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于靡 > 欠了前夫債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欠了前夫債 第二章

作者︰于靡

    走進大廳,夏雲對一位櫃台的接待小姐輕聲問道︰「請問三號包廂在哪里?」

    其中一個櫃台小姐道︰「請跟我來。」

    當夏雲把話說完,她有一瞬間的錯覺,她依稀看到櫃台小姐的臉上對她流露出羨慕的表情。可她沒有心思去多想,只是一路默默地跟在櫃台小姐的身後走著。

    「小姐,這里就是了。」櫃台小姐道。

    「謝謝。」夏雲道。目送走櫃台小姐後,她便推了門進去。

    蕭思恆察覺有人推門進來,把看到一半的文件合上,然後站了起來,看著夏雲,「夏小姐,你好。」

    夏雲看到站在她眼前的男人,倏地有些不知所措。她驚訝地睜大了雙眸,原本眼楮就很大的她,現在睜得更大,她作夢都沒有想到父親安排的人竟然是她在讀大學時候暗戀的學長。現在她終于明白櫃台小姐為什麼要那樣看她,能和這麼一位英俊且優秀的男人吃飯,任誰都會心動吧?

    然而不知情的蕭思恆遲遲沒有等到夏雲的回答,便尷尬地笑了笑,「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他對面露呆愣的她打趣地問道。

    「沒、沒有。」夏雲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她的臉上立刻飛上了一抹嫣紅。看到他坐了下來,她也跟著坐下。

    服務生分別遞給了他們一本菜單,夏雲翻開菜單看到上面琳瑯滿目的美食圖片,她的眼眉彎得好似一對月牙,心想,相親的時候吃西餐真的是很浪漫的一件事。更浪漫的是,現在她能和她以前暗戀的學長這麼近距離地面對面坐在一起,這是她從來沒有想過的。以前讀大學的時候,她只能偷偷地在角落里關注著他。

    夏雲看著蕭思恆濃濃的黑眉、高挺的鼻梁,加上兩片性感的薄唇,比起大學的時候那一絲絲的學生氣息,現在的他全身透出成熟男人的氣息,讓人著迷,令她看了目眩。可她不想第一次見面就讓他覺得她像個花痴,于是她別開視線,將目光移向別處,注意到放在他手邊的一堆文件上。呃……該不會他是從公司直接趕過來的吧?

    蕭思恆抬頭的一瞬間,便看到夏雲正盯著他的公文發呆,不禁揚起一抹淺笑,她還真是個喜歡恍神的人啊。他笑道︰「夏小姐對它感興趣嗎?」

    聞言,夏雲慌忙地抬起頭,在看到他迷人的目光,心跳不自覺地漏了半拍,不好意思地把頭低了下去,「沒、沒有。」她真正感興趣的其實是他啦。

    蕭思恆善良地沒有再繼續問下去,偏頭對服務生說道︰「A套餐,謝謝。」並把菜單遞還給了服務生。

    夏雲沒有想到蕭思恆會點得這麼快,她趕緊收回視線,快速地翻了幾頁菜單之後,道︰「我也要一份A套餐,謝謝。」說完,她松了一口氣。

    服務生道︰「好的,稍等片刻,兩位的餐點馬上就送來。」

    夏雲是個什麼事都為別人考慮的人,哪怕最後吃虧的是她。但這不代表她是個死氣沉沉、渾渾噩噩度過一生的人,當機會來了,她也一樣會去努力爭取。她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檸檬水,淡淡的檸檬香味充斥著整個口腔。她放下杯子,心里也作好了決定,她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給蕭思恆留下好印象。

    「蕭先生,你平時都做些什麼呢?」夏雲試圖用談話來加快他們之間的熟悉度。

    「工作。」蕭思恆坦然地回答了她的問題。

    工作啊……他說的,她信。夏雲忍不住又瞄了一眼他手邊那疊厚厚的文件,她想,沒有人會在相親的時候還帶著那些東西吧?可惜工作上的事情她不懂。她咬了咬唇,暗想他應該還有其他什麼嗜好吧,有誰的生活會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呢?她在心里這麼安慰自己。

    夏雲再次鼓起勇氣問道︰「工作之余,你都做些什麼呢?」

    蕭思恆略思考了一下,道︰「還是工作吧。」

    聞言,夏雲有種想要咬掉自己舌頭的想法,在這個男人面前,她感覺到她變得好不善交談。她尷尬地拿起玻璃杯又喝了一口檸檬水。

    幸好,這時服務生把餐點端了過來,他們開始吃著各自餐盤里的食物。此刻,夏雲覺得好多了,剛才的尷尬也隨著享用美食而漸漸淡化。只是,當她吃著吃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另一種躁動又浮上了她的心頭。

    「蕭先生習慣吃東西的時候不說話嗎?」夏雲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從頭到尾都是她在問他,而他只是回答的那個人。如果再不做點什麼,可能他們把這頓飯吃完就結束了,那是她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蕭思恆的手突然停頓了一下,倏地微笑道︰「也不是。」不是他話少,而是她的基本資料他早已看過了,所以沒有什麼想要問她的。她的生活很簡單,就如她的人一樣。聰明如他,他看得出她對他有一絲好感。

