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十年一夜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十年一夜 尾聲

作者︰倪淨

    自從邊幽蘭談成了楊家生意後,對楊克哉的態度自然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雖然白眼還是不少,冷臉也常甩過去,但是她不再一副距人于干里之外了。

    偶爾在家里,兩人不只談公事,還會談一些生活瑣碎事,就像一對平常夫妻。

    結婚前,楊克哉可是夜店咖,與幾個好友三天兩頭就在夜店踫頭、喝酒。可結婚後,除非必要,他下班後他基本都回家,不是親自下廚就是陪邊幽蘭在家看電視。

    心血來潮,兩人還會結伴去超市買菜或是去百貨公司購物,基本上,買的人都是邊幽蘭,但付錢的永遠是楊克哉。

    楊克哉對女人一向是冷熱不,但結婚後,他不但成了居家好男人,還是個寵妻老公,這樣一位上得了廳堂,進得了廚房,更別說床上體力好得不行的男人,邊幽蘭追了他十多年,被笑花痴笑了十多年,到頭來,楊克哉卻被她馴服了。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邊幽蘭不要他的愛,她也不想給他愛,她說了,她對他的愛,在好多年前就被消耗沒了。

    本來,她心里還打著算盤,等他哪天搞婚外情時,她就再坑他一次,然後大方提出離婚。可眼下,楊克哉身邊連助理都是男的,任何大小公開出席的場合,他身邊只會帶她,別說多看一眼其他女人,他眼里根本就看不到其他女人。

    主動的女人不少,但也要男人肯配合,楊克哉是根本連機會都沒給,他的世界里只有邊幽蘭一個女人。一直以來,從他年少輕狂開始,到現在成為集團的負責人,他的身邊還是只有她。

    邊幽蘭本以為,這種不溫不火的夫妻生活,有機會就過一輩子,沒想到,她的如意算盤被楊克哉打壞了。

    因為連著幾天吃不下、睡不好,整個人精神不振,連工作都打不起精神,邊幽蘭只好拉著林代代陪她去醫院看病。

    但邊幽蘭掛的家醫科卻告訴她,要她轉去婦產科。

    「代代,你覺得我是不是生病了?不然醫生為什麼臉色凝重幫我轉診?」邊幽蘭身子一向好,只除了三餐不定時,胃有些小毛病,長這麼大很少有什麼病痛。

    林代代上班上到一半,被邊幽蘭一通電話找來陪她看醫生,她也摸不懂醫生的意思。

    「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

    「怎麼可能,你沒听說我前不久才拿了一個好合約,都可以躺著吃喝了。」楊克哉的合約到手時,她可是得意地笑了好多天。

    林代代盯著她左瞧右瞧,「我看你好像瘦了。」

    「我也這麼覺得,這些日子天天吃不好、睡不館。」

    兩人在婦產科門診前等著,當拴號的號碼顯示在診間旁的螢幕上時,兩人走進診間。

    「邊小姐,你上一次的月經是什麼時候來的?」

    這個問題馬上問倒邊幽蘭了,她的月經一向準時,可是她月經好像有一陣子沒來了。

    醫生見她遲疑,轉頭對護士說︰「讓她驗個尿。」

    邊幽蘭有些發愣地跟著護士走出診間,手里拿著紙杯,一頭霧水的與林代代對看。

    「代代,我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不怕,先去驗尿,如果真的生病,也可以早點治療。」林代代沒看過婦產科,對這方面的檢查也不是很清楚。

    當邊幽蘭驗完尿,等著護士喊她時,再一次坐診間,醫生臉上的表情依舊凝重。

    「醫生,我是不是生病了?」邊幽蘭見醫生不出聲,她直接先問了。

    「邊小姐,驗尿結果出來了,恭禧你懷孕二個月了。」醫生一邊在電腦上的病歷上打字,一邊語氣平靜地跟她說,那語氣跟那態度平靜的像是在說著今天的天氣如何。

    「醫生,你說什麼?」邊幽蘭被這消息震得臉色發白,猛地站起身,卻一時沒站穩,眼前一片黑,就這麼昏過去了。

    結婚半年多來,邊幽蘭的避孕藥從沒停過,一直都按時服用,因為她不要孩子。她一心一意只想跟楊克哉當個隨時可以分手,沒有一絲牽掛的夫妻,可是她卻被醫生告知,她懷孕了。

    當楊克哉接到林代代打來的電話,說邊幽蘭昏倒的消息,那時的他正在開會,隨即臉色發白地沖出會議室,一路飛車趕到醫院。

    當他看到病床上臉色蒼白的邊幽蘭時,他心疼地快步走過去,一手撫著她的臉,還不忘問林代代,「她怎麼會昏倒?」早上出門時還好端端的,現在卻成了病秧子。

    「醫生說幽蘭營養不良,加上疲勞過度,現在正在幫她打點滴。」

    楊克哉眉頭皺得老緊,心里納悶,邊幽蘭的三餐從沒少過,怎麼會營養不良,因為這間醫院是好友家開的,他二話不說,打了電話給紀一笙。

    紀一笙不是婦產科醫生,但他好歹也是醫生,當他趕來時,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邊幽蘭,他也跟著臉色凝重,讓護士去調邊幽蘭的病歷過來。

