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林茜 > 硬派總裁養嬌妻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硬派總裁養嬌妻 第十三章

作者︰林茜

    【第十章】

    厲行和安念回國的那天,厲母親自到機場接機。

    自從厲行和安念把話說開,厲行就計劃著回國和他爸說清楚。

    這麼多年,因為他自顧自的揣測,不僅傷害父子間的感情,更平白耽誤了和安念感情。

    這幾天厲母跟安念一直都有電話聯系,所以安念飛去美國以及和厲行一起回來的事情,她都很清楚。

    安念並沒有把厲母來接機的事告訴厲行,當厲行看到那個穿著一身大紅,滿臉堆笑的厲母時,他很想扶額。

    「我的乖兒子,媽媽想死你了……」厲母忽略了自己兒子那嫌棄的眼神,即使腳踩跟鞋依然飛奔過去抱住兒子。說實話,雖然自己老公是最好的,但這麼久沒見到兒子,她心里特別想兒子。

    厲行感覺胸前有些濕潤,他沒推開厲母,而是伸手抱住她的肩膀。說起來,他也算不孝子,一再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還好,一切都還來得及,他還來得及向他爸說一聲道歉,還來得及擁抱自己的媽媽,也還來得及和安念一起度他們的愛情。

    接機後,厲母就有些興奮,她和安念坐在車後座,一路上都是她開開心心地講話。安念是個乖巧的準兒媳婦,不僅對厲母的話言听計從,在她需要回應時也很攛場。

    厲行坐在副駕駛,心里很是享受這樣的時光,哪怕家里還有個大難題需要去解決。

    因為厲父這些年把妻子照顧得很好,所以厲母總是一副沒煩沒惱的。

    安念一直很羨慕厲母,厲父這樣的愛她護她,一心護著厲母獨一無二的單純,幾十年如一日,她心里曾經也期望自己能有這樣一個男人,為她擋風遮雨,寵她愛她。

    車子開進厲宅,厲行周身的氣壓越低。或許是感受到這樣不同尋常的氣氛,厲母一回家就趕緊讓佣人張羅飯菜,獨留厲行和安念去面對那早該面對的問題。

    厲行推開書房大門,厲父正端坐在書桌後,身居高位幾十年,厲父總是不自覺的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嚴肅感。平時相處還好,一進書房,在厲父叱 商海的地盤,厲行根本就還是一根嫩草。

    「坐吧。」簡短有力,並沒有厲行想象中的憤怒。

    經過這麼多年,厲父更多的是一種身為長輩的愛護,人到中年,最想見的莫過于自家青蔥的兒子能迅速成長獨當一面。

    厲父拿著擺在桌上的文件,右手向前一推,「這一份是股權轉讓聲明,當初厲氏和安氏合並的時候就已經按兩家企業的資產計算過股份。這份是按照當時的比例計算的股份,現在全數交付給念念。這件事情我曾經跟念念提過,那時她還小,交給她我不放心,現在我將這些股份還給她,也算是名正言順。」

    厲行點頭,完全同意父親的做法,只有安念還是在一種懵懂的狀態,說實話,她自己根本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念念這麼多年在我們家雖然什麼都不缺,但是我知道,我們怎麼愛護也終究還是差了些什麼,不過念念既然叫了我一聲爸爸,那麼爸爸該做的也當然我也會做。」

    說完,厲父又從抽屜拿出另一份文件,「我已經立好遺囑,除了念念的股份,我把我名下的股份也分了三份,你、你媽媽和我各三分之一,現在,我將我的三分之一全數轉讓給念念,也算是給自己女兒當嫁妝。」

    「安家就念念這麼一個女兒,她爸媽若是還活著,見到念念要嫁人了,肯定寶貝成什麼樣,我怎麼也不能虧待念念,也想讓她風風光光的嫁人!」

    這下換成安念傻眼了,對于她來說,這麼多年在厲家真的是從來沒有缺什麼,厲母一直想要個女兒,所以自從她到厲家,一向把她當掌上明珠疼,打扮她就成了厲母的嗜好,更衣室里的衣服,鞋子,首飾永遠都是當季的新品。

