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糖菓 > 惡作劇之告白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惡作劇之告白 第十七章

作者︰糖菓

    【第十章】

    期中考過後,陸明雪又開始在高家出沒。

    不過這一次,她糾纏的目標好像換人了。

    那天晚上,余振東因為家里有事沒辦法去家教學生那里接她,所以高素貞就自己搭公車回來,但是她到家的時間卻比平常余振東去接她還要早。

    因為平常余振東都會把她拐到別的地方去玩,所以到家時間都會拖到很晚。

    那晚她提早回到家,卻撞見陸明雪和大弟兩人在客廳里抱在一起的畫面。

    她不敢置信地望著他們。「你們在干什麼?」

    「姊……」高家祺面紅耳赤地放開手里抱著的人,尷尬地站了起來。

    陸明雪也跟著站了起來,但是她低著頭,看都不敢看高素貞一眼。

    「你們兩個……在交往?」

    高素貞突然覺得頭痛了起來。

    她再怎麼樣都想不到陸明雪會和她弟弟攪和在一起。可能是她個人觀念的問題,跟年紀小的男生到底要怎麼談戀愛啊?

    「嗯。」高家祺猛地握住陸明雪的手,向姊姊宣告著自己的戀情。

    「家祺,你明年要考大學,現在談戀愛沒問題嗎?」

    「沒問題,明雪姊姊會教我念書的。」

    高素貞沉吟地望著他們,最後什麼也沒說,揮揮手打算回房里去。

    「素貞……」陸明雪突然叫住了她。

    高素貞回過頭,看到她羞紅了臉,期期艾艾地看著自己。「怎麼了?」

    「我還以為你會反對……」

    「嗯?為什麼我要反對?這是你跟家祺之間的事情,就算我反對也沒有用吧?」

    「你一直都不肯和我當朋友,我以為你討厭我……」

    「我只是不太擅長和女生相處而已,並沒有討厭你。」

    高素貞對于她纏人的本事很是感冒,沒想到弟卻被她給纏去了,阿彌陀佛,是大弟代她受過了嗎?

    「你們真的要交往的話就好好相處,知不知道?」

    「知道。」高家祺連忙應聲答允。

    他原本也以為姊姊會反對,所以跟明雪姊姊暫時秘密交往,但現在姊姊已經發現了,他們之間的戀情應該也可以公開了吧!

    「你們聊,我去忙我的事了。」

    「素貞……」

    「又怎麼了?」高素貞走了一步後又被叫住,疑惑地回過頭望著陸明雪。

    「謝謝你。」

    「謝什麼啊?真是的……」

    「還有……」

    「還有?」

    「我並沒有放棄要跟你當好朋友的想法噢!」

    高素貞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拜托你饒了我吧!」

    看到她的怪異表情,陸明雪笑了出來,她想要的就是這個。

    能夠和素貞開心地交談,就算素貞不把她當好朋友也沒關系,她把素貞當好朋友就行了。

    只要其中一個人持續努力,總有一天會成為朋友的。

    高素貞也笑了,這家伙都已經變成弟弟的女朋友了,再冷著臉對待她也太說不過去了。

    在可以忍耐的範圍內,她會盡量對陸明雪和善一些。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沖去滿身黏膩的汗水後,高素貞神清氣爽地走出浴室,但是門一打開,她就被嚇了一跳。

    門外站著她的戀人,她才剛走出去,就被他抱了個滿懷。

    「你是怎麼進來的?」

    「我剛剛在樓下看到家祺,他幫我開門的。」

    余振東解釋完之後,用一種好像發現什麼世界大秘密般的口氣對她說︰「你猜我剛剛看到什麼?家祺他竟然跟……」

    「跟陸明雪在一起,對不對?」

    「咦?你已經知道了喔?」余振東訝異地瞪著高素貞,他還以為自己是第一發現者。

    「我也是剛剛才發現的。」

    這兩個家伙,大概是認為既然她已經知道了,就沒必要隱瞞了,所以才會被余振東撞見的。「怎麼,覺得很舍不得是嗎?」

    「什麼舍不得?我哪有舍不得?」余振東莫名其妙被栽贓,馬上換上不滿的表情。「你又要胡亂吃醋了嗎?我們都在一起多久了……」

    「哼,說說也不行嗎?」高素貞也噘起嘴生悶氣。

    「不行,你這樣三不五時就懷疑我,不就是不相信我嗎?」

    「就說了只是說說而已嘛!」

    不想拉下臉來道歉,高素貞的嘴噘得更高了。

    「如果我一直懷疑你跟時雨的話,你會覺得舒服嗎?」同樣的道理嘛!夠她這樣懷疑,他覺得很不舒服啊!

