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巧 > 私房情人是副總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私房情人是副總 第五章

作者︰七巧

    霍鏡光如今被父親逼著一周至少三天要在公司待八小時,其余時間才讓他自由。

    他向父親抗議無效,錢晶心更是對他緊迫盯人,他要是早退,便會被她奪命連環Call。

    不過,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既然要听父親的話,多多待在公司,他決定把他的個人辦公室弄得更舒適一點。

    一方面也是因為被迫調整作息,他只能將部分自己公司的事改為白天處理,可是有時又不得不熬夜聯絡美國那邊的事務,隔天還必須早起趕來公司太累人,他晚上在辦公室過夜的機率定會增加。

    辦公室內的小房間僅有單人床,雖是加大尺寸,但比起他睡的King size狹窄許多,一個翻身就差點翻下床,所以他上網訂購了一張大床,把原本的換掉,又訂一個單門原木衣櫃,吊掛幾件換洗衣物,因空間限制,他將小房間里的單人沙發和小圓桌移出來。

    他在較寬敞的辦公空間變動陳設,用不到的數據櫃移走兩、三個,改訂其他家具擺放,原本擺大辦公桌的地方變成吧台桌,辦公桌挪到一旁去,甚至連冰箱都出現了!

    沙發區放一組高級音響,加裝一面大尺寸液晶電視牆,而這電視牆實則被拿來與計算機聯機,在半夜跟Y.K公司核心干部視訊開會。

    他刻意將個人辦公室空間,布置得跟住處的客廳相仿。

    狹窄浴室里,新的置物架上擺放瓶瓶罐罐清潔用品,除洗發精、沐浴乳、洗面奶、發蠟等,還有數瓶男性保養品。

    「副總現在是打算把辦公室當飯店度假?」

    錢晶心一進辦公室,看到這樣的改變,不免傻眼,才短短兩日,他已把副總辦公室弄得像飯店房間似的,而且還是高級商務套房,再說了,雖然他今天比她早到公司,但她實在無法稱贊他,因為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前一晚又睡在這里。

    這會兒,霍鏡光斜躺在長沙發上,身上還穿著白色睡袍,一手拿著遙控器,切換電視頻道。

    「妳來了。替我買早餐。」他慵懶的說道,假裝才剛睡醒。

    「副總,你未免太囂張,是不是因為董事長跟總經理各自出差都不在,你就借機大興土木?」錢晶心看不過去的指責道。

    昨天她下班前,又陸續有大件包裹送達,甚至有家具行工人出入,今天就看見新安裝的窗簾和燈飾,想必另一扇門後的小房間也增添了不少新布置。

    「我是副總,有本事囂張。」霍鏡光刻意挑了下眉,說得傲嬌,隨即忍不住恭怨道︰「說到大興土木,我倒很想改裝浴室,弄個干濕分離,更想整間打掉重新拓寬浴室空間,這里附屬的浴室太狹窄,超不方便。」

    即使他個人辦公室坪數不算小,但休息的小房間和浴室的空間不大,遠遠比不上自己豪宅公寓舒適。

    他抬手看了下腕表,又道︰「先去替我買早餐。」

    錢晶心撇撇嘴,悶聲問道︰「副總想吃什麼?」不知不覺,替他買早餐也變成她這個助理的工作之一。

    霍鏡光掏出手機,滑幾下,開始點餐,「一杯星巴克熱焦糖瑪奇朵、一個岩漿巧克力蛋糕,Mister Donut的抹茶卡士達法蘭奇、雙層巧克力多拿滋、蜜糖巧克力波堤。」

    「蛤?」听完,她實在很錯愕。

    她以為只是像之前那樣到附近的連鎖早餐店替他買個漢堡、三明治就行,沒想到他還指名不同店家,而且……這是早餐嗎?

    「副總早餐都吃這麼甜膩?」她很懷疑地問道。

    之前他會要求她幫他煮咖啡,這層樓的茶水間有蒸氣咖啡機和頂級咖啡豆,他都喝Espresso,怎麼今天指名喝外面的,口味還改變這麼大?

    「有點低血糖,想吃甜食。」他一手支額,故意有氣無力地回道。

    錢晶心想了想,建議道︰「這兩間店離公司最近的分店也都有點遠,而且是不同方向。要不,我買其他家的甜點?」若是去他指定的店買他指定的東西,來回可能要花一個小時,但低血糖不是得盡快進食嗎?

    「我不吃雜牌。」霍鏡光刻意強調,「不用趕時間,妳搭出租車去,我付賬。」雖因故要她離開一段時間,但他也不希望她太奔波。

    她本想拒絕他這不合理的要求,又听他說道—

    「要是吃不到我想吃的,我今天沒力氣簽名。」

    錢晶心咕噥兩句,只能替他跑腿。

    待她一離開,霍鏡光霍地起身,匆匆脫下睡袍,而里面早已穿著整齊衣褲。

    他從茶幾下方拿出在錢晶心面前用來玩在線游戲的平板,開視訊等韓森上線。

    「Boss,繼續?」當他一上線,那頭的韓森早已在等候他。

    先前兩人開完會,由他先處理一些事宜,稍晚再向Boss回報,Boss表示要先應付九點進來辦公室的錢晶心,找理由讓她先離開,才好繼續談正事。

    「嗯,那邊聯絡得怎麼樣?」霍鏡光一改前一刻面對錢晶心的慵懶,一本正經地道。

    韓森向他交代先前幾件收購案的進度及其他細節,兩人繼續商討。

    一小時後,錢晶心拎著霍鏡光指定的咖啡和甜點返回辦公室,就看見已穿戴整齊的上司斜躺在長沙發上,手持平板玩在線游戲。

    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道︰「喏,副總的甜膩膩早餐送來了。吃完早餐,開始工作。」

    霍鏡光坐起身,打開兩個紙袋,看一眼內容物,說道︰「我突然不想喝焦糖瑪奇朵了,妳幫我煮杯Espresso。」

    「欸?你是故意整人嗎?!」錢晶心不禁怒瞠他一眼。她身體有些不舒服,還替他大老遠跑腿,他竟然說不想喝了?!

