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林雪兒 > 不再錯過你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不再錯過你 第十八章

作者︰林雪兒

    明倫集團與盛海金控的聯合記者會準時開始。

    但兩位大總裁並不是一開始就現身,而是由兩邊負責河岸地開發案的主管先上台亮相,將一些理念和開發計劃以簡報方式分享。

    記者會進行了約二十分鐘後,終于見到兩位大總裁連袂出席。

    女士優先為原則,所以是由傅翔莉走在前面,季騰宇跟在她右後方一起上台。

    抬眼看去,實在是養眼,女總裁美,男總裁俊,兩人同框的畫面真像韓流明星出來開記者會,讓人八卦魂大燃燒。

    結果真的有記者問了。

    在整場記者會進行已到尾聲,主題被徹底公告並且接受各家媒體的采訪之後,記者們開始亂發問。

    明明是專業的財經記者,竟對著斯文有禮、氣質卻偏向淡漠冷酷的英俊男總裁問一

    「沒記錯的話,季總今年三十三歲了吧?『星弛電子』的蕭總比您小一歲,都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爸了,季總是不是該向人家看齊?晤,是說今年都快結束了,來年得多加把勁兒啊!」

    瞧瞧,這都是什麼財經專門的素質?問的是什麼問題?

    坐在一旁的傅翔莉听得都想翻白眼。

    就在她以為季騰宇會用凍死人的語調響應對方時,卻見他深思般地略偏著頭,沉默不到五秒就開口了。

    「嗯……今年應該可以吧?」

    八卦記者問︰「可以什麼?」

    傅翔莉也想問,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偷瞄過去,見男人一副老神在在兼躍躍欲試的樣子,她就更不懂了。

    「可以結婚,然後努力增產報國。」他投下震撼彈。

    記者們怔住,傅翔莉也怔住,大家都怔住。

    最先反應過來的當然是那一群對八卦消息無敵敏銳的記者,大家一窩蜂搶著發問,聲音此起彼落好不熱鬧——

    「季總已經鎖定結婚對象了嗎?」

    「請問對方也是商界人士嗎?是哪位商界大老幫您牽的紅線?」

    「季總是什麼時候認識那位小姐的?保密功夫也做到家了,之前一點風聲都沒有啊!可以告訴我們是哪家的小姐嗎?」

    「台灣現在的生育率降低,根據研究,再過二十年左右,台灣就會進入老年化社會,季總說要努力生產報國,那婚後打算生幾個孩子呢?」

    他好像對最後這個問題很感興趣,噙著微笑露出思索表情。

    全場直盯著他,屏氣寧神等著他回答。

    季騰宇環顧眾人一眼,語調輕松,慢條斯理的說︰「那要問問她的想法了,看她想要生幾個,我全听她的。」

    冷酷大總裁這極少示人的溫柔一面,再一次讓記者們怔在現場。

    豈知更勁爆的還在後面。

    眾人眼睜睜看著季騰宇轉過頭去,溫柔看向坐在他身旁的女總裁,听到他低柔問︰「你覺得呢?要回答幾個才好?」

    現場一靜。

    很靜又很靜的靜。

    一票記者以及今天出席這場記者會的兩大集團的員工們,所有人的眼楮一律瞪住那個被溫柔詢問的女人。

    「集體僵化」持續了幾秒鐘,跟著現場響起一陣瘋狂的按快門聲響,閃光燈爆閃!

    傅翔莉危機處理的能力算是頂尖的了,在記者們把逼問的矛頭指過來的同時,她拉著引爆這一場混亂的始作俑者站起,後者非常配合,不掙脫不抗拒,一副很願意被她牽著走,走到哪邊都隨她的模樣。

    「今天的正題是兩家集團的合作開發方向的確定,以及後續各項利多的評估匯報,既然各位已沒有其它問題要提問,請容我和季總裁先行離開,等我們雙方討論出一個結果,有什麼消息再跟各位報告。」

    傅翔莉在震驚過後覺得想笑,因為眾人的瞬間表情真的很夸張好笑。

    她知道他想公開兩人的關系,但他事先都沒跟她打聲招呼是怎樣?他這招簡直是「禍水東引」,想要眧告天下也不用這樣。哼!

    她才不會傻傻杵在原地等著被圍觀兼圍攻。

    優雅帶笑地說完,其實已間接承認兩人關系,接著她在一片激動的提問聲中從容退場,還不忘牽著季騰宇的手,準備把人帶下去審審。

    回到休息室,傅翔莉立即放開季騰宇的手,轉身叉腰,努力忍笑地瞪人。「你干嘛那樣啦?」

    季騰宇想了幾秒,擺出一臉無辜表情。「婚後要生幾個孩子的事,我真的答不出來,只好問你。」

    啊?這什麼爛借口?