    「好嘛,我道歉總行了吧?」高素貞只好妥協。

    跟弟弟們在一起的時候,她可以端起姊姊的架子硬是不道歉,但是跟余振東在一起卻不能這樣,因為他們是戀人,因為他們是平等的關系。

    她不想在他面前顯得卑微,同樣的,也不想他在自己面前是卑微的,這樣戀情才不會失去平衡,因為她想要跟他在一起很久很久。

    「光道歉就行了嗎?」余振東瞪著她。

    「要不然咧?」

    余振東瞬間變出了笑臉︰「親我一下,我就原諒你。」

    「你神經啊?」高素貞被他逗笑了,但其實心里卻很害怕他剛剛是真的在生她的氣。

    「親一下嘛!」余振東涎著臉蹭了過去。

    她剛洗好澡的時候最誘人了,頭發散發出那股他喜歡的香香的味道。

    高素貞被他壓制在浴室旁的牆壁上,以為他會蠻橫地親吻過來,但是他卻笑笑地凝視著她,等她主動展開攻勢。

    「你瘋啦?這是我家,弟弟們一會兒就回來了……」

    「但是現在他們還沒回來。」余振東催促著她︰「快點,這是道歉的吻,要你主動才可以。」

    高素貞萬分無奈,只好湊上唇吻了他一下。

    「就這樣喔?」

    「不然咧?」

    「要這樣我才會滿意啦!」

    余振東掠奪般地吻住她柔軟的唇,她嘗起來有牙膏的味道——竟然這麼快就刷牙了,他可是帶了好吃的燒賣過來給她當消夜呢!

    高素貞仰著頭承受著他掠奪的吻。她真的覺得很神奇,每次被他吻住之後,她真的會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沒辦法思考,就算兩人已經交往這麼久了,癥狀還是沒有減輕,直到他放開她的唇之後,思考能力才會慢慢地恢復過來。

    「下次再亂懷疑我,就不是一個吻能打發的喔!」

    「你真的……不會覺得可惜嗎?」

    「不會。」余振東毫不遲疑地給了她肯定的答復。「我承認喜歡過她,但是那已經結束了。我後來喜歡上你,你給了我回應,我不是三心二意的人,如果你一直喜歡我,我也會一直喜歡你。」

    感覺眼楮癢癢的,高素貞眨了眨眼,淚水就掉下來。「嗯,听起來很公平……」

    「傻瓜,你哭什麼啊?」

    「我一直覺得你喜歡上我,好像是假的。」

    「什麼跟什麼?」余振東惱了︰「你又不相信我?」

    「本來就是啊,一開始的時候你不是一直嫌我嗎?」說她跟那些纏著于時雨的女孩子根本不能比,後來又取笑她是黑蛇精,把她當成是他初戀告白失敗的罪魁禍首,她那時候是真的很討厭他。

    但是一個吻卻改變了他們之間的關系,他們為了那個吻苦惱了好幾天,最後也是因為那個吻開始交往的。

    被他喜歡上真是太幸福了,他對她的全神貫注讓她很是感動,不過大概就是因為太幸福了,才會感覺好像是假的吧!

