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晴風 > 今天不結婚 > 第二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今天不結婚 第二十章

作者︰夏晴風

    慵懶的午後時光,蘇清清睡了一場好覺,悠悠轉醒後,她摸了摸床另一邊空下來的位置,還留著溫度。

    她起身,見先前一路散亂扔在地上、樓梯上的衣服,已被整齊折疊回床頭櫃。她走進浴室快速梳洗後,換了套干淨衣服,將床頭櫃的衣服放進洗衣籃。她下樓,听見廚房有聲音,走過去見唐旭初剛調好一小碟醬汁,中島台面上有盤切好的紅西紅柿。

    唐旭初听見她進來,對她溫柔一笑。

    蘇清清望著流理台面上的西紅柿與醬汁,詫異問︰「你怎麼有這些東西?」

    「昨天先去唐人街買的,早上來找你時忘在車子上,剛剛才拿進來。」他將調好的裝汁推向她,「吃吃看。」

    蘇清清走到中島流理台邊,拉椅子坐下,她拿叉子,插了一塊西紅柿,沾醬汁送進嘴里,下一瞬驚訝寫進她眼里……居然是一模一樣的味道,根本神復制,完全一樣。

    蘇清清吃下後,驚喜問︰「你怎麼做的?」

    「我前年回台灣,又去一次那家店,問了老板比例,老板很熱情,不藏私地仔細告訴我。」

    「我也問過啊,可是為什麼我做不出這種味道?」

    「我猜是因為你醬油膏用的不對,老板用的是古早味的醬油膏。不同牌子醬油膏,嘗起來味道不同,做出的醬汁吃起來也不同。我昨天在唐人街找到老板用的古早味醬油膏牌子,另外老姜不能選太干、太老的,否則磨出的姜汁不夠、香氣也不夠……」

    蘇清清點點頭,很滿足地又吃了兩塊,「以後都靠你了。」

    「好,以後我都讓你靠。」唐旭初彎身靠在流理台面上,手托下顎,似笑非笑地望住了蘇清清,接著語氣嚴肅說︰「既然說了以後都靠我,就不許後悔。」

    「不會後悔。」她說。

    語落,門鈴響起,原本愉悅松快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緊繃。

    唐旭初站直,蘇清清也站起來說︰「應該是他們回來了,我去開門。」

    唐旭初有些忐忑跟在她後頭走。

    門打開後,蘇菲亞先沖進來,抱住媽媽,開心大喊,「迪斯尼好好玩!我要再去!下次找亞力……」說完,她揚起小臉望向媽媽,這時才注意到媽媽身後多了一個人。

    蘇菲亞彎著、身軀探頭看了一下,見到唐旭初,先是呆了一秒,接著松開媽媽,走向唐旭初。

    唐旭初蹲下來,蘇菲亞伸出小手,有些情怯地模橫他的臉,不可置信說︰「你是爹地嗎?」

    唐旭初看著眼楮神似自己的孩子,波濤洶涌的情感沖上來,一瞬間將他吞沒,忍不住紅了眼眶,低聲答,「是……我是爹地……」

    听完他的話,孩子的眼淚說來就來,用小小的手緊緊抱著唐旭初的脖子,很戲劇化地嚎啕大哭。

    她邊哭邊說︰「媽咪沒騙我!你活著,而且回來了!不要再走了……以後我當科學家賺錢,你留下來陪我們……」

    唐旭初緊緊擁抱小小身軀,也哽咽起來,哄著孩子,「好,不走了……以後爹地都留在你身邊,陪你跟媽咪……」

    不料唐旭初保證才出口,蘇菲亞立刻松開手,萬分驚喜問︰「真的要留下來?」

    「真的。」

    「你保證?」

    「保證。」

    頓時,蘇菲亞方才說來就來的眼淚,瞬間也說走就走。

    唐旭初還沉浸在父女相認的激昂情緒里,小蘇菲亞已停止眼淚,開心歡呼。

    「YA!爹地要留下來了,眼淚不會浪費。笑雨,我們走,去看軍艦橫型。」

    蘇菲亞轉身拉笑雨,跑進屋子,留下一臉錯愕的唐旭初。

    湯書毅在一旁笑著,了頭。

    「我今天可是大開眼界了。我想你這個新手爸爸,慢慢就會習慣小蘇菲亞說風是風說雨是雨的個性,機靈得像個人精,根本感覺不出她兩歲不到。」

    唐旭初緩緩起身,禁不住想他小時候,也像小家伙這麼惱人嗎?

