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青微 > 睡你一百次 > 楔子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睡你一百次 楔子

作者︰青微

    喬欣從來沒想過被人下藥上床這種狗血故事真的會發生,還發生在她身上。

    一覺醒來睡在酒店,旁邊躺著個赤身|luo|體的男人,身體的感覺清晰地告訴妳發生了什麼,妳會是什麼反應?哭哭啼啼、尖叫報警、暴打男人,還是贊美一下對方床上功夫不錯,昨晚辛苦,下次再見?

    喬欣什麼都沒做,她只是靜靜地看一眼薄夠下男人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又對上對方幽深、平靜的眸子,嘴角微動,呼出一口氣。好吧,她還是慶幸的,慶幸和自己上床的男人不是那個下藥的王八蛋,不然她現在考慮的就是怎麼做才能讓死混蛋血濺當場。

    可這種慶幸的情緒沒有持續太久,因為眼前這個人喬欣也認識。第一次被人下藥滾床單就遇到「初戀男友」這可能性有多大,估計沒有誰會這麼無聊去計算,現在發生了,對她來說就是百分百的中獎機率。

    「早安。」喬欣的初戀也醒了,聲音一如她記憶中的磁性、動听,透著饜足後的慵懶,又顯得很平靜。他收回手臂,指尖在她腰間滑過,停頓一秒,有點留戀昨晚手掌撫摸過的美妙身體,又很快平靜下來,就像是對這場景完全不尷尬。

    深深地看他一眼,喬欣回應道︰「早安。」自己的聲音有些啞,是昨晚瘋狂的後遺癥之一,情緒還算平靜,值得慶幸。

    唇角微微揚起,韓思源坐起身,絲毫不遮掩擁有結實腹肌的身體,還有上面被抓的血痕,看著她,略微思考後與她交流,「昨晚的事情妳還記得嗎?」

    眼前的情況太過匪夷所思,喬欣無言以對,很想裝作不認識他,昨晚也什麼都沒發生。

    看她沉默不答,韓思源微笑,「我在電梯里……」

    「我都記得!」喬欣突然回答,堵住韓思源接下來的話,「謝……」一個謝謝只說了一半,話就說不下去。他的確幫了自己,也和自己睡了一夜。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肯定不會想到兩個人是久別重逢,更像是熟悉彼此的老朋友,因為看起來這麼平靜,可喬欣知道不是。她從來沒想過有生之年還能和韓思源見面,她還大膽地拉著他爬上床。

    盡管這里面有藥物的原因,可如果說沒有絲毫的意識主導,那絕對是假話,證據就是如果昨晚幫了她的男人是另外一個,她的選擇就是會感激,然後再見,沖回家洗冷水澡,凍死自己都不會隨便和人上床。

    再想一下,如果昨晚沒發生意外,不是她當時身處危險才踫到韓思源,若在街上遇到,她大概也不會主動與他相認,只會靜靜地看他一眼,感慨時光流逝。

    而就是因為命運給她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陰差陽錯,就成了現在的模樣。

    韓思源是喬欣的初戀,八年前的。那時候她剛上高中,是這座城市有名的貴族學校,名聲和費用一樣出名,是讓普通人家听到就目瞪口呆,永遠不會去肖想的數字。因為這個原因,喬欣從來沒想過去那里上學,反倒是剛在商場站穩腳跟,嶄露頭角的喬爸爸堅持這個想法,拿出大把贊助費換取一個名額。

    喬欣想,大概是因為他已經決定和媽媽離婚,開始新生活,對自己這個女兒愧疚,所以她也坦然接受了。

    踏入高中的第一個新年,喬欣和同學參加了學校的新年傳統活動,新年舞會,那是很浪漫的一種安排,深受年輕的男孩、女孩們喜愛,足以讓這座學校的學生為之驕傲,附近學校的學生羨慕不已。

    彼時自嘲是土包子的喬欣對這種驕奢的安排很是不以為意,直到第一眼瞧見跳了開場舞的韓思源,毫無意外地怦然心動。

    那時候的韓思源是高二學長,已經有了長大後的雛形,卻又比現在多了幾分青澀,當一個人完美到那樣,被人喜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喬欣已經記不得那時候的韓思源在她眼中是怎樣耀眼的存在,也忘了她經過多少糾纏和巧合成為他的女朋友……不對,應該說是她自以為是地認定關系,因為他從來沒承認過,只是平靜地縱容了她的糾纏,從一開始的無動于衷到最後也開始為她做一些小事。

    在她的祈求下,韓思源幫著她補習總是考不到及格的數學,看她衣服都沒整理好,會沖到她面前,幫她不動聲色地整理好。

    即便是這種小事,也能給喬欣滿滿的幸福,起碼對當時的她來說是的。可經過多年時間的流逝,這些記憶開始模糊起來,就像是她已經忘了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才和他在一起,唯一記得的事情就是分手。

    在韓思源高三那年,就在兩人初嘗禁果後不久,韓思源被家人安排出國,她卻直到最後才知道這消息。她賭氣分手,韓思源還沒來得及哄她,就遠隔千山萬水,初戀戛然而止。韓思源的離開快得讓她來不及撒嬌,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也許是因為這樣,快刀斬亂麻,她的疼痛反而好了一些。

    此後幾年,喬欣無數次夢到過韓思源。他們的初戀像是一場夢,整個過程都透著年輕和幼稚。她以為那就是一場無疾而終的初戀,直到又一次見到韓思源的時候,她才驚訝地發現他的眉目依舊清晰印在她的心里,讓她第一眼就認出他來。

