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凡芯 > 逃家有艷遇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逃家有艷遇 第五章

作者︰凡芯

    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

    姚守謙一點也不意外,被許妍秋拉出去一次後,接下來她會天天用不同的理由拉他出去騎腳踏車。

    明明可以拒絕的,但是她那一句希望他快樂的話,一直在他腦海里盤旋不去。

    單純的心思、單純的願望,叫他如何拒絕?老實說,他喜歡她這種不帶任何利益的關懷,就只是單純的關心。

    他瞄了一下腕表,她今天遲了十五分鐘還沒有出現,發生什麼事了嗎?

    腦海一閃過這個念頭,突然覺得不對勁,他竟然會注意到她出現的時間,習慣果然是可怕的。

    正想著,咚咚咚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來,他不用抬頭也知道是她來了。她就像是一只不得閑的小麻雀,愛說話又愛跑,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許妍秋跑到他面前,笑嘻嘻地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姚守謙抬頭看了笑意盈盈的她一眼,然後低頭繼續看書。

    「你不奇怪我今天為什麼會遲到嗎?」好歹他們也一同騎腳踏車半個月了,就算原本不熟,現在也混熟了。

    「耳根子難得可以清靜,干麼好奇?」他言不由衷地道。

    她嘟了嘟嘴,「真無情。」

    姚守謙不用看也可以勾勒出她嘟著嘴的表情,她就像是個小孩子,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

    許妍秋早已經習慣他這種就算天塌下來也不關他事的態度,「不要看了,再看就來不及了。」

    他闔上書,抬起頭,「今天又要去哪里了?」一天到晚往外跑,她都不嫌累嗎?有時候他真的很好奇,她用不完的精力是從何而來?

    「我們今天不是要出去玩,是要去幫忙的。」她揚起一抹賊兮兮的笑容。

    姚守謙瞇了瞇眼,「幫忙?」她的表情不太對勁。

    「對。」她抓住他的手,「走啦,別拖拖拖拉拉的,又不是娘兒們。」

    姚守謙正想叫她走慢一點免得跌倒,誰知道話未出,她已經因為走得太快,腳下一拐差點跌倒,他連忙伸手抱住她。

    本以為會跌個淒慘的許妍秋,沒料到他會抱住她,嚇了一跳。等冷靜下來才發現,他的懷抱好溫暖,他身上傳來的味道好好聞。

    姚守謙瞧她呆呆的表情,以為她嚇到了,「沒事吧?」

    她搖頭,笑得很開心。

    「妳真的沒事?」她的笑容很奇怪。

    「沒事。」就算有事,也因為他的英雄救美,全沒事了。

    「妳笑得很開心。」他直接提出疑問。

    「那是因為我沒有想到這種偶像劇劇情會發生在我身上,好浪漫。」她雙手捧住臉頰,笑瞇了眼。

    姚守謙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你的懷抱很溫暖,我剛才的心跳加速了。」通常下一個動作就是親吻了,可惜他們還沒有到達那種地步。

    她說得很坦蕩,姚守謙的臉卻紅了,暗暗吞了口口水,轉移話題,「妳剛才不是說要幫忙?」

    「對對對,瞧我這個記性,我差點忘了。」她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對于她的迷糊,姚守謙有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

    許妍秋拉著他往外跑,當他們來到目的地時,姚守謙傻眼了,看著一排排等著量血壓的人。

    「這是什麼?」她拉他過來這里做什麼?

