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杜若 > 貓奴的報償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貓奴的報償 第四章

作者︰杜若

    隔天一早,黎依依半睜著眼起床上廁所,雙眼迷蒙,腦袋還沒開機,幾乎是以半神游的狀態走到浴室。

    昨晚因為時差還調不過來,再加上見到洛珩太興奮,在床上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直到天快亮才終于沉沉睡去,根本沒睡上幾個鐘頭。

    上完廁所後,因為從昨晚刷過牙後就沒喝半滴水,感到一陣口干舌燥,她搔了搔凌亂的頭發,想先去客廳裝杯水喝,再回床上繼續和周公約會。

    她瞇著眼打開房門,腦袋呈現一片空白,完全沒有在思考。

    「起來了?早餐在餐桌上。」洛珩穿著輕便的家居服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財經周刊,听見黎依依打開房門的聲響後便抬起頭看向她。

    今天雖然是假日,但洛珩的生理時鐘已經習慣早起,還做了兩份簡單的早餐。

    黎依依愣愣地盯著洛珩,停頓了好幾秒鐘才意識到自己現在不是在家里,而是和洛珩待在同一個屋檐下。

    砰!

    外頭的洛珩一臉不明所以,她干麼二話不說就將房門關上,難道是還沒睡醒?

    房內的黎依依早已了無睡意,想死的心都有了,明明決定要在洛珩面前維持淑女形象,怎麼才第二天就破功了?

    她現在頂著亂糟糟的頭發,身上只穿著一件穿了許多年的老舊長版T-shirt,臉上戴著厚重的黑框眼鏡,牙沒刷、臉也沒洗,眼角還帶著眼屎,這副模樣距離「淑女」有不小的差距。

    在抵達台灣前,她曾向幾個大學時的同班男同學問過大部分的男人都喜歡什麼樣的女人,他們的回答不外乎就是性感美艷、清純可人、溫柔婉約、善解人意……等和她牽扯不太上關系的形容詞。

    為了讓洛珩喜歡上自己,她決定在外型上做一番改造,買了好幾件以前常被自己唾棄的洋裝、裙子和幾雙看著就不良于行的高跟鞋,還向母親討教化妝和搭配技巧。她的母親現將近五十歲了,但穿著時髦,樣貌年輕依舊,和她走出去還會被當成姊妹,听到她想學習化妝技術時,母親整個人比她還興奮。

    費了一番工夫,外表看起來終于比較淑女了點,但更困難的還在後頭,一個人的言行舉止一時之間難以改變,讓她這個在成長過程中一向都和男生稱兄道弟的人苦不堪言,只能盡其所能在洛珩面前偽裝。

    淑女是什麼鬼啊!簡直是對女性的刻板印象,等她拿下洛珩,肯定立刻把這兩立刻從人生字典中剔除。

    她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將自己邋遢的模樣重新整理一番,並選了一件白色連身洋裝,是無袖的設計,裙子的長度正好在膝蓋上方幾公分,不會太短,還可以露出縴細筆直的小腿。

    她和母親一起去選購的裙裝以連身裙居多,因為不必思考如何搭配上衣和裙子,對她這個不太會搭配服裝的人來說,無疑省去了很多麻煩。

    因為沒有要出門,若是特意化妝就太矯揉造作了,所以她只抹了保養品。望著化妝鏡中的自己,黎依依猶豫著該不該戴上隱形眼鏡,又怕顯得太過刻意。

    算啦,反正裙子都穿了,平常她在家都嘛是穿著睡衣晃來晃去,今天還換了身裙裝,這對她來說已經夠刻意了,那干脆就刻意到底吧,總比在洛珩面前出丑來得好。

    女為悅己者容,古人誠不欺我—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麼矯情的時候。明明是在家中,還刻意打扮一番,都是為了留給洛珩好印象,也怕洛珩會和以前認識的異性朋友一樣不把她當成女人看。

