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傷痕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傷痕 第二章

作者︰安祖緹

    「有正職嗎?」為了要篩選房客,這是李沐修每次都要做的基本詢問。

    「有,我是專櫃美容師,在三民路那邊的店家上班,店家叫海芬百貨行。如果需要名片我可以給你。」

    「不用了。」他只是問問確定一下而已。「上班時間是下午?」

    「嗯,」秦詠晏點頭,「下午一點到九點。」

    所以她一天做兩份工?

    李沐修悄悄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的裝扮,是很簡單的素面T恤跟牛仔褲,搭配一雙T字形灰色涼鞋,很休閑,質料看起來普通,應該不是名牌貨,也就是她不是為了買名牌才這麼勤奮的工作。

    他猜想她該不會是有什麼經濟上的困難,所以需靠兩份工作來養活自己?

    「為什麼要做兩份工作?」他擺出「我只是要了解房客基本信息」的正經態度詢問。

    「因為我有助學貸款。」秦詠晏大方的回答,也不覺得他是在探人隱私。

    原來是有助學貸款。

    「我這邊一個月的房租是九千,不含個人流動電費,其他網絡費用跟水費、公共電費都包含在里頭,妳可以嗎?」

    他知道現在有些大樓的套房租金降到六千元以下,但他這里是新蓋才兩年的公寓,不僅屋子,裝潢亦仍簇新,維持得很好,九千不算貴,但他也怕造成她的負擔,只是他這是統一價格,又不能隨意降價,這樣其他房客會抗議的。

    「可以啊。」跟她現在租的房子租金一樣呢。「請問電費怎麼算?」目前租賃處的電費是一度五塊錢,其實有點高,所以家里的電器都是能不開則不開,只是夏天天氣熱,她早上常是滿頭大汗醒來。

    見她笑容平常,可見九千塊的租金她負擔得起。

    李沐修緊繃的胸口松緩,但自個兒卻沒發現。

    「每間房間都有獨立電表,台電寄通知單來自己去繳電費就可以了,若沒繳錢被斷電也是妳家的事,我不負責。」

    「照台電收費喔?」這樣會省不少電費耶,加上她已經在走廊上站了好一會兒,也不覺得特別熱,顯示屋子的通風良好,說不定還是有隔熱效果的綠建築,晚上睡覺可以舒適點了。

    雖然現在的房東說可以讓她住到十五號,但夏天的頂樓加蓋真的挺難熬的,她恨不得明天就可以直接搬進來了。

    「不過有項規定要先跟妳說一下,我這邊不能帶男女朋友回家過夜。」

    「沒問題沒問題。」反正她也沒男朋友。

    忙碌是感情的殺手,她根本沒時間去注意周遭的異性,就算有桃花開她也不曉得。

    她響應得十分明快,讓李沐修不禁猜測她目前可能沒有男朋友。

    不過她有沒有男朋友與他無關,他注意這點干嘛?

    「我不希望出入復雜,有陌生人進來,所以就算要帶朋友回來也要先用Line報備,最晚十點就要離開,而且不可以養寵物,不可以在牆上任意釘釘子。」李沐修將印有住戶規則的紙張交給秦詠晏,並說明了一下重點事項。

    「沒問題、沒問題。」秦詠晏連連點頭。

    這樣的要求她頗為認同,她也不希望環境太復雜,因為那代表很容易出事情,一旦出事情,她就得搬家了。

    「我住在四樓,」他指指樓上,「大部分時間人都會在家,不過有事發Line就好,除非有緊急事情,不然請不要直接上四樓來。」他很注重個人隱私,四樓也設置了一扇房門,平日都是鎖上的。

    「好。」她才不會沒事跑去別人家呢。

    「二樓住男生,三樓住女生,目前女生有兩間空房。」李沐修打開靠他們最近的那間房間。

    房間不算大,不含衛浴約莫七坪左右,放置了一張加大型單人床,顯示房東還真是不想讓房客的戀人一起住進來,除此外尚有書桌、衣櫃、三十二吋液晶電視等基本配備,牆壁是米白色的,床鋪右手邊有大開窗,早晨明媚陽光灑滿整個空間,陽氣十足,沒有任何陰暗之處,秦詠晏一見就喜歡上了。

    雖然與她目前居住的地方相比是小了些,但她本身就喜歡這樣亮敞的空間,除非拉上窗簾,否則室內白天都不需開燈,這樣的房子對于體質敏感的她最適合不過了。且如她所預料,雖然關著窗,但房間內沒有任何悶熱感,加上又是屋齡才兩年的新房子,整體環境比現在的住處好太多了。

