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唐梨 > 軟乎乎的甜妻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軟乎乎的甜妻 第一章

作者︰唐梨

    【第一章】

    「親愛的,你來啦?事情辦得怎麼樣?」

    「都處理好了,放心,我讓人把事情處理得像是意外,沒有人會知道是我們兩個一起將她謀殺的。」

    「那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為了我,你一定會想辦法處理掉那個一直對你糾纏不清的臭婆娘。」

    「既然我這麼愛妳,妳要怎麼回報我?」

    「討厭,你不是知道的嗎?」

    電視屏幕上,放映著一對狗男女在殺死原配夫人之後偷情恩愛的畫面。

    施甜甜邊觀影邊抱著一包洋芋片咬得  作響,時不時發出幾聲淡然吐槽。

    「哎呀,這對狗男女好壞,在恐怖片里做這種齷齪行為死得更快知不知道嗎?哎,那只搞破壞的鬼怎麼還不出來?」

    嗯,才嫌棄人家劇情拖沓,電視里的情景就驀然一閃,唯一亮著的那盞昏暗床頭燈發出滋地一聲迅速熄滅。

    而急著翻雲覆雨的男人與女人毫不在意,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

    就在這時,有一個穿著血衣、長發覆面的人形緩緩自床底爬出。

    「哇,有沒有搞錯?這導演用的是什麼劇本?竟然讓人家老婆從情婦家的床底下爬出來?你要不要干脆直接唱,「我應該在車底,不應該在車里……」好了?一點點新意都沒有,要出來妳倒是從人家頭頂的天花板上慢慢爬下來,讓人不經意地頭一抬就看到妳那張恐怖的臉。」

       ……施甜甜繼續啃洋芋片啃出聲音。

    這部恐怖片劇情太讓人忍不住吐槽了,她抬頭看看時鐘,沒時間了,算了,不換下一部了,明天還要開店,看完了就去休息。

    然而看著看著,施甜甜卻忍不住打起哈欠。就在她思考著要不要干脆上床睡覺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叩叩。

    「誰、誰呀?」

    大半夜的,她又在看恐怖片,若非她本屬唯物主義,從來只相信科學,她還真的會被這午夜凶鈴……不,是被這午夜敲門聲給嚇到。

    「這麼晚了,是哪位?」

    這棟公寓門上沒有安裝門鏡,要確認外面的人是誰有點麻煩。

    施甜甜走過去,開門開得不情不願,她沒有解開門上的金屬防盜鏈,直接開了一點縫隙望出去。

    「妳好。」

    「誒?」

    門外站著個男人,是個身材高大、樣貌帥氣、唇角勾著一抹迷人笑意的男人。

    「你是誰?」

    砰!

    她話都沒說完,整個人都還沒反應過來,雙手反射動作地當著男人的面把門重重關上。

    干嘛,現在到底是在干嘛?施甜甜無法解釋自己古怪的行為,更不明白為何一看到那個男人就想著要逃,只能選擇在窩囊逃避之後用背倚著門板,一臉呆愣地盯瞅著客廳的牆看得愣然出神……

    「小姐?妳沒事吧?」

    男人還沒走,他仍站在門外,他那有些冷澈的嗓音隔著門自身後傳來。

    「我沒事,我為什麼會有事?」冷靜冷靜,她要自己冷靜,並且在心里說服自己,門外站著個帥哥,她會感覺小鹿亂撞很正常,再來個驚慌失措又怎麼樣,她的做法很正常,一切都很正常。

    「好吧,妳沒事,那我能不能問問妳干嘛突然關門?」

    「因為我不認識你!」她還莫名感覺有點害怕他,而且她記得這棟公寓里從未出現過像他這樣的帥哥,難道……「你今天頭七回魂是不是?留下你的姓名你就快走、快走!大不了我明天去買些元寶蠟燭燒給你就是了,你走錯門了啦。」

    「妳到底在說些什麼?」男人在笑,是忍俊不住的那種笑聲,無奈之下又敲了兩下門,「小姐,雖然不知道妳在想些什麼,但很遺憾告訴妳,我是個大活人。」

    好啦,他是活的,她也從未見過長那麼帥的鬼。

    她怕再胡扯亂謅下去,他會以為她是神經病,還好心幫她撥打電話送去醫院。唯有再次把門打開,帶些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啦,你這麼大一尊……呃,我是說我不認識像你這樣的大帥哥,我從未幻想過會被帥哥敲我家門的情景,我一時反應不過來,況且我真的不認識你……」