    蘇清清走過來拍了拍他肩膀,說︰「慢慢你就會習慣她把眼淚當武器,你只要堅定不讓她得逞,不用一分鐘,她眼淚一滴都不掉,相信我。」

    「你是說,剛剛我若堅持我還是會離開,她不到一分鐘就會停止哭泣?」唐旭初不敢置信,小蘇菲亞剛剛哭得呼天搶地,說穿了只是演戲。

    蘇清清聳聳肩,說︰「確實如此。」

    听到答案,唐旭初一下子被打擊了,原來在孩子心中,他只值一分鐘眼淚。他暗下決定,日後好好努力,務必加重他在女兒心目中的分量……新手爸爸真難為。

    晚上,唐旭初盡了好爸爸職責,跟小蘇菲亞花近一個小時,討論太陽系九大行星。

    唐旭初準備關臥室房門離開之前,蘇菲亞喊了他。

    「爹地,你回來真好。我下午的眼淚,是真的很高興。」

    父愛大爆炸的唐旭初一陣感動,笑得如水般溫柔。

    「我也很高興我回來了。」

    小蘇菲亞剛才跟他說了秘密,她說,小孩的眼淚比珍珠珍貴,因為純真才容易流淚,眼淚珍貴,不可任意浪費,若是眼淚無效,要立刻停止哭泣。

    她還說,上帝分給每個小孩的眼淚一樣多,如果流太多眼淚,以後再痛、再難過,都沒有眼淚可以流。

    孩子總有些天馬行空的想法,他看著小蘇菲亞純真清澈的眼楮,彷佛看見從前的自己。

    回到主臥室後,他向清清借電話——

    「手機能不能借我打一通電話?我的手機忘在租來的車里,剛剛看已經完全沒電,無法開機。」

    「好啊,你打吧。我再去洗一次澡,下午只隨便沖一沖,現在感覺身體黏黏的。」

    唐旭初將她拉過來,緊緊抱一下深聞她身上的味道,笑說︰「聞起來香氣撲鼻,不洗也沒關系。」

    蘇清清睨了他一眼,沒理他,掙脫他的懷抱,徑自往浴室走。

    唐旭初臉上帶著笑,撥了熟悉的號碼,另一頭電話很快有了回應。

    「清清?」是母親的聲音。

    唐旭初先是愣了一下,才喊,「媽,我是旭初。」

    「旭初?你在加州?跟清清在一起嗎?」

    「嗯,我昨天到加州的,我跟清清在一起。」

    「這樣啊……」楊嘉翎想了想,說道,「兩年多前你離開後,清清打電話給我,後來每個月她至少會打一通電話問候我。」

    唐旭初想著清清打電話給母親的心意,感動得有些鼻酸……他讓她成為未婚單親媽媽,她卻開始每個月打電話給他母親。

    「媽,我要結婚了,跟清清結婚。」

    「跟清清結婚?」楊嘉翎有些驚訝,但很快恢復平靜,她知道蘇清清跟湯書毅交往許多年,兩年多前跟湯書毅分手,後來她才將笑雨介紹給書毅,「你們年輕人談好就好,畢竟要走一輩子的是你們。」

    唐旭初想到蘇菲亞,不禁開口問︰「媽,小時候我是個麻煩的孩子嗎?」

    「怎麼想到問這個?小時候的你……」楊嘉翎停頓幾秒,笑著說︰「麻煩是不會,平常孩子麻煩的地方就是哭鬧、不好溝通,但你既不哭鬧又好說話,算起來不是麻煩的孩子。可是你總會提出很多稀奇古怪的問題,讓人不知該如何回答,如果這算是一種麻煩的話,你麻煩的方式不一樣。

    「我記得你三歲時,讀到牛頓發現萬有引力,你告訴我牛頓是天才,你說如果有一顆又脆又甜的隻果從樹上掉下來,你會直接吃掉隻果,不會想到萬有引力。然後你問我如果地球有萬有引力,宇宙外層空間呢?是不是也有一種力量,可以牽引所有星星,讓星星不會亂跑,待在原處?那種引力是什麼?」

    唐旭初笑著听母親講從前的自己。

    「你小時候最麻煩人的,大概就是提出各種稀奇古怪的問題,我們都無法回答。怎麼突然想到要問小時候的事?」回憶讓楊嘉翎聲線溫柔許多。

    「媽,你當奶奶了。清清跟我的孩子已經一歲十個月了,叫蘇菲亞。小家伙有點像……我小時候吧!今天我才知道自己小時候可能是一個麻煩。」唐旭初笑說,而楊嘉翎在那一頭,則是驚訝萬分。

    唐旭初花了一些時間簡單地向母親解釋他與清清之間的事,他略過一些細節,只說他一直愛著清清,而清清因為他的介入,感情有一陣子混亂,無法選擇,但現在他們很好了……

    楊嘉翎靜靜地听,沒有多做評論,這輩子她經歷了不少風雨,感情這回事,她早已能用平常心看待。

    「只要你們想清楚,做出正確的決定,以後能幸福過日子最重要,之前發生的事都過去了。」楊嘉翎說。

    「謝謝媽。」唐旭初由衷感謝上天,給他一個如此開明的母親。

    「湯叔對你好嗎?」唐旭初又問。

    「他對我很好,你不用擔心我。」

    「你們不打算結婚嗎?」

    「經過跟你爸爸的婚姻,我對結婚這件事沒有任何期待,像現在這樣,沒有負擔過日子,我覺得很好。行遠也尊重我的決定,到了媽這個年紀,最大心願就是能自由自在、隨心所欲、開心過日子,結不結婚已經不重要。」