    就在傅翔莉手指癢癢又想戳他胸口時,他神情略沉,淡淡又說︰「關于孩子……以前不敢妄想,但現在,我想順其自然了,因為放不開你。」

    傅翔莉內心慘叫一聲,覺得又被他狠狠擊中,把她整個人、整顆心再次拿下。

    她的男人絕對是隱藏版的撩妹高手,外界都不知他的殺傷力有多強大。

    努力穩定心緒,她皺皺鼻子,故意用挑剔的語氣說︰「一下子就問到孩子是怎樣?婚都還沒結,人家我、我還是單身呢。」這樣是不是有在逼迫他求婚的感覺?她臉頰更加熱燙,有點不敢看他,抓起擱在椅背上的外套就想離開。「我先出去,你晚一點再出來。」

    季騰宇擋在那里沒打算讓路,眼底跳動著火焰。「看來是沒辦法等了。」

    「什麼?」她一臉迷惑。

    眼前高大俊挺的男人突然矮下大半截。

    他單膝跪在她面前,手里不知從什麼地方變出一只精巧的黑絲絨小盒,他對著她打開盒蓋,將里頭的東西展現在她眼前。

    一只戒指,用紅寶石雕琢出一朵玫瑰花,瓖在玫瑰金的小小圈環上,非常典雅細致。

    「戒指幾天前就送到了,我一直隨身帶著,想說要安排個很棒的時候再拿出來送你。」季騰宇耳根微紅,望著女人漸漸潮濕的雙眸,他心里更加柔軟,不禁嘆息。「莉,可是我等不及了,請你嫁給我吧!陪在我身邊,我也會努力地走下去,陪著你很久,好嗎?」

    季大總裁雖然單膝跪著,柔聲求婚,掩藏在斯文底下的霸道個性還是跳出來主導一切。

    他話一說話,立刻拉起她的手,把戒指直接套在她無名指上,尺寸非常合。

    「你也幫我戴上,好嗎?」他從西裝口袋又變出一只戒指。

    傅翔莉沒被他握住的那只手不由自主地按在胸前,隔著衣料摸到貼身佩帶的紅寶石玫瑰項鏈,她感覺心髒跳得好快,眼眶熱呼呼的,還有剛被他強行套上戒指的手,熱度從那里泛開,染遍全身。

    她怔怔地看著此時躺在他掌心上的男款戒指,跟她手上所戴的,很明顯是成套的男女對戒,但他的版型較粗獷,瓖在上頭的紅寶石閃爍著同樣璀璨的光芒。

    突然間,她明白他的心態了。

    先是順水推舟響應媒體記者有關結婚生孩子的事,隨即拉她下水,把戰火波及到她這邊來,讓她在措手不及之下只能承認,又或者間接承認。

    如果她沒有當機立斷把他拉走,說不定他就當著一票記者的面前向她求婚了。

    然後是戒指,他拿出來一晃,立刻就套到她手上,現在還要她也替他戴戒指。

    他根本是在擔心!

    擔心求婚失敗,所以凡事先下手為強!

    看向他的眼楮,那雙正仰望著她的漂亮瞳仁隱隱地顫抖著,她心口驀然緊繃,眼淚跟著流出來。

    「季騰宇,我不嫁你還能嫁誰?你這個笨蛋,到現在才想到要求婚,你再不開口,我都要押著你進禮堂了,嗚……」傅翔莉邊嚷著,邊抓起男戒狠狠套進他修長的手指,以「壓落底」的氣勢把他套住。

    她想拉他站起來,他卻順勢撲上來,把她整個人牢牢抱住。

    「莉,我愛你……謝謝你……」

    他的聲音好沙啞,讓她嘆息。

    當他低下頭吻她時,兩人的淚滲進四片纏綿的唇瓣里,苦甜苦甜的,他們嘗到對彼此的感情,靈魂依偎在一起。

    不再錯過你。

    傅翔莉用力回抱他,熱情響應他的一切,哭著,笑著。

    她為他重生,終于來到他身邊,有了這個機會陪著他走過一生,而不再是無能為力地旁觀他的孤寂,然後心痛到幾乎魂飛魄散。

    她也是為自己重生,給自己一個機會重來,去得到他的愛,享受他的愛,回應他的愛。

    不管將來如何,不管命運給了怎樣的安排,他們愛在當下,珍惜相愛的每分每秒,就不會有遺憾。

    「我愛你喔,季騰宇。」

    她抬起紅寶石玫瑰般的嬌麗俏臉,對自己的男人笑得無比燦爛。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