    「你那個時候對我很壞嘛!一天到晚跟我吵架……」余振東想起那個暑假發生的事,嘴角堆滿了笑︰「每次見到你,不跟你吵個兩句,我回家都會睡不著覺耶!」

    高素貞破涕為笑︰「我也是……不吵一下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我要再次重申,第一次吻你的那個時候,我真的沒有把你誤認成別人。」

    余振東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天晚上的那種酸楚感覺,失戀的他極需要慰藉,而她,剛好就陪在他的身旁。

    「那你為什麼會突然吻我?」

    「那時候,我覺得你是個好人,應該會願意安慰我。」

    「你不是說我對你很壞?」

    「那是表面上,我後來發現你其實人很好啊!」

    「有嗎?」高素貞偎在他懷里,听他說他印象中的自己。

    「像是我們開車去海邊,我想裝帥不肯離開海灘,你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硬是說自己膽小,要大家都上車……」

    「我是真的膽小嘛!」

    「我還沒講完啦!」余振東用鼻尖撞了她鼻尖一下。「你們上車之後不是都閉上眼楮休息了嗎?」

    「嗯。」

    「我覺得一個人開車很無聊,又怕自己會睡著,然後你就突然睜開眼楮跟我聊天了。」

    「那哪是聊天,那是吵架吧?」高素貞悶笑一聲。

    「總之,你跟我講話,讓我精神整個一振。」

    「這樣就認為我是好人喔?」

    「當然還有啊!」

    「還有什麼?」

    「你不是半夜把家祺從睡夢中挖起來,要他下樓幫我把車子倒出這條巷子嗎?」如果她沒有這麼做,他或許就不會跟家祺認識,就不會有後來的發展了。

    「我是怕你直到早上都在困在巷子里,要不然就是刮花剛買的新車……」

    「你就是嘴巴壞,直接說擔心我不就好了?或許我會更早幾天就喜歡上你也說不定。」余振東眷戀地吻著她的唇,他真的很高興自己在高家喝酒的那天晚上,沖動地吻了她。

    高素貞開心地任他吻著,直到弟弟們回來不得不暫停為止。就跟他們第一次接吻的那晚一樣,那怎麼樣都感覺不夠的熱切親吻,就是他們喜歡彼此的最佳見證。

    周日下午,心血來潮整理房間的高素貞,高分貝地尖叫出聲。

    「我的卡片呢?我的卡片怎麼不見了?!」

    听到尖叫聲而沖進她房間的高家祺,疑惑地望著姊姊。「姊,你掉了什麼東西嗎?」

    「你們幾個有進我房間嗎?」

    「沒有。」高家祺連忙搖頭。「姊,你到底弄丟了什麼東西?」

    「我的卡片……」

    「卡片?」高家祺喃喃低語著︰「會是東哥拿走的嗎?」

    「你說什麼?」

    「上次東哥說要進你房間參觀,我以為他是想趁你去家教還沒回來,偷偷看一下你房間長怎樣,就讓他進來了……」

    他們都交往這麼久了,竟然連姊姊的房間都還沒進去過,也太瞎了吧?

    他好心讓東哥進姊姊房間參觀,沒想到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東哥竟然跑進姊姊房間里偷東西?

    「可惡,那個矬蛋一定是想毀尸滅跡……」

    「啊?」被姊姊的措詞嚇到,高家祺臉色凝重了起來。「姊,你在說什麼,你不要嚇我好不好?」

    「沒你的事,回房間去。」高素貞連忙拿出手機撥電話給余振東,接通之後她劈頭就吼︰「我的卡片呢?」

    「哈哈,你終于發現啦?」

    「快點還來啦!」

    「你現在來學校,我在音樂教室等你。」

    「什麼?音樂教室?」

    「嗯,是正安高中的音樂教室喔!桂跑錯了。」

    「你想干嘛?」今天是假日,學校有開嗎?

    「你來了就知道。」

    高素貞半信半疑地趕到學校去。從那里畢業半年了,再次走進高中時的母校,竟然有種自己己經老去的感覺。

    在大門口看到校工伯伯,對方竟然朝她揮了揮手︰「快點去音樂教室吧!」

    高素貞尷尬地點了點頭,心想余振東竟然神通廣大到連校工都搞定啦?也太迅速了吧?她十五分鐘前才發現卡片不見了,他到底什麼時候安排這些事情的?

    推開音樂教室的門,時光好像倒退回到畢業典禮那天。

    她看見余振東背對著她,那時她認不出的背影,現在已經熟悉得只消一眼就能看出他是誰。

    「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好嗎?」

    听到開門的聲音,余振東轉過身微微垂首,將手中的大束紅玫瑰獻給她。

    「你真是……」高素貞不知他在搞什麼把戲,這些事情重演一次,真的有意義嗎?他們不都已經在交往了?

