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暖男是霸道總裁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暖男是霸道總裁 尾聲

作者︰七季

    初冬,陸江臨得了個漂亮的小女孩,這本來是跟邰曉一毛錢關系都沒有的事情,但林洛遙那個人好像對這些念舊情懷之類的事情沒有抵抗能力,人家老婆剛做完月子就拉著他去探望。

    別人生孩子,她激動什麼?邰曉始終不是很能理解她的感動點,但在她感動完之後通常又會對他非常體貼,這倒是不錯。

    「喜歡的話你們也要一個。」陸江臨的太太剛哄唾孩子,還要給他們擺幾盤水果,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需要,沒興趣。」林洛遙還在那邊覺得給人家添麻煩,她旁邊的邰曉已經很冷淡地結束了談話。

    「什麼東西就不需要,這是你能作主的事情嗎?」她低吼,人家主人在跟他客氣,又不是給他確認企劃方案,用得著這麼苛刻。

    「哎呀,這麼說是有計劃了?」陸江臨也跟來湊熱鬧。

    而可憐的她這才意識到他們是在說什麼內容,頓時老毛病又犯了,「不是啦,要什麼孩子,我們還沒有,那個……」交往都還沒幾天,時常被邰曉氣到吐血,能不能走到結婚那步都還不好說,談什麼孩子。

    那兩人見她這窘迫的樣子,也不好再欺負她,「真是的,你這麼害羞,怎麼做記者?」陸江臨說出了很多人都對她說過的話。

    「才不用你們管。」她生氣了。

    這會有電話進來,正好得已脫身,她忙跑去陽台接電話。

    邰曉不緊不慢地拿過盤子里切好的柚子,像對待什麼藝術品一樣一點點將留在上面的白色部份撕掉,直到只剩下金黃的果肉,才又放到一個干淨的盤子里。

    他那麼專注地在做這件事,搞得那兩人面面相覷。

    「江臨,你的朋友跟你完全是兩個類型,他是很細致的人。」陸太太內心哭泣,這是不是在嫌棄她水果切得太隨便。

    「雖然是朋友,但我也不是很懂這個人。」

    「你們不用在意,這是我的興趣。」邰曉邊細心地對待手里的果肉,邊說。

    一會林洛遙回來了,當然也注意到了客廳里死寂的氣氛,大家為什麼都坐著不說話呢,奇怪。

    她回去原本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面前盤子里的袖子果肉,頓時兩眼放光,「這個柚子也太棒了,沒有那個白白的部份,這麼好吃的東西為什麼偏偏要有那麼苦的部份呢,不覺得很不合理嗎?」

    你這種吃法才是真的不合理,陸江臨的心聲差點就脫口而出。

    坐得差不多了,林洛遙才說剛才的電話是同事打來的,臨時有個明天出差的同事病了,要她代替,所以今天要早點回家準備,就不留下來吃飯了。

    對于林洛遙經常出差的狀況,邰曉也是漸漸習慣了,他現在懂得變通多了,總之她忙她出差,他就上班;她休息,他就會請年假。反正他年假那麼多,想必也是不會有人有意見的。

    「是去采訪嗎?」他問。

    「不是,是去跟別的雜志社談合作,听說那邊還不好搞,我那同事八成是壓力太大才病倒了。」

    想想,她能不能談好還是一回事,不禁有些提心吊膽。

    「是嗎?」邰曉倒不以為意,看了眼手表,率先站了起來,「那現在去做頭發還來得及,衣服呢?那邊溫差大嗎,對方是什麼職位的人?指甲也做一下,合作方案你都了解嗎,用不用補一下資料?如果需要最好現在就讓你同事傳過來,待會做頭發時看。」

    臥室里傳出孩子的哭聲,陸太太趕快進屋去看,剩下的兩個人吞了吞口水。

    「需要嗎?會不會太夸張了。」林洛遙問,尤其指甲也要做?又不是要去參加什麼派對,她只是一個普通去工作的員工而已,弄那麼華麗做什麼。

    「談生意這種事,第一印象就定輸贏了。」他又看了眼手表,「我認識一家造型師,現在過去不用預約,如果開車過去不塞車的話,晚上還能一起吃宵夜,走吧。」

    陸江臨目瞪口呆,同樣是男人,為什麼他剛才說的那一串話里他能听懂的一半都不到?

