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薰 > 二房有福了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二房有福了 第六章

作者︰簡薰

    來不及了,齊桁爾從山水屏風另一頭轉出來,見到她先是錯愕,繼而震怒,拉著她的領子把她拎到內間,怒道︰「這丫頭在偷听!」

    「我不是,我沒有,我,我……」

    老太太看到孫子從屏風後面揪出孫媳婦也很錯愕,但經過這一年多的相處,她很喜歡這個二孫媳婦,總是一臉笑意的來萱茂院,面對守寡的命運也從不埋怨,照說,她可以把大房如竹生的擎哥兒抱過去養,桁宜跟柳氏都不會反對,可她沒有,只因為覺得如竹懷胎十月卻不能自己養育孩子太可憐。

    當時自己就跟兒子媳婦說,這二孫媳婦啊,看來堅強,其實是個心軟的。

    還有,她這幾年演糊涂,媳婦都借口讓她靜養不常出現,柳氏更是大日子才請得動,倒是這二孫媳婦每隔數日都會過來一趟,跟她一起繡花品茶,自己講話顛顛倒倒,她也不惱。

    這丫頭以為她真糊涂了,也跟她說了不少心底事,包括在雲州時怎麼快樂,在孟家時怎麼為難,還有孫姨娘當年懷有身孕,不曉得有沒有平安生下來,是給她添了弟弟還是妹妹……

    不因為自己的際遇而怨天尤人,只是日日安靜抄經,希望佛祖給自己的家人一些福蔭。

    「我、我是給老太太送炖品過來的。」孟翠栩十分想走,「外頭沒人,我就自己進來了,老太太趁熱喝吧,那我走了。」

    齊桁爾這才看到她手上捧著一盅炖湯,打開一看,是祖母最愛的冰糖炖梨,不管這丫頭哪來的,至少有這份心,于是表情總算好些。

    見她把炖湯放在桌子上就轉身要走,齊桁爾開口,「站住,我有說你能走了嗎?」

    「桁爾,別這麼凶。」老太太看不下去,「那是你媳婦,孟家姑娘孟翠栩。」

    齊桁爾挑眉,這就是他的妻子?

    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從嫡女變成旁支,現在看來倒是意外,這丫頭沒尖叫沒暈倒,心不是普通的大,就算嫡出小姐也未必能挺得住,旁支能有這幾分鎮定,看來也不簡單,幸好打從她過門,自己就做了後手——她不能打听的事情他早打听了,她不好做的事情他全做了,她不知道親人的下落,但是,他知道,不管如何都不怕她翻天!

    「翠栩,過來祖母這邊。」

    孟翠栩低著頭走過去,老太太拉住她的手——

    「嚇到了吧,對不起,桁爾明明還在,卻讓你跟公雞成親。」

    「祖母別這樣,我在齊家很好,沒事,祖母放心,公公放心——」至于齊桁爾,她實在說不出夫君二字,感覺太奇怪了啊,想了想,用了籠統的稱呼,「您也放心,我嘴巴很緊,不會跟人說的,我今天一直待在霞蔚院,沒出過垂花門。」

    老太太莞爾一笑,「你這丫頭太聰明了,這不好。」

    「孫媳婦魯鈍,還得祖母教導。」

    老太太看看兒子,又看看孫子,三人無聲交流中,老太太下定決心,「把她拉進來。」

    齊桁爾有意見,「祖母,不好吧。」老實說,他不討厭這丫頭,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的臉他就氣不起來,但還是覺得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放心,我自問看人還算精準。」

    齊老爺開口,「桁爾,听祖母的。」母親聰慧更甚男子,他這輩子听母親的話,可沒錯過一次,即便母親後來裝病,他還是會找時間跟她商量一些家里的事情,桁山能跟許大人的女兒訂親,用的也是母親的計策。

    孟翠栩頓時面有菜色,她一點也不想知道這個秘密,什麼都不知道有什麼都不知道的快樂,現在清楚齊家可能傾覆,她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內心梗著這麼大的事情,她是要怎麼睡覺。

    齊桁爾見狀,倒是有了一些好感,這丫頭還真不笨。

    于是開始話說從頭,事情,得從五年前說起。

    做當鋪這行,眼光是很重要的,尤其對于玉石、字畫這種無價的東西,更得有一定的修為。

    齊桁爾自小嶄露頭角,十二歲上能分辨字畫,第一次受邀到四皇子府上監畫,自然是高興的,四皇子都快五十歲了,還派雙頭黑檀馬車來接他這孩子,入府後也備受禮遇,齊桁爾很高興,齊老爺夫婦都很得意。

