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求永遠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求永遠 第十六章

作者︰安祖緹

    【第十章】

    「老實地承認你喜歡我。」他裝出嚴厲的嗓音威脅。

    「不……」

    他再吻。

    「說!」

    「才不要……」

    她每否認一次,他便吻一次,吻得身子都熱了。

    「人都是我的了,還敢說不喜歡我?」他將她按倒在床,強蠻的扣住她的雙腕置于頭頂,俊唇大力吸啜頸間的肌膚,留下一圈又一圈的吻痕。

    ……

    「嚴小姐,您好。」

    一位空服員走來她身邊,嚴士舒抬首,是一位人如其名,笑靨甜美,名叫張苓恬的空服員。

    「什麼事?」

    嚴士舒放下手上的書。

    今日,她難得請了特休,加上周末的休假,一共七天,搭乘了閻麒臣駕駛的飛機,前往美國紐約。

    他直接幫她訂了頭等艙的機票,這是嚴士舒活了二十九年來,第一次搭乘頭等艙,待遇果然與在經濟艙時截然不同。

    不僅座位寬敞很多,餐食亦不是以食盒裝填,而是一道道用高級瓷盤送上來,水酒可無限喝到飽,擁有個人的隱私空間,腿可以毫無阻礙的伸長,想睡覺時,還可以整個人躺平,舒適極了。

    「機長請您過去駕駛艙一下。」

    「機長?」閻麒臣?

    「是的。」

    他該不會是要讓她參觀駕駛艙吧?

    那只在影片中見過的駕駛艙,今日將一睹廬山真面目了嗎?

    「好,那……」喜出望外的嚴士舒以淡淡的微笑掩飾心底的興奮之情,掀開身上的毯子,「請你帶我過去。」

    「請隨我來。」

    從她的座位到駕駛艙,路程雖短,但嚴士舒卻有些局促不安,更多的是難以言喻的期待,跟著張苓恬走到最前方的駕駛座艙。

    張苓恬在艙門上敲了兩下,听到里頭的答應後,推門而入。

    「請進。」張苓恬側過身,對嚴士舒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嚴士舒進入後,張苓恬便將艙門關上,人離開了。

    機艙內有兩個人,另一個赫然就是許久不見的呂京樵。

    「嗨,好久不見。」呂京樵朝她打了聲招呼,神色帶著些許赧然。

    「那個,」嚴士舒覺得應該跟呂京樵說明一下,免得他又以為她蓄意跟個有婦之夫瞎混,「他其實已經不具備已婚身分了。」

    呂京樵有些訝然轉向一旁的閻麒臣,只見閻麒臣臉色驟然一變,隨即捧腹大笑,激動的淚水都泌出眼角了。

    「不好意思,我已經知道了。」呂京樵有些難為情的起身道,「那我先去休息了。」

    「休息?」嚴士舒一臉納悶。「去哪休息?」

    呂京樵指向飛機尾端的方向,「後頭有給機上人員休息的地方。」

    「喔?」她以前一直以為機長就是一直待在駕駛艙,休息也是在這里的,原來還另有休息的地方啊。

    莫非空服員也是一樣?

    以前曾很好奇長程飛行時,機上人員去哪休息,現在她總算有答案了。呂京樵與她擦身而過,走出駕駛艙。

    「過來。」閻麒臣朝她招手。

    她走了過去。

    閻麒臣刻意將座椅高度降低,並退至極限,好讓她能坐到他大腿上,不被操縱桿卡住。

    「星星好漂亮。」

    她身子往前傾,看著夜空中閃爍的星星,比在山上看到的還要多、還要清楚,像是絲絨天空上瓖滿了鑽石一樣,璀璨亮麗得讓人移不開眼。

    「坐在飛機最前端看星星,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的福利。」

    他摟緊嬌人兒,唇在她臉上啄吻。

    「你現在可以不用管飛機嗎?」

    呂京樵去休息了,而他雙手都摟著她,將飛機放著不管,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現在是自動駕駛。」他解釋道,「飛機飛到指定高度後,就可以改自動駕駿。」