    「做義工。」她的語氣理所當然。

    「妳要我做義工?」語氣不敢置信,他從來沒做過這種事情。

    她點頭,「休息歸休息,還是要接觸人群。」

    他不贊同,「我不想。」

    料到他會這麼說,她早就想好說服他的話,「你再繼續待在里面,會有憂郁癥的。」

    「小姐,我是來休息的。」他是來讓自己放松,不是讓自己更緊繃。

    「偶爾也該體驗一下不一樣的生活。」不理會他不以為然的表情,繼續道︰「你一定沒有做過這種事吧?人生就是要多一些體驗。」

    姚守謙有種想翻白眼的沖動,「沒想到妳還會說出這麼有道理的話。」

    「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見他還站著,她推了推他肩膀,「別杵著不動,快幫忙。」

    姚守謙本想不理她,轉身就走,但是看到她興致勃勃的樣子,腳步竟然跨不出去。

    許妍秋見他還是一動也不動,轉頭喊道︰「快點。」

    見她忙得很開心,姚守謙遲疑了一下,心想,既然來了,那就只能幫忙了。

    他無奈地走到她身旁,听著她的指揮做事。

    忙了一整個下午,吃了一頓免費的午餐,手里拿著主辦單位給的飲料,姚守謙雖然一開始很無奈,有種當苦力的感覺,不過後來倒覺得偶爾出來活動一下,還能幫助人也不錯。

    許妍秋拆開一包餅干,笑嘻嘻地問︰「要吃嗎?」

    「妳沒有吃飽?」他剛才就坐在她身邊,她吃了多少東西他看得一清二楚,沒想到她的食量這麼大。

    許妍秋空出一手摸了摸肚皮,「做了太多事,消耗太多熱量,所以又餓了。」

    「妳以後一定要挑個有錢的老公,免得養不起妳。」他忍不住調侃。

    「不過就吃個餅干而已,哪里會養不起我。還有,其實我已經慢慢在看工作了。」她沒打算在家當伸手牌,只是需要點時間來思考未來的路。

    姚守謙有些錯愕,如果她去工作,就不會再繼續待在這里了。

    應該高興的,少了一只麻雀在旁邊嘰嘰喳喳,他又可以恢復之前寧靜的生活,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莫名沉重起來,竟然還有一絲絲的不舍。

    其實大多數時候都是她在講話,他偶爾才會搭理她幾句,可僅只是如此,只要一想到她不在了,他的心就好像被挖空了般。

    「履歷表寄出去了嗎?」話問出口以後,他有些驚訝,這是她的私事,他不該過問的。

    「還沒有。」吃了一口餅干,像是想到什麼,她笑問︰「是不是開始覺得沒有我在的日子會很無聊?」

    姚守謙賞給她一記白眼,「妳非得往自己的臉上貼金嗎?」

    許妍秋撇了撇嘴,「無情的家伙,枉費我對你那麼好。」

    姚守謙嗤之以鼻,「是啊,對我很好,好到叫我當苦力。」他故意這麼說。

    許妍秋不認同他的話,「我也有拿東西。」

    「都挑輕的拿。」他無意跟她計較這種小事,況且男人拿重物是正常的,只是忍不住想跟她抬杠。

    「你是男人,計較這麼多會不會太小氣了點?」若不是親耳听到,真不敢相信他會這麼計較。

    「男女平等,同工同酬。」淡淡地反駁回去。

    「男女本身就不平等,不同工也不同酬。」不理會他的白眼,她再次吃了一口餅干後,拿起一塊遞到他唇邊,「挺好吃的,吃吃看。」

    姚守謙覺得她這樣的舉動有些不適宜,可是看她只是單純想分享食物而已,反倒是自己,想到不該想的事……

    暗暗吸了一口氣,他大方吃下她遞來的餅干。

    「好吃嗎?」她一臉好奇。

    「很特別。」值得她大驚小怪嗎?

    「好吃就大方的說出來,你這樣子很別扭。」他比女孩子還不大方。

    「就只是尋常的餅干而已。」哪像她,好像一副沒吃過的樣子。

    「這不同的,這是別人的心意,所以我要用感恩的心來吃它。」餅干隨時買得到,心意可不行。

    姚守謙覺得她真好收買,不過,或許就是因為她這麼單純,生活才會這麼快樂。

    欲望越大,只會越不快樂。

    許妍秋再喂他吃一塊餅干,「好玩吧。」

    「一點也不好玩。」倒是她樂在其中,她似乎可以很快的跟陌生人打成一片,不管男女老少。

    「好玩就說好玩,干麼一副酷樣。」坦白說,她真的很意外,他對待老人很有耐心,不會板著臉或者轉身就走。

    姚守謙看著她閃閃發亮的眼眸,猜測出她在想什麼,不客氣地道︰「妳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打什麼主意,就這麼一次而已。」