    另外一間位于隔壁,靠陽台,兩間的格局都是一樣的。

    「方便請問之前的房客是為什麼離開的嗎?」知道前房客離開的原因,多少也可以讓她曉得該注意的事項。

    「因為她交男朋友了。」

    「喔。」秦詠晏有些尷尬的一笑。

    想必是因為房東規定太嚴格,人家為了談戀愛方便,只好搬走了。

    這也表示房東是很嚴厲在執行規定,也就是晚上不會出現什麼奇怪的聲音了。

    她突然想起某種可能性,「那如果是房客跟房客談戀愛呢?」

    「什麼?」轉回頭來的李沐修臉上表情明顯反應不過來。

    「如果是二樓房客跟三樓房客談戀愛呢?那要怎麼辦?」秦詠晏微歪著頭,微笑的表情透著淡淡的古靈精怪。

    李沐修靜默一會兒才道︰「晚上請各自回自己的房間睡覺。」

    秦詠晏差點忍俊不住笑出來。

    她這問題該不會是帶著玩笑意味的吧?

    她嘴角明顯強制壓抑的笑,讓他有了這樣的猜測,偏他還響應得正經八百的,似乎毫無幽默感。

    「咳。」李沐修像是為掩飾自身尷尬的輕咳了聲,「客廳跟陽台共享。」他帶著她走往落地窗,窗外就是陽台,放置了一台洗衣機跟晾衣架。「這里沒有廚房,所以不能煮東西。」

    「了解。」

    「其他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她一時之間還想不到。「請問我什麼時候可以搬進來?我現在的房子只能住到十五號。」

    「隨時都可以。」李沐修回道,「確定好再跟我約簽約時間,請記得帶身分證影印咕,還有第一個月的租金跟兩個月的押金,一共兩萬七千元。」李沐修想了下,聲明,「請不要再約這麼早,我還在睡覺。」他今天天亮才睡,睡不到四個小時。

    「但我有時會看到你下來買早餐。」

    「那是我熬夜沒睡。」不是因為早起。

    「房東的工作除了當房東以外,還有做啥?」記得老板娘說他是做什麼外包的。

    「我是做程序設計。」

    原來是程序設計。秦詠晏猜想他寫程序的功力應該很好,才可以在家工作接case。

    她希望以後也可以開一間屬于自己的美容護膚店,多賺點錢,在台中買棟房子,將父母接上來,這樣她跟姊姊也好就近照顧。

    「那請問另外一位女孩子是做什麼的呢?」她想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另外的房客,畢竟以後就是室友了。

    「她搬進來時是個OL,現在我不知道。」

    「房東不常跟房客往來?」

    「我只管房租有沒有按時繳,住房公約有沒有遵守,其他不歸我管。」

    他的房子只租給二十歲以上,可以為自己行為負責的成年人,他不是親切型的房東,將房子出租只是一個收入來源,不代表他喜歡跟人打交道。

    「那我知道了,等時間確定,我再打電話跟你約時間。」要不是姊姊說一定要回去跟她商量才能決定,她恨不得現在馬上簽約,明天就整理行李搬進來。「我會記得約晚一點的。」

    「嗯。」奇怪,為什麼他總覺得有種不自在感在胸口縈繞不去?「妳出門時把門關上就好,那是自動鎖,會自行鎖上的。」

    「好,那謝謝房東。」

    「不客氣。」

    秦詠晏走出大門,忍不住回頭打量。

    這間房子就是她以後的住所了。

    屋子干淨,房東雖然有些孤僻,但是給人的感覺不差,應該不是難相處的,且自他的話中推測,他可能一天到晚都待在四樓,搞不好相處踫面的機會也不多呢。

    「對了,要給姊姊打電話。」秦詠晏忙拿出手機撥給秦子凌,免得姊姊沒有她的消息,真的去報警了。「姊,我看過房子了,還不賴,陽光很充足,干干淨淨的,月租跟現在這間房子一樣是九千,我滿喜歡的……」

    搬進去新家後,果然如秦詠晏所料,很少遇到房東。

    另一位女房客名叫蘇芊齊,她剛搬進來時是OL,現在一樣是OL,有一位從大學時期就交往到現在的男朋友,不過因為房東的規定,一次也不曾帶回來過。

    樓下也住著一個男租客,雖然是個大學生,但作息好像是日夜顛倒,秦詠晏搬進來一個月了,也只在某日清晨見過他一次面,打招呼的聲音啞得應該剛從KTV回來。

    日子順順利利的過著,這間屋子也如她所想的一樣,很干淨,晚上睡覺都不曾發生過動彈不得的情況,加上沒有多收電費,秦詠晏干脆多買了一台水冷扇,讓吹在身上的涼風更舒適,每日睡飽飽,一覺到天亮,實在太爽快了。

    這日,秦詠晏一如既往,下班後就直接回家,漱洗之後穿著睡衣,滑了一會兒手機之後準備就寢,畢竟一早六點就得到早餐店上班,不過住的地方就在工作地方的樓上真是太好了,她只要在五點四十五分起床,刷牙洗臉涂防曬,再換了衣服就可以直接上工了。

    好幸福啊浮……

    調整了枕頭位置躺下,人好似才剛睡著,手機突然響起來了。

    是姊打來的電話。

    秦詠晏看了一下時間,都快十二點了,姊姊怎麼會這麼晚打電話來呢?