    昨天和今天絕對是她這輩子最有女性魅力的時候,在洛珩面前裝得太超過,她都想唾棄自己了。

    「早安。」黎依依再次打開房門,以自認最美的微笑迎接洛珩朝自己投來的視線,還刻意讓聲音听起來溫柔一點。

    關于怎麼笑,她也是下了一番工夫研究,之前和母親對著鏡子練習了大半天,不能笑得太過,也不能太淺,終于研究出如何讓嘴角上揚的弧度適中,還能顯現出兩頰的梨渦。

    她的願望不大,不求傾國傾城,但求能夠讓洛珩傾心。

    「早……」洛珩再次從周刊中抬起頭,的確因為她失神了片刻。

    她沐浴在清晨的暖陽中,臉蛋上的笑容清新可人,一雙杏眼微彎,眼中藏有點點笑意,整個人顯得朝氣蓬勃。

    「早餐在餐桌上。」雖然有那麼一瞬間驚艷于黎依依的姣好面容,但他很快就收回目光,表情平淡,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十幾年沒見過面,也不曾聯絡,他根本不曉得黎依依這幾年來都做了些什麼事,不過也與他無關。他很快就收回思緒,不讓自己過度探究黎依依的事。

    「好,謝謝。」黎依依有些氣餒,但又覺得自己似乎沒有理由感到氣餒,洛珩現在根本沒把她放在心上,反應平淡是正常的。

    不過當她看到洛珩做的早餐後,心情又立刻好轉了,雖然說只是一頓早餐,但是再怎麼說也是喜歡的對象親手做的,她可是第一次吃到洛珩做的食物。

    他表面上一直想趕她走,恨不得馬上找到住處把她驅逐出境,但還是幫她準備了早餐,就算只是順手的也沒關系,她已經很滿足了,至少代表他有想到她。

    黎依依在餐桌前坐下,不到五分鐘,椅子都還沒坐熱,她就將兩塊烤過的切片歐式面包、一顆太陽蛋、兩片煎培根、一大碗雞胸肉油醋色拉、一碗牛奶燕麥和半顆切片隻果給吃個精光。

    對其他女孩子來說,這樣的早餐份量已經足夠,甚至太多,但對她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黎依依對什麼都可以沒信心,就是對自己的胃容量很有自信,她吃飯的速度快,食量也比一般人多個兩、三倍,也許是因為運動量大的關系。之前她每天都固定跑五公里,還會騎腳踏車到空手道館練習,有時會和朋友去打球,籃球、排球、羽球、棒球都打,她的父母親本身已經算是個愛運動的人了,但連他們都覺得她是不是精力過剩。

    唉!雖然洛珩準備的早餐很豐盛,但對她來說這個量頂多就三分飽,可是又不能表現得太明顯,她怕自己的食量會嚇到洛珩,以前她就不止一次嚇到剛認識的人了。

    現在開始控制食量還來得及嗎?真羨慕那些小鳥胃的人……

    她拿起餐桌上的咖啡壺替自己倒了杯熱咖啡,心里盤算著是不是該溜出去偷吃點東西。

    「妳吃完了?」洛珩拿著馬克杯走進廚房想再倒杯咖啡,發現黎依依已經將餐桌上的早餐吃完了。

    她走進廚房不是才幾分鐘而已嗎?

    「咳!」黎依依正喝著咖啡,听到他的詢問,心一驚,不小心嗆了一下。

    「吃不夠的話還有面包,冰箱也還有色拉。」洛珩拿起咖啡壺盛了杯咖啡,緩緩地說道。

    「夠了,我……我已經飽了,真的!」黎依依在心里掙扎了三秒鐘,決定先維持形象,反正剩下的面包和色拉也不夠她吃,說實話太過驚人,只好合理地隱瞞事實。

    果然愛情是暴政啊!她的胃竟然這樣心甘情願被虐待。

    「對了,我今天約了一個朋友過來介紹一些適合妳租的屋子,如果有妳感興趣的再實地去看房就好了。」他有個認識多年的朋友是房仲業務,昨晚他一跟朋友說這件事,對方馬上就回答今天可以過來一趟。

    「這麼快?!」黎依依瞪大眼,發現洛珩一臉狐疑地看著她,才驚覺自己的反應太過激烈,連忙補充道︰「我是說你的辦事速度真快,真有效率。」說完,她還干笑了幾聲。

    洛珩到底是有多想把她扔出去,才過不到一天就找來房屋中介要給她介紹住處,意思是她連行李都不用整理,直接收拾好包袱搬出去嗎?