    「你不擔心將來湯叔變心?」

    「男人若要變心,有那一張結婚證書也沒有用,你爸過去就是最好的例證。如果你問的是我擔不擔心他變心之後,我一無所有?我不擔心。再不濟,我還有兩個兒子,總不會養不起我這個媽媽吧?」楊嘉翎說笑。

    唐旭初听完笑了,回道︰「當然養得起。」

    「婚禮打算什麼時候舉行?」

    「快的話應該下個月底」

    「好,我月初就過去,看有沒有什麼能幫得上忙,順便跟我的小孫女相處一下,培養感情。」

    「媽,我打算邀請哥、大嫂,還有爸爸來參加婚禮,你介意嗎?」

    「你是想問我介不介意你爸過來吧?不介意啊!其實雖然跟你爸離婚了,這幾年我們已經變得像朋友一樣,他本來就該來參加你的婚禮。」

    「嗯。」唐旭初應了聲,「媽什麼時候想過來,打個電話給我,我到機場接你。」

    「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楊嘉翎有些擔憂,探問,「有家、有孩子了,不會再參加什麼國際醫療組織了吧?」

    「不會了,我決定到大學教書。」

    「這樣就好。」楊嘉翎心里的大石終于放下。

    「對不起,這些年讓你擔心了。」

    「當父母的,沒有一天不操心自己的孩子。你早點休息吧。」

    「知道了,媽,再見。」

    「再見。」

    婚禮這天,太陽害羞地躲在厚厚雲層之中,不肯探頭。

    唐旭初邀請鄰近教區的牧師來證婚,婚宴就辦在自家前院游泳池旁的草坪上。

    之前實驗室的伙伴,以及蘇清清在醫院熟識的工作伙伴,都來參加婚禮了。

    唐旭初原只想辦個小型婚禮,沒想到來的賓客也有上百位,實在不算少。

    終于到了牧師證婚時刻,亞力牽著蘇清清走紅毯,將她交給唐旭初,蘇菲亞則捧著戒指盒,乖乖站在一旁。

    她等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她從來沒有跟別人說,能參加自己父母的婚禮,她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了!小蘇菲亞在心里驕傲又得意地想。

    唐旭初的家人都來了,他唯一的哥哥、他父親、大嫂,還有他的佷子、小佷女,全來參加他的婚禮。

    牧師證婚時太陽悄悄的露出了一半的臉,陽光灑下來,帶著溫暖。

    兩人充滿愛意注視對方,交換了結婚誓詞——

    「在上帝以及今天來到這里的眾位見證人面前,我唐旭初願意娶蘇清清作為我的妻子,從今天起,無論順境逆境、富裕貧窮、健康疾病、快樂憂愁,我將呵護你、珍愛你,對你忠實無欺直到永遠。」唐旭初先說了。

    「在上帝以及今天來到這里的眾位見證人面前,我蘇清清願意嫁唐旭初作為我的丈夫,從今天起,無論順境逆境、富貴貧窮、健康疾病、快樂憂愁,我將呵護你、珍愛你,對你忠實無欺直到永遠。」蘇清清說完,流下喜悅的淚水。

    接著兩人互相為對方戴上婚戒,牧師笑著對唐旭初說︰「你可以親吻新娘了。」

    唐旭初低頭,吻了清清,陽光很配合,在這時從雲層露出整張臉,坐著觀禮的賓客們起身鼓掌,而草坪的另一處,湯書毅充滿感情的眼,目不轉楮凝視著新人,看他們幸福親吻彼此……

