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好女等夫來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好女等夫來 第十八章

作者︰金晶

    上官好兒接了聖旨後,隔了幾日,她便盛裝打扮,由著秀姑陪同,進宮謝恩。趙駿陪著她一起先去了皇上那兒。

    皇上成熟隱重,看到她時,有些驚訝,「朕都不知道宮中有你這號人,呵呵。」

    「皇兄事務繁忙,好兒不過是一個小女官,自然不會記得。」

    「不過,長得有些眼熟……」皇上似乎陷入了回憶中。

    「皇兄再盯著瞧,臣弟要吃味了。」趙駿略微不滿地說。

    皇上呵呵大笑,「這醋味……哈哈……。」

    上官好兒笑著站在一邊,沒有多說話,文靜賢惠。沒多久,太後那兒便催人來喚。

    皇上留住了趙駿,「朕有事要與你說。」

    于是上官好兒便跟著宮女去了太後宮殿,迎接她的依舊是奉賢姑姓,「見過夫人。」

    沒有成婚,上官好兒的身分還不是王妃,但奉賢姑姑行的禮卻是恭恭敬敬,不帶一絲含糊。 「姑姑有禮了。」

    「太後已經在里面等著了,夫人不用緊張。」奉賢姑姑說了一句。

    「謝姑姑。」

    這是上官好兒第二次進入這座宮殿,與上回相同的是她仍舊緊漲,而不同的則是太後的態度。

    「見過太後。」

    「你可算來了。」太後的話是對著上官好兒說的,可哏楮卻盯著她的肚子一直看。

    「別站著了,賜座。」太後手一揮,立馬有宮女上前服侍。

    太後細細地問話,「喜歡吃辣嗎?」

    「喜歡。」

    「那酸呢?」

    「喜歡。」

    「哪一種更喜歡?」太後立馬追問。

    酸兒辣女,上官好兒不由地想笑,原來太後是這個意思,她坦白地說︰「回太後,酸辣皆喜歡。」

    太後立馬愁眉苦展,一副為難到不行的模樣,「都喜歡啊,這可就不知道是……唉……」

    奉賢姑姑笑著說︰「夫人一定是極其用心,瞧瞧,連徐太醫都說這胎相好。」

    太後立馬轉移了注意力,又開心地盯著上官好兒的肚子瞧,「嗯、嗯,不錯。」

    「夫人一定會為王爺生下一個健康福氣的孩子。」

    「哈哈……」太後被哄得極其開心。

    上官好兒笑著垂著腦袋,此刻她要是再不知道奉賢姑姑是趙駿的人,她就真的是傻了。

    奉賢姑姑這麼為她說話,只怕也是因為趙駿的緣故,而她以後會成為趙駿的王妃,奉賢姑姑才在太後面前這麼為她說話。

    她不禁想到了最初的時候,那時候也是奉賢姑姑找的她,她心思一動,這麼多女子,卻偏偏挑中了她去王府伺候王爺,太多的巧合聚在一起那必然不是巧合。

    好似就要戳破了那一層薄紗了,她小手不禁緊緊緊握。也許,從一開始,趙駿就布一場局,而她便是局中人。

    但為什麼?她與趙駿從來沒有見過,而他為什麼非要她不可?

    「夫人?」奉賢姑姑的聲音傳了過來。

    她緩慢地抬頭,看向了奉賢姑姑。

    「夫人可是身體不舒服?太後正問話呢。」

    上官好兒感覺到太後的目光,立即回道︰「太後恕罪,因為最近嗜睡,常常坐著都會睡著了,還望太後……」

    「罷了、罷了,孕婦皆是如此,若是累了便去後面的偏殿休息,待會阿駿來了,你們兩人便陪哀家一同用了膳再回去。」

    「是。」

    上官好兒由奉賢姑姑扶著往偏殿去,上官好兒感恩地說︰「方才謝謝始姑。」

    「夫人要保重身體。」奉賢姑姑提醒道。

    「姑姑。」她停下腳步,在走廊處停下,「姑姑,可記得十幾年前,冷宮走火的事情?」

    奉賢姑姑震驚地看向她,「夫、夫人都想起來了?」

    上官好兒眼閃了閃,側了側頭,默默地點頭。

    奉賢姑姑感動地說︰「夫人想起來就好,王爺對你用情至深,在宮中暗處處處護著夫人……」

    隨著奉賢姑姑的每一句話,上官好兒越來越吃驚,她不知道原來那場火跟她跟趙駭都有關系,她

    甚至不知道,原來在她不知道的時候,趙駿一直在暗中保護她。

    奉賢姑姑說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

    「夫人,王爺待你是真心實意的,否則也不會這麼多年沒有娶王妃,納側妃,只為了你。所以夫人,你一定要對王爺好啊。」

    上官好兒捂住嘴,眼淚奪眶而出。趙駿,他是誰? 一同經歷了那場火的人除了她便是那個始終看不清臉的男童……

    「王爺在宮中的時日不多,可跟夫人在一起的時候最開心,夫人,王爺每天都要去冷宮找你玩,冷宮走水,太後心疼幼子,硬是將王爺送去駿王府。而你因為驚嚇過度,完全想不起來這件事情,便因此繼續待在宮中,可王爺沒有忘記你,一直記掛著你……」

