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深深 > 奸情滿屋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奸情滿屋 第四章

作者︰深深

    他就是這樣默默的寵著她,而那個粗線條的小鬼卻老以為自己贏了,得意得不得了,這麼想著,董世寶不由得道︰「真的只想和她做兄妹?」

    「我們不是兄妹。」在法律上是這樣,在他的心里也是這樣。

    董世寶換個說法,「沒想過你們之間有可能?」

    夏守燦輕笑一聲,喝了口冰啤酒,「我們一直是敵對的,你說呢?」

    「你確定你還跟她是敵對的?」

    「什麼意思?」

    明知自己不應該挑動這條敏感的神經,但董世寶卻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你為什麼改名字?為什麼只改了一個字?又為什麼用了守這個字?」感情有的時候很盲目,愛未必是真的愛,討厭也未必是真的討厭。

    人生在世,每個人至少都要有一個能分享秘密的好朋友,而董世寶就是那個能讓夏守燦安然掏出真心的好朋友,他坦白答道︰「因為這是我欠她的。」

    她因為他國中時的一句話,不再留長發;她因為他高中時的一句話,不再穿裙子;她因為他大學時的一句話,不再化妝,他幼稚又無知的剝奪了她身為女人的快樂,他理當還給她一次,也幸好他及時醒悟,並且糾正了自己的錯誤,否則,她穿高跟鞋的快樂大約也會被他的一句話奪走吧。

    「這個答案,是我問的那三個問題的答案嗎?」

    夏守燦不解的蹙眉,「寶哥?」

    談到這里,董世寶愈來愈確定夏守燦是當局者迷了,「沒事,我只是隨口聊聊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他適時的打住,認為他們的世界將如何維持平衡,情感又將如何發展下去,老天自有安排,他盡管當一個愛護他們的大哥哥就好。

    「寶哥、寶哥。」夏君燦超興奮的又沖回辦公室,「那個,那個讓給我。」

    又來了,每次看到中意的東西就說那個、那個,他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蟲,怎麼知道她指的是什麼?董世寶無奈的問道︰「哪個?」

    「就是你新買的那個啊!」

    「我新買的哪個啊?」

    「鏡子,那面古董鏡。」

    終于搞清楚她指的是什麼,董世寶撇嘴道︰「很貴,我幫你找看看有沒有類似的復制品。」且不說那面古董鏡要多少錢,要**心也要有限度,更要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否則她就是濫情了,一點也不可取。

    「找不到怎麼辦?」

    本來是不餓的,都被她折騰到餓了,董世寶拿起一片披薩,一邊吃一邊說道︰「我做一個差不多的給你,這樣可以了吧?」

    「可以。」夏君燦開心極了,賺到了,「謝謝寶哥。」說完,她又快樂的上樓尋寶去了。

    「這個小鬼,我遲早有一天會被她折騰死。」董世寶吃著披薩抱怨道。

    夏守燦暗笑,不怕死的糗道︰「誰教你要這麼寵她?活該!」

    「說我,是你才對吧。」

    「不對。」夏守燦接著解釋,「我爸爸今天帶她媽媽出國玩了,她媽媽托我照顧她。」

    又來了!董世寶責備的看了他一眼,「什麼我爸爸、她媽媽,沒禮貌。」

    夏守燦只是想清楚的敘述事情,並沒有任何惡意,但他仍很受教的改口,「我阿姨。」

    董世寶嘆了口氣,忍不住再一次勸道︰「你自己也說她是個好媽媽,你就不能像個兒子嗎?」燦燦也一樣,開口、閉口都是我媽媽、他爸爸。

    「我很尊敬她。」

    「她想要的是你的尊敬嗎?」

    「你去跟那個被你寵壞的小鬼講,她改我就改。」

    又是這句話!再說下去只是浪費口水,董世寶沒好氣地道︰「真會被你們兩個氣死。」

    夏守燦趕緊開一瓶冰啤酒給他,讓他消消氣,再打開那個他最喜歡的話匣子,讓他的心情飛上青天,「寶哥,你最近又收購了哪些古董?」

    說到這個,董世寶可有勁了,「前幾天,有一個年輕人來店里,說他爺爺過世,留了幾件古董給他,問我有沒有興趣……」

    這一天,夏守燦和夏君燦在這兒待到天黑,而在很多天以後,夏守燦才知道他這天被夏君燦坑了多少錢,當然,這不是第一筆,夏君燦還無止盡的復制這個模式,反正他有個很有錢的老爸,不怕斷糧。