    「你還真是神通廣大。」他感慨。

    「興趣而已。」

    「我還是覺得不要了吧,那麼麻煩。」林洛遙有點頭大,她是愛漂亮沒錯,可受不了被陌生人圍起來又摸頭又摸手的,所以一直都是能自己弄就自己弄。

    雖然有點浪費他的好意,但她真不想去。

    陸太太從臥室出來了,一手抱著寶寶,一手遷拿著本雜志。

    「看我找到了什麼。」她很開心,「你們的雜志每期我都會買來看,這期有登你寫的文章,那篇訪談我很喜歡。」

    本來是獻寶的事,誰料被夸的人從看到那本雜志後臉色一白,拉著邰曉就要走,「去做頭發吧,還有指甲,再買點新衣服,你說的那間店遠嗎?听上去就很遠的樣子,那就快走吧。」

    「好。」邰曉順勢拉過她的手,眼里含笑,瞧得旁人一陣哆嗦。

    陸江臨把他們送到樓下,兩個男人一起去開車,邰曉以外面很冷為理由,讓林洛遙在公寓大門內等著。

    「你不去好好陪著洛遙,跟著我過來干什麼?」邰曉問著縮著脖子跟他一起過來的陸江臨。

    「我又不是狗,你說去哪就去哪。」陸江臨對他很是不滿,「你怎麼搞的,存心在我老婆面前表現自己對女友體貼是不是?要是我回去挨罵都要怪你。」

    「我也沒做什麼特別的事。」

    兩人說著,已經到了車邊,陸江臨一看他的車,咧了咧嘴,「你這車里掛了個粉色的東西,好惡。」

    「那是平安符,是我的興趣,有意見嗎?」

    「我說你的興趣也未免太多了點了吧!」似乎這一天一直都在听他談論自己古怪的興趣。

    邰曉奇怪地看了他一限,好像他說了什麼蠢話。

    「我的興趣只有一樣,就是洛遙,你不是知道嗎?」

    「啊?」

    「你不覺得很有意思嗎?我都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麼,喜歡什麼東西,研究這些簡直太有趣了。」

    看他那得意的樣子,陸江臨忍不住哼了一聲,「真是肉麻,我看你是太嬌慣她了,女人啊,當然是要疼愛,可是太過頭的話小心會被人覺得太沒挑戰性了,熱度來的快,去的也快。」

    哎呀,這麼說自己妹妹好像不太好,不過他這可是經驗談,交往前對對方的想象在交往後破滅,這樣走向分手的情侶不在少數,他只是有點擔心。畢竟他知道林洛遙喜歡他,可不是因為他多麼無微不至。

    他那個妹妹,有點自虐。

    可能是意會到了他的意思,邰曉無所謂地神秘一笑,「會嗎?我倒覺得你是讀書太少,因此錯過了許多重要資訊。」

    「啊?什麼意思,我好心好意……」

    兩人正說著,那邊林洛遙也縮著脖子跑了過來,顯然是他們遲遲不過去接她,她太無聊干脆就過來找他們了。

    「邰曉,我一個人很無聊耶,又不知道你們這邊發生了什麼事。」

    她瞎操心的毛病怕是很難改了。

    林洛遙正在氣頭上,邰曉溫柔地伸手幫她掖了掖松掉的圍巾,並附贈了一個溫柔的微笑。

    「對啊,你一個人當然會無聊。」

    林洛遙倒吸了口氣,微涼的空氣讓吁出的氣變成了白色的可見的氣體,襯著他那張稜角分明的臉,讓她在這大冷的天,心跳過速。

    「有事用說的就可以了!」她往死里勒了勒圍巾,低著頭快步繞去了車門邊。

    邰曉趕緊跟上,不忘對陸江臨解釋道︰「她害羞了。」

    他看出來了,這兩個人,真是的。

    看來一點都不需要他操心,自討了沒趣的人悻悻地回家了。

    回了家,他才知道為什麼邰曉讓他多讀書了。

    他老婆神秘地將那本雜志拿給他看,上面是林洛遙對黃明德的采訪。

    在最末尾有這樣一段話。

    今天能采訪到黃明德先生是我作為記者的榮幸,很多人都說我並不適合記者的職業,可這卻是我還不到二十歲時就已經定下的志願。

    當時有一位非常崇拜的學長,我相信總有一天他會站在萬人舞台上。到那一天,我希望他的故事是由我發表的。

    雖然他最後沒有走上專職音樂人的道路,可我仍然會在一旁默默地支持他。

    畢竟,追隨他就是我所憧憬的事。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