    不過她也不是好打發的,難得洛伯母為她制造了和洛珩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好機會,在沒發生點進展前,她才不會輕易就搬走。

    「過獎。」洛珩睨了她一眼後才走出廚房,他沒說出自己其實是想快快送走她,好恢復往日的安寧日子。

    先不說他從沒讓女人在自己家留宿過,硬生生多出一個房客,一時之間實在難以習慣,而且這個房客還是個讓他想敬而遠之的大瘟神。

    洛珩離開之後,黎依依又在餐桌前坐了一會兒,腦袋中謀劃著待會該如何應付洛珩和房仲業務。

    「黎小姐,初次見面,我叫蔣大川,這是我的名片,妳想找什麼樣的房子盡管說,我一定會盡力幫妳找到合適的租屋。」

    蔣大川任職于知名房仲公司,是公司里的超級業務,和洛珩是高中同學,一直保持著聯絡。其實他很意外洛珩會找自己介紹房子,畢竟洛珩家自己就是開建設公司,根本沒必要租房子,頂多是洛珩私下會委托他們幫忙出租他名下的房產。

    出于好奇,他便主動說要過來介紹房子,進了洛珩家才知道原來要租房子的人不是洛珩,而是一名和洛珩不曉得是什麼關系的女性。

    打從認識洛珩到現在,蔣大川一直都知道以洛珩的家世和外貌,向來艷福不淺,不過還是讓人好忌妒啊!

    「你好,叫我依依就好。」黎依依接過名片,她不習慣一直被叫黎小姐。

    「妳有什麼需求直接告訴大川。」昨晚他列了幾間洛家名下的空屋讓黎依依挑選,結果她說不能白佔便宜,他便說那酌收一些租金也可以,誰知道她不是嫌太遠交通不便,不然就是嫌坪數太大或太小,簡直快把他氣死,于是最後決定讓專業的來解決。

    黎依依靈動的大眼骨碌碌地轉了轉,開口說道︰「那……我要找距離洛書建設五公里以內的,交通要方便,不能離捷運站和公車站太遠,必須可以養寵物,治安也要很好,還要有警衛室和管委會,但環境不能太吵,另外還要有電梯和停車場,除了主臥之外還要有一間客房、廚房、客廳,主臥室要有獨立衛浴。

    「至于房子必須附設家具,整體裝潢不能太過老氣,要有現代感,屋齡不能夠超過二十年,坪數也不能太小,租金一個月我希望壓在一萬以內……啊!還要有陽台,陽台也不能太窄,我想種些花花草草什麼的。我現在能想到的就這些,有想到其他的再說。」

    蔣大川目瞪口呆地听她劈里啪啦說了一大串,而且完全沒有打結,說得非常順口。

    「妳又沒車,要停車場做什麼?而且妳一個人住,要客房干麼?」洛珩頭疼地閉上眼,忍住想沖上前搖醒她的沖動,照她這堆要求,光是單月的房租要在一萬以內就不可能。

    她是刻意刁難,還是異想天開?在國外待久了不曉得台灣現在的房屋租金嗎?如果真有這麼劃算的房子,老早就被人租走了,哪輪得到她。

    「多一間客房,有朋友來玩的時候才能住,而且說不定我以後會想買車啊!這叫……未雨綢繆。」她自認在兩位教授父母的鞭策下,中文造詣還是不錯的,至少一些成語她還是能運用自如。

    「大川,有這種房子?」洛珩決定無視黎依依,直接詢問好友,生怕自己會越听越火大。

    「我找找,應該多少能找到幾間吧……」蔣大川听完黎依依的要求也感到相當傻眼,但身為超級業務,怎麼可以因為這點小挫折就被打敗,他個人的服務宗旨就是客人要什麼樣的房子都能找到!

    蔣大川從公文包內拿出平板,利用公司的搜尋系統一一檢視黎依依開出的房屋條件,結果竟然還真搜尋出兩間套房。

    「網頁上有屋主拍的照片,黎小姐可以看一下,距離這里都不遠,走路就能到了,若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聯絡屋主一起過去看。」蔣大川興奮地說道,這兩間套房的條件都很好,因為都是這幾天才刊登的,所以還沒有被租出去,否則以這樣的條件和租金,老早就被訂走了。

    洛珩听到之後也深感訝異,竟然還真有滿足這些亂七八糟條件的房子?

    「看起來……好像不錯。」黎依依看著網頁上的照片,心里糾結到了極點,她壓根沒有搬出洛珩家的念頭,才故意說了一堆強人所難的要求,沒想到真的有這種半買半相送的屋子……

    唉,難道她的追夫計劃就要胎死腹中了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