    對她,金錢跟股份只是一個數字而已,但是厲父這麼鄭重其事,她似乎也能感覺到自己好像得一份了不得的財產。

    安念直勾勾地盯著厲父,突然有些詞窮,倒是厲行看到安念這傻樣,忍不住笑了,「傻瓜,你現在可是身價不菲了。」

    安念轉過頭看著厲行,鉲uo碌氐閫貳


    「傻氣。」厲行揉了揉安念額前的頭發,寵溺地說道。

    厲父看著小倆口甜蜜的樣子,自己兒子的能力他是相信的,澗悉商場詭譎風雲的老江湖怎麼會看不懂兩個人的那些情情愛愛呢?

    只是感情的問題,還是年輕人自己去操心,他老了,只想陪著自己的妻子安度晚年。

    「你們出去吧,該開飯了。」厲父揮揮手,讓兩個人先出去。

    厲行捏了捏安念的手,示意她先出去,他還有話和厲父說。

    「爸。」厲行喊道。

    厲父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听見厲行喊他爸爸了,乍一听,還以為自己是幻听了。

    「什麼事?」厲父面上沒有驚訝,他知道自己兒子有話要跟他說。

    「爸,對不起,只是,為什麼當年的安排你不跟我說,不然這麼多年也不會有這些誤會。」

    「當時你才剛高中畢業,雖然有接觸家里的生意但終歸還是需要歷練,再者,只要事情和念念沾上邊,你從來都是不理智的,有些事情,跟你說不如跟念念說,對安家,對厲家都好。」

    「當然,如果當初你並沒有听到那些事,現在就不會有這些誤會,只能說,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雖然有那些誤會,不過你自己出去打拼,我看著也很心慰,起碼也讓我這個當爸爸的看到了兒子的能力。」

    「所以,這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厲安集團之後就交給你,我很放心。念念那個小丫頭,你要好好待她,你們也蹉跎了這麼多年,等到了我這個年紀,你們就會知道很多事情不能一味地考慮自己,畢竟,陪你走過來的,一定是你身邊那個人。」

    很多年沒有听到過厲父的教誨,厲行眼眶泛濕想流淚,曾經似天神一般的爸爸,從未普遠離,他當初是有多剛愎,竟然誤會自己的爸爸這麼多年。

    「爸,對不起。」厲行不知道自己還能再說什麼,所有的所有都沒辦法道出他的抱歉,只能重復這樣一句。

    「都過去了。」厲父站起來,走到厲行身邊,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_切都過去了。

    時隔多年,父子倆難得的能倘開心懷談話,中間多少過往都已經不重要了,珍惜眼前人,過好往後的每一天,比糾結過去更加重要。

    父子倆人並肩下樓,飯廳瑞安念正跟厲母忙碌著,厲父和厲行相視一笑,父子間的默契不言而喻。

    「還傻站著干什麼?快吃飯了,老公,你別再拉著兒子念經了。」厲父頭,珍惜眼前人啊,自己娶的老婆,怎麼也得疼惜,哪怕在自己兒子跟未來兒媳婦面前這麼不給他面子。

    安念回頭,對著厲行甜甜地笑,唇角邊的小梨渦那麼可愛迷人,看得厲行心都要化了。

    「你們在書房里面都說些什麼?」厲母還是沒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老公和兒子的關系不知道從哪時開始起了變化,以前她都強壓下自己內心強烈的八卦欲望,這次可總算問出口了。

    「問你兒子吧,都是他做的事。」厲父不動聲色,輕輕松松就把問題拋給厲行。

    怎麼說的,老狐里就是老狐狸,厲行心里忍不住傅贊了一聲,厲母這個八卦女王,可真的不是那麼好應付的。

    「哦。」厲母想了想,卻一句都沒有再問,這讓厲行松了一口氣。

    其實厲母不是不八卦,而是她有些怕兒子的冷淡,可憐她這樣一個活鈸可愛的好媽媽,為什麼會生出這樣一個不好相處的兒子?再說她也不敢八卦自己的兒子,不過,她眼楮一亮,沒關系,她還有念念!