    林代代本來是打算跟楊克哉說邊幽蘭懷孕的事,但她剛好有通電話打來,只好先走去外頭接听。

    也在這時,邊幽蘭的病歷送來了,紀一笙打開病歷喵了一眼,又轉頭看著病床上的邊幽蘭,嘖嘖了幾聲。

    「怎麼了?」

    「我看這病不輕,少說要十來個月才能好。」紀一笙說完,將手上的病歷遞給好友,讓他自己看。

    楊克哉一听要這麼久才能治好,急得接過來看,當他看到醫生寫下的懷孕字眼時,他抹了一把臉,重重的吁了口氣,臉上的擔優變成笑容,得意的笑了。

    只是之後邊幽蘭懷孕,她本人不但不開心,還閩得差點離婚。

    因為打了點滴,人也舒服了,邊幽蘭被楊克哉帶回家。當她回家後,女王的脾氣馬上發作。

    「楊克哉,你這個小人,為什麼我會懷孕?」因為醫生怕她動了胎氣,要她在家里養胎,楊克哉二話不說打電話給邊仁,讓他代理邊幽蘭所有工作,並且跟兩家父母說了懷孕的喜訊。

    要當小舅子的邊仁,自然也知道自家大姐的脾氣,為了讓她專心養胎,代理總裁的職務他接得十分樂意。

    而唯一不樂意的,就是被關在家里的邊幽蘭,她以為是胃腸的小毛病跑去看醫生,沒想到卻被查出懷孕了,而這罪魁禍首就是楊克哉。

    邊幽蘭躺在床上,背後是幾個大靠枕,楊克哉將她抱回主臥房,而她那間形同虛設的房間,這半年來,沒什麼太大用處。

    楊克哉手里拿著佣人煮好的雞湯,坐在床沿要喂她。

    「我不喝。」邊幽蘭太生氣了,她一點都沒想過懷孕,她才不想幫他生孩子。

    憑什麼要她生,他又不愛她!慣幽蘭想到這里,一向強悍的她難得露出脆弱的一面,委屈的紅了眼眶。

    楊克哉端著雞湯,哄她老半天,她卻連一口都不肯喝下,他只能將雞湯放在床頭。

    「我想要你幫我生個孩子。」與她對看了老半天,楊克哉才悠悠地開口。

    「外面想幫你生孩子的女人很多。」邊幽蘭的手撫在自己平坦的肚皮上,她其實是很難想象里頭竟然有了一個小生命,明明她那麼努力吃藥了。

    「我就要你幫我生孩子。」

    「楊克哉!」

    「你的避孕藥一直都只是維他命,早在你第一次去醫院看診,我就讓人換藥了。」

    「你……」邊幽蘭沒想到他會做出這種事來,一向光明磊落的楊克哉,竟然會做出這種小人行為。

    「你是故意的?」邊幽蘭沒想到她得意地以為自己佔盡一切便宜時,原來真正吃虧的人是她。

    「我是故意的,而且是從一開始就有預謀了。」

    「楊克哉,你覺得這樣欺負我很好玩嗎?看我被你要得團團轉很好玩嗎?」邊幽蘭雙眼無神地看他,雙手顫抖地捉住夠子,不想讓他看出她的脆弱。

    楊克哉伸手想牽她的手,邊幽蘭不領情甩開,他不放棄又繼續纏了過來,最後還是讓他十指緊緊地握住她冰涼的手,相互交扣。

    「我已經後悔了。」楊克哉帶著苦澀的語氣,將她摟進懷里,緊緊地抱住,「我後悔了。」

    「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會愛上一個囂張又刁蠻的女人,當她在開口說要追我時,我不會拒絕,當她問我要不要交往時,我不會轉身走開。可是世界上沒有後悔的藥,在她不再追我,只是站在原地看著我越走越遠時,我心慌了。所以我想盡方法,拿出生意場上談判的手段追她,一點一點的利誘,把她一點一點地引進陷阱里,最後不擇手段把她娶回家。」

