為什麼要拾起她的高跟鞋追過來,還親自替她穿上鞋子?她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呆呆地看著他為她所做的一切,莫名其妙又讓她心動萬分的一切,直到他沒事似地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夏葉迎上那道既高傲又美得張揚的黑眸,刺眼的陽光落在他高大的背上,讓她幾乎產生一種錯覺,彷佛這男人身後長了一雙黑色翅膀。是死神,還是惡魔?然後她是他的新娘嗎?

    見鬼了!她竟然在此時此刻編起愛情故事?

    這不是她的錯,因為她本來就是個愛情小說作家,遇到帥哥自動編起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是她的直覺反應,而她一向為這樣的能力自豪,尤其對方長得如此無法無天的美麗時,這種能力簡直可以舉一反三,無邊無際。

    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對她說點什麼嗎?譬如︰「我等了妳好久,終于等到妳。」或是「我找妳好久了,妳就是我一直要等的那個女人。」類似這種命中注定的對話?這樣才符合此時的畫風吧?

    風晉北啼笑皆非地看著她。

    這女人,竟然用那種期待又迷惑的目光看著他。配上她那楚楚可憐的淚顏,被淚水染紅濕潤的粉唇……他真不知現在是被勾引得多,還是想罵人的沖動多?

    這女人是真的不知道她那雙帶淚的眸子直勾勾瞅著男人時,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嗎?還是,這根本是她慣用的伎倆?

    一會是性感火辣的小妖姬,一會是古板無趣的老女人,不變的是,她走到哪都會招來蒼蠅。

    他不該因為她坐在路邊哭,就一時動容刻意照拂她的,把高跟鞋送過來就已經足以展現君子風度及紳士禮儀了不是嗎?可他剛剛是被鬼迷了心竅,還是被她的淚顏迷了心魂?竟做出那種他平常根本不會做的事——

    「我說妳……」

    「什麼?」

    風晉北嘲弄的一笑。「可以把眼淚鼻涕擦一下,口水順便收一下嗎?」

    口……水?夏葉眨眨眼,她沒听錯吧?

    听沒听錯她不知道,但她的手倒是很自動的往嘴邊摸去,就怕自己真的流口水……根本沒有好嗎?就算有,那也是淚水……這男人是在笑話她吧?把她當花痴嘛!

    有沒有搞錯?是他自己追過來,還蹲下身幫她擦腳穿鞋的,現在卻控訴她自作多情?方才的浪漫和感動在這一瞬間全不見了!她有一股想吼人的沖動。

    果真,小說里的夢幻和現實世界的場景是無法比擬的,她要是真相信世上有小說里的愛情,那她就真的是笨蛋!

    夏葉起身,抬頭挺胸頭也不回的走開,耳邊還隱隱約約听見那男人嘲笑她的笑聲。

    就讓他笑死好了,反正他不認識她,她也不認識他,不過就是個偶然遇見的路人甲罷了,今生今世都不會再相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