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十年一夜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十年一夜 第二章

作者︰倪淨

    因為雨太大,明明只有幾步遠的距離,待兩人上車後,還是被大雨淋得有些狼狽。特別是楊克哉,共撐雨傘的下場是,他大半邊的身子都濕了,白襯衫的校服濕得澈底。

    而邊幽蘭也沒好到哪里去,雖然雨傘都撐在她的上方,但雨水過大,讓她的白襯衫也濕了近一半,雖然布料沒黏在她身上,不過輕薄的布料下,她的內衣若隱若現。

    司機手忙腳亂地讓兩人上車,因為淋雨,司機貼心的將空調轉為暖氣,當車子駛上馬路,坐在後座的楊克哉問到了邊幽蘭家里的地址,並且要司機先送她回去。

    「楊克哉,你的衣服濕了。」邊幽蘭看他不甚在意,問了她家的地址後,就不再出聲。

    「嗯。」

    楊克哉隨意地嗯了一聲,邊幽蘭將不知哪里拿出來的毛巾塞在他手里,「趕快擦一擦。」

    盯著手里的粉紅色毛巾,楊克哉的俊臉黑了一半,壓根不想用它,「不用了。」他隨手想把毛巾還她,邊幽蘭卻不肯。

    「這毛巾是干淨的。」邊幽蘭說完,也拿出手帕,把手臂跟雙腿上的雨水給擦掉。

    楊克哉還想說不用,視線卻不小心落在她的胸前,粉紫色內衣的蕾絲花樣勾去他的目光。因為這一幕,楊克哉狠狽得喉頭滾動了幾下,到嘴邊的話沒說出口,緊了緊下頷後轉過頭,胡亂用手里的毛巾擦去身上的雨水。

    倏地,鼻間有一股陌生的淡淡香味傳來,他把毛巾拿近嗅了嗅,隨即表情僵化,邊在心里暗暗咒罵,像是拿了什麼燙手山芋似的將毛巾拿得老遠。

    他的舉動讓邊幽蘭不解。

    楊克哉轉頭,想要將手上的毛巾還給她,卻見她把馬尾解開,頭發披散在肩上,淡淡發香隨之傳來。楊克哉握緊毛巾,「我擦好了,謝謝。」他將毛巾放在椅座中央的扶手上,表情不自然地將臉轉向窗外,努力想忽略在這狹小空間里從她身上傳來的淡淡香氣。

    在日本,女生從小就被教育如何打扮,也早熟于兩性關系,不少男女孩在小學時就情荳初開,也不想被同伴恥笑沒有交往對象,特別是女生。

    所以,楊克哉從邊幽蘭的一些小心思跟舉動上,不難發現她對自己的好感,也就因為這樣的好感,讓他選擇跟她保持距離。現階段的他並不想花心思在男女交往上,十六歲的他,目前最重要做的事是完成學業,為繼承家業而努力,而不是跟時下年輕男女一樣,無憂地揮霍青春。

    「楊克哉,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邊幽蘭見他不看自己,她索性把毛巾拿走,收起中央扶手,移動臀部往楊克哉的方向挪。

    「我們是同學。」

    「可是我不要跟你當同學,我喜歡你。」邊幽蘭傾身,偏過頭看楊克哉,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一抹嬌笑。

    「坐好。」

    「楊克哉,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楊克哉以為自己听錯了,僵著身子看向邊幽蘭,「你在開玩笑?」

    「沒有,我很認真想跟你交往。」

    「如果我拒絕呢?」楊克哉覺得頭疼了,眼前的邊幽蘭表情太認真,漂亮的臉蛋上帶著笑,黑白分明的雙眼倒映出他的影子,隨著她的眼楮一眨一眨,猶如扇形的睫毛也跟著一搧一搧。

    「為什麼要拒絕?我長得不漂亮?」邊幽蘭傾身,拉近兩人的距離,近到楊克哉再次嗅到發香。

    「你很漂亮。」楊克哉看過漂亮的女生不少,邊幽蘭的素顏,艷麗中帶著清新,難得一見的天生麗質,任何人都忍不住想多看一眼。他承認自己在看到她第一眼時,也被她的外表吸引住,但僅止于此,沒有更多。