    許妍秋一點也不覺得有被看透的尷尬,大方地道︰「被你發現了。」

    她的心事都寫在臉上,不用費心猜測,「笑容收一點。」她絕對不能做壞事,不然很快就會被發現,連演戲都不會。

    許妍秋閉起嘴巴,嘴角還是止不住地往上揚。

    姚守謙瞧她眼珠子轉呀轉的,一副得意的樣子,無奈搖頭,「許妍秋—」忍不住拉長音。

    許妍秋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冷顫,「拜托,你不要學我阿姨好不好?很可怕的。」

    瞧她打冷顫的樣子,他忍住笑意,故作嚴肅地道︰「看妳的表現。」

    許妍秋皺了皺眉頭,「這句話好熟悉,阿姨好像有講過。」

    瞧她苦惱的樣子,他反而想笑,「可見得妳的表現有多麼不好。」

    她連忙反駁,「哪有,我很乖的。」

    姚守謙不理會她,繼續往前走。

    許妍秋快步跟上,拿了一塊餅干繼續喂他,渾然不覺她此刻的動作有多麼的親密。

    我吃一口,喂你一塊的,很快地許妍秋手上的餅干全部都吃完了。

    「沒了。」她笑嘻嘻地道。

    姚守謙看著空袋子,有些訝異,一邊走路一邊吃東西,這是他以前從未想過的事情,然而他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做了。

    該說這個女孩的魅力驚人,還是他變了?

    望著她滿足的笑靨,胸口涌起不解、好奇跟羨慕,就只是一包零食而已,她竟然可以如此的開心,她的願望怎麼這麼小?

    「妳的食量還真大。」他忍不住調侃。

    「你很賊,明明也有吃,全都推給我會不會太過分了點。」她反駁回去。

    「我只是實話實說。」她可是拆了一包又一包。

    許妍秋還想再說什麼,突然覺得有兩道憤怒的目光瞪著她,扭頭望去,只見朱林桂枝正雙手扠腰瞪著他們。

    「阿姨,我們回來了。」她笑嘻嘻地湊上去。

    「我有眼楮。」話說同時,朱林桂枝瞧了姚守謙一眼。

    姚守謙倒是有點錯愕朱林桂枝眼神中的防備與不快,活似他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

    許妍秋敏銳地感覺到朱林桂枝不高興的情緒,疑惑涌上心頭,「我們是去做義工,不是出去玩的。」

    「做義工是好事。」朱林桂枝頓了一頓,「不過妳也太晚回來了。」重點是,跟一個男人出去,這麼晚才回來,孤男寡女的,誰知道半路上會發生什麼事。

    「我又不是一個人,有守謙在,不會有事的。」許妍秋笑嘻嘻地道。

    「守謙?」朱林桂枝拉長了音。出去一趟後,竟然可以叫名字了?

    「我們成為了好朋友,你說對不對?」許妍秋轉頭問姚守謙。

    朱林桂枝臉色更難看了。

    姚守謙這回明白朱林桂枝在不高興什麼了,只能說許妍秋的神經很大條。

    「老板娘,抱歉,我們應該先打通電話回來的。」他能夠理解朱林桂枝不爽跟擔心的原因,畢竟他是個男人。

    朱林桂枝扯了扯嘴角,意有所指地道︰「這里跟都市比起來,算是偏僻的地方,還是要小心安危。」

    姚守謙听出她話中的意思,她口中的安危指的是他,「老板娘,我明白。」

    朱林桂枝點了個頭,算他上道。

    許妍秋不明白他們在講什麼,只想到另外一件事,「守謙,我們是朋友了,你不應該叫什麼老板娘,要叫阿姨。」轉過頭,笑問︰「阿姨,妳說是吧。」

    朱林桂枝微笑,「如果姚先生不嫌棄的話。」當著外人的面前這麼說,她能說不行嗎?

    「守謙,記得以後不要再叫老板娘了。」許妍秋笑咪咪地交代。

    姚守謙沒回答,扯了扯嘴角。

    朱林桂枝也懶得計較稱謂的事,緩了緩臉色,「我炖了雞湯,快進來吃吧。」

    許妍秋眼楮亮了起來,挽著朱林桂枝的手臂,「阿姨,我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妳要慰勞我當義工的辛苦,對不對?」

    朱林桂枝無奈地看了她一眼。

    「有雞湯喝了,守謙,你要多喝一點。」許妍秋轉頭交代。

    姚守謙微笑點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