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雷恩那 > 求娶嫣然弟弟(上)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求娶嫣然弟弟(上) 第三章

作者︰雷恩那

    惠羽賢張了張口,好一會兒才問︰「今後之事,樊兄可有想法?」

    「隱姓埋名,尋個好山好水的所在平凡度日。」樊磊虛弱微笑。

    惠羽賢尋思般點點頭。「那麼,最緊要的是得盡速找個隱密地方調息養身,樊兄如今身邊帶著人,不比以往孤家寡人,要顧及的事便多了,倘若願意,在下可代為籌謀安身之所,不知樊兄意下——」

    話不及道完,她背脊陡凜,只覺風的流動起了變化。

    有氣無力的樊二少突然打直身背,彷佛有股力道灌進他胸中,令他的血氣騰沖,隨即便見他既沈又重地吐出一口氣;雙肩一垂,寬額滲汗,似把郁結成團的無形塊壘盡數吐出。

    惠羽賢登時明白過來,是有誰以氣馭風,隔空替樊二少解穴!

    她倏地回首,見那個「誰」不知何時已立在她身後,離她僅兩步之距。

    而樊磊這一邊,盡管被封住周身要穴、強灌軟筋散,且拋入大川中放水流,他的神識一直是清醒的,他清楚知道是眼前這位年輕的武林盟分舵主,以及這位天人般的公子爺連手救下他與雲娘。

    雖說大恩不言謝,他適才在與年輕分舵主交談時,還是開口道謝了。

    盡管兩人今日確實是初會,對方還是個姑娘家,談起話來卻無絲毫令人不悅,走的完全是江湖朋友相往的路子,便覺這位武林盟的年輕分舵主不論言談、舉止,甚至是氣質神態……活脫脫是個面嫩的俊俏小兄弟。

    至于天人般的公子爺……

    大名鼎鼎的乘清閣閣主,凡是江湖上走踏的,豈會不識得?

    但自他和雲娘被救上岸,乘清公子就不遠不近地杵在那兒,讓他即便想當面道謝也謝不出口。

    那不是刻意拉出的距離,是自然而然令人起敬生畏的氣場。

    奇的是,當年輕分舵主朝落難的他們奔來,乘清公子從容姿態雖未變,目光卻隨著徐徐移將過來,像是對年輕分舵主的一舉一動有著甚濃的興味。

    驀然間,公子移駕而至,毫無預警地幫他解穴行氣……是真心助人呢?抑或不想他與雲娘借機攀附上年輕分舵主?

    多處要穴一次開解,氣血沛然,樊磊仍在努力調息,下首的公子爺已開口。

    「取我乘清閣的信物沿著大川一路北行,不出三十里,自有人相迎。」一枚僅半個掌心大、鑄鐵混金打造出來的方型小牌從藕色闊袖中遞出,確實是松遼北路乘清閣的閣主信物。

    待鑄鐵混金的小方牌被樊磊微顫的粗掌小心翼翼接下,那清冷得略透低寒的嗓音又起——

    「二少爺可先听從那人安排,暫且安頓下來,吃住與錢銀之事無須擔心,有人會照看好一切,至于往後打算,待心緒定下再慢慢斟酌不遲。」

    「……閣主因何相助?」樊磊悄悄握緊收入掌中的信物,心懷感激卻也心存疑慮,然而再如何疑惑,要他瀟灑退回那塊方牌,到底是辦不到的。

    只要將這乘清閣閣主的信物現出,除黑白兩道見之都得給上三分臉面外,乘清閣散布在各行各業、各個地方的「伙計」更會將他視作「同伙」,是「自己人」。

    能得乘清閣這座大靠山做為後盾,再無後顧之憂,又哪里拒絕得了?

    「二少爺雖見棄于親族,名聲掃地,一身家傳的武藝猶在,江湖里闖蕩,也非初出茅廬之輩,人脈、經驗俱在,如今落難僅是一時,我為何不助?」瞧出樊家二少為何躊躇,那張被私下譽為「第一美」的俊雅面容淡然露笑,話未點破,但說得實誠。

    惠羽賢听得很懂。

    意思就是說,盡得樊氏一族武藝真傳的樊二少是個「好用的」,乘清閣出手是看準了這是一項好買賣,穩賺不賠,往後若要用人,自然是要挾恩索報。

    ……說得真像這麼一回事似的,其實……是在「攻心為上」吧?

    看出樊二少的疑慮,干脆釜底抽薪使這種近似「自污」的狠招令對方心定。

    好像一向保持旁觀、中立、低調作風的乘清閣私下就愛如此行事,救有用之人為己所用,所以就不必再諸多猜疑……實則,根本不是那樣!