    楊克哉將這些年他的手段一五一十的告訴邊幽蘭。半年前說要娶她,不過是他早已設好局,一切就緒就等她入甕。

    「你這個小人!」邊幽蘭氣不過,想著她如此聰明,竟然被他紿擺了一道,越想越不甘心,張口朝他胸膛咬了一口,楊克哉疼得哼了一聲,卻沒有制止她的暴行。

    薄埂的白襯衫哪里禁得起她這麼一咬,很快地她當到了血腥味,而後她還嗜到了自己淚水的咸味。

    她從來不知道,這個她不想愛的男人,用盡這麼多手段,就為了要她,憑什麼他說要她就要,憑什麼他不要她就不要,那她丟了多年的臉倒追他的日子算什麼。

    「幽蘭,我們重新來過好嗎?」

    邊幽蘭松開口,將臉埋在他寬厚胸膛前,不想讓他看到哭泣的她,可是她越哭越傷心,抽泣聲也一點一點變大,最後真的哭了起來。

    「我不要、我不要,我打死都不要再跟對你好,打死都不要愛你了。」都說懷孕的女人情緒起伏大,邊幽蘭又哭又打的怎麼都不肯。

    「那換我愛你。」

    「你騙我,你一直在騙我,這樣戲弄我很好玩嗎?」邊幽蘭不服氣的仰頭,一雙淚眼正好與楊克哉目光對視,在他清澈的眼眸中,她清楚看到他的悔意跟苦視。

    「對,我是騙你,但如果我不騙你,你根本不會理我。」楊克哉出生尊貴,自小養尊處優,天不怕地不怕,卻沒想到有一天會怕失去這個女人。

    這麼多年,看著邊幽蘭天天跟不同的男人約會,看著她越離越遠,他不知度過了多少失眠跟酒醉的夜晚。這些事,人前驕傲的他沒跟任何人提起,卻也不敢提,所有的苦澀只能往心里吞。

    楊克哉低頭吻去她臉上的淚水,「我想跟你生個女兒,一個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兒,我想寵她,把她當公主寵……」

    邊幽蘭推開楊克哉,本是委昆的表情一變,水汪汪的兩眼怒瞪看著楊克哉,猶如他做了多大的錯事。

    「那我呢?你只想寵女兒,那我呢?」這男人前一秒還說愛她,下一秒就公然說要寵別人的女人,就算那是她的女兒也不行。

    「你要我寵嗎?」楊克哉見她一臉醋意,眼晴瞪得老大,本是藏在眼里的苦澀也慢慢地消去,臉上、眼里全是寵溺的笑。

    「你剛不是才說你愛我?你愛我但你不寵我,你這樣對嗎?」邊幽蘭氣呼呼地說,全然不知自己又中了楊克哉的小陷阱,「我冒著身材走樣的風險幫你生孩子,你不疼我,卻要去疼孩子,你這樣還算是男人嗎?而且誰說我一定生女兒,說不定我懷的是兒子,那你是不是就不要兒子?連同我這個當媽的都不要了?」邊幽蘭無理取鬧起來,黑白都能巔倒。

    「如果生了兒子,下一胎可以再生女兒。」

    「那我呢?你自己說你愛我的?」

    「對,我最愛你,不管你生了兒子還是女兒,不管我多寵女兒,你永遠是我最寵的女人。」男人的甜言蜜語說了,女人的心再狠,多少還是會服軟,邊幽蘭听著他的保證,這才稍停,「真的最寵我?」

    楊克哉啄了一下她的唇瓣,「這輩子最寵你。」

    「那還差不多。」邊幽蘭很是滿意楊克哉的答案,心滿意足的打算拿過雞湯喝,因為她肚子餓了。

    「那你呢?」這回換楊克哉不依了,他拿過雞湯不讓她喝。

    「我怎麼了?我要好好養胎啊。」

    「那你愛我嗎?」

    邊幽蘭白了他一眼,仰頭在他唇上啃了一口,一樣得意又賊兮兮地說︰「你傻了,不愛我會跟你結婚?我不是早說了,我不嫁我不愛的男人。」

    是啊,嘴上說不愛,但如果真不愛,外頭那麼多男人,她怎麼就吃了回頭草。

    【全書完】

    《相關書籍介紹》——

    ◎欲知惡男向震宇如何佔了安娣的芳心?請不要錯過《夜寢》。

    ◎想看腹黑紀一用計拐卓媛?請不要錯過《買你一百夜》。

    ◎想看風流的皓狼撲紳;清的何于晏?請不要錯過《數夜之初夜》。

    ◎想看花心的邊仁如何被女江雨梨收服?請不要錯過《夜夜不休》。

    ◎看紀一笙如何將丁勾雲壓在身下疼寵?請別錯過《第九十九夜》。

    ◎想知商文森為何要逼蘇小箌愛上自己?請別錯過《夜遇》。

    ◎看腹黑莫尚雲如何讓江紫平再也逃不了?請別錯過《初初之夜》。

    ◎霸道喬震剛如何強搶林琴琴當他老婆?請別錯過《今夜不眠》。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