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喜格格 > 愛上你是宇宙定律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上你是宇宙定律 第四章

作者︰喜格格

    今天是星期五,瑩波和邵亦飛把手邊工作進度處理到一個段落,下班時間一到,彼此招呼一聲,十分有默契地收拾桌面,再一起搭乘電梯到地下二樓。

    他們現在要直接殺到桃園,先過去和營銷公司的人踫面,順便視察舞台搭建進度是否符合規定。

    兩人踏出電梯,走了十幾步,瑩波拿出今天早上剛到手的車鑰匙,按了一下,耳邊立即響起解鎖的啾啾聲,有輛車車燈突然亮了一下—是公司最新推出的轎跑車,流暢的銀白色車身,線條很有科技感,整體給人低調奢華感。

    「這是妳的車?」邵亦飛挑了挑右眉。

    公司新款車種,就算用員工價購買,少說也得拿出近百萬。

    「怎麼可能,這是公司配置給主管出差的交通工具。」瑩波拋著手中的車鑰匙,一段時間沒開過公司出產的好車,沒想到也會手癢。「在台北買房付完頭期款之前,我絕對不會買車……啊!」

    不知道是太過興奮還是怎麼回事,她一時不察,車鑰匙居然脫離掌控,呈現拋物線準備投奔自由,只是這車鑰匙放風記上演不到一秒鐘,立刻被一只大掌牢牢緊握。

    「謝謝你。」瑩波松了口氣,伸手想拿回車鑰匙,邵亦飛卻將車鑰匙從左手拋到右手,讓她撲了個空。

    「鑰匙給我。」她朝他伸長手,直接開口要求。

    「有助理跟在身邊,哪有主管開車的道理。」他沖她笑得有些賴皮,操作熟稔地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朝她比個請的動作。

    瑩波沒理會,打算直接打開駕駛座的門。

    見狀,邵亦飛輕輕按下手中的遙控器,車子傳來中控鎖上鎖的利落響音。

    「我想開一下車,松松最近的壓力。」好不容易等到今天能開新車,過一下速度的癮,未料一時大意被他拿走車鑰匙,瑩波懊惱不已。

    「安全第一。」邵亦飛幾個大步走到她身邊,右掌輕放在她肩膀上,一路引導她走向副駕駛座。「等我們到會場,妳需要全神貫注工作,我來開車,妳在車上閉目養神,有助于我們的總體工作表現。」

    瑩波想想也對,他們原本預計星期六早上再過去,沒想到星期四卻收到活動現場那邊傳出一堆問題,雖然都解決了,不過為了慎重起見,他們還是決定提前一晚到現場轉一圈,親眼確認舞台的施工進度,萬一活動會場臨時有狀況,他們也能及時解決問題。

    「去桃園前,先繞去我家一趟。」收到他拋過來的疑問眼神,瑩波解釋。「早上出門太匆忙,昨晚整理好的行李忘了帶。」這兩天忙得焦頭爛額,下班前她才發現早上居然忘記把行李箱拎出門。

    「喔。」邵亦飛淡淡應了一聲就沒下文。

    自她請吃飯那天晚上,他看見江陶陶也一起去後,瑩波就發現他態度上似乎有些不同。

    當晚他吃得心不在焉,表情也不是很痛快,吃完後三人就原地解散,一頓飯下來大家都有氣無力,全靠江陶陶獨撐場面,長袖善舞大聊特聊公司內部八卦。

    雖然如滔滔江水般聊天是江陶陶的個人專長,可是連續舞了兩個多小時,不只口干,心也累癱,特別是她身邊的兩個人,一個悵然若失,另一個始終猜不透美食在口,對方為什麼提不起勁。

    後來他們之間的相處也不是說有多大的改變,而是一種很幽微的,輕輕在兩人心里拉扯的情愫—兩人相處時,她覺得他應該會有反應的某些時刻,結果他卻連笑一下也沒有。

    這種沒有不是說他沒情緒,而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給強壓下去。

    瑩波曾從他眼中看出疑似失落的情緒,卻想不通他有什麼好失落的,最後只好判定是自己解讀錯誤,那不是失落,而是別的情緒。

    「車鑰匙給我吧。」瑩波雖被他送到副駕駛座旁,但始終不肯乖乖坐進去。

    還來?邵亦飛不說話,只是看著她。

    見他挑高左眉,沒打算把車鑰匙讓給她的樣子,瑩波又接著說︰「去我家有條快捷方式,不過得經過一條人潮洶涌的夜市,人很多,你不會開,先讓我來。」

    不是不讓他開新車,只是這段路她熟,晚點就換他開,這樣還不行嗎?