    大禾空間成立至今約二十年,由三位建築師聯合創立,業務包括公共工程、新建建築、室內和景觀設計等等,得過多座建築設計獎項,是一間非常有實力且深具發展潛力的建築設計公司。

    大禾空間旗下目前大約有二十名設計師,每一名設計師配置一位專屬助理,專屬助理由設計師親自從助理群中挑選,且只要設計師的接案量達到公司設定的門檻,設計師便可不需按公司規定培訓一位儲備設計師,但設計師有意願帶新人公司也樂觀其成。

    每間公司都有各自的辦公室文化,而大禾空間在業界最著名的就是不問資歷只論能力,以新進的設計師為例,只要在工作上表現得夠出色,升遷不是問題,比方夏君燦,加上試用期,她只花了一年的時間,就從儲備設計師升為正式設計師,夏守燦更快,只花了十個月,至于能力未達標準者,不用廢話,試用期一到立刻解聘。

    可想而知,大禾空間是一個多麼高度競爭的工作環境,更別說主事者為了凝聚員工的向心力,也為了增加公司的競爭力,設計部除了經理林明鴻有私人辦公室外,其余的人都在同一間大辦公室辦公,每四張辦公桌呈田字形擺放,設計師與專屬助理兩兩對坐,助理群也是如此,競爭壓力更大。

    又到了上班族最Blue的星期一,賴床賴到差點遲到的夏君燦,一早踏進公司就覺得同事們今天有點異常,好像特別緊張。

    「小貞,公司發生了什麼事嗎?」夏君燦納悶的放下公文包,問著自己的專屬助理張亭貞。

    「君燦姊,你沒收到經理發的訊息嗎?」

    張亭貞今年二十三歲,是一個十分可愛的小個子美女,五專一畢業就進入大禾空間工作,第一眼看見夏君燦她就覺得自己戀愛了,從此成為夏君燦的頭號粉絲,每天晚上她都對天祈禱,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擔任夏君燦的專屬助理,去年中她終于得償所願。

    聞言,夏君燦趕忙把放在口袋里的手機拿出來查看,果然在設計部的Line群組里,看見林明鴻一個小時前發的「今早有要事宣布,大家別遲到」的訊息,她登時狠瞪住胳公座位就在她對面的夏守燦,王八蛋,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沒事先提醒她?

    她還敢用眼神找他算帳?夏守燦假裝沒看見,繼續整理著桌面,他沒怪她害自己險些遲到就不錯了。

    瞪什麼瞪?你自己漏掉重要訊息干守燦哥什麼事?夏守燦的專屬助理江彥杰暗罵,偷偷的瞪了回去,他認為夏守燦早已不是夏君燦的小雞,但她卻還是一直以母雞的身分欺壓他,簡直是欺人太甚。

    江彥杰今年二十五歲,沒背景、沒學歷、沒長相,什麼都沒有,間接使得他失去了很多表現的機會,要不是夏守燦及時欽點他,他可能早在試用期過後就要被公司淘汰了,因此他對夏守燦這位伯樂十分感恩,更發誓要一輩子效忠他。

    這時,年過五十、有點禿頭的林明鴻拍著手走進大辦公室,「沒有人遲到吧?」說著,他望了大辦公室一圈,看見每張座位上都有人後,才接著說下去,「上頭決定投標一件政府的工程,一樣,這次也要分組競賽,所有設計師都要參加,兩個人以上一組,要選一個組長,贏的那組有獎金,組別分好後,組長到我辦公室拿資料,好,就這樣,散會。」

    他一走,宋佳妤立刻站了起來,用施恩似的口吻,對著位子背對她的夏守燦說道︰「夏守燦,你和我一組吧。」

    她今年二十八歲,喝過洋墨水,認為自己是大禾第一美女,驕傲得很。

    一听,張亭貞二話不說跳出來搶人,「守燦哥為什麼要跟你一組?他是君燦姊的小雞,當然要和君燦姊一組。」這個自以為了不起的自戀女,她是剛來的新人嗎?「雙燦聯手,打遍天下無敵手」,這句設計部的名言她沒听過嗎?

