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阿潼 > 邪王挽心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邪王挽心 第二章

作者︰阿潼

    【第二章】

    一年半前,岐陰王宮後庭……

    「你可是想清楚了,當真願意?」岐陰太女瑯夕站在廊下,逕自逗弄臂間的白貓,語氣听來甚是淡涼,但其實心中緊張不已。

    立于廊階下的浥玉並未察覺瑯夕的緊張,沒有絲毫遲疑的應道︰「是的,想清楚了,我願意伴隨小公主嫁往大盛。」她熟知瑯夕的個性,清楚自己絕對有拒絕這個選項,否則瑯夕無須向她確認意願,只需擲下一道王令即可。

    瑯夕听到浥玉如此堅定的應承後,心確實稍稍安定了些。

    她撒開手任懷中白貓無聲落地,步下廊階來到浥玉面前,拉起她的手,深深看入她眼底。「你是我母後家族在這世上僅存的傳人,也是除了父王和瑯夜之外與我最為親近的人,將來少了你在身邊,我也就沒有了真正能說上心事的知心姊妹了。但說句實在話,因為你願意陪著瑯夜前往大盛,我的心才總算是安定了些,那些心腹再忠心,終究親不過與我們有血緣關系的你。且雖然瑯夜熟稔大盛語言及文字,但風俗民情有異,不若生長于大盛的你來得清楚明白,有你在一旁提點著,也不用擔心瑯夜無心犯了大盛忌諱。」

    瑯夕的語氣及表情依舊淡漠,實際上卻是滿心不舍及惆悵,手上施力緊握浥玉的手。「你該是明白我將岐陰之靜和無戰寄望在瑯夜身上;將瑯夜托付于你,便也等于是將岐陰的未來一並交付于你,這責任何等重大,你可是明白?」

    浥玉當然明白。

    岐陰地小人稀,兵力不足卻又物產豐富,因而從立國以來便是生存在諸國覬覦的危境之中,可以說從無一日能夠高枕無憂。

    歷代岐陰王為求安定,不得不向臨近國家中國勢最為強大的大盛尋求協助,以每年按時進貢大量的岐珠及珊瑚,換取大盛派軍協防邊境,以遏阻他國侵略。

    雖然岐陰供應得起每年歲貢的數量,但上好的岐珠、珊瑚,多生長在泅潛艱難的深海惡潮之處,為采取足量貢物,往往造成采集的人殞命。王室不忍無情坐視百姓犧牲,所以不時從貴族及官家中,挑選貌美女子嫁往大盛,試圖以聯姻穩固與大盛的關系,使他國不敢肆意進犯之外,還可以減少為滿足歲貢而犧牲的人命。

    奈何歷代以來岐陰貢女未得大盛皇室青睞,至今不曾有貢女進入皇帝後宮為帝妾,至多成為朝野公卿之妻妾,實在難起強大作用。

    而此次聯姻之所以讓瑯夕如此看重,挑選了與自己同母所出但尚未成年的同胞幼妹出嫁,正是因為這樁婚事破天荒的由大盛皇帝主動提出來的,這可是岐陰求之不得的天大喜事。

    瑯夕身為監國太女,不能只顧私情而不為大局著想,心里該是多麼掙扎,浥玉可想而知。

    明白瑯夕淡然外表下正承受著為了國家利益而送出幼妹的愧疚,浥玉回握瑯夕的手,一字一句以立誓般的鄭重態度道︰「我必將太女之言銘記在心,時刻不敢或忘,定當盡己所能保全公主、為公主籌謀,只期不負太女所望。」

    浥玉本姓唐,名寒星,父親是大盛武將。她的母親與瑯夕姊妹的母親、已故之岐陰王後系同宗堂姊妹。

    自小生長于大盛的浥玉是在父母皆過世後,于十六歲時被瑯夕接回岐陰,入王宮後改從母姓,以母親小字為名,承繼已無傳人的浥氏封邑,並另賜居于王居「萍熙苑」,替瑯夕掌管書房事務。