    他一記,便記了她整整十幾年。而她,完全不記得。甚至直到剛才,她也不過是想知道曾經冷宮走火的事情。

    她從沒將駿跟那個男童聯系起來,這麼多年來只存在夢中的小男童也許早已在火中喪生了,卻料不到,原來男童一直活著,還默默地守護她,甚至為了娶她,費盡心思。

    奉賢姑姑早早便想跟她說這些話,被超駿打斷之後,她卻自私地不想去過問,因為她怕知道他對她多好之後,她會更離不開他。

    但如果她不知道,難道她就能離得開他嗎?她輕輕地捂著眼楮,默默地哭著。奉賢姑姑大驚,以 為自己說錯了話,「夫人莫哭,奴婢……」

    「姑姑……」她沙啞地開口,「可以帶我去冷宮瞧一瞧嗎?」

    奉賢姑姑連忙點頭,「自然可以。」

    上官好兒想一個人進去,便讓奉賢姑姑待在冷宮門口,奉賢姑姑不放心,上官好兒笑著說︰「若是有事,我會喊姑姑的。」

    奉賢姑姑勉強地答應了,目光一路昆隨著上官好兒,直到上官好兒進入宮殿,她才收回了目光。

    上官好兒一步一步地走進破舊的冷宮,仔仔細細地將所有的地方看一遍,有些地方已經瞧不出原來的模樣了,但是有些地方與她的夢境一一重疊。

    他們在桃花樹下吃零嘴的地方,石凳石桌都還在,只是桃花樹被燒毀了,他們捉迷藏的幾個小廂房只留下了幾面牆……

    最後,她走到他們最後相依的地方,那個牆角仍在,她依稀地彷佛能看到他們緊緊抱著對方,彷佛听到他最後說的那一句,我是趙駿……

    「好兒?」

    上官好兒緩緩地轉過身,看向風塵僕僕趕來的趙駿,她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原來,你叫趙駿。」

    趙駿握緊了拳頭,「你……」嗓音沙啞地開不了口,火熱地注視著他。

    她一步一步地往他走去,「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你一直喊痛。」他伸手將她抱懷里,「這麼痛的事情為什麼要想起來。」

    她的眼淚如掉線的珍珠般從限角落下,「你這個傻瓜。」

    「呵呵。」他低低地笑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都要當娘了,還哭?」

    「王爺難道要霸道地不許我哭?」她扁著嘴,紅著眼,一副委屈到了不行的模樣。

    「不敢。」他聳聳肩,「只是娘親愛哭,生的孩子也是一個愛哭包。」

    「你才是愛哭包。」上官好兒沒有繼續哭,小手往他的胸口一捶,「誰讓你不告訴我!」

    「是、是,是我的錯。」他輕柔地擦著她的眼淚,「你,都想起來了?」

    她抬起頭,默默地看著他,「我始終不知道你叫什麼。」

    他輕輕地捏著她的下顎,「記住了,我叫趙駿,是你的夫,你的天。」

    她破涕為笑,「虧你是個王爺,居然小氣吧啦地不告訴人名字。」

    「我小氣?」他生氣地敲了敲她的小腦袋,「我告訴過你。」

    「有嗎?」她完全不記得。

    「看,說了你也不記得,不如不說。」他傲嬌地說。

    「我看你根本是沒說過,那時候就想著欺負我吧。」她鼓起圓圓的臉頰,一臉的不滿。

    「你不讓我欺負,你讓誰欺負?」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

    她輕哼幾聲,不說話,將臉埋在他的胸臘上,淚痕盡數擦在了他的胸膛上,「你就不怕我一輩子都想不起你嗎?」

    「又如何?」他霸道地親了親她的小嘴,「想不起來,你也是我的女人,不管你記不記得,我都記得。」

    她望著他,忽然蹄起腳尖,在他的臉頰親了一口,「真是霸道。」親完,她便往外走。

    趑駿愣在那里好一會,他像個傻子似地摸了摸臉,唇角露出一扶大大的笑容,她這是在示愛吧, 一定是!

    他快步地追上,攬住她的腰,低頭用力地吻住她的唇,抵死糾纏,在她的唇間喘息,「小壞蛋,你喜歡我很久了吧?」

    她的俏臉一紅,「誰喜歡你!」

    「那便是愛我了。」

    「誰愛你!」

    「你一定是小時候就愛上我了。」他得意地笑著。

    上官好兒嘆嗤一聲笑了,「我那時候以為你是一個小太監,還是被人欺負的小太監。」

    小太監!他的臉色陰沉下來,「你以為我是小太監?」

    「是啊。」上官好兒完全沒有感覺到他的怒意,摸著肚子,「畢竟宮中的男子很少啊。」

    他陰森森地笑了,一手扶著她的背,一手摸上她的肚子,「你居然污蔑我是小太監,呵呵,等孩子生下來,我會跟你好好算這筆帳。」

    他要大振夫綱。

    上官好兒吐了吐舌頭,哼,她才不怕他,「放馬過來吧!」

    她果真是恃寵而驕了,他眯著眼,殘忍地笑了,「我會讓你下不了榻。」

    她的背脊一涼,好像看到了未來悲惶的自己,「王爺……」

    「沒用!」

    他一定要大振夫綱!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