    江彥杰听得頻頻點頭,他對夏君燦有意見是一回事,公司內部的比賽又是另外一回事,當然要選一個最有默契、能力又強的隊友啊。

    「張亭貞,這里沒你說話的分,給我閉嘴!」宋佳妤不客氣地回道。

    被人欺負了,當然要找頭兒幫她討回來,張亭貞扁著嘴,好委屈的看著夏君燦,這一招通常很有用。

    果不其然,夏君燦出聲了,「夏守燦?」

    莫名其妙掃到台風尾,夏守燦好無奈的偷偷翻了個白眼,才開口回道︰「知道了。」

    贏了!夏君燦挺起胸膛,得意的看向宋佳妤,她們做同事也超過三年了,那麼不了解她嗎?敢欺負她的人?找死!

    宋佳妤咬著下唇,握緊拳頭,氣到整張臉都漲紅了,這個囂張的女人,她一定會讓她後悔惹到她,還有那個沒骨氣的夏守燦,她一定會讓他後悔站錯邊,哼!在心里嗆聲完畢,她氣憤的離開大辦公室。

    張亭貞勝利的坐下,而後她移動座椅到夏君燦的身邊,雙手勾住她的手臂,將頭靠到她肩上。

    夏君燦憐愛的撫了撫張亭貞她的頭,輕聲說道︰「別再招惹她,這樣吃虧的只會是你自己。」

    張亭貞乖順的點點頭,她真是愛死君燦姊了。

    將這一切看在眼里的江彥杰,忍不住要為夏君燦加分,君燦姊就是全力維護下屬這點令人感心,才會讓所有助理都搶著當她的專屬助理,守燦哥到今天還那麼認命的當她的小雞,應該也是這個原因吧。

    「君燦,我跟你們一組吧。」

    「還有我,我也跟你們一組。」

    「我也要……」

    明知道不可能,但還是有幾位設計師嘗試著想加入他們這一組,因為獲勝機率極高。

    夏君燦以一個抱歉的笑容做為回答,她才不要跟人分獎金呢。

    須臾,她讓張亭貞回座位做事,自己離開座位,到經理的辦公室去,回來時手里多了一個牛皮紙袋,她來到夏守燦的座位旁問道︰「姚小姐那邊的工程還要多久?」

    夏守燦思考著,拜托師傅多請幾個工人來趕工的話……「五天。」

    「那你這幾天先想想,我們下個星期一再來開會討論。」她不想開會到一半被姚紫琳打斷,見他點頭,她又續道︰「彥杰、小貞,你們兩個也是,有什麼想法都可以提出來。」

    「是。」兩人開心的站起來同聲回道,然後他們就看到多位專屬助理好羨慕的看著他們。

    因為全辦公室的設計師幾乎都把專屬助理當成雜役,像夏君燦這樣不藏私且願意給專屬助理表現機會的,也只有她一個。

    夏君燦走回自己的辦公桌位,把牛皮紙袋交給張亭貞,「再去影印三份過來。」

    「是。」張亭貞快快的影印資料去。

    競賽的事處理告一段落,還沒吃早餐的夏君燦這才感覺到餓,她坐下來打開自己的公文包,想吃顆牛奶糖墊一下胃,待會兒她要去工地現場時再順道買早餐,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啊,牛奶糖上周五好像都被她吃完了……她翻找著,瞬時眼楮一亮,還沒,還有一盒,她快意的拆開包裝塞了一顆到口中,嗯,好甜,真好吃。

    她心情飛揚的抽來辦公桌上的一個文件夾投入工作中,沒看見夏守燦唇邊隱隱勾起的微笑。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