    「嚇到妳了,那真是抱歉。」男人透過那道門的縫隙朝她友好地笑了笑,「一開始沒有自報來意是我不對,妳放心,我並不是壞人,我是新搬來的住戶,就住妳家右邊那間,想說跟妳打聲招呼,順便來送妳些伴手禮。」

    「哦,是這樣。」但還是不對,「等一下,你新搬來的干嘛半夜敲我家的門?」

    他說怎樣她就信,現在裝作送外賣、送快遞然後堂而皇之入室搶劫的多著呢。

    「妳好像是獨居,白天我敲門的時候沒人響應,其他住戶我早就拜訪過了。」男人極有耐性地解說著,「還有,我是听見妳這邊傳出一些動靜才過來的,剛才妳好像……很興奮?」

    「呵呵……剛剛是很興奮。」剛才她的確是看片兼吐槽一個人玩得很興奮,不過她記得這里的隔音效果還沒有那麼糟糕才對,難道真的是她呼喊得太夸張了?「吵到你不好意思,還要勞煩你走這一趟。」

    「不勞煩,我是剛好有事才會這麼晚過來打擾妳的。」

    「呃,請問你有什麼事?」

    「我剛搬過來,屋里東西亂七八糟,直到現在還沒收拾好,東西都找不到,就想問問看能不能向妳要杯水喝。」

    男人說得很真誠,眼神不見半點閃爍。

    正因如此,施甜甜的警戒心總算澈底松懈下來。

    「呃,你先進來坐坐,我給你拿水。」

    都是鄰居了,以後要經常見面,互相幫助很應該。

    言語間,她將門打開,讓男人進入屋內,轉身就去幫他倒水。

    而男人似乎並不知道何為客套,進了屋便大剌剌地一**坐到沙發上,實行她話里招待的坐一坐。

    「喝水。」不能趕他、不能趕他,他是她的鄰居,以後要他幫忙的地方或許有很多。施甜甜在心里猛翻白眼,清秀臉龐依然擠出一絲禮貌笑容,將手中水杯遞過去。

    「謝謝。」男人將杯緣抵在唇邊,仰頭三兩口便將水飲盡。

    但他喝完之後似乎沒有想要離去的意思,仍是坐著,不經意地瞅見電視里正在上演的情節,忍不住劍眉微挑,帶些疑惑地問︰「妳在看恐怖片?」

    「是啊。」

    「怪不得妳剛才在門口跟我說那種話。」

    提及那個話題氣氛真有些尷尬,她感覺很不好意思,連忙打著哈哈無奈笑著。

    「不過話說回來,妳的口味真特別,我以為女孩子都怕這個?」

    「沒有啦,這是以前養成的習慣,現在都改不掉了,閑下來的時候看看也蠻好的,還能適當減壓。」這個男人竟然還十分自來熟的跟她閑話家常,他不是只是來喝水的嗎?

    老實說,她很想把他掃地出門,真的,但她並不想得罪鄰居,害雙方演變為日後踫面拿你當仇人,恨不得拿掃把打死你的狀況。

    再來就是她覺得這個男人有點眼熟,她好像曾在哪里見過他,到底是哪里呢?

    「減壓?妳工作很辛苦?」男人問得很漫不經心。

    「不是,是以前的一些事,呵呵……」她仍是想不起他是誰,或許,只是個錯覺?

    「妳還是妳,一點也沒變。」

    「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說了什麼?」抱歉,她思考得太專注了,以至沒听清他刻意說得很含糊的小聲嘀咕。

    「我是說,妳真特別。」

    「沒有吧,我一點也不特別,你看我這張臉,不是艷又不特別美,再來,我要真有什麼驚為天人的一技之長能讓我發一筆橫財,我早就跑去住高級公寓什麼的了,哪里還會窩在這里?」

    「不,我的意思是妳本身給人的感覺很特別,跟妳說的那些沒多大關系。」

    「是嗎?」真是……見鬼,按照他的說辭,他又不像想要搭訕她,她搞不懂他為何想要大剌剌地賴在她這里。

    不過,有一件事她十分確定,那就是從剛才見面開始,她發現她竟然無法拒絕這個男人的任何要求。

    但是,她記得,她無法拒絕的這種狀況只會在面對某個人的時候生效……糟了,她怎麼覺得眼前的男人越看越像那個人,她該不會是被帥哥敲門搭訕,一時間開心過頭,以至產生幻覺了吧?