    「夏小姐,你對閃婚有什麼看法呢?」這次終于換蕭思恆開口問她了。

    夏雲有些愣愣地眨了眨雙眸,她不明白他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不過現在他能找她聊天,不管是什麼問題,她還是會欣然地回答。她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之後,道︰「我覺得兩個人戀愛的時間長短不是特別重要,關鍵是對方是不是自己想要一起過一輩子的人。」

    蕭思恆听了之後,不自覺地加深了唇角的笑,他的前女朋友趙靜雅就像一朵艷麗的紅玫瑰,雖然很吸引人,但是也很容易被她的刺所傷到。而夏雲是一朵清新、純潔的白百合,相處起來會覺得很輕松。經歷過,他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簡單、善良如夏雲是他想要的人選。

    「那我是不是夏小姐想一起過一輩子的人呢?」蕭思恆簡單、明了地問了他心里的想法。

    毫無預兆,沒有半點心理準備的夏雲,在听了他的問話之後,差點被咀嚼到一半的牛肉給噎到,「咳咳,什麼?咳……」她趕緊拿起旁邊的玻璃杯喝了一大口水。

    藏不住眼角彎起的弧度,蕭思恆終于忍不住,笑出了聲,她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我發現吃飯的時候確實不能多說話。」他打趣說。

    夏雲撫著胸口,看了一眼眼前這位罪魁禍首。這和吃飯說不說話沒有半點關系吧?是他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任誰都會被嚇到啊。她又喝了一口水,覺得好多了以後,側頭看向他,突然發現她的臉開始發燙了起來。他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看到她愣愣地看著自己。蕭思恆收起笑容,表示他不是在開玩笑。剛才她如果沒有听清楚,那他不介意再對她說一次,「夏小姐,你願意嫁給我嗎?」

    蕭思恆承認他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繩,兩個人從認識、確認關系、戀愛、磨合再到結婚,這一漫長而又被動的過程,他不想再嘗試第二次了。他現在只想直奔主題,但這並不代表他是個隨便的人,什麼樣的女人他見一面就會把她娶回家,他清楚知道自己想要找什麼樣的人。

    夏雲是個腸子一路通到底的人,沒有那麼多彎來彎去的小心思,加上他眸里的真誠,她已看在眼里。他不像會把結婚當兒戲的人,她為能被他選上而竊喜和激動。

    夏雲心中有個小小的人在對她說,快啊,快答應他。這樣她就不用一次次地跑去相親,最後連另一半是方的還是圓的都沒有權力決定。現在她還可以嫁給她喜歡的人,這麼好的事,錯過了就再也不會有了。

    夏雲應道︰「我、我願意。」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說出了口,只看到蕭思恆的眼里看她時多了一分溫柔,而她像個嬌羞的新娘般低下了頭。

    「那我們兩家人什麼時候約出來吃個飯?有什麼要求,我能做到的會盡量滿足。」蕭思恆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抱歉地說道︰「恐怕我們的蜜月要延遲了,因為那段時間公司里忙得走不開。」

    夏雲抬起頭,笑著擺擺手,「沒有關系。」能夠嫁給他,她覺得自己賺到了。蜜月只是延期,又不是取消,況且公司里有事,這些她都可以理解。

    夏雲的善解人意讓蕭思恆的心里一暖。這件事如果換成他以前的女朋友,肯定無法接受,他想他一定會對夏雲不離不棄。他想了想,「當作補償,我滿足你一個要求,你想要什麼?只要我有。」雖然延期的事他改變不了,他想他可以盡量彌補她一些什麼。

    「不用,不用什麼彌補。」她喜歡的人她已經擁有了,她並沒有什麼想要的。

    「說吧,沒關系。」蕭思恆以為夏雲在對他客氣。

    夏雲開始猶豫了,確實,結婚對她來說不是小事,她也和其他女人一樣會擔心婚後的生活是什麼樣的。她吸了口氣,在他的示意下,怯怯地提出了她的要求,「結婚後,你可不可以每天回家吃晚飯?」

    因為她的爸爸就是長期不回家吃晚飯的人,時間久了,就連媽媽也不經常回來。從小,就是她和哥哥一起,等哥哥長大後,就只剩下她一個人留在家里吃飯了。

    蕭思恆以為夏雲會提一些其他的要求,比如房產或者是股份,「你確定只要這樣嗎?」他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甚至懷疑她是不是在欲擒故縱,直至她堅定地對他點點頭,他才發現是他多想了,「好,我答應你。」他想都沒有多想,就直接答應了她。

    听到蕭思恆的話,夏雲笑得像朵花一樣燦爛,臉上的喜悅之情是裝不出來的。

    得了便宜的人是他,蕭思恆卻開始有些犯賤了起來,他想要知道,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她還會提出什麼。他道︰「你還可以再提出一個要求。」

    「為什麼?」夏雲對于他的話有些摸不著頭緒,不是只有一個嗎?

    夏雲的反應讓蕭思恆尷尬地干咳了一下,他怎麼會承認他是一時好奇心作祟。他道︰「因為剛才那個要求太普通了,就當是送你了。」

    「哦,這樣啊。」夏雲一臉了然地笑了起來,「不過我已經沒有其他什麼想要的了。」

    「沒有了嗎?」蕭思恆不敢置信他送出去的好意會被她退回。

    「嗯,沒了。」夏雲笑道。

    這個世界上,放著便宜不去佔的人,可能也只有她了。他對她聳聳肩,「那好吧。如果以後你想到了要什麼,再告訴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