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吳夏娃 > 他只在床上告白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他只在床上告白 第三章

作者︰吳夏娃

    陳穎探頭看見她的大門鑰匙—— 曉得是怎麼一回事了。

    「別把鑰匙放在外面,誰進來妳都不知道。睡得迷迷糊糊誰都能拉上床!」清冷的聲音隱忍著火氣,前一句話還有稍微吞忍,後一句話根本是直接訓斥她。

    她還真想問他,他現在這麼閑,她晚上和兒子視訊他都在家,公司還好嗎?而且把兒子教得跟他一樣愛念,還故意闖進來又想給她震撼教育!陳穎瞬間爆氣。

    她忍下這口氣沒有飆罵他,是看在杜御自己也很愛兒子,肯把扶養權讓給她的分上。

    她想到他得承受家里的集體轟炸,壓力非常大,心里不好受,不然—— 杜御!我已經跟你離婚了,你還要管這麼多、這麼寬,還把「前妻」視為是你的責任,你住海邊嗎?

    陳穎沉默地瞪著杜御正在穿襯衫的背影……

    她真的睡到迷迷糊糊,把杜御拉上床?

    她又把杜御的衣服給脫了?

    陳穎轉開臉,用力轉開思緒,不讓自己再去猜想剛才發生什麼事……

    杜御身上淺水藍條紋襯衫,是去年聖誕節她親手做的親子裝,她兒子也有一件,黑色外套則是新年買的,不過他應該搭另外那件灰色外套比較配……陳穎緊緊管住自己的嘴巴,她已經不是他的妻子。

    「你有什麼事不能透過你的秘書聯絡,非得你親自跑一趟?」現在,陳穎已經連他的電話號碼都刪了,手機里只剩下他的秘書胡剛的電話,她就是用行動證明要和他劃清界線的決心。

    杜御回頭看她一眼,臉色很冷,很不悅。

    「把皮帶給我。」

    「你喝多少?我不是你老婆了。」陳穎這時候倒是很慶幸,自己已經脫離婚姻的枷鎖,擺脫完美嬌妻的義務。

    想想,她不用再伺候這位大爺,不用再忍受他滿嘴的酒氣,被他燻到滿腦子發脹,心情真是好。

    陳穎正把她的好心情表現在臉上時,看見杜御沉著臉色走過來——

    陳穎回到故鄉幾個月的時間里,已經慢慢做回過去的自己,她可不再是過去那個以丈夫為天的妻子,離婚婦女沒在怕他!

    她抬起下巴,用「離婚婦女」這塊燙金盾牌迎視他逼人的視線。

    但是杜御……他想干什麼?他爬上來做什麼?不要以為她余情未了,他就可以為所欲為!

    陳穎嘴唇還腫脹著他的余溫,緊繃著身子,費盡全力壓下狂跳的心髒,怒瞪他,「你到底要我說幾次,我跟你已經沒有任何關系—— 」

    杜御完全沒把「離婚婦女」這塊盾牌當一回事,一把扯開她裹在身上的棉被,深眸看了幾眼,摸向她的大腿……

    「不要!我已經—— 」

    杜御皺著眉頭,從她大腿底下抽出皮帶來。

    陳穎張著嘴巴,窘到下巴差點掉下來了……她坐在他的皮帶上,她怎麼不知道?他知道也不早說。

    「妳不要什麼?」杜御真的是非常明知故問。

    陳穎緩緩閉緊嘴巴,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就算她連他的皮帶都抽掉,她也要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看來不用太擔心妳了。」杜御一手抓著她強悍的拳頭,瞇著深邃的眼眸瞅著她薄紅的臉皮,嘴角隱隱揚起。

    「多管閑事。」陳穎抽回手,最氣他這一點,對「前妻」還管東管西,他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止照顧她!

    杜御瞥見她的睡衣壓在棉被底下,順手抽出來,從她頭頂套上去。

    陳穎臉黑了,伸手穿進袖子里,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被脫掉過……男人真是下半身動物,尤其是杜御—— 都已經離婚了,還吃她豆腐,當她還是過去那個年輕不懂事的陳招男嗎?

    但陳穎不敢嗆他,因為心虛,因為對他余情未了,她不知道自己睡得迷迷糊糊時,做了多少「虧心事」?

