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未婚同居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未婚同居 第十七章

作者︰七季

    從此,陸佐和白采妮兩人你儂我儂,不管公司上下職員的心情。怎麼說呢,感覺全世界最不可能的兩個人,竟然就這樣公然地曬起恩愛了,而在八卦人家的他們卻還沒有人要,悲慘啊。

    中高層的主管則是表示沉默,不管是那次會議上的朋友發言還是總裁辦公室的壯舉,這兩人的事他們心里是有數的,現在果然更加堂而皇之起來了。

    這個陸佐真的忘了自己的身分了嗎,這種花邊事總是搞得這麼高調,不怕招來什麼boss級的人物嗎?一想到董事長出現了解決自己兒子,順便視察分公司的工作,他們就怎麼也做不到像昔通職員那麼亢奮了。之後他們的猜測沒有錯,沒過半個月,有人敲響了白釆妮家的房門。她開門,門外站著一個有點熟悉感的中年男人。他微胖,面容和善又自有番威嚴,換上西裝之類的衣著,不就是他們公司董事長嗎?還以為是陸佐呢,那家伙總是趁著假日不請自來。于是,白釆妮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陸佐在哪里,叫他出來。」霍厲現沉著臉,擺出大家長的樣子。

    「陸佐不住這里。」白采妮道。

    听白采妮很平淡的一句話,霍厲現的臉色有點變。找錯了?那可就尷尬了。不過不應該啊,他的消息應該沒什麼問題。就是知道先聯系的話那個不孝的兒子肯定提前躲掉,他才會這樣突然襲擊。那麼這個女人在說謊?以他多年的閱人經驗,她底氣很足。應該說他兒子在分公司這邊跟女職員胡搞亂搞,剛入公司就跟人同居,搞得公司上下皆知,就是和眼前的這個女人?呃……果然還是他找錯了吧。

    「不過他應該馬上會過來,您可以進來等。」白采妮接著說。

    竟然沒找錯嗎?霍厲現說不上來自己此時是什麼心情了。

    兩人坐定,他覺得需要冷靜,可不能被個小女孩喊住,「咳,听說你跟陸佐在一起?」他問。

    「是的,您覺得他是在胡鬧要把他叫走嗎?」白采妮不卑不亢,「他沒有在胡鬧,只是交了個女朋友而已。以前的確被人纏住過,但以後不會了。」

    「是嗎……」霍厲現道。

    半小時後,陸佐果然如期來報到,一進門听說他爸在這,臉色也是一變。結果進了客廳,看到他爸的臉色也很不對,唯一正常的人似乎只有白釆妮。

    白采妮借故出門買東西,給他們留出了私人空間。父子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覺得她好像不太喜歡我。」霍厲有些古怪地開口,近年來他生意成功,已經很久沒被人這樣「公事公辦」地對待過了。就算他一開始是帶著些偏見,可被初次見面的年輕人這樣冷漠地對待,讓他覺得自己真的很不討喜,有點傷心啊。

    陸佐笑了,「一般而言,主動找上門的陌生男人會被她拿來當清潔工哦,我倒覺得她很重視你。」

    「你這小子,竟然笑得這麼開心。」一提到白采妮,瞧他的臉都舒展開了。不得不說,自己這兒子的眼光是不是變得有點多?他以前交往的那些不是這類型的啊。霍厲道︰「知道我來找你干什麼嗎?總之你要不想在公司待著,我也不勉強你,想什麼時候離開都隨你,反正你一開始就很不滿意我的這個決定吧?」

    「滿意啊,我才不要離開公司呃,死也要死在公作崗位上。我現在每天都超努力的,沒人告訴你嗎?」陸佐說。

    是有人告訴他沒錯,但他以及其他家人都覺得那不算什麼喜訊,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陸佐突然動起腦子搞業績了,這還不夠恐怖的嗎?不然他也不會親自跑來。