    「沒有,只是突然味覺又變回來了。替我煮杯Espresso,這杯請妳喝。」他笑咪咪的拿起外帶咖啡杯遞給她。

    他刻意點這甜膩膩的熱咖啡,本來就是打算給她喝的。

    錢晶心不是很能適應他反復無常的行為,但卻自然伸手接過他遞來的熱咖啡,她是真的很想喝一口甜甜的熱飲。

    「甜甜圈我吃抹茶這個就好,其他的妳替我解決。」霍鏡光指指Mister Donut的紙袋說道。他刻意點巧克力口味,也是要給她吃的。

    為了讓她離開辦公室一段時間,方便他跟韓森再談正事,他才故意挑選有點距離的兩間店讓她出去買東西。

    他並不是想吃甜點,但既然要她去買,索性買適合她目前身體狀況的口味。

    「呃?」錢晶心因他的話又是一怔。他特地要她買這些,最後就只要一個抹茶甜甜圈?

    「妳想吃巧克力吧?」他脫口問道。

    昨天他不經意看見她吃止痛藥,他要她若是不舒服,就請病假去看醫生,她卻表示無大礙,只是生理期來了,之後他又看見她從包包拿出巧克力吃。

    錢晶心听了更感錯愕,難不成他是借故要買給她吃的?

    可是他有這麼善解人意、溫柔體貼嗎?

    「不想吃就丟了吧。」霍鏡光從皮夾里掏出一張千元鈔交給她,闊氣的說道︰「不用找。」

    錢晶心前一刻才對他有些改觀,下一刻又因他大爺的態度心生感冒,他這個人啊,實在很難捉摸。

    接下來幾日,霍鏡光直接以公司為家。

    每天快速簽完一堆不看的文件,再听她口頭陳述,而開會時間被她逼著進會議室旁听,他不是發呆就是閉眼小憩蒙混過去,其他時間則在辦公室耍廢,上網玩游戲、購物,或躺在長沙發看影片,又或者叫餐廳外送一堆高級料理,配著高級紅酒,悠閑得不得了。

    他白天刻意在錢晶心及父親眼皮子底下廢得徹底,面對父親再次指責叨念,他充耳不聞,表示有按照父親規定的時間,人乖乖待在辦公室。

    他要讓父親知道,即使逼他人留在公司,他依然對公司的事漫不經心,相信再過一陣子,父親就會明白這麼做對他沒作用,放棄再逼他每天進公司「坐牢」。

    但真相卻是他常假裝上網購物或玩游戲,實則另開窗口,邊跟韓森傳訊息,處理個人公司事務。

    當錢晶心一靠近,他忙切換網頁,隨意訂購網絡人氣美食,而若要打電話跟韓森詳談或視訊,他就會要求錢晶心外出替他買東西。

    他透過網絡訂的美食或錢晶心外出買回來的食物,他往往只吃一小部分,其他全交由她解決,甚至一些餅干零食都還沒拆封,他就說不想吃了,要她帶回去。

    今天,錢晶心又接到從樓下總機那里轉上來的電話,說有副總的包裹,她只好下去領。

    等她回到辦公室,她又忍不住叨念道︰「副總閑閑沒事也不要一直亂買東西。」她實在看不慣他這樣亂花錢。

    「那包裹是給妳的。」霍鏡光看著她拎進來的包裹說道。

    「我沒缺東西。」錢晶心白他一眼,沒好氣地道。

    他不只訂網絡人氣美食,也會逛網絡商場,亂買一些他根本用不到的東西,後來他根本只是拆開來隨便看兩眼,就轉送給她,而那些東西對她沒什麼實用性,只能又轉送給別人。

    霍鏡光上前拿過她拎的包裹,拆開來確認商品無誤後,他將裝著數條除疤藥品的紙盒交給她,說道︰「這是去疤凝膠跟藥膏,有德國制、美國制跟日本制,妳試試哪種有效。」

    「呃?」錢晶心不免錯愕。

    他比了比她的左額角,傷口已經拆線,留下不到一公分的粉紅色細痕,令他每每看著仍很介意。

    「要是沒效,妳可以去做醫美除疤,費用我會支付。」他一臉正經地強調。

    她怔怔的看著他。他不提,她都忘了額角的傷,雖然縫了兩針,但復原情況良好,拆線後只剩下一點點細痕,並不顯眼,不久應該就看不出來了,而他居然因為這樣買了這麼多條除疤藥品,雖然她嘴上碎念著他太夸張,可心頭卻漫上一絲暖意。

    「對了,這要還妳。」霍鏡光走到辦公桌後方,拉開抽屜,拿出一個小飾物遞給她。

    原本再見到她就打算還她,卻因為被她一再逼著進公司心生不滿,才會故意一直拖延。

    「這……你不是丟了嗎?」錢晶心一看到這個藍色小布偶吊飾,心兒猛地一陣撼動。

    「以為丟了,但還在。」霍鏡光說得含糊。

    打死他也不會坦承真相,為了撿回這個小吊飾,大少爺的他辛苦翻了兩個大型垃圾桶,這真是他人生中最窘的一件事。

    「太好了!」她將失而復得的寶貝吊飾緊握在手心,無比感動寬慰。

    見狀,霍鏡光內心一陣釋懷。他應該早點把東西還給她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