    就在浥玉快要抵達岐陰的前半個月,生育了瑯夕後隔了十八年之久才再度有孕的岐陰王後,連甫出生的幼女瑯夜都沒來得及抱過,便因難產而撒手人寰。

    本就專寵王後的岐陰王因愛妻驟逝而一病不起,國事便交由太女瑯夕代為監國,是以年紀輕輕的瑯夕早早便扛下家國重責,慣以國事為重。

    初回母親故國的浥玉總是食不知味、夜不安枕,像是將部分魂魄遺留在大盛似的,無夢驚擾的深沉睡眠成為她求之而不可得的奢望,夜晚的到來只引得她心慌。

    就在她神魂不定了月余,一夜,她踏出居所,在月光照拂下的庭徑中漫步游蕩。初時還覺微涼的夜風很是溫柔,但潮濕的霧氣卻讓她的憂郁更深了幾分,就在她打算放棄夜行,想要返回室內之際,忽然听到遠處傳來了隱隱約約的嬰孩啼哭聲;當時,在王庭內的嬰孩只有一個,便是甫出生便失去了母親的小公主瑯夜。

    本該轉身回居所的浥玉循聲而去,果然在哭聲的源頭尋到的正是在焦急的乳母懷中,無論如何安撫都止不住啼哭的小小瑯夜。

    小小的嫩娃兒哭得聲嘶力竭,臉蛋扭曲漲紅,浥 玉見了心涌萬般不舍,沒有多想,便從乳母手中接來瑯夜輕搖覆撫,沒想到已經啼哭許久,安撫不止啼哭的瑯夜在她懷中竟然哭聲漸小,未久便寧馨安睡了。

    從此浥玉夜里無眠時便會去探訪小瑯夜,偶爾白日閑暇之時也忍不住去逗哄瑯夜,陪她玩耍。

    本暗自憂心浥玉不適應岐陰生活,又憐惜幼妹總是夜啼不止難以照顧的瑯夕,見這一大一小相處有緣,便減少了浥玉書房事務,讓浥玉有更多時間與瑯夜在一起。

    長此以往,未婚不曾生育過的浥玉竟在不知不覺間接下了照撫瑯夜之責,不再以書房事務為主。

    沒有照顧孩子經驗的浥玉為了瑯夜忙得不可開交,但也讓她有了生活重心,空虛的心逐漸被瑯夜天真嬌憨的身影所填滿,她的精神不再萎靡,氣色也變好了,夜里也能睡得安穩許多了,隨著瑯夜的成長,不覺間也習慣了岐陰的生活。

    瑯夜的輩分是浥玉的表妹,但實際上卻是由她親手抱養大的孩子,有如此緣情,浥玉自是願意以命相守,隨瑯夜遠嫁大盛。

    畢竟要一個不過才剛滿十歲的小女孩在虎狼環伺般的大盛後宮中生活實在太過艱難,更何況在她走投無路時,是瑯夕接回了她、庇護了她,這份恩情她自當還報。

    「好,謝謝你。」看著心系瑯夜的浥玉,瑯夕內心很是感謝。未來難測,將來分隔千里,遇事也是鞭長莫及,思及此,瑯夕實在忍不住心中憂思,交代道︰「若然最終仍是無能為岐陰謀得安定,你與瑯夜也務必力求保全自身,余的,便也罷了。」

    浥玉聞言心頭一酸,「是,我明白的,請太女放心。」這句叮囑,訴盡瑯夕對幼妹難舍疼惜之心,縱然無奈將妹妹當作棋子,但終究還是盼望妹妹能夠萬事順遂。

    不管再說些什麼,也無法改變終將分離的命運,瑯夕抑止心中哀傷蔓延,緩緩放開浥玉的手,改以上殿口吻悠悠道︰「本宮明日便會奏請父王擬旨,命你于半年後隨公主瑯夜嫁往大盛,凜松及靘水從此听命于你,為你所用。」