    「所以就沒事做了?」

    「誰說的?」他橫她一眼,雖然知道這是很多人的誤知,但身為機長的女朋友怎可以不清楚呢。

    「即使我現在是抱著你,但我還是眼觀四面、耳听八方,注意周遭的環境情況,留心儀表板的指數有沒有問題,提防每項開關的位置不對……等等等,別以為自動駕駛就不會偏離航道或高度,我也是要隨時盯著的。另外,外頭的雲層變化啦、天氣狀況啦,都要隨時注意,否則將遇到亂流時,我怎麼廣播叫你們不要亂跑,得回座系好安全帶……」

    她听著他絮絮說著,雖然解釋得有點冗長,但這是在說明他的專業,她竟覺得他的臉龐在發光,認真的態度讓人向往,跟以往那吊兒郎當,滿口胡言的形象大相逕庭。

    這個人在他的工作崗位上可是十分盡責專注的呢。

    畢竟他身負數百人的生命啊。

    她的內心竄起了崇拜之情。

    「原來還有這麼多事要做?」她的嗓音低而溫柔,望著他的水眸燦燦發著光。

    「但抽空來抱抱女朋友還是可以的。」他偏頭親吻粉唇,大手滑入寬松的上衣里頭。

    「等……」她嚇得忙抓住他的手腕,「有人進來怎麼辦?」

    她可不想成為被參觀的動物。

    「說得對。」

    他起身,將艙門上了鎖,才又走回來。

    「這樣就不怕了。」他再次將女友抱回來。

    「可是這樣不會大家都知道我們在里面干嘛了?」她覺得她如果出去與其他空服員打照面時,會有大家都知道他們曾在駕駛艙內干嘛的心虛感。

    「你想太多了。」閻麒臣輕彈俏麗鼻頭,「而且沒我吩咐,沒有特殊狀況,空服員也不會隨意進來的。」

    「真的嗎?」

    「試試看就知道了。」他自信一笑,俊顏埋入她的頸項間。「好香,這是我上次送你的香水?」

    「欽。」嚴士舒有些害羞臉紅。

    他說到做到,之前從歐洲回來,不僅帶了一瓶她常用的香水牌子給她,還帶了一瓶他喜歡的。

    打開瓶蓋之前,她還真怕那是她不喜歡的或是什麼特殊味道,還好清甜的花果香正是她的喜愛之一,故今日的「機上約會」,她不僅出門前噴灑了些在耳後跟手腕等體溫較高處,也一起拖運上了飛機。

    「我喜歡這個味道,很甜,跟你完全不同。」

    「什麼?」她一把將準備往胸口處吻去的頭顱拉起,「你剛是說跟我完全不同?」

    「你是甜美型的嗎?」閻麒臣一臉無辜地望著她。

    「我……」她抿了抿唇,「當然不是啊。你喜歡甜美型的是不是?」她不悅反問。

    果然這人也是喜歡那種傻白甜的女主角,跟胡碩予一樣!

    「我從來就沒喜歡過甜美型的。」

    「你以前那個搞曖昧的空姐實習生呢?」不要以為他隨口一提,她就沒放在心上過。

    「都說是搞曖昧的了。」他嘻嘻一笑,指尖撇過粉頰,「我現在自信滿滿,可以征服像你這樣的高嶺之花,挑戰性太低的,我已經看不入眼了。」

    「那如果哪天我對你死心塌地了,你是不是就覺得不重要了,可以隨意丟棄了?」那她還是繼續吊他胃口好了,免得他到手就不用心了。

    「別傻了,費盡心思才得到的,我哪可能隨便丟棄。我很懂珍惜的。」閻麒臣定定注視著她,「誰也不知道人生下一秒會起什麼變化,所以,跟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我的至寶。」

    「你,」她嬌羞低眸,「就這張嘴會說話。」

    「不喜歡嗎?」薄唇磨著柔軟唇瓣。

    「嗯,勉強接受。」

    「你明明很喜歡的。」

    ……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