    剛開始時,齊桁爾以為四皇子只是喜歡字畫,可多去幾次後他就發現了,四皇子收藏的字畫有個共通點——都是歷代君王的屬物,上頭蓋有璽印。

    這個發現讓他覺得很不妙,回頭跟齊老爺說了,齊老爺又跟聰慧的老母親商量,決定讓老太太開始裝病,以合理的減少齊桁爾的出席應酬,把關系拉遠了,那就安全了。

    卻沒想到兩年前皇上身體開始不好,皇上已經七十多歲,當了超過五十年的帝王,可他還是不滿足,即便已經不能上朝,也不想把皇位讓給皇太子,這不但引發朝廷不安,對于野心勃勃的皇子來說,皇帝重病的後宮是很有吸引力的,這一場耐力賽中六皇子先行發難,他號稱父皇被太子軟禁,所以要起兵攻入皇城,好救下皇上,卻沒想到所謂的病重只是一場戲。

    皇帝太老、太多疑了,他想看看誰對自己忠心,誰肖想帝位。

    那場救皇戰,六皇子被當場斬殺,五千精兵全滅,這時朝廷上的大臣才知道,皇帝在皇城藏了兩萬兵馬。

    四皇子雖然曾經恨自己沒有先行出手,但後來當然慶幸自己忍了那一會,大抵也是嚇到,于是開始跟齊桁爾說起想合作,讓齊桁爾藉由當鋪替他收集消息,以便判斷時機,自己則封他為侯爺,給詔書,給印信,將來等自己登上大寶,那些承諾便即時生效。

    當時齊桁爾十六歲,為此不敢先娶妻,推了半年,四皇子終于耐心用盡,開始語帶威嚇,于是齊桁爾知道自己一定得死了。

    他只讓祖母跟父親知道自己的計畫,至于母親,她一向沉不住氣,若讓她知道兒子沒死,她就表現不出憂傷,看在別人眼中那會很奇怪,而他裝死一旦暴露,那就是拿命去得罪四皇子。

    對于四皇子的結盟邀約,他只能先推托。

    終于到了那一天,河水暴漲,釘不牢固的船在河水沖激下沉落,他先準備好的紅色染料在水中散開,所有人都以為那是他流出的血。

    為了這一天,他私下勤學了月余的游泳,因此惡水也沒能難倒他,跟著心腹周大周二自行上岸,到了安排好的小屋換上衣服,拿起買來的戶籍紙,開始一個新的身分——宋華。

    宋是齊老太太的姓氏,華則是齊太太的姓氏,這兩個女人給齊家傳宗接代,他便用了她們的姓氏,象征自己不忘本。

    他深懂大隱隱于市,于是在京城開起飯館,越是張揚,越是不明顯,這半年來,聞香樓生意蒸蒸日上,陸續開了八間,沒人想過這東家就是一年多前沉江的齊家二爺齊桁爾。

    以前他生活優渥沒煩惱,身材高壯直逼兩百斤,外出又愛騎馬,膚色曬得黑,站出來就是個糙黑大胖子,沉江後為了讓外貌不同,這一年多來出門都是馬車,不曬太陽之下膚色已經跟普通人差不多,加上身高拉長,刻意減食,瘦了快八十斤,模樣跟以往已大不相同,就算是齊太太,也不見得能一眼認出來,他之所以敢打扮成小廝的模樣跟著父親進入萱茂院,便是如此,畢竟祖母重病,他不看一眼始終不放心。

    只是明明讓周大守著門的,怎麼會有人進來呢?

    齊桁爾在這邊疑惑,孟翠栩在那邊听得面色如土,這這這,這到底什麼跟什麼,她自問對老太太很好,老太太為什麼要害她啦。

    「二孫媳婦,我知道你沒嫁妝,手頭一直有點緊,你那幾間鋪子雖然不錯,但進帳的都是小錢,桁爾,你把聞香樓後門對著的鋪子買下,讓她經營,以後有什麼事情要讓我們知道,讓二孫媳婦來傳就好,有她當中間人,倒是方便很多。」

    孟翠栩只覺得冤枉啊,她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懲罰她,她只不過有孝心而已,這樣也不對嗎?

    她不想知道秘密啊,為了不想讓四皇子延攬而沉江,這無疑打了四皇子一巴掌,四皇子怎麼可能忍得下這口氣,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搞死齊家了。

    「祖母,公公,夫、夫君,我知道您們是抬舉我,但我真的不是干大事的人,我已經嫁入齊家,齊家好我才能好,我真的不會說出去的!」

    老太太只是微笑,齊桁爾的神色也好起來,「祖母聰慧,此計甚妙,她是我的媳婦,進出萱茂院再自然不過,孫子若有什麼事情想傳回家里,就從飯館後門去她的鋪子,商家來往也不算什麼大事,我想想,你也做吃的吧,若是有人看到就說是去借備料。」

    孟翠栩知道已經沒有轉圜的余地,只能在心里哀嘆,老天爺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