    本來有些情緒低落的厲母,轉瞬間在所有的人眼里又變得亮麗起來,一點都沒有剛剛掃興的郁悶。

    一家人坐好後開始動筷,安念選擇默默低頭吃飯,她知道,如果她現在抬頭,一定能看見厲母眼里對她閃著的精光。

    「我說念念現在還小,結婚會不會太早了一點?」厲母突然說道,然後整個餐桌上的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安念依然默默地吃飯,這個話題只能厲行來擋了。

    「念念還小,但是如果她願意,我沒有意見。對我來說,只要她在我身邊,怎麼樣都沒有關系。」

    其實和安念結婚,厲行早就想好了,結婚,再生一個像她一樣的小丫頭,他也會把小丫頭寵成小公主,而安念則會是他最最疼愛的女王。

    事實上,安念對結婚這件事根本沒有概念,自從能和厲行在一起,她就很滿足了,再說她剛進大學,還要三年才畢業,現在根本沒有想過結婚的事情。

    「那念念你有什麼想法?其實不結婚也好,大學那麼多帥小伙子,萬一遇到更好的,甩了我家兒子也是可以的。」厲母越說越開心,完全無視自己兒子用眼神對她狂甩飛刀。

    「我……」安念還沒開口,就被厲行打斷了。

    「媽,結婚這件事我會再和念念好好商量,你不要逼她。」

    安念看厲行像老母雞護小雞一樣,突然有些想笑,然後她就真的控制不住地笑出聲。

    飯桌上的一家人齊刷刷地盯著她,不知道為什麼安念莫名其妙地笑起來。

    「抱歉。」安念用手擋了臉,「我就是太開心了,所以……」然後她又忍不住笑出來。

    看著她笑得那麼開心,厲行只是寵愛地摸了摸她的頭發。

    「別老摸我頭發,發型亂了很丑……」安念撒嬌,厲行偏要和她作對,趁她不注意又故意把她頭發弄亂,安念忍不住就拍了他肩膀一下。

    「別鬧了。」

    見兩人這樣打鬧,厲母一臉滿足地笑了,自家兩個孩子終于有情人在一起了。

    「好好吃飯,飯桌上打打鬧鬧像什麼話。」嚴肅的厲父出聲制止了厲行的惡作劇,安念立馬向厲父投感激的目光。

    乍一接觸兒媳婦的目光,好久不曾被人這麼注視過,厲父反倒不好意思,捂嘴輕咳了一聲,然後厲行就笑了。

    唉……厲父心中一嘆,臉上也浮現了笑意。

    吃完飯,厲母拉著厲父散步去,雖然厲銘不甚樂意,但架不住老婆這麼熱衷,只要在家,基本都是有求必應,所以家里就只剩厲行和安念。

    「念念,你想不想嫁給我?」安念靠坐在厲行身上,腦袋抵著他的肩膀,厲行一手撩著安念的長發,狀似不經意,實則醞釀了許久,終于問了出來。

    「你說呢?」安念才不會上當,這人又在套她的話了。

    「我不知道,我怕你會說不想嫁我。」厲行拍了拍安念的腦袋,竟然覺得自己有些委屈。

    「傻瓜。」安念噗嗤一笑,「我當然不會嫁給你。」

    厲行一听這話,身體突然發緊,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小丫頭就變卦了。

    「鮮花呢?戒指呢?沒有求婚就想讓我嫁給你,哼!」安念嘴巴嘟起來的樣子很可愛,「厲叔叔都給我那麼多嫁妝了,你可不能太摳門?」

    厲行沒說話,他根本不知道怎麼描述剛剛听到安念說不嫁他時那一瞬間的感受,好像自己從頭到腳被鈸了一身冷水,心都是涼的

    多可怕,安念還有可能不嫁給他;多可怕,余生可能沒有安念的陪伴,那一瞬間,厲行才意識到安念對他有多重要。