    「啊,沒有主詞,你又要懷疑我搞錯人了。」余振東重新又講了一遍︰「高素貞,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好嗎?」

    說不感動是騙人的。高素貞嘴角微翹地望著他。「好。不過,先把我的卡片交出來。」

    「那張卡片真的有那麼重要嗎?」余振東吃醋地瞪著她。「那上面有于時雨的筆跡,你以為我會讓你一直收藏著那張卡片嗎?」

    「你把卡片毀掉了喔?」高素貞是真的覺得舍不得。

    就算那是于時雨的筆跡,但那是他們會認識的契機啊!她會保存著那張卡片,並不是因為那是于時雨寫的,而是那張卡片是他送出去的。

    他送的,她輾轉收到,這就是他們之間的緣分,不是嗎?

    所以,她才會一直保存著那張卡片。

    並不是因為于時雨,而是因為他。

    「你覺得很可惜?」余振東這麼問著,語氣跟她問陸明雪被她大弟追走時,他會不會覺得可惜很是相像。

    「因為那是你的卡片啊!」高素貞氣惱地說明︰「就算不是你親手寫的,但那是你親手送出去的卡片。」

    「對,是我親手送出去的卡片。」余振東終于確認高素貞是因為他才收藏著那張卡片的,開心地從口袋里取出那張卡片,重新交到她手里。「這里,我寫下兩造姓名了,這一次,我親手送出去,交到你手上。」

    高素貞看了看卡片,于時雨的筆跡依舊,但是開頭和後面卻分別加上了她和他的名字。

    「你的字好丑……」

    「喂,不是吧!我大費周章想要把這個回憶更正過來,結果你的感想只有我的字真的好丑?」

    「你什麼時候開始策畫這些的?」

    「我已經把卡片偷走一個星期了。」從那天開始,他就跟校工伯伯說好,他可能會隨時來借用音樂教室。听到他的故事後,校工伯伯願意幫忙,還說就算是半夜也會替他開門,只為了成全他的愛情故事。

    「你怎麼這麼傻……就算不這樣做也沒關系啊!」反正他們都已經在一起了。

    「我想要替畢業典禮告白的傳說再添一筆嘛!」余振東將花束交到她手里,然後親了她一下。「以後,我們結婚的時候,一定要來學校拍婚紗照喔!」

    「你已經想到那麼遙遠的事啦?」

    「不遠啊,大學畢業之後就可以結婚了。」

    「你確定我們能交往到那個時候?」

    「當然。」余振東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我已經把我們的未來遠景都規畫好了。畢業之後,當完兵我就到我爸的公司去上班,那時我們就可以結婚了,我一定會努力工作養家的,除了你之外,還有你的爸媽,還有你弟弟們,全部都讓我養吧!」

    「沖著你這句話,我好像不嫁你都不行了。」

    「那當然,我一定不會讓你後悔的。」他家的財力雖然不及時雨家,但是照顧她一家子大小幾口人卻是綽綽有余的。「怎麼樣?你要不要現在就先答應我的求婚?」

    「萬一你將來反悔不要我了怎麼辦?」

    「那你就拿著那張卡片去打官司,反正兩造姓名都已經寫上去了。「清清楚楚的,誰也逃不掉。

    「吼,你耍我喔?」

    「我是真心的。」

    「這根本就沒有法律效力。」高素貞揮舞著那張卡片抗議著。

    「那就讓時間來證明吧!」余振東抱住她,深情地吻住她的唇。「我對你的愛,是不會被時間打敗的。」

    「哼,最好是這樣。」高素貞微笑著與他相擁。

    錯置的緣分最後卻修成了正果,這是他們的福氣吧?

    或者,打從一開始這就是屬于他們的緣分也說不定,錯置的過程則是一種考驗,能夠堅持到最後的話,就一定能迎接幸福。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惡作劇之告白》作者︰糖菓

    2、《惡作劇之奪愛》作者︰糖菓

    3、《惡作劇之秘戀》作者︰糖菓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