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午茶 > 一起穿上藍白拖 > 番外︰白金玫瑰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起穿上藍白拖 番外︰白金玫瑰

作者︰午茶

    顏水茉最討厭玫瑰花。

    她眼神冷淡地瞪著眼前包裝精美的玫瑰花束,心里涌現相當澎湃的憤怒,但她美麗的臉龐仍是不見任何一絲情緒,相當平靜地看著藍海將花束遞向自己,說著希望他能成為她的男朋友。

    她知道,紅玫瑰代表我愛你,那是愛情里最熱情坦率的告白。

    倘若她拒絕了藍海告白,是不是就代表她太不識相了?她苦笑,想起了季洋似乎也和藍海一樣很喜歡這號稱「愛情之花」的紅玫瑰。

    「季洋知道嗎?」下意識的問題就這麼溜出她的唇瓣。

    眼前陽光瀟灑的大男孩因她的問話瞬間愕愣,從他一閃而逝的神情中,她讀到了令她黯然神傷的答案,她將視線死死鎖在紅艷的玫瑰花上,胡亂找出借口掩飾自己的心碎。

    「我是擔心,我們兩個開始交往之後,三個人之間會變得很尷尬。」

    她笑容澀澀,在賭氣交付自己的同時,卻听見藍海狂喜地大吼大叫,更激動得將她抱在懷里不停旋轉,將她轉得頭暈又反胃。

    那是季洋不會有的情緒。

    季洋開心的時候,不會這樣表現……

    她看著季洋在得知她與藍海交往時,默默地道了聲恭喜便走開,深怕自己變成電燈泡似地落荒而逃。

    她努力想與藍海保持距離,但兩人的距離卻因為藍海的主動總是黏得緊密。

    她努力地想要與季洋拉近距離,但季洋卻視她為洪水猛獸,一見面便急著找借口走避。

    直到那天,被大雨籠罩的社辦,她因為藍海的邀約撐傘走入,卻發現社辦內只有季洋一人,季洋一見是她,連忙將視線瞥開,連招呼也沒打。

    她收傘,鎮定地抖著濕透的傘,怔愣瞪著濕了一片的地,發疼的胸腔內積滿被季洋徹底漠視的淚水,在這瞬間她忽然難以忍受,掄起發顫的拳,走向前,抖著聲啟口直問︰「季洋,你知道我喜歡的人一直是你嗎?」

    對,曾經他們兩人有過曖昧。

    那樣令她想起心里都會釀甜釀到發酸發臭的曖昧。

    季洋渾身僵直,一語不發。

    「為什麼不再送紅玫瑰給我了?為什麼?只因為我不曾向你開口說我喜歡你嗎?!就因為這樣?就因為這樣就不再送紅玫瑰給我了?」她一鼓作氣走向季洋,將內心的所有疑問挾帶這段期間反復壓抑下的怒氣擲向他。

    「你送我紅玫瑰不代表你也喜歡我嗎?!為什麼再也沒行動了?為什麼?!你是在玩弄我的感情嗎?看我這樣狼狽,你很高興嗎?你很開心嗎?」她將掄起的拳頭,一拳拳捶向他的手臂,企圖打破他惱人的沉默。

    「……大海說他喜歡你。」他痛苦的退一步。

    她錯愕。「所以呢?你就把我讓給了他?」

    他看了她淚痕狼藉的臉一眼。「你現在已經是大海的女朋友了。」

    「是你把我讓給了他!是你!」她氣急敗壞,不可置信地瞪著季洋。「你到底是比較在乎大海的是吧?!好啊,既然如此,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大海和我約在社辦,等一下他就會來了,我是他的女朋友,就該和我的男朋友做出一切該做的事!你不要在這里當電燈泡。」

    她狠絕的神情帶著不顧一切的毀滅,季洋瞠圓了眼,神情滿載著痛苦。

    「水茉,你不要——」

    「你滾,你有什麼資格在這里說話?!如果沒有勇氣喜歡我,就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拜托你,你走……」她掩面痛哭,從未曾想過自己竟會為了愛情苦苦哀求。

    季洋心軟更心痛,離去的步伐幾度遲疑,挪向社辦門口的視線在瞧見藍海的身影後,牙一咬,心一橫,便悶著頭直往外沖。

    既然已經決心拋下,他又何必在這里苦苦相逼……他沖動地奔入滂沱大雨中,強迫自己必須忘記水茉楚楚可憐地對著他說,她喜歡的人是他,更強迫自己必須抹去水茉逼人的話語,偏偏,大雨怎麼也沖刷不去他滿身的躁氣與焦慮,他再也無法冷靜,腳步一旋,極度害怕此刻的自己只要稍慢一步便會失去捧在掌心上小心翼翼呵護的珍寶,于是一路狂奔回社辦。

    結果,他看見了衣衫不整的顏水茉,看見了他們在擁吻。

    強烈的嫉妒、憤怒侵蝕了他的理智,等他回神過來,他已被藍海擊倒在地。

    失去理智的他,終于肯在藍海與顏水茉的面前承認自己過分懦弱的真心,他在顏水茉的淚水中看見喜悅,卻又在藍海的怒吼中听見絕望。

    「滾!全部都滾出我的視線!」

    藍海的一聲咆哮,讓他們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愛情開花,季洋牽起顏水茉的手,而她撐開擱置在門邊的傘,偎在他身邊,與他共同走入雨中,季洋回首,卻看見藍海滿身寂寥。

    在這一刻,他搶走了藍海的愛情,究竟要到何時,藍海才會肯再遞出他最摰愛的玫瑰?

