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唐澄 > 總裁愛管教 > 楔子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愛管教 楔子

作者︰唐澄

    韓氏企業的領導人韓濤,看著眼前這位沉穩而又隱隱散發壓人氣勢的年輕人,不禁暗暗地嘆口氣,也不能不認老了,現在是年輕一輩的天下。

    回想他打拚一輩子,白手起家,兢兢業業地將生意經營到現在這規模,到現在都能與極具企業規模的威宇企業合作了。不過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多,他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留下寶貝女兒跟他相依為命。平時他都把時間花在了拚搏事業上,根本都沒有多少時間陪伴他的寶貝女兒,每每想起來都覺得愧疚。

    所以為了彌補,無論女兒想要什麼,他都甘願把最好的給她。但漸漸的,他才發現寶貝女兒也因此慢慢地變成了一個購物狂。名牌衣服、鞋子、包包等物堆滿了衣帽間都還不夠,無法控制地拿著卡就刷。他現在都不知道該拿寶貝女兒怎麼辦了。邊想著,韓濤的臉上就不自覺地浮現出憂愁的神色。

    而韓濤臉色上的變化完全被威宇企業的總裁厲城宇納入眼底,鋒利的目光直直地看向韓濤,「韓老板,你覺得合約還有問題?」

    「不、不是,合約沒有問題,把名字簽上就可以了。」這筆交易早就談攏了,現在就差正式簽署合約而已。

    望著眼前這份極度重要的合約,韓濤的腦中靈光一閃,只思忖了幾秒,他就作出了決定。韓濤驀地直直地望向眼前的厲城宇,態度誠懇地說道︰「厲總裁,在我們正式合作之前,我再提出一個私人的請求,如果你能答應我這個突然的請求,我願意在這次的交易上再讓利三個點。」

    超過五十億的交易再讓利三個點?厲城宇的眼楮瞇了下,輕微地勾起了唇角,他倒是有興趣听听是什麼請求了。修長的手指開始極輕地慢慢敲擊著桌面,厲城宇好奇地道︰「韓老板請說。」

    「這……」韓濤猶豫地望了望周圍的下屬們。

    厲城宇瞥了眼自己的秘書和下屬們,點點頭示意,他的秘書小林就帶著其他人出會議室了。

    待秘書、下屬們都走後,厲城宇道︰「請說。」

    韓濤听到厲城宇說的請說這兩個字後,深深地嘆了口氣,然後再也掩飾不了臉上的愁容,「我有一個寶貝女兒,而我卻是一個失敗的父親,這些年來的溺愛讓她在價值觀上造成了偏差,我實在管教不了。」每次女兒一露出不開心的臉,他就澈底沒轍,根本就舍不得對寶貝女兒說出訓斥、糾正的話。

    韓濤的女兒韓艾馨,厲城宇的腦海中馬上就跳出調查報告中,那張帶著暖意的燦爛笑容的照片。那時在對韓氏企業進行澈底的背景調查時,韓艾馨的報告就被列為重點。

    那時厲城宇一翻開報告,那張帶著溫暖笑意的臉,就像一道陽光毫無防備地刺入他的眼,刻印在他的腦海中。現在這現實殘酷的世道,什麼人還可以有這種毫無心機,散發和煦暖意的笑?

    「令千金的問題是什麼?」雖然背景調查報告中早就列出來了,但厲城宇還是順著韓濤的話問。

    「敗金。她對物質奢侈的追求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韓濤猶豫了一陣,還是說出了心中的難言之忍。所以我請求厲先生幫我管教一下我的女兒,讓她可以戒掉這個惡習。」

    「韓老板,你怎麼認為我能做到這個?」厲城宇對韓濤的話不置可否,莫測高深的表情讓他顯得更加穩重。

    「因為你是一個作風正派的正直年輕人,加上你能管理這麼大的一家企業,何況是管我的女兒?」正如厲城宇所做的,韓濤也對厲城宇進行過調查。

    厲城宇,威宇企業的總裁,領導、管理著超過幾千個員工。他為人冷靜、自持,生活自律、克制,從沒有過花邊新聞。因為這些原因,韓濤可是很放心地把女兒托付給他管教。

    「韓老板,你這次是真的下定了決心?即使這教育的過程讓令千金生氣也在所不惜?」厲城宇問道。

    「為了我女兒,付出再大的代價都無所謂,這是我身為父親的懇求。」韓濤語氣誠懇地道。

    厲城宇沉吟了一下,腦海中又閃過那張韓艾馨陽光、俏麗的小臉。他心念一動,想著自己最近的生活是否太枯燥乏味了?或許應該趁機休息、放松一下,尋找樂子。他勾起一抹具有深意的笑,「既然韓老板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只能盡我所能地做。但這件事需要完全按我的方法來做,除非韓老板你親自喊停。」

    「當然,我這里會完全配合。」韓濤像看到了希望,非常爽快地回答。

    兩人談到了最後,韓濤帶著滿意的心情,離開了辦公室。

    厲城宇隨之就把秘書小林喊了進來。

    小林恭敬地道︰「總裁有什麼吩咐?」

    厲城宇道︰「有新的項目要進行,我需要你幫我準備一下。」

    小林有點訝異,最近不是一直都在進行跟韓氏企業合作的項目嗎?這麼快又有新的大項目了?

    小林問道︰「請問是什麼新項目?」

    厲城宇道︰「私人管理項目。」

    厲城宇站在辦公室的那一大片的落地窗前,看著窗外那因要下雨而變得一片灰蒙的天空,「這種天氣已經持續很久了……」外面的鐵灰色天空讓人覺得壓抑,他的心情卻意外地一點都不受影響地愉悅著。

    小林看著自家總裁,這不就是要下雨的前奏嗎?果然是莫測高深的人啊,說得話也如此居然禪意,令人完全搞不懂。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