    「杜御,我再強調一次,我們已經離婚,你不要再把我當成你的妻子、你的家人!我不需要你來擔心,你不要再到我家來—— 」陳穎差點咬到舌頭,看到杜御遞過來的紙盒,上面的卡片寫著「給最愛的媽媽」。

    「俊英想在聖誕節前送給妳,我到附近辦事情順便繞過來一趟……他本來想在聖誕節給妳驚喜,但是妳跟他說那天有工作,月底的郊游也因為妳有兼職要延後。妳到底兼幾份工作?」杜御臉色很難看。

    「……謝謝。」陳穎直接略過她不想听的話,不想解釋,她其實是想把時間留給他們父子、留給疼愛孫子的爺爺、奶奶們,因為等明年兒子搬到杏山來,他們就不能時常看到俊英了。

    陳穎兩手捧過兒子給的聖誕禮物,眼也柔,心也柔,整個人軟成一灘水,一張前妻刺蝟臉瞬間就雪融了。

    「穎兒,我希望妳能夠輕松悠閑,寬心生活,我不是讓妳來這里過苦日子,我不希望妳忙到沒有時間休息!我讓妳帶存折出來,是讓妳拿來花用,不是讓妳存錢……妳有在听嗎?」

    杜御當然沒有收她的「贍養費」,還強迫她必須拿著存折才準從家里離開,但是她始終不肯動用那些錢,連補屋頂也不肯拿去花用,不接受他的任何支持,現在一份工作不夠,還做起兼職來,終于讓他冒火了。

    「嗯。」慈母滿臉光輝,抱著兒子的禮物還舍不得拆開,才打開信封,就沉浸在兒子寫來的卡片里,逐字逐句的琢磨,回味,一邊看著,一邊笑著,根本就沒有在听杜御說話。

    唉……杜御深深嘆了一口氣,他也明白這十年來她當杜家媳婦承受很多壓力,已經到了爆炸邊緣,她需要透一口氣。

    所以,會選擇走上離婚這一步,他是有打算的。

    杜御想給她幾年自由時間,等到俊英小學畢業,再和她重新開始,但其實還是希望她別讓他等太久。

    「……你想做什麼?」

    陳穎緊繃的聲音,隨著呼吸,吐進杜御的嘴里,打斷杜御的思緒……他回神的瞬間,就皺起了眉頭。

    他做任何決定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包括離婚也是為了修正過去的錯誤,為了家庭更美滿而做的選擇。

    但是,俊英才念三年級,明年轉到快樂小學,還有三年多才畢業,他真的能等這麼久—— 不踫她嗎?

    「……我們離婚了。」陳穎手里緊抓著兒子的明信片,瞪著杜御低下來貼近她的嘴唇。

    杜御輕輕撫摸她的頭發,忍住親吻她的欲望,緩緩直起身子。

    陳穎其實不怪他,因為不只杜御,她也是,他們都還是難以改變過去的習慣……

    就像,她一直忍著……不踫他襯衫那顆沒扣上的鈕扣。

    過去,听說隔壁棟有住戶被闖空門,杜御很不放心他們孤兒寡母看家,每次出差總是用憂慮愁煩的眼神多看她好幾眼,最後摸摸她的臉,嘴唇靠過來吻吻她,再用兒子听不見的聲音碎念她,一再叮嚀以後,才板著臉出門。

    畢竟,在一個屋檐下賴著彼此共同生活了十年,三千多個日子養成的習慣要改變,他們都還需要努力。

    「我走了,妳出來鎖門吧。」杜御眉頭深鎖,轉身打開房門。

    「我想讓俊英學期開始就轉過來,會比較好適應……你方便嗎?」陳穎踏下床鋪,跟在他身後,想到他還得承受家里反對的聲浪,聲音不免有些軟。

    杜御回頭看她一眼,點了點頭,看她的唇角頓時勾起笑花,笑得美艷動人,笑得……殘忍。

    「杜御,你一個人來?」陳穎站在門口,看不見外面有車燈,忍不住問他。

    「如果是呢?」杜御停住腳步,深眸凝視她,眼底隱隱灼熱了起來。

    「現在太晚了,不要一個人開山路回去,你先回別墅睡一晚,等天亮再走。」陳穎提醒他,卻看杜御走回來……做什麼?

    杜御把她推進屋里,把門拉上——

    砰!

    「鎖好門。」

    他知道還必須給她時間,他知道,他會等,他會堅持到俊英從快樂小學畢業—— 反正他的兒子很聰明,只是需要鞭策,要跳級念不會有問題!

    離婚半年了。

    如果問陳穎,她後悔嗎?

    她想她的答案是—— 我不後悔。

    曾經以為,她只要杜御那句「妳是我的妻子,這里是我們的家」,只需要有這句話就夠了,她就能夠和杜御帶著他們的兒子一起幸福生活到老。

    結果,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大概是結婚太久了,十年下來,她所想要的,和杜御所需要的……隨著三千多個日子過去,他們都忘了。

    她和杜御都一樣,因為習慣了彼此而將就,以為生活就是如此,人生皆然,而遺忘最初的追求。

    所以,雖然她的離婚借口很爛,看在杜御的眼里又是一時沖動又是賭氣,可能他根本不當一回事,那也無所謂,因為她知道,她和杜御,都到了需要改變的時候。

    離婚,就是最好的選擇。

    不管杜御有任何想法,久了他就會知道……

    她是認真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