    忍不住緊了緊拉著安念的手,讓她的體溫能真真實實地傳遞到他身上,何其有幸,這輩子能與安念相遇,還能與她相愛。

    安念調皮地撓了撓厲行的下巴,看他癢癢地甩過頭,咯咯地笑出聲來。

    這樣的日子真好。

    轉眼間,又到了安念放寒假的日子,上次兩人趕回家見過爸媽之後,安念和厲行匆匆分開,一個飛回美國收拾他放肆過後公司的爛攤子;一個搭車回南部學校,繼續完成學業。

    「厲行,你在哪里?怎麼沒看到你。」厲行比安念回家早,所以安念堅持搭車回台北時是厲行開車來車站接她。

    「我快到了,路上塞車。」厲行還在車里,心情很是郁悶,他已經提早出門了,可是還是低估了台北塞車的程度。

    當安念身穿紅色毛呢大衣,手推著行李箱走出車站時,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沒等多久,那個她已經有一個多月不見,思念很久的男人出現了。

    今天的天氣不錯,厲行一身黑色西裝,身長如玉,讓厲行越發地溫潤帥氣。

    安念不得不承認,哪怕一起生活那麼多年,這一刻,還是被厲行的外表給帥到不要不要的。

    「厲行!」安念飛奔過去,一頭撞進厲行的懷里,久違的懷抱,讓她忍不住地深深吸了一口氣,想要讓他的氣息包圍自己。

    「傻念念。」厲行摸了摸安念的頭,一臉寵溺,怎麼看都是一副享受的模樣。

    半小時後,兩人開車回到家,吃完晚餐便早早地回房間。兩人的關系已經挑明,所以厲行的房間早成了兩人同居的小府巢。

    安念每次進來,總是控制不住好奇心,喜歡在房間里挑挑看看,希望能再看看厲行童年的回憶,哪怕那些回憶里,幾乎都有她的參與。

    每一次厲行都陪她看,她有疑問的地方還會自動進行解說,這種讓她不鍇過他生命中最精彩瞬間的感覺,讓他很知足。

    今晚,安念看的是他收藏的相薄,等安念翻到最後一張照片,那是厲行八歲時,帶著安念出去玩的照片。剛剛經歷過家變的安念,已經很久沒有笑過了。

    只有在那次旅行,因為厲行的照顧和陪伴,第一次真正地露出久違的笑臉,這一幕,被厲母用鏡頭拍下來。安念看著兩人的純真小臉,轉頭對著厲行傻笑,卻不經意間,撞進厲行深情的眼眸里。

    「曾經我以為我們不能在一起,後來我以為我不能擁有你,可是現在,我確定,你的所有都只能屬于我。念念,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輩子,擁有一個屬于我們的孩子,我會給她很多很多的愛,讓她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念念,嫁給我好不好?」

    厲行深情地望著安念,手上拿著他特意訂制的鑽戒,小小的粉色鑽石,戒圈里面刻的是兩人的名字。

    安念想過厲行的求婚場景是怎麼樣,或許是燭光晚餐之後的驚喜,或許是煙花浪漫的沖擊,卻沒想到,會在這樣一個突然的時刻。

    可是,怎麼辦?她覺得自己好幸福,周遭的一切好像都不再存在,整個眼里,只剩下厲行的深情。

    是的,她一直都想擁有自己的家,而這個家,一定是她和厲行共同打造的,厲行從來都是那個最懂她的人。

    她的厲哥哥,這輩子除了他,她誰也不想嫁。

    安念早已經淚流滿面,她哭著點頭,然後被厲行擁入了自己的懷里。

    【全書完】    (快捷鍵 ←)588293.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