    「那個,現在已經很晚了,你這麼晚都不睡,明天不用上班嗎?」好吧,既然無法將他趕走,她唯有用暗示的。暗示,這種技巧她很擅長。

    「我剛回來,要去朋友經營的雜志社工作,明天去報到,不用太早起來。」

    「原來如此。」他不用太早起床,不代表她也不用……話說,其實她也是不用起太早的人,但這不代表他就能一直賴在她這,「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你剛回來?」

    她突然抓住重點,而他只是輕輕扯笑,那笑容很好看,但他本身就酷酷的,很難給她溫和好相處的感覺,那個笑容,莫名令她打了個寒顫。

    「我是想說我剛到這邊。」他刻意誘導她。

    「你之前不住這?」

    「是的。」

    「是這樣啊。」她懂了。

    他應該是從其他地方搬過來的,現在仍屬于人生地不熟的狀態,他一個人生活蠻可憐的,既然敲了她的門,就是希望她這個鄰居日後能對他多多關照。

    「那……你是不是因為剛搬來,東西都沒收拾好,房間很亂,沒有睡覺的地方,那你要不要在我這借住一晚上?」算了,她心軟,她好人做到底,不介意收留他。

    反正她家又沒有存放什麼值錢的東西,他睡沙發,而她回房鎖門睡自己的床,大家各自一夜好夢。

    「不用,我只是想在妳這里多待上一會。」

    他是想在她這里多待上一會,這種話已經等于是對她有好感,從而對她發出追求了吧?

    但是,拜托,先給她等一下。

    她沒有那麼自戀,也從不高估自己,她根本想不到自己有何魅力能令一個帥哥大半夜敲她家的門。先是借故喝水,又說想多留一會……

    「我有個疑問,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他們見過,他對她一見鐘情,又或者經常踫見,奈何她只顧著低頭看手機或抬頭看紅綠燈,根本就把他當成路人甲?她臉皮太薄,後面這段不敢問,只敢放在心里。

    「妳是不是誤會什麼了?」男人又笑了,笑她的胡思亂想,「我是看妳一個女孩子住,這麼晚了還在看恐怖片,而且妳好像很專注,音效又有點夸張,我怕妳遇上危險,能多待一會是一會。」

    「我習慣了,你不要看這棟公寓這樣,不比那些高級公寓,其實這邊治安不錯,沒出過什麼事。」

    「是嗎?可是在我看來,妳隨隨便便放一個陌生男人進妳家,這樣的作法就已經有夠危險了。」

    「我……那是因為你……你說你是新搬來的鄰居,你還說你家里亂找不到東西,你口渴了想要喝水……」她將責任完全推回給他,順便撇得一乾二淨,良心一點也不痛。

    「那妳真該慶幸妳今天遇上的是我,我確實是妳的新鄰居,也確實只是口渴想跟妳討杯水喝而已。」順便來見見她,跟許久未曾見面的她打聲招呼。

    他沒有告訴她這些事,因為她好似已經不認得他了,作為懲罰,他並不打算親口告知她他的身分。

    「呃……我明白了。」她明白了他真是個好人。

    「都過十二點了,妳還不睡?」

    他也知道已經過十二點了?那他還跟她孤男寡女地待在一塊?

    「我再一會就睡了,我平時沒有那麼早睡。」

    「妳是夜貓子?明天不用上班?」他離家許多年了,除了知道她高中以後就搬出來一個人住已好幾年了,他對她的狀況不甚清楚,剛才她問的話,他原封不動地還給她。

    「不是,我是開餐館的,一般不用早起。」

    「妳開了間餐館?」他看著她,俊臉上露出一絲……很勉強的驚訝,「妳的餐館開在哪里?有時間我去光顧一下?」

    其實只要是關于她的事,他一直都知道。

    想必她一定不希望他過問她的事,但他也從來不問。關于她的事,他都是從老媽那里听說的。

    他只是想要親自從她嘴里知道多一些她的近況。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