    站在湯書毅身旁的舒笑雨輕推了他一把,半玩笑半認真地說︰「你這樣目醉神迷地看著另一個女人,不擔心我吃醋嗎?」

    湯書毅倒頭朝她笑得迷人,說︰「我看的,不是另一個女人,而是幸福的模樣。然後在心里想象,我們未來的模樣。」

    舒笑雨沒料到湯書毅會這麼回答,毫無防備被感動得一塌糊涂,之前一直都是她追著湯書毅跑、一直都是她主動,沒想到,湯書毅競也會有化被動為主動的時候……

    「打算跟我求婚了嗎?」舒笑雨洋洋得意問。

    湯書毅揉揉她的頭,笑答︰「還早,不急。」

    牧師證婚結束後,賓客們到自助區享用美食,婚宴安排得十分家常隨興,蘇清清一襲簡約的白色短裙小禮服,挽著唐旭初在賓客間穿梭,一一向參加婚宴的親友們致謝。

    唐旭風牽著妻子藍家綺來到弟弟、弟妹面前。

    「恭喜你們。」

    唐旭初上前熱情地一把抱住了哥哥唐旭風,「謝謝你們過來。」

    唐旭風不習慣這樣的熱情,有一剎那不知所措,一會兒才輕輕回抱弟弟一下。

    盡管他們是親兄弟,有深厚的血緣關系,但兩人受的教育方式打小不同。

    唐旭風自小在台灣成長,而唐旭初從小接受西方教育,兄弟間有很多年不曾好好相處,難免有幾分陌生與隔閡。

    不過唐旭初顯然沒有將這些隔閡放在心里,對于自家兄長顯得特別熱情,他拍了拍兄長的肩,望著草地上一個一個錯落四散的小洞,笑說︰「還好我家草坪算大,你兒子的興趣實在特別……」

    他這麼一說,唐旭風也無語了,一早帶兒子過來,兒子便吵著要挖蟋蟀,說是想看看加州的蟋蟀跟台灣的蟋蟀有什麼不一樣,打起架會不會更凶狠?

    于是跟唐旭初他們要了小鏟子,一塊一塊的挖,抓了好幾只蟋蟀。

    小蘇菲亞的興致也被堂哥挑上來,吵著唐旭初帶她回台灣,她認為台灣的蟋蟀打架,一定跟加州的不一樣,不像堂哥說的……

    唐旭風望著被兒子挖稱一個洞一個洞的草皮,嘆口氣,說︰「我請人幫你重新種一片草皮吧。」孩子還小,也只能子情父還了。

    「小事一件,我們兄弟需要計較這些嗎?孩子本來就好奇,隨他們玩沒關系的。」唐旭初倒是覺得無所謂。

    對他而言,草皮被好奇的孩子們挖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洞,是他曾經對幸福想象的模樣之一。

    他曾想過,讓這院子里充滿孩子熱鬧的歡笑聲,想著清清成為他的妻子……如今他們有了蘇菲亞,院子里有他熟悉的親朋好友、他最愛的母親、他的父親、他的兄長、兄嫂、佷子、佷女,都在這個院子里,他們一家人雖是短暫相聚,卻擁抱了幸福的完整樣貌。

    他的人生在這一刻,豐富且圓滿。

    望著不遠處低頭觀察蟋蟀的幾個孩子們,唐旭初有感而發地對哥哥說︰「哥,我很高興你們能來參加我的婚禮,謝謝你。」

    唐旭風笑了笑,拍拍弟弟的肩,「我也很高興我來了。」

    對這個天才弟弟,唐旭風曾有的矛盾心情,全然消失無蹤,「有空帶清清跟小蘇菲亞多回台灣,看看爸也跟我們聚聚。」

    「我知道。」唐旭初說。

    唐旭風原還想說什麼,卻注意到不遠處,圍在一起玩的孩子們有了動靜。

    兒子捉了一只蟋蟀放到小蘇菲亞頭上,唐旭風趕緊跨步想過去,唐旭初卻伸手攔住了他,頭,幾個大人豎起耳朵,听孩子們的對話。

    唐旭風原以為蘇菲亞會張口尖叫,沒想到蘇菲亞只是平靜地將頭上的蟋蟀抓下來。

    唐修仁沒捉弄到堂妹,驚訝站起來問︰「你不怕嗎?以前唐歆樂被我這樣捉弄,都會尖叫。」

    「不怕,我爸爸說真理藏在大自然的細節里,你知道蜘蛛絲是好用的無然繃帶嗎?」

    「好用的天然繃帶?」唐修仁好奇了。

    「我媽媽十四歲受傷,第一次看到我爸爸,爸爸告訴她蜘蛛網是天然繃帶,幫她摘了兩片蜘蛛網敷在傷口上,這些大自然的小昆蟲,不可怕啊。而且以後會成為人類主要食物來源,糧食短缺,昆蟲是很好的蛋白質來源喔。我不怕蟋蟀、不怕蜘蛛,你要不要吃吃看?」

    唐修仁錯愕盯著小蘇菲亞,發現這個小堂妹不是平常孩子……

    听完小蘇菲亞的話,唐旭初附在妻子耳畔問︰「你把我們從前的事告訴蘇菲亞了?」

    「是啊,你不覺得那是世上最浪漫的故事嗎?有個年輕男子只用兩張蜘蛛網,就贏得少女的心。」

    唐旭初笑得心滿意足,在清清唇瓣啄吻一下,低聲說︰「是啊,確實是世上最浪漫的故事了。」

    ※欲知唐旭風與藍家綺的愛情故事,請看續集做主角之《寵你不嫌晚》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