    「那我不聰明?」男生喜歡女生,不外乎聰明或是漂亮,楊克哉不看外表,那他肯定喜歡聰明的女生。

    「能夠獨霸第一名這麼多年的女生,不會不聰明。」楊克哉的語氣是就事論事,听不出什麼情緒。

    「那為什麼不可以跟我交往?」邊幽蘭的臉又朝他移近,近得他能清楚看到她粉紅色的唇瓣一張一合的。

    楊克哉深吸一口氣,握緊拳頭想偏過頭,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誰知,他剛要轉頭看向窗外,邊幽蘭的動作更快,在他沒防備的情況下,不過一瞬間的工夫,那本是勾住他視線的粉紅色唇瓣落下了。在他張口喊她時,被她給吻住了。

    從那日的吻後,邊幽蘭本來以為,楊克哉會躲她,但他沒有,他表現得像那天的吻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邊幽蘭本想,如果他躲她,她就繼續纏他,如果他不理她,她就纏得更凶。但楊克哉卻是不冷不熱地跟她打招呼,臉上的表情萬年不變,好像那天被她親了一下的事沒發生似的。他的態度跟平常沒兩樣,不但看她的眼神自然,與她眼神對望時,連一絲絲的尷尬都沒有。

    這個發現讓邊幽蘭心情不好,而且是非常不好。那可是她的初吻,她那麼大方地把初吻送給他,他竟然不領情。

    邊幽蘭沒追過男生,都是男生追她,一直都被捧在手心上的她,面對楊克哉的冷淡,她有些不舒坦。因此,她臉上的笑少了,跟楊克哉的互動也少了。她還沒想出來下一步要怎麼做,是要繼續追呢,還是放生?

    因為想得太認真而發呆,邊幽蘭忘了自己正在上體育課,等她听到叫聲,剛回頭看過去時,就見一顆籃球直直地朝她的方向飛過來,她反射性地想躲開,卻跟想幫她擋球的楊克哉撞在一起,楊克哉高大、精瘦的身體壓在她身上,邊幽蘭差點被他壓得喘不過氣。

    「幽蘭!」听見女生那邊傳出的尖叫聲,沈約回頭看了一眼,隨即變臉地快步朝邊幽蘭跑過來,「幽蘭,你有沒有怎麼了?哪里撞到了?」沈約著急地蹲下身子,怕她真被撞傷了。

    此時撞到邊幽蘭的楊克哉已經起身,見她一動都不動地躺著,表情也跟著凝重地站在一旁。

    「我沒事。」邊幽蘭搖搖頭,她躺在地板上說︰「阿約,你拉我一把,我自己起不來。」雖說沒事,但被楊克哉這麼一撞,她覺得全身骨頭好像移位了。

    沈約趕緊伸手拉她起來。

    見她起身後,眾人剛要松了口氣,沈約卻又急著問︰「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因為起身後,邊幽蘭沒有馬上站直身子,反倒是繼續彎著腰,整個姿勢都不太自然。

    「我去保健室一趟。」沒頭沒腦的,邊幽蘭蹦出了這句話,同時又瞥了一眼沈約身邊的楊克哉,「剛才是你撞我的,你陪我去。」

    沈約愣了一下,一時沒反應過來。因為沒有明顯外傷,怕她是扭傷了,他不放心地問︰「要不要我背你?」

    「不用。」邊幽蘭搖頭,剛走了一步,又停頓下來,抬頭望楊克哉,「你抱我去保健室好了。」

    邊幽蘭才說完,就听見此起彼落的抽氣聲響起,她大小姐卻沒理會眾人,直勾勾地盯著楊克哉,等他上前抱她。

    比起沈約開口說要背她,楊克哉用公主抱的姿勢將邊幽蘭抱出體育館,引來不少人的側目。不過幾分鐘時間,兩人曖昧的行為已經傳遍整個校園,一個是學霸轉學生,一個是氣場強大的大小姐,兩人的八卦自此傳開。

    而在全校師生私語兩人的八卦時,楊克哉一路抱著邊幽蘭,滿身大汗地往保健室走去。

    邊幽蘭見他繃著臉不發一語,以為他抱得吃力,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楊克哉,你放我下來好了,我看你好像快抱不動了。」從體育館到保健室少說有幾百公尺,邊幽蘭本來是想捉弄他,為自己的初吻報仇,並沒有真想讓他一路抱她到保健室。