    「我不走。」陸佐倒很堅定,「采妮最喜歡的就是工作,所以我也要努力工作,我要跟著她一輩子。」

    「啊?」什麼就一輩子?這等忠犬發言是出自他兒子之口嗎?霍厲很失態地瞪大了眼,「你跟著她干什麼?你留在公司也得是為了咱們家啊。」

    「咱們家不是有我哥嗎?我不管,采妮去哪我就去哪,我已經決定了。而且也不需要升職,起碼不能比她職務高,不然會很別扭的。」陸佐還大剌剌地開始開條件了。

    他爸爸霍厲苦惱地撫住額頭,應該讓他媽來的,這種情況自己好像應付不了,「你的意思是,我要想讓你去總公司當個常務之類的,還得先讓她進董事會?」

    「不要吧,總公司亂七八糟的事那麼多,她會沒時間陪我的。我覺得分公司這邊就很好,現在這樣就很好,我很滿意。」

    「我沒有在問你滿不滿意!你是個男人啊,就沒點理想抱負嗎?竟然說要跟著一個女人後面打雜,這還像我的兒子嗎?」霍厲就差拍桌子了。

    「可是爸,你在家里的時候,還不是跟我媽……」

    「那是兩回事!」霍厲的老臉有點發燙。

    陸佐看著霍厲現這個樣子,說不定是在家被他媽念了一大頓,這會不能回去順利交差了,想想也是可憐。

    男人啊,就是可憐,但是又很幸福。他笑了,「爸,咱們全家不都信佛教嗎?只有我從小就想盡一切方法逃避進寺廟拜拜這件事,好像只有我是格格不入的,現在我知道是為什麼了。」

    啊?怎麼會扯到那麼遠的事情,霍厲現不明所以。

    「大概是因為佛教的理論不能令我信服吧,佛說眾生皆苦,現在想來就很有問題。」

    「怎麼?」

    「因為采妮就是甜的啊。」說著,陸佐笑了起來,「但是不要讓她知道,釆妮很害羞的。」

    霍厲現楞了幾秒,大呼了口氣,悲痛地捂住了臉。完了,兒子算是徹底學壞了,連他這張老臉听了都要發燙了,什麼跟什麼啊。

    「所以,你是認真的,這就夠了。你……克制點,別給我惹麻煩。還有那個誰,有空帶回家介紹給你媽和你哥認識。」

    「我媽當然好,我哥就還是算了吧。」陸佐理所當然地說︰「他要是和我搶怎麼辦?」

    「你呀。」到頭都沒個正經的,真是孩子大了……

    白采妮回來,霍厲已經不在了,樓下那輛超級夸張的車也消失了,「怎麼樣?」她問正在收拾茶杯的陸佐。

    「什麼怎麼樣?我爸覺得作為第一次見面,他在你面前表現得不太好,所以回去整裝待發,以後會經常見面吧。」

    「那你呃,要去別的地方嗎?」

    陸佐放下手里的東西,帶著笑走向她,「你在擔心這點嗎,怕我走?」

    「干嘛要這麼問,那不是當然的事嗎?」不然難道要歡送他嗎?干嘛笑得那麼曖昧,都不知道她剛才有多緊張。

    「對啊,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我當然哪里都不會去了。如果以後有合適的跳槽機會,你去了別家公司,那我也跟著你一塊去。」

    他好像興采烈地說了一件很恐怖的事呃……啊!突然想到了什麼,白釆妮找出手機撥出電話。

    「打給誰?」陸佐好奇。

    「我媽啊,告訴她我有男朋友了,不要再安排奇怪的相親。」

    這算是一種禮尚往來嗎?她還真是嚴格啊,但不用這麼急吧,他還沒作好準備啊。陸佐頓時慌了手腳,想勸她等一等,電話已經通了。

    「媽,我有交往的人了,所以……」

    「交往?你懂什麼叫交往?你是不是嫌我煩了,從哪花錢找個男人,讓他扮你男朋友堵我們的嘴啊?最近新聞都有報了,什麼租賃男友,你以為騙得了我嗎?你就是不想讓媽媽見你好是不是?媽媽一心為了你……」

    聲音從手機里爆出來,白采妮拿著手機,臉上難得露出了無奈。

    陸佐忍了會,實在是很沒形象地爆笑了出來。阿姨說得一點也沒錯啊,還真是了解自己的女兒呢。

    「為什麼大家都不相信呃?」無奈的白采妮對著仍在喋喋不休的手機迷惑了。她這個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信譽了?

    白采妮看陸佐,他正在瘋狂地抹著笑出來的眼淚。電話里,她媽中氣十足地嚷著︰「那個旁邊瞧笑話的男人是誰,是不是你找的那個人?讓他接電話,我倒要問問現在的年輕人,想賺錢什麼方式不行,要這樣出賣自己,他爸爸知道嗎?他媽媽知道嗎?他就不會……」

    陸佐的手里被塞入了一支手機。

    欸,什麼情況?回頭再找白采妮,哪里還有人。

    「說,你是誰?叫什麼名字?我女兒給了你多少錢!」

    呃……這可真是,樂極生悲啊,誰要來幫幫他?拜托。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