    秦詠晏心中浮起不祥的預感。

    她連忙按下通話鍵。

    「姊,怎了?」

    「呼……呼呼……」秦子凌痛苦的喘息聲傳來,「詠晏……我……我好像要生了……有水流出來……可能破水了……」

    「什麼?」秦詠晏霍地從床上跳起,語氣驚慌,「姊夫呢?」

    「他昨天去大陸出差……要下個月才回來……」

    「對喔!」姊曾經說過此事,她一時之間忘了。「那我現在過去,」秦詠晏邊講電話邊換衣服,「妳有準備待產包嗎?」

    「有……」

    因為是第一次生產,兩姊妹不免慌張,一時之間亂了頭緒。

    「我馬上過去,妳等我喔。」

    換好衣服的秦詠晏沖出房間,一個不小心,差點跟下樓來的李沐修撞個正著。

    「小心。」李沐修連忙扶穩她,免得她摔下樓梯。

    他從不過問房客的事,但看秦詠晏臉色微微蒼白,六神無主的模樣,關心的詢問不自覺脫口而出,「發生什麼事了?」

    「我姊要生了,我姊夫不在,我要過去她那里。」秦詠晏指著姊姊住處的方向,人因過度緊張而雙腳微踮。

    「她人在醫院?」

    「不,是在家里。」

    「那妳快去吧。」

    「好,房東再見。」

    秦詠晏匆匆忙忙下樓,還因為沖太快差點跌跤,要去便利商店買消夜的李沐修慢條斯理跟在她身後,走出大門,看到她站在摩托車旁,正在戴安全帽,還因為太慌亂,連扣了兩次都沒扣好。

    李沐修不覺有些失笑。

    還以為她挺沉穩的呢,沒想到是這麼容易緊張的性子,且看她這樣的精神狀態,騎摩托車似乎有點危險……

    「妳不會是要騎車載妳姊姊去醫院吧?」

    「對啊,我……」秦詠晏瞬間愣住,「對喔,騎摩托車太危險了。」

    姊都破水了要怎麼坐摩托車?

    而且姊姊還挺著一個大肚子呢!

    她竟沒想到這一點,還好有房東提醒。

    「妳的車子呢?」

    「我只有摩托車。」秦詠晏將安全帽拿下來。

    「妳姊應該有車子吧?」

    「他們也沒有。」秦詠晏有些慌亂的搖頭,「我姊夫不敢開車,我姊不會開車,所以沒有車子。」小手抓著安全帽,無所適從,「還是我應該叫救護車?孕婦可以叫救護車嗎?」救護車是不是只有緊急事故才能使用?生產算緊急事故嗎?她很怕亂叫救護車會被PO上新聞撻伐……

    秦詠晏一會兒摸著摩托車把手,一會兒摸著包包的帶子,心中完全沒了主意。

    李沐修猶豫了一下,輕聲對失了方寸的秦詠晏道︰「鎮靜點。」

    「喔,好……要鎮靜,要深呼吸……呼……吸……」秦詠晏姿態有些夸張的仰天做著深呼吸的動作,讓一旁的李沐修有些哭笑不得。

    看她根本鎮定不下來的樣子,李沐修未假思索道︰「我載妳們去醫院吧。」

    「還是我叫出租車……你要載我們過去?」圓眸睜大。

    「叫出租車也是個不錯的主意。」總是比她騎摩托車好。

    「房東先生,你要載我們過去嗎?」秦詠晏欣喜地抓住他的手臂,「我怕出租車不肯載孕婦,你能載我們真是太好了。」

    李沐修淡瞟了被抓的手臂一眼,莫名覺得被她握住的地方很燙很燙,明明她的小手是涼的。

    「走吧。」李沐修輕輕掙開那彷佛要將他的手臂燙出一個痕跡的素手,「我的車子停在前面大樓的地下室。」他在那兒租了個車位。

    「好!」秦詠晏連忙跟在他身後,一起走向隔壁大樓的地下停車場。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