    凜松是瑯夜宮中護衛長,靘水則是後庭巫醫女官,有這兩人相伴同行,確實讓人安心許多。

    「是。」浥玉對瑯夕施禮應答。

    「下去休息吧。」瑯夕優雅轉身,那只白貓也亦步亦趨的跟在她腳下。

    「臣女告退。」浥玉便轉身離去了。

    半年後,太女瑯夕代替臥病在床的岐陰王,親送幼妹的出嫁隊伍離開岐陰邊境,交由前來迎娶的大盛使臣,去往茫然不知前程如何的未來。

    大盛皇帝于舞象之年繼位,是為宣輔;朝政皆由先帝欽定的三位顧命大臣決斷,但實際上是操控在顧命大臣之首、皇帝之母家舅公齊國公一人之手。

    宣輔十年,皇帝在異母兄弟淳親王及肅親王的連手下,迫使齊國公領頭的三位顧命大臣歸政,終使皇權政權合一,皇帝自此成為名符其實的天下至尊,同年,改元宣政。

    宣政元年,冬,岐陰小公主嫁入大盛後宮……

    宣政二年,春末。

    御花園中繁花似錦,甚是宜人眼簾。浥玉獨自慢步于僻靜花徑上,卻是無心周遭景色,腦袋中盡是瑯夜及大盛後宮人事——

    瑯夜進入大盛後宮半年有余,雖因是一國公主而已入宗籍,但又因尚未年滿十五而不得正式登殿向帝後見禮,所以至今仍未得見帝後真顏。

    幸而後宮之中地位最高的先皇賢妃,同時也是皇帝親姨母、育有肅親王的齊太妃,對瑯夜特別憐愛照顧,是以各宮之人都看在齊太妃的面子上與她們相處和睦,因此她們在後宮的生活甚是平靜和順。

    浥玉已熟知大盛宮律,後宮宮制雖然頗具規模,但大盛歷代皇帝並不太熱衷充實後宮,開國以來,並無皇帝依宮制廣納妃妾。

    當今皇帝及至目前為止,也尚未悖離先袓德行,後宮中除了一後一夫人外,只有數名封位皆不算太高的妃妾——

    皇後齊氐,出身于如今已然沒落的齊國公府,其父正是曾經把持大盛朝政十年,最終遭皇帝拔除權勢的齊國公;而她兩位表姑母分別為皇帝之母及肅王之母,如此出身,尊貴自是不在話下,奈何入主中宮多年卻是悄無子息。

    齊皇後倚仗父親的權勢坐上後位,但父親獨攬朝政、專斷十年之久,與皇帝之間早有嫌隙,齊皇後風光的背後會有什麼樣的心情和遭遇,或許可以從她多年無子這點稍為窺測一二。

    然而在齊國公歸政、無病供斃後,等著皇後被廢或被打入冷宮的人,卻是只等到了失望。

    齊皇後的地位非但未被其父牽連動搖,皇帝及齊太妃仍待其一如既往,未有絲毫的冷落,兩人一同保障了齊皇後于後宮中的地位。

    齊皇後之下目前封位最高的是貞夫人于氏,于氏系汝陽王的曾外孫女,出身並不遜于皇後出身皇帝母家的高貴。難得的是,這位替皇帝誕下了大皇子及大皇女的貞夫人,渾身上下沒有半分傲氣,從不曾恃子而驕,不但上敬皇後,更是下善宮人,可以說是一個無從挑錯的完美之人。

    貞夫人之下依序是出身浦安將軍府、能文識武的梁修儀,以及出身宛縣織造、艷冠群芳卻生性孤冷的邵美人。再有的一位新封的美人便是瑯夜了,余下的,盡只是一些沒有正式封位的低級女御……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