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別惹忠犬夫 > 楔子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別惹忠犬夫 楔子

作者︰石秀

    上午八點多,單冰清的前腳剛踏進辦公室的門口,她的手腕便被同事王安安一把握住,拖著她就要往外跑。

    「安安,妳干嘛?」單冰清還沒反應過來,一雙杏眼疑惑地看著做事總是風風火火的王安安。

    「去看帥哥。」王安安頭也不回,只顧拖著單冰清走。

    「什麼帥哥?」單冰清不願意走了,她對帥哥沒興趣。

    「我們公司的執行總裁剛剛從國外回來,今天正式上任。」王安安回頭看單冰清一眼,心急地道︰「快點走啊,他快到了,全公司上下都去列隊歡迎了。」

    單冰清掙脫了王安安的手,澄澈如水的雙眸中並沒有一絲波瀾,「妳去吧,我不想看。」在記憶中,她心中最最帥氣的那個人,輪廓都已經有點模糊,但他的名字卻如一個咒語,深深地刻在她的心上。高以翔,她學生時代的戀人,已經從她的世界消失了五年。那時他不告而別,杳無音信。

    單冰清知道自己是一個私生女,而高以翔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她與他之間有著太遠的距離。他明明溫暖過她,最後卻無疾而終,讓她過去的人生如夢一場。夢終究是夢,她早已清醒。

    因為她剛畢業,沒有工作經驗,找工作不容易,她還背負著信用卡的卡債,而她母親是先前一直幫高家做家務打掃、煮飯的計時人員,她母親拜托了高家父母替她找份工作。一個禮拜前,她接受了高父的幫助,進入這家公司,當了一個小小的職員。不過高父沒有告訴她高以翔會回來,所以她並不關心即將走馬上任的那個人是誰。

    「是我們晨仕金融集團的少東家,听說他人超帥的,又年輕有為。走啦,看一眼也好啊。」王安安拉著單冰清不放。

    單冰清聞言,驀然睜大雙眼。高以翔?是他回來了嗎?她瞬間眼眶微微泛紅,心中委屈的情緒洶涌而至,讓她快要招架不住。她被王安安牽著走,一直走到了公司大廳,站在高層人員列隊的後面。

    單冰清的手顫抖著,視線越過人群,一直看著陽光普照的門外景色,不知道為什麼,她心中生了怯意,那個她朝思暮想的人,她很怕與他相見。

    「來了,總裁來了。」公司主管已經在提醒大家。

    每個人都再次認真地整理一下身上已經整理多遍的衣物,然後對著門口笑臉相迎。

    很快,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背著光線,那個人的臉令人一時之間看不真切,待看清他的五官輪廓,單冰清捂住嘴巴,倒抽一口涼氣。

    只見高以翔的五官仍然立體、清晰,只是比起以前的柔和多了幾分冷峻,他身上那一身合身的西裝,將他高大、健碩的身材比例襯托得更加完美。在迎接的笑容與掌聲中,他從門口一路走進來,他的臉上幾乎沒有一絲笑容。

    單冰清真的好想沖到高以翔的面前,抓住他的衣領問他,為什麼消失那麼久?為什麼沒有給過她一句話?可是她忍住了。對于一個在她的生命里消失了五年,中間都跟她沒有任何聯系的人,她上前質問他答案只會顯得可笑。

    單冰清看著高以翔徑直向她的方向走來,她挪不開腳步,沒辦法給他騰出一條通道來。

    「冰清,妳怎麼了啦?」一旁的王安安拉拉她的衣角,輕聲地問著話。

    單冰清傻傻地看著高以翔向她走來,她的眸中有光芒在閃爍,她好想他像多年前那樣,愉快地跟她招手,陽光地對她笑。然而,他沒有。

    高以翔走到單冰清的面前,停下了腳步,眼神冷漠,對她視而不見,等王安安一把將她拉往一邊,他就這樣與她擦身而過。

    單冰清站在原地,她只感覺她已經不熟悉高以翔了。他完全變了一個人,不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高以翔,她甚至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她沒有看到與她擦身而過的高以翔臉上冷如冰霜,眼神冷漠、陰沉,看起來不知有多可怕。

    單冰清咬咬粉唇,心想,就算高以翔如今與她形同陌路,她也得繼續珍惜這份得之不易的工作,她還要還卡債,還要吃飯,還要給生病的母親治病,就算高以翔不給她好臉色看,她也要硬著頭皮在這家公司待下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