    一晃八年過去,兩人再見,她卻與這個男人上了床,翻來覆去地折騰一整夜。昨晚抵死纏綿的畫面一幕幕浮現在腦海里,喬欣難得窘迫起來。見韓思源已經快穿好衣服,她這樣躺著感覺很不舒服,干脆也起來穿衣服。

    感受到韓思源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游走,臉微熱,喬欣咬牙將奇怪的情緒壓制下去,硬撐著逃跑的沖動。她不是臉皮厚,只是昨晚床單都滾過了幾次,現在再矯情反倒顯得自己多事,干脆就扯著被子下床,撐著酸疼的身體找被丟到地毯各處的衣服。

    房間里一片安靜,彌漫著濃烈的歡愛過後的味道。喬欣穿衣服的過程比韓思源慢,也比他曲折,當她看到自己被撕破的裙子時,一時無言。

    穿上衣服的韓思源恢復以往的衣冠楚楚,看向她手里抓著的裙子,昨晚在她身上穿著很漂亮,現在卻已經破掉,是被他撕扯開的。他眸光微閃,想到些很香艷的畫面,「我打電話讓人給妳準備新的衣服,妳穿什麼尺寸?」

    「我的尺寸是……」

    「哦,我知道了。」不等喬欣說完,韓思源想了想,若有所思地說道,轉身去打電話。

    他眼帶笑意,瞬間明白對方意思的喬欣卻漲紅臉。這人能猜到自己的尺寸顯然是因為昨晚無數次丈量過,想到那雙大手握著她的腰不知道起伏過多少次,把她折騰得死去活來,喬欣的臉就熱得不行。

    韓思源安排得很快,兩個人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安靜了幾分鐘,又同時開口。

    「昨天……」

    「你……」

    兩人話沒說完便看向對方,等著那句沒說出口的話。過了一會,喬欣看韓思源沒打算繼續,干脆地開口,「昨晚看到你,我被嚇到了。」她自嘲地笑了笑,彷佛那場景真的很好笑。

    「我也很驚訝。」韓思源同樣坦白。

    「那現在公平了。」

    他眸光深邃,盯著她看,眉頭不自覺地鎖緊。

    「喂。」被看得渾身都不自在,喬欣嘆口氣,「我變了很多嗎?要你用這種眼神看我。拜托別皺眉,會讓我以為昨晚的事情很糟糕,讓你困擾。放心吧,我不會把錯推給你。」

    喬欣自嘲似的笑話並沒有讓韓思源舒展眉頭,反而想到一些更不愉快的問題,比如昨晚的經過到底是怎樣的。即便是沒接觸過那些東西,韓思源也看出來昨晚喬欣的不對勁,分明是被人暗算。他眸光微斂,蘊滿冷冽,「昨晚是誰給妳吃了什麼?」

    想到被人下藥這種事,喬欣的表情僵住,可想想後還是不想解釋,「沒什麼。」她沒打算把這件事說出來,不想讓韓思源知道自己是相親時候遇到變態,否則她就更像個笑話。畢竟她該怎麼告訴久別重逢的初戀,說自己一直沒遇到更好的人,淪落到去相親,還遇到一個給人下藥的王八蛋?

    想到那人,喬欣咬了咬牙,怎麼也想不出對方居然如此卑劣。半個月前他們被朋友介紹認識,感覺談吐、家庭都還算合適,她沒著急拒絕,偶爾見一面,一直維持著不咸不淡的關系。

    昨天下午那人突然熱情地出現在她面前,說有個朋友聚會,需要帶女伴,拜托她幫忙。看他言辭懇切,喬欣沒拒絕,跟他來到酒店包廂。聚會很熱鬧,男男女女足足有十幾個,可她萬萬沒想到那個男人有膽子會給她下藥,大概是因為當場人太多,他覺得她要秋後算賬都不好找證據,才大著膽子下手。

    事實上確是如此,喬欣從頭至尾都沒看清楚這藥到底是誰下的,只記得被起哄鬧著,便抿了幾口桌上的酒,很快頭暈目眩起來。恍惚間,她感覺到男人曖昧的動作,黏膩的手掌在她的腿上游走。

    喬欣不笨,也不是單純、不知世事的女孩,心中感覺不妙的時候,當機立斷借口去洗手間逃出來,打算找個安全的角落躲著,實在沒辦法就報警,誰知道才走到電梯里,就腳軟撲到了一個男人的懷里。

    韓思源就是那個人。這間酒店本來就是韓家的產業,平時招待客戶都在這邊,因為出入的時候很多,干脆在頂樓安排了固定的休憩房間,招待客人如果晚了,就睡在這邊,韓思源就這樣踫到了被人下藥的喬欣。

    她不說,他也能猜到幾分。韓思源表情復雜,目光落在她唇印高駁的脖頸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跡,「妳如果想報警,酒店的監視攝影機應該拍到了不少東西。」

    「暫時不用。」

    「為什麼不?」

    被他嚴肅、冷冽的表情鎮住,喬欣咬咬唇,無奈地笑了,「就算拿到證據,憑他家的地位,只會給所有人添麻煩,我不喜歡這樣。」她說著,還笑了笑,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不想讓他繼續追問下去。

    韓思源沉默的時候,喬欣余光不由自主望向男人,想到昨晚……相遇後男人並沒有立刻認出她,記得自己喊出他的名字,聞著屬于男人的味道,在藥物的催動下,突然像是著了魔一樣主動吻住男人。情|欲之火來勢洶洶,天雷勾動地火一般,韓思源沒拒絕,兩個人就糾糾纏纏著上了床。

    一夜抵死纏綿。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