    「你不要動來動去。」

    「那你先放我下來,我怕你等一下手沒力,我會跌到地上。」

    楊克哉給了她一記白眼,「不會有那種事發生。」說完,又將她拋了幾下,讓自己可以抱得更穩。

    「不然你用背的好了,我不介意。」

    楊克哉不出聲,繼續盯著前方,邁著腳步往前。

    「我是說真的,你可以背我,我又沒受傷。我是故意捉弄你的,你不要這麼認真。」

    楊克哉聞言,腳步頓時停下,低頭看著臉上露出盈盈笑意的邊幽蘭,眼神不善地瞪她。

    「你可以放我下來了。」邊幽蘭又說。

    楊克哉深吸了一口氣,才剛要松手,邊幽蘭卻又在他耳邊小聲說︰「不過我的內衣扣子掉了,你幫我扣上。」

    這聲音不大,卻轟得楊克哉全身僵直。他難以置信地瞪著懷里的人,本是要松開的手又再次收緊,俊臉上的表情變了幾變,眉頭皺得都要打結,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剛才你撞我時,不小心撞開了。總不能要我在大庭廣眾下扣上吧?」邊幽蘭覺得自己雖是捉弄他,但事出有因,「再說,如果我讓阿約背我,他不就會發現我內衣扣子掉了嗎?」

    「你可以安靜了。」楊克哉認命地再次抱她往前走。這回他的腳步加快,活像是身後有什麼怪物在追趕他。

    「你走慢一點,等一下把我摔下去。」邊幽蘭擔心地說,雙手抱住他的脖子,嘴上說怕被摔下去,臉上的笑意卻沒有停下來,「楊克哉,你的耳朵都紅了,是不是沒體力了?」邊幽蘭邊說,還邊伸手摸了一把他的耳垂。

    「邊幽蘭,把手拿開。」

    「你都流汗了,我幫你擦一擦汗。」邊幽蘭好心地用手幫他把額頭上的汗水抹去,「楊克哉,你很熱嗎,怎麼流這麼多汗?」雖然是夏天,陽光還蠻大的,不過今天風大,吹著舒服,不致于啊。

    楊克哉不回應,由著她說,只是腳下的步伐邁得更快了。

    邊幽蘭又道︰「你的手酸不酸?等一下會不會沒力氣幫我扣內衣扣子?」

    楊克哉依舊不回應,眼楮直視前方,完全無視她的問話。

    邊幽蘭本來就是故意整他,可是見他沒反應,覺得不好玩,有點無趣,「楊克哉,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楊克哉不理她,根本當她的話是耳邊風。

    「你說你要不要跟我交往,你不說我就親你。」邊幽蘭故意這麼說,這話卻惹來楊克哉的一瞪。

    「你干嘛瞪我?那天不是都親過了,還是你打算不認帳?我跟你說,那可是我的初吻,不準你不認帳。」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楊克哉本來只想安靜地讀完高中直升大學,家人也是這麼想的。可所有人千想萬想都沒想到他會踫上邊幽蘭這個女生,本是平靜無波的學生生涯,因為她的一再戲弄而被攪得一塌糊涂。

    「不怎麼樣。我只是想跟你說,大丈夫敢做敢當,你都跟我接吻了,你不能不負責任。」邊幽蘭厚著臉皮說︰「你必須跟我交往。」

    見楊克哉不回應,邊幽蘭來氣了,一不做、二不休,不給楊克哉機會,扭了扭身子,在楊克哉要出聲叫她別動時,她很快地又偷到了第二個吻。

    「邊幽蘭!」一個短暫的吻,唇邊卻留下她淡淡的甜味,楊克哉低吼她的名字。

    「要不要跟我交往?」邊幽蘭不知道別的女生怎麼追男生的,但她沒耐性跟楊克哉玩你追我跑的游戲,她不信自己追不到他。

    「你相不相信我把你丟下去?」

    邊幽蘭這下不怕了,反倒又緊緊地勾住他的脖子,趁他不注意,抬頭咬住他的脖子一側,用力地吮了幾下。從現在開始,這男人是她的了,他脖子上的吻痕就是證據。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