    「我討厭紅玫瑰,真的很討厭。」

    季洋老是會听見顏水茉皺眉提起,這時他便會在心里嘆想,也許藍海也開始討厭玫瑰了?會嗎?

    而這疑問,長期之下已成為他心里的沉重枷鎖,無解。

    晨曦躍上窗欞,光影浮掠,床上的女人因近來工作繁重,再加上男人昨晚整夜的需索而陷入重度熟睡的狀態。

    早起的男人支肘撐腮,好整以暇地盯著她的睡顏,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他躡手躡腳下床,回床上時掌中已捏握了一對白金玫瑰耳環。

    女人的素顏被溫柔的晨曦鍍上了一層光,分外白雪透亮,他嘴角餃笑,小心翼翼地將掌中那對白金玫瑰耳環扣上她圓潤飽滿的耳珠,再帶著欣賞又愛慕的眼神,細細凝視著女人眉眼之間的嬌憨神態。

    玫瑰玫瑰最嬌美,玫瑰玫瑰最艷麗,長夏開在枝頭上,玫瑰玫瑰我愛你……

    手機鈴聲在靜謐美好的此刻竟煞風景地響起,男人手忙腳亂起身,迅速將手機切成靜音後再走出房外按下通話,口氣滿是被打擾的不悅,等到與對方結束談話走入房內,女人早已側臥在床,雙眼晶亮地直瞅著他。

    「喔——把你吵醒了?」他像做錯事的孩子,懊惱地爬回床上,將她撈入懷里,以下巴新生的胡碴磨蹭她柔嫩的頰。

    頰邊刺刺癢癢的觸感逗得她一陣咯笑,她忙著以手阻擋他親昵煩人的舉動。「不是手機把我吵醒的,你在幫我戴耳環的時候我就醒來了。」她摸著耳珠,「這什麼?你為什麼幫我戴上?」

    「這是上次你忘在我這里的玫瑰耳環,我一直很想看看你戴上它的模樣,剛才突然想到,就……行動啦!稈你吵醒真是對不起。」他心疼的盯著她明顯因為疲倦浮現的黑眼圈,俯首又是朝她臉頰一陣狂親。

    她笑得無奈,笑得有些喘。「所以現在我戴上它你覺得如何?好看嗎?漂亮嗎?」

    他頓下動作,盯著她直瞧。

    「怎麼了?你覺得還好嗎?」見他陷入沉默,她又是一陣笑。「玫瑰欸,而且是白金的!這是我媽在我二十歲的時候送我的生日禮物,你敢說不好看就丸——蕩——惹!」最後三字還故意臭拎呆發音,調皮的口吻顯然根本不在意他的看法,只要她自己本人覺得好看就好。

    「我沒想過我會撿到你的玫瑰。」他突然天外飛來一筆。「我其實很討厭玫瑰,它會讓我想到討厭的事。」

    她愣住,問︰「那你的手機鈴聲是怎麼一回事?」玫瑰玫瑰的唱個沒完,有人會喜歡這樣自虐地惡整自己,三不五時提醒自己有多討厭玫瑰嗎?

    「就是提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他回道。

    「……」還真的被她猜中。她無語。

    「可是,那天你把玫瑰留在我這里,我卻非常喜歡……幾乎是對這只白金玫瑰一見鐘情。」

    對玫瑰耳環一見鐘情?白雪愈來愈摸不著頭緒。

    「我在想,那個女人戴著這對玫瑰耳環的模樣我好想看、好想看、非常想看!」他輕輕柔柔地吻上她的唇瓣。「因為,一定會……很美……」

    她被他熱吻得暈頭轉向,直到許久過後,她氣都還沒喘過來,就听見他再說︰「以前我一直以為紅色的玫瑰最能夠代表愛情,所以我才討厭它,但現在,因為你,我覺得白金的玫瑰才是代表愛情的那一個。」

    「好了沒?雖然說一日之計在于晨,也不需要用上肉麻計吧!」白雪起身,盤腿坐在他身邊,皺鼻的模樣既嬌俏又可愛,她任男人恣意地以指纏繞她的發尾,笑容燦燦,「討厭的事我們就都把他忘光光吧!既然紅玫瑰已經被我的白金玫瑰取代了,那你的手機鈴聲也該換了吧!不要老是記掛著那些討厭的事。」

    他笑了,在她的叮嚀里听見了溫暖的關心。「那你覺得要換什麼手機鈴聲?」

    「嗯……」她偏頭,認真思考片刻後回道︰「當然是要讓你想起最喜歡的人啊!不如就換‘白雪公主’的主題曲,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

    「你認真的?」他皺眉。

    「我是在給你建議。」她從床頭旁將自己的手機拿來,動手滑到YouTube搜尋所有有關白雪公主的歌曲。

    「鈴聲我們再想想好了。」他想要把她的注意力從YouTube拉回,見她目不轉楮地瞪著手機螢幕,他索性撐起身子,以吻攻陷她。

    「喂……唔……再讓我找一下啦……」

    「那個不重要,可以等等……」

    「可是……」

    她再也沒機會開口,藍海再度重新奪回她的一心一意。

    晨光將她耳畔上的白金玫瑰閃耀出動人炫目的光澤,那讓他百看不厭,由衷感謝她將他的愛情重新賦予了意義。

    同樣是玫瑰色的愛情本質,一朵帶刺,一朵卻猶如大海里的珍珠,綻放著最令他怦然心動、令他目不轉楮的美。

    【全書完】    (快捷鍵 ←)588415.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