    「放心。」邵亦飛听完她的理由,淡淡的笑了。「妳休息妳的。」

    問題是她不想休息,想踩踩油門釋放壓力啊!但瑩波最終什麼也沒說,悻悻然坐上車,等著看他怎麼順利開過擁擠的夜市街道。

    到時候他一定會乖乖讓出駕駛座,一定會。

    等車子上路後,雖然不是很服氣,不過瑩波不得不承認,邵亦飛開車技巧確實好,又穩又快,給人很大的安全感。

    經過她的指示,車子開進夜市,兩邊攤位緊挨著,許多人閑散著漫步,一攤吃過一攤,臉上盡是滿足的大大笑容。

    看著車子緩緩滑過一個個令人嘴饞的攤位,瑩波目光貪婪地緊盯著一攤大腸面線,好想來一碗……

    直到這時候她才發現車速緩了下來,身旁的邵亦飛略微伸長脖子,露出細長的頸項,專注看著正前方。

    她看了一會兒,發現他正小心避讓著人群,以及幾只亂竄的小狗小貓,車身宛如舞技高超的舞者般輕巧滑過熱鬧街道。

    瑩波目光離不開邵亦飛,她盯著足足有她兩倍大的右掌輕松操作方向盤,左手愜意撐在車窗上,窗外光影在他帥氣的臉上玩捉迷藏,忽明忽滅,有股神秘的吸引力。

    此刻他看起來可不是無害小鹿,而是闖入都會叢林卻暫時蟄伏的猛獸。

    唉,他給她的感覺好錯亂……

    車身緩緩停下,邵亦飛轉頭看向她。

    「妳家好像到了。」見她在發呆,等了一會兒,他直接開口提醒。

    「喔?謝謝。」瑩波抓著包包跳下車,發現他也跟著下來。「你不用跟我一起下車啦,行李不大,我自己拿得動。」

    听見她的話,邵亦飛微微一愣,似乎正在考慮要怎麼說,兩秒鐘後低沉的嗓音才緩緩揚起—

    「我只是想去夜市買點吃的。」

    此話一出,瑩波有片刻尷尬。

    「喔,那你去吧,等會兒見。」她假裝沒有發現這層尷尬,朝他揮揮手。

    「嗯。」邵亦飛淡淡應聲。

    快速上樓,瑩波臨時又放了幾樣東西進行李箱,等她下樓時,邵亦飛已經坐在車里,手里捧著一碗大腸面線吃得正香,見她走到車子旁,他把快吃完的碗往座位上一擱,下車主動拿過行李放進後車廂。

    兩人上車後,車內滿是大腸面線的香氣。

    好想吃……她咽了咽口水,考慮要不要也沖去買一碗來解饞。

    「你先吃,吃完再上路。」瑩波見他再次捧起保麗龍碗,仰頭,喉結一動,一口就吃完了。「不然我先開車,你慢慢吃。」

    「我吃飽了。」邵亦飛拿出餐巾紙抹了一下嘴,發動車子引擎前,突然看著她。「妳要不要吃?」

    「也好,等等你在夜市入口停車讓我下去買,你慢慢開到夜市另一頭,我們再會合……」她話沒說完,猛地看見他神秘一笑。

    笑成這樣是什麼意思?

    她還在猜,邵亦飛已經從後座撈出一袋大份的大腸面線交到她手上,滿意地看著她臉上滿是詫異和驚喜的靈動神情。

    她終于不再拿上司的面孔對著他,而是自然的情緒反應。

    「你怎麼知道……」瑩波不可思議地看看他,又看看大腸面線。

    夜市里那麼多美食攤位,她什麼都沒說,他怎麼知道她想吃這攤?

    「剛剛開車經過時,妳一臉饞相盯著大腸面線的攤位。」他取笑著說。

    「我是盯著大腸面線攤位流口水沒錯,但我真正想吃的是他家的臭豆腐。」瑩波哼了哼,挑釁似的揚起右眉。

    她就不信他能厲害到猜出她也想吃臭豆腐。

    邵亦飛得意一笑,手又往後座一撈,她眼前變出一袋大份的臭豆腐。

    不是吧?看著大小剛好能一口塞進嘴里的臭豆腐,旁邊還偎著一圈閃閃發亮的台式泡菜,她詫異的嘴張得更大。

    連她想吃臭豆腐這點他也沒漏看,有沒有這麼神啊?

    「雖然你的觀察很準確,但不夠全面,還需要再磨練磨練。」瑩波不客氣拿過臭豆腐,猶豫兩秒鐘,決定先吃大腸面線,以免面線太滿,等會兒車一開,晃動間面線溢出就不好收拾了。

    甫打開大腸面線,一陣令人食欲大開的香氣撲鼻而來,她趕緊吃了一口。

    大腸鹵得恰到好處,吃起來軟糯咸香,面線軟而不爛,淋上適度的蒜泥和黑醋,最後灑上一小撮香菜,色香味俱全。

    吃進一口據說是北台灣排名前五的大腸面線,她感動得快要流下海帶狀的眼淚。

    「怎麼說?」邵亦飛收起笑容。

    「我不只看了大腸面線,還有它旁邊的雞排和湯麻糬。」她邊吃邊跟他抬杠,完全不把他幫忙買美食的恩情放在眼里。

    追加的這兩樣食物純粹是胡扯的,誰叫他搶走車鑰匙,害她不能踩油門發泄,只好耍著他玩以稍稍紓解龐大的工作壓力。

    「妳說的是這些嗎?」長手臂三度往後座一摸,簡直像他個人百寶箱似的,想要什麼都能抓出來。

    「你—」看著在眼前晃的雞排和湯麻糬,瑩波差點被面線嗆到。

    後座到底還有什麼?

    一整條夜市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