    別人看不穿,難道她還會不知道嗎?想當年是他、他……

    她垂在身側的手驀地緊握成拳,抿唇靜看著樊二少鄭重地收起那枚方牌,後者的目光已不帶質疑,一副「果然我還是看出對方意圖了」、「這樣很好,將話說明白很好」的放松神態。

    「既是如此,在下就承了這個情,有勞……多謝。」樊磊橫抱朱氏起身,朝悠然而立的公子低首作禮,待他轉向一旁的惠羽賢時,雖同樣頷首道謝,表情卻和軟好幾分,嚴峻嘴角亦揚起淡弧。

    「將來分舵主若有差遣,只要樊某身不死,定供驅策。」

    世事無奇不有,身為「寓清入濁世、秉筆寫江湖」的乘清閣閣主自是再清楚不過,只是眼前正在發生的這件奇事,倒罕見地令他興起哭笑不得的意緒。

    想他凌淵然出手救人,還須想方設法打消對方疑慮,讓對方能夠安然接受;而這位年紀輕輕的分舵主姑娘一登場卻能立時擄獲人心,好似俠義之士那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氣概打從她骨血中散發出來,與她相往,講究的可是「肝腸如雪、意氣如虹」。

    這事若拿到商場上作比喻,就是他乘清閣出手為的是放長線釣大魚,而分舵主姑娘出手卻是不計較得失,只為成全心中的道。

    兩相比較,他立時落了下乘。

    好吧,既然事已至此,將臉面抹得更黑一些又何妨?

    前方幾步之外,分舵主姑娘持江湖禮與樊二少互道「後會有期」,鄭重別過之後,後者遂抱著自己的女人大步流星離去。

    他道︰「將來分舵主真有差遣,要樊二供妳驅策,該是不容易。」

    此話一出,那個靜佇著目送人離去的玄色身影忽地旋過身來,很快穩住。

    惠羽賢回想適才的一切,追人、救人、被救,跟著是目睹他解穴、听他安排後續……全因他出手,令事情能順利底定,要不單憑她一股依心而為的沖動,即便在大川上救下樊、朱二人,該如何將他們送到安全所在、哪里才算真的安全、接下來要怎麼打理生活等等,樁樁件件都是問題。

    見她不語,凌淵然「好心」地繼續說明——

    「如同分舵主剛才所剖析的,樊二如今已非孤家寡人,行事需得顧及許多;然眼下他身敗名裂、無權無勢,遭眾人見棄,身邊還帶著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子,兩人就算大難不死也找不到一塊地方安生,如此勢態,我乘清閣遣人相迎,暗中安排,可令他們二人隱姓埋名過上安穩日子。」

    略頓,他將洞簫輕擊在另一手的掌心上,雅正面龐稜角俊漠。

    「待他們二人過慣了乘清閣為他們安排的生活,想脫離絕非易事,也許很快他們會有孩子、有一個小家,樊二不顧自己,也須為妻兒設想,所以今日這一別,要想樊二兌現什麼 定供驅策 的承諾,可是難了。」

    惠羽賢定定然地點了點頭,舌頭僵了會兒才蹭出話——

    「那就不驅策、不差遣,若然有緣,坐下來喝一杯也痛快。」

    他眉微揚,淺笑似帶戲謔。「論救人妳也有功,難道……小兄弟不覺委屈?」

    又是「小兄弟」?

    惠羽賢頭皮微麻,忍不住垂眸瞥了自個兒胸脯一眼,是不夠壯觀,但很確定絕非一馬平川那般不起眼啊!

    還是……其實是……她太自以為是?在旁人眼里,她這模樣當真難辨雄雌?

    「沒有委屈。」她低聲答道,彷佛嘆息,並不確定對方是否听清。

    接著她朝他一揖,轉身已去拾起掉落在岸邊的軟鞭。

    她立穩腳步,長鞭如靈蛇出洞,力道精巧地游至江心。

    鞭尾「啪」地一響纏住精剛玄劍的劍柄,下一瞬,玄劍被鞭勁帶出,在半空旋了大大的三圈終于落回主人手中。

    將劍回鞘,輕細軟鞭亦纏回腰間,她忍下想挲臉揉頰來抹掉滿臉熱氣的沖動,努力要擠出幾句象樣的場面話來告辭,眼一抬,氣息險些走岔。

    閣主大人就等在原地,動也未動,目瞳神俊不似作怒,卻威壓迫人,瞬也不瞬直盯著她。

    ……他是要她答得更清楚明白是嗎?

    他已經不認得她了啊,但不能怪他,畢竟太多年過去,她早就不是那個嚇得直發抖、連話都說不全的小女娃。

    只是他記不得她,她卻一直將他記在心底。

    一直是知道他的,因為她曾見識過他很真的那一面,在當年那個無助的小女娃心底,他明亮似陽,溫柔如月光。

    她暗暗嘆口氣,硬著頭皮走回他面前,管不住此時臉蛋是紅了還是僵了,沈靜再答——

    「沒有什麼委屈不委屈,若真要提委屈,在下不覺委屈,要論誰人委屈,閣主才是真受了委屈。」

    聞言,那張「江湖第一美」的俊顏微凝,目光更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